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天下第一才子

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天下第一才子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台下的那些书生们,最初神情皆是不屑一顾,但随着那一句句曼妙绝伦,美伦美奂的妙句,一句句的映入他们的眼中之时,他们不屑的表情,很快就起了变化。

    先是有几分意外,紧接着他们的表情变的吃惊起来,到最后,已变成了一片哗然,惊到了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片刻后,整个院落里,已是鸦雀无声,所有书生都屏住了呼吸,瞪大眼睛,以极度震惊莫名的目光,沉迷在了陶商所写的诗篇中。

    最后几笔走过,一篇诗赋大作落成。

    陶商将将笔一扔,拂袖转身,负手傲对众懵逼的书生,冷笑道:“我这一篇赋,乃是专为这位小姐而写,赞美她的美貌,你们要是谁觉的自己写的比我好,尽管站出来。”

    台下,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所有的书生眼中都迸涌着嫉妒惊异的神色,他们显然是在惊愕,眼前这个粗俗的粗人,竟然能写出那样,令他们嫉妒,令他们相形见秽的诗赋来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空有一腔的妒火,却在陶商文采的绝对辗压之下,不有半点反抗的余地,都只能面带着羞愧,默默的低下了头去。

    陶商冷哼一声,摆手喝道:“都服了是吧,既然都服了,还不赶紧给我滚蛋!”

    众书生们身形一震,个个暗握拳头,咬牙切齿,羞愧到无地自容,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他们真是恨不得一拥而上,狠狠的教训这个狂妄的外乡人,但又见陶商身形壮硕,一看就是练过武的,身边还有一众凶神恶煞的手下,别看他们人多,打起来还可能吃亏。

    再说了,他们是因为文采技不如人,若是因此恼羞成怒跟人家动手,那才是真的斯文扫地,丢了面子又丢了里子。

    无可奈何之下,这班书生们只好自吞苦水,也不敢作,只能怒瞪陶商几眼,愤愤不平的拂袖离去。

    片刻间,满院子的书生们,便默默无声的低着头,灰溜溜的逃离了这个让他们尴尬的地方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惊人一幕,武松和尉迟恭两个人直接就傻了,二人是一脸的懵样,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。

    他们本来已做好准备,一旦自家天子写出了什么“不堪入目”的诗赋,被那些穷酸书生嘲笑之时,就二话不说即刻动手,暴揍那些嘲笑者。

    可他们却万万没有料到,天子的诗赋写下之后,这些书生们竟然统统没了脾气,别说是出口嘲笑了,就连半个屁都不敢放,夹着尾巴就逃离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松子,这告诉我,这是啥情况,这帮孙子咋都哑巴了?”尉迟恭茫然吃惊的用肘子磕着武松。

    武松同样是一脸的懵逼样,结结巴巴道:“我也不知道啊,这帮穷酸书生怎么突然间就哑火了呢,莫非是咱们天子写出了什么绝世佳作,都把他们给镇住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!”尉迟恭更加吃惊,惊到下巴都快掉下来,“我跟了陛下这么多年,咋就不知道他除了用兵如神,竟然还写了一手好诗,怎么可能,那陛下也太文武双全了吧!”

    尉迟恭和武松在惊奇,阁楼上,那位遮面的富家小姐,明眸中也涌现出了惊奇之色。

    她原以为陶商不过一粗人,能写出什么好诗来,只怕写出来的东西,连那些书生们都不济,就真如他自己所说,“连狗屎都不如”。

    她甚至已做在琢磨着,等陶商被众书生嘲笑之时,该怎么替他解围,毕竟,他方才出面替自己说过话。

    可奇迹却生了。

    当陶商写下他的诗赋时,全场震惊,那些自诩才高的书生们,不但没有嘲笑,更是个个惊奇无限,个个仿佛都被陶商的诗作镇服。

    而在陶商“滚蛋”声中,这些心高气傲的书生们,竟然不敢吱一声,就那么默默无声,灰溜溜的逃离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到底写了什么,竟让这些书生哑口无言?

    她的脑海中,立刻浮现出这个好奇的念头,迫不及待的样要看看,这个看似粗鲁的男人,到底写出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神作。

    “小姐,那位公子写的诗赋,已经抄下来了,请小姐过目。”这时,匆匆上阁的婢女,把墨迹未干的诗赋,奉上前来。

    她一把夺过,迫不急待的低眉细细品读。

    那诗赋的名字,名为“洛神赋”。

    “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,荣曜秋菊,华茂春松……凌波微步,罗袜生尘……含辞未吐,气若幽兰……华容婀娜,令我忘餐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字一句的将这篇洛神赋念了出来,声音渐渐激动颤抖,明眸中涌动起了无尽的惊喜,就仿佛手捧的乃是不世魄宝一般。

    当整赋念完之后,她竟是情不自禁的赞叹道:“旷世奇文,当真是旷世奇文,此人的文采举世无双,堪称天下第一啊!”

    她能不惊叹才怪。

    陶商这洛神赋,可是出自于曾经的历史上,曹操那位才高八斗的儿子曹植之手,乃是古今传诵的绝世名篇,专为形容“洛神”之美而作。

    这样的神作,放眼古今,恐怕也只有李白这等诗仙才能够媲美。

    方今大争之世,武功为上,陶商本来是不屑于舞文弄墨,故而有满肚子的“墨水”,却也很少拿出来炫耀。

    只是今天他看不惯这一帮穷酸书生在这里猖狂,所以就随便捡了这么一洛神赋,轻轻松松就辗压了全场。

    “曹植,不好意思啊,借了你的大作装了一回逼,不
鸳鸯神剑笔趣阁
过眼下你已经跟曹操溜到了西域那种不毛之地,估计你也没有那个闲情逸志写出洛神赋这样的诗赋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暗笑,环看那些穷酸书生走的一个也不剩,他的目的也达到了,便是一跃跳下高台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且留慢。”台上那中年男人,也赶紧跟了下来,想要挽留。

    陶商转过身来,瞟了他一眼,“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显然也是识货之人,看出陶商的文采不凡,便笑呵呵道:“今天在下摆下这比武招亲的擂台,专门是为小女招婿,公子这一篇洛神赋惊艳无双,压倒了在场所有才子,自然便是胜出,我家小女很有可能青睐公子,公子不妨留下来坐一坐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怔,方才想起人家这是在比文招亲,赶情自己方才那一篇洛神赋,不仅震住了那帮穷酸书生,也震住了主人家,看这中年人这架势,这是打算把自己留下来招为贤婿了。

    那有那么好的事。

    陶商就算是风流好美,但后宫佳丽无数,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是惊艳天下的美人,自然不至于随便碰上一户人家的女人,不分美丑就娶了。

    “朕……我只是看不惯那些穷酸书生对小姐不敬而已,所以才随便写了来来教训他们一下,你用不着当真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我还有事,告辞。”陶商不给他挽留的机会,转身拂袖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人还想挽留时,却敌不过陶商腿快,追出了门时,陶商已带着一大帮子人消息在了街道尽头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无奈,只能站在门头摇头叹息,一脸惋惜。

    “爹爹,那位公子呢?”这时候,遮面女子也下了阁楼,匆匆的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苦笑道:“这人说他只是打抱不平,并非是来比文招亲,为父刚想留他时,他不容分说的就一溜烟的跑了,没留住他啊。”

    遮面女子秀眉顿时一凝,跺脚抱怨道:“爹爹,你怎么能不留住他呢,此人才华当世无双,就凭这一诗,说他是天下第一大才子也不为过,女儿嫁的就是这样的大才子,你怎么能让他走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为父有什么办法啊,人家要走,我们总不能强行留他吧,再说了,他走那么快,根本就不给为父说话挽留的机会啊。”中年男子无奈的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遮面女子明眸中已涌满了失望,咬着朱唇道:“反正女儿认定了,非那位公子不嫁,他既然走了,那我大不了终身不嫁。”

    说罢,遮面女子又是一跺脚,负气的回往院中,上了阁楼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脸色就阴了,一路跟了进去,嘴里教训道:“你这是什么话,哪有女儿家终身不嫁的道理,大不了从刚才那些书生当中,挑一个出众的便是了,你的眼光不必非得那么高,自己给自己设槛。”

    遮面女子脾气也是大,不愿听父亲的唠叨,“砰”的就将房门反掩上,把父亲挡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一脸的恼气,拍着房门嚷道:“我告诉你,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这是天经地义之事,为父已经由着你的性子,纵容了你这么多年,这一次决不能再由着你了!今年说什么也得把你嫁出去,你自己挑三拣四的,就由为父来替你选,反正婚姻大事,父母做主,哼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在门外教训了好一阵,方才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房门内,那遮面女子背靠着房门,耳听着自己父亲在外面一顿教训,气的是傲峰起伏。

    等到父亲教训完,外面没了动静时,她才拉开房门,冲着空荡荡的沿廊哼道:“那些才疏学浅,自以为是的酸腐书生,我才不嫁呢,你要是敢逼我,我就死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泄了一通后,她才将房门砰的又狠狠的关上。

    房内的那贴身婢女只好苦着一张脸,劝说道:“小姐息怒,老爷其实也是为了小姐好,小姐毕竟已经二十有五了,跟小姐一起长大的那几位小姐,现在儿女都十几岁了,老爷这些年也没少街坊乡邻的闲言碎语。”

    那遮面女子却不以为然道:“那些凡夫俗子,他们要嚼舌头就让他们嚼好了,我才不在乎,我就要嫁一个称我心意的非凡郎君,不然我宁愿老死闺中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世上大多数人都是凡夫俗子,非凡的郎君哪那么容易找啊,就拿刚才那位公子来说,小姐是看中人家了,可人家却没那个意思,还不是有缘无份。”婢女默默的叹息道。

    有缘无份么……

    遮面女子似有触动,沉吟了片刻,眼眸中却又流露出决毅,咬着朱唇道:“缘分是要靠自己争取的,既然老天把这份缘分送到了我面前,我就绝不会轻易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去帮我做两件事。”她忽然压低了语气,“你先给我打听一下那位公子的来路,我看他不像是咱们棘津人,多半是过路的客商,你去打听清楚他们什么时候会离开,要往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她接着吩咐道:“还有,你再给我准备好几件男装,还有足够的软细盘缠,越快越好,一定不能让爹爹察觉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这是打算做什么啊?”那婢女听出了端倪,声音都颤抖慌张起来。

    她轻吸了一口气,决然说道:“我要寻到那位公子,跟他一起私奔!”

    这章晚了点,最近思考剧情,精神有点疲惫,感觉身体被掏空了啊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