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空手夺白刃!

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空手夺白刃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那小子,竟然在跟堂堂美髯公,威震天下的关羽对阵时,旁若无人的抠起了鼻屎!

    关羽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陶商那不屑的狂笑,已经够让他恼怒,而眼前这个傻子般的小子,竟然还要威胁要吊起他打屁屁!

    威胁也就罢了,竟还当着他的面,粗鲁的抠起了恶心的鼻屎!

    羞辱!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羞辱!

    他美髯公这辈子也不是没被人轻视过,但被人轻视戏谑到这等地步,却还是头一次。

    刹那间,关羽胸中是是怒知涌动,气到脸都要憋炸了。

    “你个插标卖首的猖狂小子,敢这样轻视本将,我要把你碎尸万段——”

    震天的咆哮声中,关羽如同一只发疯的怪兽,策马舞刀,向着罗士卒狂扑而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听话,看来你屁股当真是痒了,那就别怪俺了!”

    罗士信冷哼一声,将抠出来的鼻屎,朝着关羽轻轻一弹,抓起手中大枪,拨马而出,就朝着关羽无所畏惧的迎上。

    两道流光再度撞在了一团,两员半步武圣的强者,轰然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又是一声轰天巨响,飞沙走石,天昏地暗,两员半步武圣之将,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只见刀与枪飞舞如星,快如疾风,出招的速度已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,除了陶商这等武力值90以上的强者,任何人都无法看清。

    那一道道刃劲飞溅而出,搅动漫空沙石乱飞,方圆十丈范围,皆被刃风覆盖,任何接近寻常士卒,都似草人般不堪一击,被绞为粉碎。

    三处战团,统统都战成难分伯仲。

    整个战场的形势,却在向着陶商这边扭转。

    最初之时,魏军被火牛群所惊扰,阵形有所变乱,关羽的三万汉军冲来,趁势冲破前军,杀入了中军。

    可惜陶商临危不惧,没有后退半分,又有杨再兴,尉迟恭,霍去病和罗士信四员大将用命,硬是扛住了关羽三将的冲击。

    敌军虽猛,突破至了魏军皇旗十步之前时,冲势被扼制,再也无法前进半分。

    魏军的阵形就此被稳住,将士们的斗志也重新狂燃而起。

    先机已失,败军已近。

    大魏中军有近十万的兵马,数量足足是汉军三倍有余,一旦稳足了阵形,四面八方的围杀而来,汉军很快就落入了下风。

    而冲势被扼制的汉军,则是士气受挫,在三倍魏军的围击之下,越发被动不利。

    而霍去病的骑兵返杀回之后,横冲直撞,直接将汉军拦腰冲成了两截,在此截杀之下,汉军转眼间就陷入了将要瓦解的地步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鲜血飞舞的战场上,那一面“魏”字皇旗,依旧屹立不倒。

    而那一面面气势汹汹的汉军旗帜,那一面面的被斩断,一面面的被魏军踩踏在脚下。

    胜负之势已再明显不过,汉军若还要死撑下去,就要被十万魏军包围在城外,一举围杀干净。

    胜利的天平既已到了自己这边,陶商是稳坐钓鱼台,遂是一面为霍去病几次掠阵,一面指挥大军,四面八方的围杀汉军。

    所以,陶商是一点也不急,只从容的出招,时不时的爆出一记暴击,把关羽压制住,继续缠斗。

    关羽脸色已是阴沉如铁,心头的那点自信,正在一点点的消弥殆尽。

    他已经意识到先机失去,形势对己军不利,再这么死撑下去,就要全军覆没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非但杀不了陶商,还要被陶商围杀在这里,这三万大军,也要统统覆没于此。

    他和这三万兵马一旦完蛋了,莫县必然陷落,他的儿女也要死在陶商的刀下,城中两万大军必也无法幸免。

    而大胜的陶商,将趁势杀过易水河去,一举攻陷几乎无兵防守的易京防线。

    再然后,陶商就可以率领着数十万魏军,长驱直入的杀入汉国腹地,直奔蓟京而去。

    那时的刘备,内有安禄山的叛乱未平定,外又有陶商三十万大军杀到了背后,就等于是陷入了回天无力的绝境。

    汉国覆没,也将无法避免。

    “难道,我真要再次错失杀陶贼的天赐良机吗,我不甘心,我真的不甘心啊……”

    关羽的心头,一个悲愤不甘的声音,在一次次的呼喊。

    就在关羽心中纠结之时,罗士信蓦然间一声蛮牛般的暴喝,手中大枪搅起狂风巨浪般的汹涌之力,疾轰而来。

    这一枪的出招速度依旧是半步武圣,但枪上所附的力道,却似陡然间大增,那挤爆真空的压迫力,竟让关羽有种将要窒息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的枪上的力道,怎么突然间变强了?”

    关羽心头一震,不及多想,双臂肌肉爆涨,舞动战刀,搅动风雨,正面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天崩地裂的金属撞击声,震破耳膜,强横之极的冲击波,再次四面八方的爆炸出去。

    撞击瞬间,关羽立时感觉到一股强到不可思议的力量,如天河决堤一般,顺着他手中的战刀,疯狂的灌入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这股力道之强,大大超越了半步武圣应有的力量,竟是强到了关羽自身的力量,无法压制的地步。

    那匪夷所思的狂力,瞬息间突破了关羽的防御,如潮水般汹涌的灌入他的身体,令他五
重生在1978吧
内剧烈一震,气血翻滚激荡,几乎就要顶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“武圣之力,这是武圣的力量!?这小子竟然——”

    刹那间,关羽惊到了目瞪口呆,愕然变色的地步,看向罗士信的眼神,就象是看到了一个怪物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傻子般的魏军小卒,拥有半步武圣的武道,已经是够不可思议的了,这让对自己天赋极度自恋的关羽,已经是身心震撼。

    而现在,这个傻小子,竟然又爆发出了初级武圣之力,压制到他五内受创,气血翻滚,失去了从容!

    关羽焉能不吃惊。

    罗士信却哪理会他的吃惊,手中大枪挟着崩天的初级武圣之力,狂轰向关羽,一枪猛过一枪,力道层层递增。

    关羽连惊异的机会都没有,只有拼尽全力,吃力的迎击罗士信的猛击,被压制到身形一次次剧烈震动,五内欲裂,气血激荡翻滚,一次次的向着嗓子眼顶去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被压制到喘不过气来的关羽,脑海中回荡着这样一个绝望悲愤的疑问。

    看着罗士信开始压制住关羽,陶商却嘴角扬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只有他最清楚,这是罗士信“神力”天赋爆发了。

    当年召唤罗士信之时,陶商就知道系统根据罗士信的历史信息,为他量身打造了“神力”天赋。

    所谓神力,就是罗士信这一类体质者特有的专属天赋,当他发动神力天赋时,在招式上虽然依旧100武力值,但在力量上,却可以达到初级武圣的力,甚至可以超越110,达到中级武圣的力量。

    罗士信正是凭借着这神力天赋,先前才能以惊天之力,徒手将一只黄牛放倒在地。

    而眼下,罗士信的神力天赋再度爆发,虽然在招式上,在出招的速度上跟关羽不相上下,依旧是半步武圣,但在枪上的力道,却早已超越了100的武力值。

    101——

    104——

    107——

    罗士信每出一枪,枪上力量就增加几点,竟然直奔着110点,中期武圣的力量而去。

    数招之间,关羽已被压制到喘不过气来,浑身热汗直淌,哪怕是使出了吃奶的力,也扛不住罗士信的重击。

    而他利用“刺血之法”,强行将武道拔升到了半步武圣的境界,虽然肌肉内脏都变强壮了数倍,但这种强壮却形同于拔苗助长,存在有隐患。

    正常的半步武圣强者,强大的内脏至少可以支撑发动千余招,而关羽这个“水货”,却最多只能支撑发五百招而已。

    眼下在罗士信的怪力打击之下,内脏受创,原本就脆弱的内脏,承受能力更是飞速跌落。

    内脏气息不济,反应在招式上,就不仅是力量大增,就连出招的速度也锐减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关羽一刀斩出,速度之慢,竟已跌破了100,降到了99点武力值才有的速度。

    罗士信瞅准了破绽,脑子突发奇想,竟是腾出了一只手,虎爪顺势抓住了关羽刀身的上沿。

    他竟然徒手抓到了关羽的刀!

    关羽眼珠陡然一瞪,刹异的眼神射向了罗士信,一脸的懵样,一脸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他生平交战无数,象罗士信这样在交手中竟突发这等奇招,徒手抓刀的怪招,还是头一次撞上。

    “傻贼,竟敢抓本将的刀,本将正好绞断了你的狗爪子!”

    关羽眼眸中迸射出讽刺的阴冷,双臂急转,想要转动战刀,把罗士信的手给绞碎。

    他这柄战刀虽不及青龙刀锋利无双,却也是极利,只要轻轻转动一绞,罗士信若少放手,立刻就会被绞成一团碎泥。

    岂料,关羽一转之下,竟发现手中战刀纹丝不动,竟然转不动!

    罗士信却手抓着刀,憨笑的眼神瞟向关羽,讥笑道:“你白长了这么大个儿,咋力气这么小哩?”

    关羽先是一懵,旋即勃然大怒,赤脸都涨成了紫色,一咬牙,再次转动刀柄。

    还是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那柄战刀被罗士信抓在手里,就象是悍死了一般,哪怕关羽使出了吃奶的劲力,也难以转动。

    这时,罗士信却双扑扇着浓眉大眼道:“咦,你这把刀看起来还不错,正好送给俺回家砍柴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罗士信虎臂微微一用力,抓着战刀就往自己这边拖。

    他要夺关羽的刀!

    关羽早已惊怒到眼珠子都快要炸将出来,转不动刀也就罢了,还要被对方徒手夺刀,这等羞辱他哪里能忍,急是一声咆哮,使出了吃奶的劲力,脸都快要憋炸了,死抓着刀不放。

    罗士信就火了,骂道:“俺说要这刀回家砍柴,你这猴屁股脸咋还不撒手,你找死啊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罗士信右手大枪如风而出,直奔关羽的当胸刺去。

    关羽这下就傻眼了。

    这一枪刺来,力道狂暴,除非他以刀咯挡,才能勉强接下。

    可偏偏现在刀又火悍在罗士信的左手里,他使出了吃奶的劲,也只能做到勉强不被夺走,想要拖回来挡枪是万万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无刀可当,这一枪刺来,非要了他的命不可。

    生死一线之间,关羽纵有万般不甘,也顾不得什么尊严,只得一咬牙,无奈的撒了手。

    关羽的兵器,再次被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