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一百章 二傻子

第一千一百章 二傻子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徒手挡牛!

    那可是一头发疯狂奔,重达数百斤之重,可以将几匹战马掀翻辗压的黄牛啊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年轻壮硕的军士,竟然只凭着自己一双手,一身血肉之躯,就硬生生的徒手挡住。

    怪物!

    这简直是怪物才有的力量!

    就在陶商心中震惊之时,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再度发生,震惊到陶商倒抽凉气,鹰目暴睁。

    那名壮硕军士,喉头滚出惊雷般的怒吼声,双臂青筋爆涨到要绷裂,竟是抓着那头牛的两只牛角,借着它的冲力高高举了起来,然后硬生生的翻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沉闷的巨响,头牛背朝下轰然倒地,倒扎在背上的那一片利箭,直接就被钉进了躯体之中,瞬间毙命。

    尘雾之中,那名徒手翻牛的壮硕军士,巍然而立,甚至连大气都没喘一口。

    这一幕,不仅是陶商,左右的万军将士们,无不是惊到目瞪口呆,个个眼中都是匪夷所思的惊愕,以为见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那百余头火牛,本是跟着头牛狂冲的,眼见头牛被翻倒在地,残存的黄牛们顿时被惊到,竟是不敢在向前冲来,而是一窝蜂的散去,四散乱奔起来。

    霍去病这才有足够的时候,重新的追上去,率骑兵将那一头头泄气的火牛,逐一击杀。

    这场迫在眉睫,眼看无法避免的危机,竟然被一个可以徒手擒牛的年轻军士,独自化解!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家伙是怪物吗?”尉迟恭更是脱口一声惊呼,惊到了连自己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的地步。

    那壮硕军士回过头来,憨憨的冲着他咧了咧嘴,傻乎乎的笑道:“俺不是怪物,俺叫罗士信。”

    罗士信!

    “果然是他,你可终于出现了,还出现的真是及时啊……”陶商就笑了,眼眸中迸射出兴奋的精光。

    这个罗士信,乃是当年陶商在平定太平天国之乱时,在一场胜利之后召唤而出。

    陶商当然记得,罗士信乃隋唐时的猛将。

    隋唐好汉,有四猛四绝十三杰之分,李元霸位居十三杰之首,乃是公认的第一武道高手。

    罗士信却为四猛之首,乃是传说之中,唯有可以跟李元霸一战的猛人。

    李元霸天生神武,打遍天下无敌手,两臂有四象不过之力,一对铁锤加起来重达八百斤,乃是神将下凡般的人物。

    那李元霸不光是招数神奇,力气也是天生神力,而同样天生神力的罗士信,则是隋唐诸好汉中,唯一能在力气上跟李元霸掰一掰手腕的猛人。

    除了罗士信,谁还有徒手放倒一只发疯的火牛之神力。

    当年平定太平天国之乱时,系统召唤出了许多人物,其中诸如独孤伽罗这个一代贤后,直到现在也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罗士信也跟独孤伽罗一样,差不多是同时期被召唤出来,却迟迟没有现身,等到陶商都险些要忘掉了他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这个天生神力的猛人,竟会在这等关键时刻出场,凭着一身神力,以一己之力破解了火牛阵,帮自己渡过一场难关。

    “罗士信,你来的可真是及时,朕果然是天命加身啊,哈哈——”兴奋之下,陶商禁不住放声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那罗士信却又一脸懵样,挠着头憨憨道:“陛下咋知道俺叫罗士信啊?”

    笑声嘎然而止,陶商看着罗士信那副憨傻的样子,眼中透出几分迷茫。

    刚才明明是他自己自报家门,说自己叫罗士信的么,怎么这一转眼的功夫就忘了,还问陶商怎么知道他的名字?

    难道他是个傻子吗?

    陶商思绪飞转,陡然间眼前一亮,想起历史上记载,那罗士信乃是放牛娃出身,虽然是天生神力,却似乎智商有点问题,有点憨傻。

    莫非历史记载是真,这个天生神力的猛人,果真是个傻子不成?

    尉迟恭却忍不住就乐了,笑哈哈道:“这厮一身的怪般般的蛮力,却原来是个二傻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咦,你咋知道俺的小名叫二傻子的?”罗士信又一脸憨样,茫然的眨着斗大的牛眼睛。

    陶商一怔,忍不住也给罗士信逗乐了,没想到他不光是真有些憨傻,就连小名竟然也叫二傻子,起这样的名字,他爹保准不是亲爹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刚刚松一口气时,第二波的危险,已是转眼袭来。

    关羽的反扑之军杀到了。

    只见那一面“关”字大旗,飞舞狂傲,引领着三万汉军杀出了城门,将魏国前军攻城军的阵形,更加撕裂,穿阵而过,无人能挡,直奔陶商所在的中军而来。

    关羽的目光盯着当先开路的火牛群,自负的赤脸上,已是无法克制的燃起了志在必得的狰狞冷笑。

    他仿佛已想象到,火牛群势不可挡的冲
最强狂暴幸运系统小说5200
破了魏军中军的阵形,将十万魏军冲垮,陶商甚至在第一时间,就被滚滚牛群辗压为粉碎。

    然后,他的三万大军紧随辗至,将崩溃的魏军肆意的辗压屠杀,将侥幸从牛群冲击之下逃过一劫的陶商灭杀。

    就算陶商有天大的狗屎运,侥幸逃过了这一场灭顶之灾,他的二十万大军,也将就此灰飞湮灭。

    主力灭绝,陶商还拿什么来抵挡他们汉军的铁骑南下,魏国覆灭,大汉中兴将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而他关羽,将以这场奇迹般的大胜,成为大汉中兴的第一功臣。

    奔腾中的关羽,是越想越兴奋,越想越开怀,忍不住就要狂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关羽那已经咧到一半的嘴巴,却陡然间凝固成愕然一瞬。

    前方的视野中,那滚滚的火牛群,竟然在撞上魏阵前的眨眼间,轰然四散了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火牛阵怎么突然间就散了?”关羽脸色已变,脑海中立刻迸出了斗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适才他已亲眼目睹,那一群发狂的火牛,在魏军漫空的箭雨攻击,在骑兵的拼死阻击之下,竟然都没有瓦解,依旧埋头向前狂冲。

    可是,就是这样势不可挡的一群疯牛,却怎么会在撞向敌阵前的一瞬间,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瓦解了呢?

    那陶贼,到底用了什么手段,在千钧一发之间,神奇的化解了危机?

    关羽困惑惊奇,左右那追随着他一路狂冲的汉军将士,同样也是惊奇不已,旺盛高昂的士气,也因火牛阵的瓦解而受挫。

    这时,赵云从侧翼赶了地来,凝眉叫道:“大将军,我们的火牛阵已被破,还要继续冲击魏阵吗?”

    赵云言下之意,自然是想关羽稳妥为上,即刻收兵回城。

    关羽目光穿过尘雾,望着那一面耀眼的“魏”字皇旗,眼眸中却喷涌着无尽的不甘。

    离杀陶商只有一步之遥,岂能就此放弃!

    当下关羽面露狰狞,战刀向着魏阵一扫,厉声道:“火牛阵虽然没有冲破魏阵,却已扰乱了他们军心,天赐的良机岂能错过,给本将继续冲!”

    关羽决意如铁,今日是非杀陶商不可,赵云还还能说什么,只得抖擞精神,纵马向着魏阵继续狂杀而上。

    三万汉军步骑,如汹涌的洪流,踏着火牛群辗过的血路,疯狂的向着大魏中军杀去。

    那一面屹立不倒的大魏皇旗之下,陶商傲对滚滚来敌,巍然如山,眼中没有一丝惧意。

    深吸过一口气,他青龙刀向着空中一扬,霸道的气势遮天而起,傲然喝道:“大魏的将士们,把你们的脚给朕扎稳了,让敌人再次为我们的钢铁意志颤抖吧!”

    十万大魏将士,本是为火牛群所扰,虽然关键时刻避免了被冲垮,但军心士气已颇有惊扰打击。

    陶商那一声龙威怒啸,却如同给他们打了一剂强心针,瞬间将他们的热血再次点燃。

    无数张不安的年轻面孔上,畏惧惊异如风而散,猎猎的钢铁战意,狂燃而起。

    十万将士,握紧了手中刀枪,咬紧了牙关,双脚死死的扎在地上,面对着狂冲而来的汉军,半步不退。

    正前方向,吕布所率的五千幽燕狂奔,如钢铁洪流般,轰然辗至。

    威不可挡的吕布,驱使着赤兔神驹,方天画戟纵舞如风,如一股飓风般,先杀入魏军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兵器摧折声,骨肉撕裂声,惨烈的嚎叫声,伴着冲天的血雾骤起。

    吕布手舞方天画戟,荡出道道雷霆之力,四面八方的狂搅而出,顷刻间把阻挡于前的魏卒轰上了半空。

    他的方天画戟轰出,竟已能化出一道道的气流,隐隐竟开始有实体的轮廓,隔空便能将那些普通的士卒摧为粉碎。

    武力值在80以下的武将,直接被他隐现实质的刃气撕碎,根本都没有机会近他的身,跟他正面交锋。

    哪怕是80武力值以上的武者,勉强的能扛得住他刃气的隔空轰击,接近了吕布,但武力值未上90,也被他如土鸡瓦狗般,一招轰飞。

    凭借着初级武圣的可怕攻击力,吕布无人能挡,穿破魏军前排军阵,踏着血路开路在前,势如破竹。

    吕布破出一道缺口,随后的汉军铁骑,滚滚而入,将缺口越撕越大。

    紧接着,后面的步军跟着杀上,战刀无情的斩向魏军将士,将魏阵如决堤的口子般撕裂。

    汉军冲势虽猛,但大魏将士战意如铁,哪怕是阵形被从中撕破,竟然依旧能屹立不退,决死而战。

    这一切在吕布眼中,都如空气般无视。

    他才不管魏军有多顽强,也不管后续的汉军有没有跟上,只管埋头向着那面“魏”字皇旗,向着陶商所在杀去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中,只有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杀陶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