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八十章 上了贼船

第一千零八十章 上了贼船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大堂中,瞬间是死一般的寂静,所有人的表情,都在一瞬间愕然变色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你再说一遍!”刘备眼睛睁到斗大,冲着那名军士大吼,声音都已变沙哑。

    “回……回陛下,最新情报,孙策已经被陶贼赶下……赶下大海了!”那军士战战兢兢的回答,双手将那道帛书战报,颤巍巍的奉上。

    刘备灰白的脸,刹那间愕然变色,深陷的眼眶中,迸射出无尽的惊异,一时间竟是惊到了没有勇气去接那封情报。

    诸葛亮的羽扇也不摇了,司马懿和沮授也嘴巴微微张开,大堂中的文臣武将们,瞬间被这个惊人的消息,震惊到目睛口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本将离开青州之时,那孙策尚有六七万兵马,他怎么可能这么快被赶下海!”惊异的关羽一声咆哮,一把夺过了那道战报。

    他那一双丹凤眼,转眼间已瞪到了斗大,匪夷所思的目光,死死扫向了那道战报。

    才看几眼,关羽的赤脸便惊到扭曲变型,眼中迸射着无尽的惊愕,仿佛见了鬼一般,嘴里颤抖的念叨着:“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那情报上,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,孙策是如何在下密一战,被陶商轻易破城,又是如何在威海一战,先破海营,又以一场奇迹般的风势逆转,大破他的海军,最终彻底被赶下大陆。

    字字如刀,字字如刃,狠狠的扎在了关羽,把这位大汉国最傲之将,震惊到错愕变色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孙策啊孙策,没想到你竟这般无用,这么快快就被陶贼赶下了海,朕的全盘战略,都被你打乱了啊,你这个废物!”

    清醒过来的刘备,拳头狠狠的捶击在地图上,口中对孙策是大骂不止,极尽的失望。

    诸葛亮和司马懿的脸上,除了惊异之外,还流转着几分尴尬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就在刚才的时候,他二人还争抢着自信的断定,孙策的力量足以把陶商死死的钉在青州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谁想到,转眼之间,陶商就用把孙策赶下大海,这奇迹般的速度,狠狠的打了他二人的脸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们隐隐有种脸火辣辣烫的幻觉。

    唯有沮授一人,还能保持着几分淡定,他接过了关羽手中那道情报,细看了半晌,不禁慨叹道:“陶贼果然是用兵如神,关键时刻又气运加身,怪不得孙策会败的这么惨。眼下陶贼平定了青州,势必会抽身北归前来南皮对付我们,看来今后的仗,真的是不好打了,唉……”

    凝重失望的阴霾,已悄然笼罩在了汉国君臣的心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海国,剧县以西。

    一支步骑军团,正浩浩荡荡的行进在西去的路上,向着黄河,向着河北开进。

    那一面“魏”皇旗,在东升旭日的照耀下,分外的耀眼。

    陶商坐胯宝马,手提着青龙刀,昂然前行,鹰目望着北面方向,目光中透着几分深邃。

    孙策已经被赶下大海,此时此刻,他已经在琢磨着,如何挥师北方,击退了刘备的,再趁势北伐幽州,灭了六国最后一国,完成一统天下的伟业,把华夏大地,彻底的纳入大魏的版图。

    正神思之时,前方一道风影呼啸而至,就在所有人还没有看清之时,一袭人影已站在了陶商跟前。

    是戴宗。

    早在威海决战之前,陶商就开始提前布局河北之战,提前派出时迁和戴宗这二星夜前往河北,去刺探情报。

    时迁有飞檐天赋,可轻松潜入敌军重地刺探机密,而戴宗又有日行八百里的神行天赋,最擅长传递的情报,作为情报二人组,他们已经形同于陶商的眼睛和耳朵。

    “戴宗,这么快就赶回来了,莫非是刺探出了什么机密情报不成?”陶商笑问道。

    戴宗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笑容,一拱手:“回禀陛下,前番时迁潜入蓟城打探消息,无意间刺探到一个秘密,虽说算不上什么重大军情,但臣以为还是有必要报知陛下,所以就星夜兼程的赶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秘密?什么秘密?”陶商这下倒是起了极大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……”当下戴宗便用一种幸灾乐祸的口吻,绘声绘色的把所知的秘密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左右刘基等文武们,听到这个秘密之后,先是无比惊奇,接着便都哈哈大笑起来,好似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般。

    陶商听罢,意外之余,脸上却又浮现出了会心的冷笑,口中感叹道: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,朕早该猜想到啊。”

    一片叹息声中,刘基忽然眼前一亮,便凑近陶商,诡笑道:“陛下,眼下我军虽然大胜,但这七万将士转战万……万里,体力已疲惫之极,就算即刻开赴南皮,也不见得能发挥战斗……斗力,依臣之见,倒不如利用一下时迁刺探到的这个秘密,在刘备的背后捅他一……一刀,为将士们争取到养精蓄锐的时……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刘半仙,你有什么鬼主意,快说来听听。”陶商眼眸也顿时一亮,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当下刘基便不紧不慢,将自己的计策诿诿道出。

    陶商听罢是连连点头,欣然道:“刘半仙你这条计策果真是够狠,就算不能全部成功,也足以狠狠恶心大耳贼一把,戴宗,就依伯温之计,速速去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臣明白了。”当下戴宗带着陶商的密旨,星夜兼程赶往了幽州行。

    陶商则放弃了直奔南皮的既定计划,改道向邺城而去。

    南皮一线,韩信也成功扼守住了漳水防线,叫刘备不得南进。

    整个冀州战场的形势,已是转危为安,陶商遂也不急于北上,便在刘基的提议下,先行率军还师邺京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七万精锐之师,随他先征太平天国,再伐倭寇,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往来南北万里,大小数十战,体力只怕已接近了极限,必须要休整。

    况且眼下已入夏,天气渐热,陶商也需要好好恢复恢复精力,方才有精力挥师北上,一举击退刘备的南侵,顺便覆灭了汉国。

    陶商便率七万将士,挟着平灭太平天国,击退倭寇入侵的巨功,在万民欢呼的拜迎的气氛中,昂首归京。

    还京之后,陶商令将士们就地休整,他则一头扎进了后宫中。

    离京许久,让众爱妃们春闺寂寞,也该是好好抚慰抚慰一下她们的时候了,也顺便好好享受一下帝王才有的乐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日黄昏,斜阳依旧散发着炎盛的余热,陶商已躺在了御花园的避暑宫之中,吃吃瓜果,喝喝冰镇过的美酒,享受着爱妃们的捶腿柔腰,好不快活。

    “果然还是温柔乡里最舒服啊……”陶商哈哈一笑,顺手在妲己肥硕的翘臀上,轻轻的抓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妲己低哼一声,绝丽的脸蛋上,晕色如霞。

    这时,宫外宫女来报,言是穆桂英和洪宣娇两位妃子已至,在外面求见。

    “叫她们进来吧。”陶商懒懒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须臾,两袭倩影伴着淡淡的女子体香,飘然而入,撞入了陶商的眼帘。

    穆桂英和洪宣娇二妃,双双步入堂前,盈盈下拜,口中柔声道:“臣妾拜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爱妃平身吧。”陶商笑呵呵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穆桂英和洪宣娇这才起身,看到陶商四仰八叉,衣裳不整躺在甄宓如雪的玉腿上,一手端着玉杯,一手肆意的在妲己身后游移,这副靡靡不雅的样子,两人脸蛋顿时泛起了晕红。

    “你们站着不累么,快过来坐吧。”陶商笑眯眯的在她二人身上瞄
狂战士的异界旅程全文阅读
来瞄去,招手让她们近前。

    她二人虽是武将出身,但如今既已成了陶商妃子,自然知道侍奉君王,让陶商开心才是她们的第一要义。

    二人心中虽羞,却只得忍着羞意,扭动腰枝,步履盈盈的走上来,含羞的坐在了陶商身侧。

    “两位爱妃都是学武之人,想来手上力气就该给宓儿她们要打点吧,那就辛苦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笑呵呵的说着,将两腿往前一伸,亮在了她二人眼前。

    穆桂英和洪宣娇先是一怔,旋即明白,自己的丈夫,这是要她们捶腿呢。

    这要搁在往日,这等伺候男人的活,在她们看来,那必是无尽的羞辱,但眼下已身为陶商的爱妃,纵然心中还有些不适应,但她们却也认为这是天经地义之事。

    当下两位美人,便是一个伏在陶商左边,一个伏在他右边,粉拳轻轻挥动,为陶商捶起了腿。

    她二人这般侍奉了片刻,渐渐也就适应了许多,脸上羞晕悄然褪去,眉色间还浮现出了幸福之色。

    对于她们来说,能够伺候陶商,哪怕是做这等看似“卑微”的婢女之事,那也是幸福,是天下间多少女人求之不来的事。

    “爽啊,当皇帝就是爽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肆意的享受着,心中大呼过瘾,眯起的眼睛,不经意间瞟到了殿外的那座游泳池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,顿时掠过一丝邪光。

    “桂英,你之前又来过这避暑宫吗?”陶商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穆桂英一边捶腿,一边抬起头来,望着陶商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是在交州之时,才嫁于了陶商,在伐倭寇的半道上发现有了身孕,才被陶商送往邺京养胎,算起来怀孕也不过三个月,回到京城住进这皇宫也仅仅只有一个多月而已,不熟悉皇宫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这大热天的,你竟然还穿这么多衣服,赶紧把比基尼换上吧。”陶商一本正经道。

    比基尼?

    两位妃子神色一怔,彼此相望一脸,俏脸上皆是雾水,显然不知道这“比基尼是为何物。

    陶商也不理会她们,便叫妲己带着她们去更衣。

    “两位妹妹,请随我来吧。”妲己笑盈盈的走过去,热情的牵起她二人的手,便牵着她们进了侧殿。

    步入侧殿,妲己亲自在壁橱里挑了半天,拎了两件泳装出来,笑道:“我也是看着两位妹妹的身材挑的,两位妹妹先试一试吧,不合适的话再换。”

    穆桂英和洪宣娇走上前来,接过了那传说中的比基尼,展开来往眼前这么一摆,俩人的俏脸上,瞬间涌上了一层红晕。

    穆桂英立时埋怨道:“这是什么嘛,明明只是两块破布,也能叫衣裳?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就这两块破布,哪里遮得住身子,穿出去岂非羞也羞死人。”洪宣娇红着脸,嘟嘴抱怨道。

    她二人当然不好意思穿手上的比基尼了。

    这泳装乃是早几年的时候,陶商为了与众妃避暑,好在泳池中嬉戏,尽享鱼水之欢而特意“发明”,超前了这个时代不知多少年,即使是最开放的唐朝也没有。

    陶商既是帝王,又是现代穿越者,这享受后宫的法子,自然也与古代那些“荒淫”的帝王不一样,难免要带有后世的气息。

    为了不时能回味一下后世的滋味,陶商才会起了这泳池,才会叫众妃穿这比基尼。

    最初的时候,别说是甄宓这样的名门闺秀,就算是妲己这等天生狐媚的妃子,也不太适应这比基尼,也会觉的难为情。

    只是在陶商的“半强迫”之下,她们才不得不穿,时间久了,自然也就适应,再不会有半点羞辱感觉。

    穆桂英跟洪宣娇却不一样,她二人才刚刚嫁与陶商,刚住进这皇宫之中,对陶商那些“特殊”的喜好,才刚刚开始体验,岂能不尴尬娇羞。

    穆桂英她们的内心之中,自然是深爱着陶商,愿意做牛做马来伺候陶商,但要她们穿着这样的“衣裳”,当着别的妃子的面,还有那么多宫女的面,去服侍陶商,这就让她们有些接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妲己看出了她二人的难为情,便不以为然的一笑,开解道:“这又有什么难为情的,这里又没有别的男人,伺候的又都是宫女,咱们只是穿给咱们的丈夫一人看,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嘛,姐姐我不是也穿了么。”

    说着,妲己撩开了裹在自己身上的蓝色纱衣,里边竟然只穿着一套蓝色的比基尼泳装。

    看到妲己那身着泳装,遮掩不住的样子,穆桂英和洪宣娇脸蛋顿时一红,惊异娇羞的看向了妲己。

    她们那眼神,显然是不敢相信,妲己为何能这么从容的穿着这样“不堪入目”的衣裳,竟然没有半点不自在,半点的耻辱尴尬。

    妲己看出了她们的心思,便笑叹道:“其实不瞒两位妹妹,最初的时候我也很难为情,不好意思穿这比基尼,可谁让咱们的夫君性子怪,他就好这一口呢,你们既然已嫁与了天子,就应该知道,伺候好天子,让他高兴才是最重要之事,至于其他那些矜持什么的,都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妲己一番开解,听得洪宣娇二人沉默了下来,脸上的羞意渐褪,眼中的犹豫之色,也渐渐淡去。

    “她说的,我们既已嫁与了天子,身子都已经是她的了,还有什么好在乎的,天子高兴就好。”

    穆桂英倒是干脆利落,很快就想通,红着脸宽衣解带,在妲己的帮助下,穿上了那件紫色的比基尼。

    洪宣娇没想到穆桂英能这么想的看,就看着她换上泳装,看着她浑身上下,只被那几块破布遮住些许,其余曼妙风景,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洪宣娇的脸,不由更加羞红了,就好象在替穆桂英害臊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看吧,你有多美。”妲己拉着她,走到了那面落地的铜镜之前。

    穆桂英双手拢在胸前,不好意思的挪到了铜镜之前,当她看到镜中的自己时,顿时脸蛋又泛起了丝丝红潮,重新又陷入了难为情中。

    不过,穆桂英到底是更洒脱脱几分,难为情了一阵子,便强行强压下了那份羞耻感。

    她审视着镜中的自己,竟是生平头一次发现,自己的身材竟然这么好,除了那因有孕在身而微微隆起的小腹之外,全身上下简直浑若天生的美玉,多一分嫌多,少一分嫌少。

    “原来,我竟然这么美,以前竟没有发现……”穆桂英心中暗自感慨,那看着自己的眼神,渐渐还有些陶醉起来。

    妲己知道,穆桂英已经开始适应了,而且还适应的很快。

    她便又看向了洪宣娇,催促道:“宣娇妹妹也快换上吧,别让陛下等久了。”

    洪宣娇却依旧无法克服内心的尴尬,拎着泳装抱怨道:“非要我穿也不是不行,要是只有陛下也就罢了,可还有那么多宫女在,让我穿成这样,被她们盯着,你们就不觉的难为情吗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难为情,咱们这位皇帝丈夫啊,可是满肚子的坏水,你是没经历过比这更叫人难为情的呢。”

    妲己说着,就凑上前去,附在她耳边,把陶商那些“所作所为”,悄悄的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洪宣娇是越听越脸红,越听羞意越浓,当她听到去岁的那一天晚上,陶商竟然把群妃统统召到了金銮殿上,就当着那么多宫女的面,就跟众妃子们……

    “没想到,陛下竟然是这样的人!”

    惊羞无限的洪宣娇,脸都红到了耳根子,一声惊臆,那不可思议的表情,就好象是自己不小心上了贼船一般。

    这章可是五千字大章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