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春色满屋关不住

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春色满屋关不住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那女公子却瞬间惊醒。

    她原本正处于极度的恐惧之中,失去了理智,却蓦然感觉到,自己的傲峰被一只大手,很粗鲁,很霸道的狠狠一按。

    那一按的瞬间,她只觉全身一阵的酥麻,那种莫名的奇妙感觉,瞬间袭遍了全身,冲入了头脑,压倒了恐惶畏惧。

    女儿家的矜持羞耻感,立刻令她冷静下来,不再挣扎不再扑腾,低头一看,竟惊愕的发现,一只男人的大手,竟正狠狠的按在自己的胸前。

    刹那间,无尽的羞耻感冲上心头,她的脸瞬间也变的滚烫无比,如果不是脸已被鲜血染红,恐怕此刻早已羞红满面。

    就在她本能的想要抗拒,想要掰开他的手时,她无意间却瞟到了陶商那张俊朗英武的脸庞。

    蓦的,她眼中迸射出了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那种激动的表情,就像是遇上了一个失去音讯已久的亲朋故友,又好像是怀春的少女,碰上了自己暗慕已久的情郎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你!”她朱唇轻启,声音颤抖低低一声惊臆。

    陶商却没功夫理会她,生怕她继续挣扎,依旧是一只手狠狠勒在她的胸前,将她护在自己的臂弯之下,另一只手舞剑如风,狂杀着残兵刺客。

    她不再挣扎了。

    她就那么任由陶商按着自己的胸脯,紧紧的靠在他的臂弯之中,耳根滚烫,脉脉含情的望着他,任凭眼前杀戮如狱,鲜血似雨,却再无半点畏惧。

    就仿佛,只要有陶商在,她就无比安心了。

    杀戮依旧在继续。

    陶商这边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,片刻之间,四十余名精锐的残兵刺客,已被杀了个七七八八,幸存都不足十余人。

    王越和专诸二人,却已被尉迟恭和武松压制,抽不得半点空出来去威胁陶商,只能眼睁睁的看到自己的部下,被杀戮几近,看到陶商神威大作,狂杀无敌。

    “当年我在颍川刺杀他时,此贼的武道才仅仅是当世二流,没想到现在他的武道竟然已强到了这等地步,只差一步就要冲上半步武圣,他的武道天赋,实在是不可思议……”

    王越是越战越没有信心,越战越心惊胆战,却才意识到今天这场刺杀行动注定已失败,再强行战下去,恐怕自己就要折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王越斗志瞬间瓦解,口中颤声叫道:“此贼武道太强,我们根本不是他对手,除非刺王出手才能杀了他,我们快走。”

    喝罢,王越攻几剑逼退尉迟恭,闪身就跃出门外,仓皇而逃。

    “陶贼,下次爷爷再取你性命,我们走。”那专诸也丢下一句狠话,从武松的棍影下闪身而嫁,从窗外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二人一逃,其余残存的残兵刺客们,斗志旋即瓦解,纷纷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武松和尉迟恭哪容他们走脱,作势就要带着御林军追出去。

    这时,陶商却喝道:“这些刺客诡诈多端,你们不是他们的对手,御林军留下,龙影卫去追击。”

    圣旨下达,尉迟恭和武松只得停下脚步,喝令幸存的御林军们,迅速的在驿站周围设防,严加警戒。

    荆轲则带着龙影卫的游侠们,如风追出了驿站,继续穷追逃溃的残兵刺客。

    厮杀终于结束,四周重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放眼扫去,整个驿馆已是一片血腥,遍地是敌我双方的尸体,墙上地上仿佛被鲜血染过般,俨然已变成了一座血屋。

    幸存的士卒们,一面保护陶商,一面救治受伤的兄弟,碰上还剩一口气的残兵刺客,就狠狠补上一刀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中涌动着杀机,心中暗暗发誓:“司马懿,你竟想用这等卑鄙的手段杀朕,朕在此发誓,捉到你之后,定要折磨到你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他只顾着神思,却忘了自己仍死死夹着那女公子,也忘了他的手,还紧紧的压按在人家的胸上。

    她这时却清醒过来,看到自己当着满屋子人的面,被陶商这般不雅的姿势给夹着,心中顿时窘羞无比,又开始掰起了陶商的手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想起,遂是松开了手,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女公子松了口气,心情才平伏几分,向陶商拱了拱手,低声道:“多谢这位将军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她还在称呼陶商为将军。

    显然方才她受到了太大的惊吓,只顾抱头尖叫,连双方厮杀的原因也没听清楚,自然也就没听到那些军士卒尊称陶商为陛下。

    陶商却也不点破,看着那张血染到几乎模糊的脸,笑问道:“你这个女儿家的胆子也真够大,明明知道外面在打仗,还敢一个人偷跑出来,也不怕小命没了。”

    女儿家!

    那女公子一怔,方才意识到陶商竟已认出了她是女儿身,神色不由尴尬起来,结结巴巴的问道:“将军……将军怎么认出我不是男人?”

    陶商也不说话,只是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。

    女公子神色茫然,也下意识的抬起头,学着他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耳垂,正好摸到了那耳洞,蓦然省悟,不好意思的低头一笑。

    “刚才估计吓坏了吧,外面现在还不安全,你就先在回房间里歇着去吧,等我的人确认扫清了外面的刺客,你再离开这里不迟。”陶商也没功夫跟她多说,便叫随行的几位女侍卫,安排她去内院休息。

    女公子还想跟陶商再说什么时,话到嘴边却又欲言又止,想想自己这副模样,丑也丑死了,便只好忍了下来,匆匆的转身去往了内院。

    陶商的心思也无心在她身上,当下便命武松和尉迟恭清理馆驿,通知附近的地方官,重新派人来接管馆驿。

    同时鉴于自己的行踪已暴露,未免在前往南皮的路上再遇埋伏,陶商便命将最近的一千郡兵,火速调到驿馆来,以大军护送自己前往南皮。

    一切安排停当,已是入夜时分。

    陶商心情闲了下来,这才想起了那位女扮男装的女公子,对于这么一个胆大的女子,总归是会引起他几分好奇心。

    于是陶商便去往内院,径直前往她的房间看望。

    来到那间馆舍外,陶商向那几名女侍卫招了招手,她们迟疑了一下,还是打开了房门
魔潮起时帖吧


    陶商也没多想,大步就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一进入房中,缕缕暖暖的水蒸汽,便缭绕而至,水气中伴随着淡淡的香气,还有一线丝残留的血腥气味,闻着就让人禁不住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目光看向那面屏风,却听到屏风的后面,隐隐有潺潺的水声,不时还传出女人愉悦的轻哼声。

    陶商早已习惯了在自己的地盘上来去自如,想也不想就走向内屋,转过了那道屏风。

    眼前风景,顿时令他眼前一亮

    氤氲的水气中,一只大木盆若隐若现,那位女公子正坐在盆中,沐浴洗澡。

    此时的她,身上的血衣已解尽,统统搭在了屏风上,光洁如玉的雪背对着自己,如瀑布般乌黑的长发,已被水打湿,就那么贴在玉背上,一双藕似的双臂不时扬起,捧着水淋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清正面,但那酥滑的雪背,精致的香肩,嫩洁的玉颈,统统都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还有那远胜于常人的白皙白肤,在水气熏蒸之下,如婴儿般吹弹可破。

    此等香艳情景,陶商在一番杀戮之后看在眼里,如何能不心为所动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似乎是洗到了爽处,后仰着雪颈懒懒的躺了下来,把一双雪腿伸出了水面,搭在了澡盆上,轻柔的洗抚了起来,嘴里边还哼着什么小调。

    这等香艳的春光,更是看到陶商心头在烧。

    他索性也不说话,不提醒自己的存在,就那么站在屏风旁,脸上带着别有意味的笑容,笑眯眯的欣赏着这副春光十色。

    她就那么享受着沐浴的快乐,一会洗洗腿,一会又洗洗胳膊,不时还把手伸下水里,洗一洗陶商看不见的地带,全然没有觉察有旁人在看着她。

    好一会后,水温渐冷,她这才洗到满足,突然间就从木盆里站了起来,带起了满身的水花。

    瞬间,那曲线有致,丰腴却又窈窕的身儿,便统统送入陶商眼中。

    这突然间的意外福利,顿时令陶商心头怦然跳动,暗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她依旧浑然不觉,仍是嘴里哼着小曲,伸手拾起块白绢,身子时俯时仰,手臂时抬时落,将身上每一寸股肤的水珠,都擦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陶商后宫虽有美妃无数,但他却不得不说,眼前这女子的身材,绝对算是上是上乘,即使放在他的群美之中,也绝对可以排前几名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真是没想到啊……”心动之下,陶商忍不住啧啧赞叹。

    这一声赞叹不到紧,她蓦的听到后边传来声音,吓了一跳,急是转过身去,就看到陶商竟站在几步之外,那般眼神邪恶的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“无耻!”

    她吓了一大跳,顿时满面羞红,慌张无限,急是扯起了浴巾,匆忙的将自己身上要紧处紧紧裹起。

    尽管陶商是她的救命恩人,但当她冷不丁发现,自己被陶商看了身子之后,还是惊羞无限,慌到了手足无措的地步。

    裹好身子之后,她又赶紧跳出了木盆,向后退了几步,羞恼的冲着陶商喝道:“你为什么要闯进来偷看我洗澡,你无耻!”

    她这般转过身来,陶商终于可以近距离,真正的看清她女儿状态下的面容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绝美的容颜。

    雍容间不失几分娇柔,娇柔之中,却又不失几分甜美,那般美貌,超越了陶商后妃中的糜贞甘梅之流,已堪与妲己貂蝉相比。

    陶商这下就是真正感到意外了,没想到这驿馆之中,竟会撞上这么一个身材一流,相貌绝品,还竟然有女扮男装,独闯天涯勇气的奇女子,这真是一个大大的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还看!”她见陶商目光犯怔,愈加羞恼,红着脸再斥一声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回过神来,便侧了侧身子,不再正眼瞧她,只干咳几声道:“你别激动,我不是有意闯进来,只是因为我马上要离开,想要过来问问你什么时候走,需不需要我安排兵马送你回家,没想到就撞上了……咳咳,我还是在外边等你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陶商便不再多说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她还待质问时,陶商已消失在了水气之外,她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却又想到方才陶商在后边站了那么久,自己整个洗澡的过程,岂不是都给他看到。

    而且,他不光看到了自己洗澡的过程,只怕连自己身子的诸般细微,全都已经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脸庞已羞红如霞,耳根滚烫无比,一颗心儿也怦怦乱跳,好似要从胸膛里迸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我的身子竟然提前就被他看了去,莫非我跟他真是天注定的缘分,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?”

    她心中这样安慰着自己,窘羞的情绪方才平伏了许多,想起陶商还在外边等着,便只好按下心猿臆马,匆匆忙忙的马衣服穿好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她出了房门,前往了正堂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极力的平伏下窘羞的心情之后,她才故作从容,落落大方的盈盈步入正堂。

    “让将军久等了。”她走到陶商身后,福身一礼。

    陶商转过身来,却见她已经换上了女装,一身淡黄色的襦衣,粉面桃花,风姿绰约,美到不可方物,看的陶商不由一呆。

    至于尉迟恭等将士们,眼瞧着那个胆小尖叫的小白脸,一转眼的功夫,就变成了一个大美人,一个个也是惊奇的张大了嘴巴,瞧的都傻了。

    她被陶商盯的有些不好意思,便抿嘴一笑,自嘲道:“将军瞧什么呢,莫非我脸上的血没洗干净,瞧着很丑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,当然不是了,姑娘真是谦虚,如果你都瞧着丑的话,那这世上就没人能称作美人了。”陶商回过神来,顺口夸了她几句。

    “将军真会开玩笑。”她低眉暗笑,显然被陶商夸的开心。

    陶商也是一笑,方才收敛了心神,好奇问道:“我倒是很好奇,不知谁家的姑娘竟有胆量孤身一人扮作男人,跑到这前线附近来,不知姑娘可否透露芳名?”

    陶皇后宫榜已更新到了大小乔篇,美人美图赏心悦目,兄弟们赶快关注燕子微信公众号:堂燕归来或tangyanguilai,精彩番外恭候君王临幸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