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再战吕布!

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再战吕布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失去了记忆的吕布,不记得自己曾是当年威震天下的温侯,不记得自己也曾是雄霸一方的诸侯,更不记得自己当年的荣光。

    他心中唯一记的,就是他的义父袁绍收留了他,对他恩重如山。

    而那个唯一对他好的,却被陶商那个奸贼所害。

    从那时起,吕布生存下去的唯一念头,就只有杀死陶贼,为袁绍报仇。

    正是这个念头,支撑着他在关羽张飞,这些曾经他的手下败将冷嘲热讽中,苟且存活。

    他活着的意义,只有报仇。

    而今日,那个害死他义父的仇人,再次出现在了他的眼前,离他是那么的近。

    天赐的复仇之机,他如何能错过。

    怒火熊熊的吕布,仗着初级武圣的绝世武道,仗着赤兔马的快度,辗碎一切,顷刻是杀到了陶商三十步之前。

    被复仇之火冲昏了头脑的吕布,咆哮怒吼道:“陶贼,你杀我义父,我吕布要你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那野兽般的咆哮声,震到魏军将士精神震慑,下意识的就心生畏惧。

    那一袭金色的巨塔,却依旧巍然不动,没有一丝的忌惮。

    横刀傲立的陶商,鹰目中只有霸绝不屑。

    多少次的交手,吕布都是手下败将,今日又岂会例外。

    莫说他麾下猛将如云,根本用不着自己出手,哪怕是他自己,武力值已达到99,凭借着暴击天赋,都可以跟吕布斗上一斗。

    视野中,吕布如杀神冲近,陶商却只冷哼一声,手中青龙刀一指,厉喝一声:“黑炭头何在,还不给朕出手!”

    话音未出,身后处,早就热血狂燃的尉迟恭,一声闷雷般的暴喝,手舞铁鞭,如黑色的旋风般射出,直奔吕布而去。

    狂冲中,尉迟恭狂叫道:“吕布,再尝尝我门神的厉害吧。”

    吕布眉头一幕,脑海中蓦然间浮现出了前番交手的画面。

    那一次,正是尉迟恭和秦琼二人联手,凭借着不可思议的防御力,生生的扛下了自己的进攻,救下了陶商。

    对吕布来说,那简直是耻辱。

    今日老对头再见,吕布尊严大受激激,陡然间狂怒如兽,策马如风,方天画戟挟裹着破天之力,正面轰向尉迟恭。

    战戟荡,一道粗如碗口,隐约可见画戟轮廓的刃气,隔空先行轰辗而上。

    尉迟恭提一口气,双鞭正面挡出,将那一道刃气“砰砰”震散,铁鞭瞬间接上了战戟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旷野之下,陡然间爆出一道山崩巨响,如同大地被撕裂。

    那崩塌的巨响,如惊雷般灌入敌我士卒耳膜之中,将所有人耳膜都欲刺碎。

    而鞭与戟撞击的那一点,烈日般的星火飞溅而开,无匹的求状冲击波,四面八方的膨胀开来,瞬间将他们的脚下震陷了寸许,将周遭五丈地面,统统刮出了道道深壕。

    他余劲未消的冲击波,更是将八丈范围内,所有的人与战马,不分敌我的掀翻在地。

    吕布这一戟的力道,竟似比上一次交手更强了几分!

    陶商眉头微微暗皱,就担心尉迟恭哪怕拥有“门神”天赋,只怕也要不妙。

    尘雾散近,两骑错马而过。

    尉迟恭虽然身形震荡,却依旧屹立在马上,显然是接下了吕布这惊天一击。

    陶商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一击未拿下尉迟恭,吕布眼眸喷火,又是一声愤怒的兽吼,方天画戟再荡出,层层叠叠,铺天盖地的戟影,如漫空陨落的群星,疯狂的挥斩而下。

    “这厮的武道,似乎比上次交手又强了,有些不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尉迟恭虽屹立不倒,但胸中却气息翻滚,暗暗吃惊,不及多想,急是舞鞭迎击。

    门神天赋再度触,他凭着两只铁鞭,化出层层叠叠的鞭,拼尽全力抵挡吕布的疯狂攻势。

    本来以尉迟恭的门神天赋,至少能够撑住吕布初级武圣二十招左右的进攻,但这一次不出五招,尉迟恭便已倍感吃力。

    又是一记毁天灭地的戟锋轰而下,尉迟恭双臂肌肉爆涨,架起铁鞭硬扛,震天的轰击之下,双臂已被狠狠的压屈下来,那无坚不摧的方天画戟戟锋,几乎就要斩中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戟锋震出的刃风,更是刮到尉迟恭脸有如刀刮般痛,脖间都渗出了丝丝鲜血。

    尉迟恭忍着刮面如刀的痛楚,一声咆哮,肌肭爆涨欲裂,拼尽全力,奋然将吕布这一戟荡开。

    就在他牙关几乎咬出血,连一口气还没有提起来,吕布又是一记毁天灭地般的戟锋,卷起漫狂尘血雾,横斩而至。

    尉迟恭不及多想,咬牙举鞭奋然挡去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一声震天金属猎鸣,飞溅的火星,烫伤
汉末屠家子帖吧
了尉迟恭的手臂。

    一戟接下,尉迟恭瞬间感觉到手掌剧痛无比,竟是被震到虎口开裂。

    巨力轰击之下,他偌大的身形猛是一晃,双腿几乎要夹不住马腹,要直接就被震下马去。

    噩梦才刚开始。

    吕布野兽般的攻势,漫空轰斩而下,每一记都挟裹着令尉迟恭倍感吃力的重击。

    不出十招,尉迟恭便被压制到被动之极,浑身上下的破绽频现。

    他的门神天赋,竟似要瓦解!

    掠阵的陶商,不及多想,急令系统精灵扫描吕布的武力值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对象吕布武力值1o9,逼近中期武圣。”

    1o9点武力值!

    吕布的武力值,竟然又大大增长,比前一次交手时的武力值,整整提升了近有5个点,只差1点,就要冲上中期武圣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这一次尉迟恭如此吃力,连二十招都快撑不下去,没想到吕布的武力值也提升了许多,都快要冲上中期武圣了……”陶商剑眉一凝,心中暗忖。

    不过这似乎也正常,以吕布的武道天赋,数年间过去,武力值大幅提升,也非什么稀奇之事。

    陶商却知道,他不能再坐视不理,再让尉迟恭跟吕布独斗下去,只怕撑不到二十五招,他门神天赋就要被破,就要有性命之危。

    “杨疯子何在,去助黑炭头拿下吕布!”陶商不假思索,一声厉喝。

    七步之外的杨再兴,早就热血已沸,二话不说,破风而去,杀向了战团。

    只见杨再兴那黑漆漆的身影,如一道黑色的旋风,辗过血路,顷刻间杀向了吕布。

    陶商乃三军之主,这等关键时刻,不能再亲自涉险去战吕布,唯有出动杨再兴这员拥有血狂天赋的大将,方才跟吕布一战。

    “又来一个送死的!”

    吕布却是一声不屑的狂吼,方天画戟逼近了尉迟恭的铁鞭,反手一戟就挟着天崩地裂之力,轰向了杨再兴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刺耳的金属嗡鸣之声,如大地塌陷一般轰响而起。

    撞击瞬间,一道球状冲击波,四面八方的爆绷开来,撕裂大半,震破天空。

    杨再兴没有门神天赋,原始武力值不过9o出头,在吕布这一重击之下,立时虎口开裂,气血翻滚如潮,张口就吐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巨力震击之下,他身形被震到后仰,差点就直接被从马上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尉迟恭心头顿时一凉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杨疯子杀了过来帮自己,可以缓解他的压力,却不料杨再兴这么不争气,只一击便被吕布震到吐血。

    他这哪里是来帮自己,分明是来拖累自己的。

    尉迟恭生恐吕布有失,趁机喘一口气,舞鞭急攻吕布。

    只可惜他防御力虽然高,但攻击力却跟杨再兴差不多,被吕布画戟一拨,轻轻松松的就荡了开去。

    “好一只蝼蚁,自己来送死,我就先掐死你!”

    吕布一声不屑的狂啸,手中方天画戟搅动风云,再度狂斩而出,又是一记重如泰山的戟式,轰向了杨再兴。

    他是在一招间,便试出了杨再兴不堪一击,就想直接宰了他,再去收拾尉迟恭。

    “吕布,敢小瞧我,我会让你大开眼界的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杨再兴却跟疯子似的,一声疯狂的大笑,无惧身上的伤痛,舞动战刀,拼力挡出。

    这第二刀斩出,力道汹汹,威势大增,竟是强于了第一刀。

    吕布眼神骤然一动。

    他以为杨再兴不堪一击,以为先前一戟,足以把这弱鸡震成重伤,毫无反击之力,只能任由自己宰割。

    他却万没有想到,这个杨再兴不但还能继续抵抗,再迎出的这一刀,威力竟然大增,隐隐竟快要有半步武圣之威。

    惊奇归惊奇,吕布却毫不手软,方天画戟力道不减,挟着毁天灭地之力,疯狂的轰斩而下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天空仿佛被捅了个窟窿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的巨响,震到十步之外的陶商,都感觉到耳膜鼓起,为之刺痛。

    轰天的巨力,汹涌无情的灌入了杨再兴的身体,震到他身形剧晃,气血翻滚如潮,张口又吐一股血箭。

    那画戟化出的一道道隐现实质的刃气,更如一堵刃墙,铺天盖地的卷向了杨再兴,将他浑身下衣甲刮破,斩出道道伤痕。

    杨再兴的武力值,已经飙到了99之高,却在吕布1o9的攻击之下,依旧显的那么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就仿佛,他的任何攻击,都在以卵击石。

    他却依旧屹立不倒。

    在此重击之下,内外皆受重伤,杨再兴竟依旧屹立于马上!

    吕布惊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