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小白脸

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小白脸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勾栏巷喝完了花酒,不觉已是夜深,陶商这才意犹未尽的还往了城外的驻防营。

    休息一晚,次日天色一亮,陶商便再次起程,带着百余精锐沿漳河北上,直奔南皮城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走走停停,将近黄昏之时,陶商一行来到了一处驿站。

    由于漳河是贯穿整个冀州最大的一条水系,自然也成为了冀州连通南北,水陆的交通要道,陶商早几年前就在漳水沿线,建立了一套完善的驿站点。

    这些大大小小的驿站,一方面可以为国朝廷传递公文,战报,接待来往官员,另一方面也可以供来方商旅住宿,有助于商业贸易。

    陶商进入驿站的时候,并没有亮出自己天子的身份,只是以御林军官的身份入住,以免引起太大的惊动。

    不过驿站的差役们也都是懂事理的人,知道御林军才是天子的宿卫军,地位非同一般,自然不敢怠慢,赶紧热情的召唤他们进入,又是安排房舍,又是奉上酒肉。

    驿馆大堂。

    陶商闲坐在一处角落,跟尉迟恭和武松饮着随身携事的甘家好酒,嚼着蜜制的牛肉干。

    陶商身为天子,一应饮食自然不能随便,这驿官虽然是官府的机构,陶商却也没有放松警惕,馆中的酒食一律不碰,只吃随身携带的,经过验毒后的酒肉。

    哪怕是他昨天跟着尉迟恭去喝花酒,那些姑娘虽然是勾栏巷的姑娘,但吃的酒肉,却全都是武卫们随身带过去的。

    “陛下,昨天那花酒还喝的够味么?”尉迟恭嘴里抿着酒,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呷一口酒,笑道:“当然够味了,没想到这风尘女子,比起宫中的妃子们,虽然相貌有所不及,却别有一番销魂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要是喜欢的话,臣知道南皮城也有一处温柔窝,等到了南皮后,陛下若还有兴致,臣再带陛下去找找乐子,陛下以为如何?”尉迟恭嘿嘿的笑道,一脸的坏样。

    陶商就笑了,正想开口的时候,武松却干咳几声,一本正经道:“我说尉迟将军,你怎么能这么没谱呢,整天就想着把陛下往勾栏巷子里带,这象什么话啊。”

    “行啦行啦,小松子,你就别在我面前装正经了。”尉迟恭白了他一眼,讥讽道:“昨天晚上你玩的也挺快活的啊,我那边都完事好久了,就听见你在隔壁还折腾个没完,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,小心遭雷劈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”武松被呛到面红耳赤,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看着他二人斗嘴的样子,陶商忍不住哈哈一笑,也不插嘴,只顾喝自己的酒。

    一杯酒下肚,忽然鼻间嗅到了一缕幽香。

    陶商精神被那幽香一振,顺着香气的飘来的方向看去,就看到一名年轻的黄衣公子,背着包袱,手提着佩剑步入了驿馆大堂。

    那幽幽香气,似乎就从那黄衣公子的身上传来。

    堂中的杂役忙是上前召呼,那黄衣公子就在陶商斜对角处坐下,叫了一壶好酒,几盘小菜。

    陶商顺势瞟去,上下打量了一番,却见这黄衣公子年不过二十五六岁,相貌俊朗,眉清目秀,生的又是细皮嫩肉的,一看就是富家公子。

    杂役将酒菜奉上后,那黄衣公子只用筷子尝了一口就吐了出去,细眉微皱,很是厌恶的样子,就好像是吃了苍蝇一般。

    他便把那些酒菜推在了一边,从自己的包袱里边取出了一个精致的食盒,打开来以后,里面全都是一些精致的点心。

    他这才眉开眼笑,细长如葱似的手指,轻轻捻起一块点心,细嚼慢咽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白脸可真够娘的,出门在外还自个儿带点心。”武松看了忍不住鄙视道。

    尉迟恭也扁嘴道:“就是,你看他抓点心,竟然还翘起了兰花指,一看就是个娘娘腔。”

    他二人正议论的时候,陶商却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来了一句:“人家根本就不是娘娘腔,压根就是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女人?

    尉迟恭和武松就愣住了上,上下仔细打量那人,虽然看起为细皮嫩肉,有几分娘炮倾向,可是却看不出是来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仔细看,她的耳朵上都打了洞的,这还看不出来么。”陶商筷子指了指。

    尉迟恭和武松顺眼望她耳垂上一瞄,果然隐隐约约看到了耳洞,这才恍然大悟,看出来那个小白脸竟然是女扮男装。

    尉迟恭忍不住奇道:“这里离南皮一线已经不远,按理说已进入了战区,这兵荒马乱的,一个姑娘家家不好好呆在家里绣花,却扮成男人跑到这里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也很好奇,对这个女扮男装的姑娘产生了几分兴趣,从侧面看去,似约似乎有几分似曾相识的感觉,却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莫非她是召唤出来的女将,在这里跟我相遇,是要投奔我不成?”陶商心里猜想着,便想动用系统精灵,扫描一下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名杂役端着一盘子羊肉走了过来,挡住了陶商的视线,而尉迟恭和武松两人的目光,也都集中在了那名“小白脸”身上,没有防备这杂役,让他直接就走到了陶商
怒火神威无弹窗
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位军爷,这是本驿站特色的烤羊肉,军爷尝尝吧。”杂役说着,便将食盘端到了陶商跟前。

    陶商看了一眼盘中羊肉,色泽焦黄诱人,闻起来也是肉香浓郁,不用说一定很好吃。

    只是作为皇帝的警觉心,却由不得他嘴馋,只好咽下了口水,拂手道:“给别案的客人吧,我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换成一般的杂役,可能就退下了,可这个杂役却有些不敢心,显的格外的热心肠。

    他一面把食盘继续移近陶商,一面笑嘻嘻道:“这可是本驿站的特色美食,过往的官员客旅,没有不尝的,军爷还是尝尝吧。”

    武者的本能,令陶商对这热情的杂役,不由产生了几分警觉,手下意识的就按住了腰间剑柄。

    “小心刺客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驿堂里不知从哪里突然间响起一声熟悉的警示声。

    话音方起,那名杂役脸上的热情陡然间消散,取而代之的则是阴冷无比的冰寒杀机。

    他那双托着食盘的手,突然间从食盘下方抽出了一柄预先藏好的短剑,左手将食盘朝着陶商掷去,右手执剑朝着陶商胸口就刺去。

    果然是刺客!

    陶商武力值已达99点之高,反应何其之迅速,头迅速一侧,闪过了掷来的食盘,腰间佩剑如风拔出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电光火石的一瞬间,长剑挡住了那杂役刺客近在咫尺的一击。

    那刺客狰狞的脸上,陡然间掠过一丝惊异,那眼神似乎是没有料到,陶商的武力竟然如此之高,竟能挡住他如此近距离,如此猝不及防的一击。

    惊异只是一瞬,下一个半秒,刺客的嘴角就钩起一抹阴冷得意的诡笑。

    瞬间,陶商就感觉头顶方向,一股强大阴冷的杀气,铺天盖地的封压而下,朝着自己狂涌而来。

    陶商急是侧目一瞟,惊见一名黑衣人,不知什么时候竟已潜伏在了房梁上,几乎与眼前刺客同时发难,从房梁上窜纵而下,明晃晃的利剑破风而至,当空斩向了自己。

    第二名刺客!

    两名刺客配合的天衣无缝,一名刺客从正面拖住陶商,另一名刺客趁机从上方发动突袭,叫陶商两头不能兼顾。

    而刺杀发动突然,另一边的尉迟恭和武松还没反应过来,根本来不及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刺杀,布置的无比周密,环环相扣,似乎是无法破解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天衣无缝的布局,可惜,你们以为这样就能刺杀得了朕么,真是太天真了。”陶商的眼中,却燃起了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一团灰色的光影如疾风一般,从陶商的身边抹过,突然间挡在了陶商的跟前,手中长剑电闪而出,迎向了那从天而降的刺客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两剑相撞,冰寒的刃气爆炸开来,将眼前的案几都震碎,那名刺客脸色一变,身形被倒震了出去,落在三步之外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时,陶商剑上加力,陡然间一震,眼前这名假扮杂役的刺客,立时被震到手掌发麻,虎口开裂,连匕首都几乎拿捏不住,急是后撤三分。

    骤变突生。

    这时的武松和尉迟恭,方才猛然惊醒,急是抄起了兵器,护在了陶商跟前。

    四周那些闻讯的御林卫们也陡然惊动,一窝蜂的冲了过来,将陶商团团护住。

    尉迟恭怒瞪着那两名刺客,骂道:“哪里来的狡猾刺客,好大的狗胆!”

    陶商剑已放下,目光从那两名刺客身上扫过,落在了第二名刺客身上,那张熟悉的脸,不禁让他想起了当年的一幕。

    他便冷笑道:“荆轲,你大概已知道这两个人的来历了,就给敬德他们介绍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身前这名执剑的灰衣人,正是消失多年,不见踪迹的荆轲。

    准确来说,这些年荆轲并没有消失,其实一直都跟随在陶商左右,暗中保护着他。

    当年经历过一次被刺杀之后,陶商便有所警觉,就想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别自己没死在战场上,挂在刺客的手中就亏大了。

    所以很早以前,陶商就命刺客出身的荆轲,秘密组建了一只“龙影卫”的组织,负责在暗处保护自己,以及朝中重臣,后宫妃子皇子们的安全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龙影卫还负责调查追踪散布在天下的刺客组织,以防他们被敌方收买,发动对己方的刺杀行动。

    适才那一声示警声,陶商就知道荆轲就在身边,所以面对房梁上那第二名刺客的偷袭,他才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荆轲果然没让他失望,果断出现在自己面前,挡下了那刺客俯冲一击。

    “房梁上的那名刺客,陛下应该还记得,就是当年刺杀陛下失败的那个王越。”

    荆轲长剑指了指,接着又移向了那名假扮杂役的刺客,冷冷道:“至于这个拿匕首的,乃是一名来自于吴地的刺客,自号为专诸。”

    道出了这两名刺客的来历后,荆轲长剑一横,冷笑道:“这两名刺客都是司马懿为刘备暗中组建的一个刺客组织中的成员,这个组织被司马懿叫作‘残兵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