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司马之计

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司马之计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一天后,南皮城。

    陶商昼夜兼程,终于赶到了南皮一线,与二十万前线将士。

    此刻,韩信,张良,霍去病,罗成,陈庆之,李广等众文臣武将们,已经在南皮一线等候已久。

    陶商圣驾亲临的第二天,便下令二十万大军即刻北渡漳水,长驱北上前去追击汉军。

    同时,陶商又下令给马超等大将,命他们尽快率十万大军由邺城而发,直接北上,东西两路大军,最后会师于易京城下。

    随着陶商一声令下,二十万大军悉数过河,浩浩荡荡的开始了北伐之战。

    此时的刘备,已率十万主力,昼夜兼程的北上,赶着前去平定安禄山之叛,只留下关羽等诸将,率五万兵马殿后。

    关羽虽然心高气傲,却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,知道陶商亲自率领二十万大军追击,自己若是正面交锋的话,绝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于是关羽只得强压下傲气,听取了司民懿的献计,一路向北撤退的同时,不断挖掘沟壕,决动河堤,用尽种种卑鄙的手段,来尽可能拖延魏军追击。

    陶商灭汉决心如铁,又岂会轻言放弃,一路令将士们堵填沟壕,封堵决堤,步步为营,克服一切困难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十天之后,陶商悉数收复了河间勃海诸郡,二十万大军终于推进至了莫县一带。

    汉国在南部的防线,乃是以易京城为中心,背靠拒马河,南阻易水河,自西向东构建了一条坚固的防线。

    莫县们于易水南岸,魏军一旦攻陷了该城,大军就能以之为后盾,轻松的渡过易水,兵临易京防线。

    关羽为了拱卫易京防线,大军退至莫县之后,便下令停止后撤,五万大军屯于城中,摆出了一副固守之势。

    陶商当然不会给刘备喘息的机会,他要趁着刘备被内乱牵制的良机,一鼓作气的突破易京防线,一举杀入幽州。

    欲破易京,就先要破了莫州。

    故在进抵莫县,陶商便令大军于莫县以南连营寨,摆出逼城之势,令将士们稍作休整,次日便大举攻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近黄昏,残阳西斜,将城池染上了一层血色轮廓。

    关羽傲立于莫县南门城头,丹凤眼半开半阖,以藐视的目光,远望着城外铺天盖地的魏军连营。

    看着那四起的炊烟,闻着那顺风飘来的肉香,关羽就知道,陶商必定在杀猪宰羊,犒劳他的士卒,准备一顿肉餐后,明天将大举攻城。

    “看来,明日定将是一场恶战了。”身边侍立的关银屏,杏眼望着城外魏营,口喃喃的感慨道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关晓彤却薄唇一扁,不屑哼道:“我们有父帅带领,还有五万精锐健儿,还怕那陶贼不成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双胞胎虽相貌身材一模一样,但两人的性格却大相径庭,关银屏性静如水,关晓彤却是性烈如火,一个忌惮陶商,一个对陶商不以为然,也是二人的性格使然。

    左右众将们,虽然觉的这位关大小姐太过狂妄,不知陶商的厉害,但顾忌到关羽的面子,却无人敢质疑关凰。

    唯有赵云,却淡淡道:“魏军有二十万之众,兵力是我军的四倍,那陶商又用兵如神,麾下猛将如云,明日这一仗,我们万不可轻视。”

    关晓彤骄傲的俏脸上,顿时掠起几分不悦,小嘴一嘟,“云叔,你也太长敌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了吧。”

    赵云却摇了摇头,语气郑重道:“不是我长敌人志气,是那陶商确实是个极难对付的强敌,这么多年来,我们吃他的亏还少吗?要说跟陶商交手的次数,令尊远比我多,他最清楚陶商的强大,大将军,我说的没错吧。”

    赵云的目光看向了关羽。

    关羽卧蚕眉微微一皱,半开的眼眸中,悄然闪过一丝不悦。

    赵云那句话的意思,本来是想说关羽跟陶商交手的次数,远多于他,最清楚陶商的用兵之强,清楚不能小看陶商。

    关羽听在耳中,却以为赵云这是在当着自己女儿的面,讽刺自己几次三番的败于陶商之手。

    倘若换作是旁人,可能就忍下了,可关羽骄傲的自尊,却容不得别人对他有半点不敬。

    当下他便脸一沉,冷哼道:“子龙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你是在讽刺本将屡战屡败给陶贼吗?”

    赵云先是一怔,旋即省悟,忙是解释道:“大将军误会了,云只是想说大将军见证了陶商的崛起,最清楚陶商的强大,必不会轻敌。”

    关羽又是一声冷哼,目光中燃起了自负的神色,冷冷道:“本将当
革命吧女神小说5200
然知道那奸贼诡诈多端,卑劣无耻,但本将更知道他现在有多志得意满,以为可以一举攻下莫县,本将已给他准备好了一份大礼,让他知道骄兵必败的道理!”

    关羽那一脸的傲色,一腔的自信,仿佛料事如神,早已定下了破敌之策。

    “关将军莫非已有什么妙计?”赵云不由奇道。

    关羽冷哼一声,只捋着美髯,也不说话,好似故意要把赵云晾在那里,好给他难堪。

    这时,脚步声响起,司马懿从容的爬上了城头,来到关羽面前,一拱手,笑道:“大将军,一切已准备就绪,只等着陶贼明日来攻了。”

    关羽微微点头,赤脸上的傲色更烈。

    不过,他却没有夸司马懿办事得利,反而用讽刺的口吻道:“司马仲达,你花费了国库那么多钱财,招揽天下亡命之徒,组建了那个所谓的残兵,你当初不是向天子拍着胸膛保证,残兵刺客一出手,必会取了陶贼项上人头的么,却怎么反被陶贼杀的几乎全军覆没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司马懿身形立时一震,吃惊与尴尬的表情,同时挤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旁边赵云,文丑等大将们,也无不神色一变,以惊异的目光,看向了司马懿。

    赵云更是剑眉一张,质问道:“司马大人,我们就算要杀陶贼,也当用堂堂正正的手段杀他,岂能用刺杀这等下作的手段,到时候就算是杀了陶贼,也要被天下人耻笑不可!”

    面对赵云的质问,司马懿是有苦说不出,不由暗怨的瞄了关羽一眼。

    “残兵”这等刺客组织,本来就是上不得台面之事,当初他力荐刘备召集刺客之时,刘备也曾再三犹豫,最后不得已才答应。

    而残兵的组建和行动,从头到尾都在半秘密当中进行,只有关羽等几个刘备亲信大臣知道,哪怕是赵云也不知晓。

    司马懿却没想到,关羽竟然会在这个时候,把残兵的存在给当众说出,这不是叫他当众难堪,遭受赵云等人的质问鄙视吗。

    “关羽这厮,定是记恨着当初他护送天雷炮失利,我在天子跟前说了他几句,这下他碰上了机会,专门来报复我呢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懿眼珠子转了几转,心中暗暗琢磨,顿时明白了关羽为什么要给他难堪。

    他当然可以站出来为自己喊冤,说自己只是提出了组建残兵,用刺杀手段来对付陶商而已,最后点头答应的那个人,还是咱们的天子。

    可这样一来,他就等于把这盆脏水,泼在了他们的天子刘备头上,到时候刘备知道了,岂非会牵怒于他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司马懿只能在心里暗骂关羽这招够阴,逼到他只能哑巴吃黄连,有苦自吞。

    当下他便将胸膛一挺,尴尬一收,不以为然道:“陶贼乃奸贼,杀奸贼用什么样的手段都不为过,只要能救民于水火便可,又岂能如此拘泥,反误了兴复汉室的大计。”

    赵云不善于言辞狡辩,被司马懿这么一番看似在理的狡辩后,便一时语塞,不知该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接着司马懿的目光又看向了关羽,叹道:“残兵前番的刺杀行动之所以会失败,只是因为那陶贼太过狡猾,暗中竟然安插了荆轲率一众游侠保护,才使刺杀行动功亏一篑,我相信有了这一次的教训,只要计划周密,没准下一次就能取陶贼的性命了,至于残兵的花费嘛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懿话锋一转,语气中透出几分别有意味,“召集这些亡命之徒虽然花了不少钱,但跟制造几百门天雷炮相比,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,我以为用这点钱财,来换取一个刺杀陶贼,毕其功于一役的机会,实在是太划算不过了,关将军以为呢?”

    关羽丹凤眼微微一眼,眸中立时闪过一丝愠色。

    司马懿虽未明言,但他拿天雷炮跟残兵相比,分明是在暗指,当初他护送天雷炮去青州,被陶商埋伏,几百天雷炮尽数被烧毁的败绩。

    被揭了伤疤,关羽心中恼火,却又忌惮于司马懿犀利的嘴巴,真要斗起嘴来,他的丑事被全揭了出来,反而吃了亏。

    权衡之下,关羽只得压下了恼火,冷哼道:“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,只要能杀陶贼,花多少代价都值得,本将这次用你的计策,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,也希望你的计策不会让本将失望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自信一笑,“关将军放心吧,我敢保证,陶贼就算再奸诈,这次万万也不会想到,我们会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,此战我军必胜。”

    关羽微微点头,赤脸上燃起了复仇的火焰,微睁的丹凤眼藐视向城外魏营,冷冷道:“陶贼,明日一战,就是我关羽复仇雪耻之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