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双胞胎

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双胞胎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关羽身后的军汉们,一看到那对双胞胎少女武将之时,眼中齐刷刷的透出了男人应该有的,暗藏着某种原始欲望的眼神。

    而关羽的赤脸上,却难得浮现出几分笑容,那并非是男人的笑容,而是慈父般的微笑。

    那两名少女武将,转眼飞奔而至,瞧见关羽之时,二女对望一眼,明艳的俏脸上,皆是涌起了喜色。

    勒马于前,这双胞胎的少女一跃下马,双双的拜倒在了关羽跟前,齐声道:“女儿见过父帅。”

    “银屏,晓彤,快快起来吧。”关羽拂了拂手,难得语气中竟是收敛了几分居高临下的傲慢。

    那两名少女武将,遂是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,她二人正是关羽的双胞胎女儿。

    关羽共有五个子女,长子关平,次子关兴,三子名为关索,而眼前少女武将,就是她的那两个双胞胎女儿。

    那身着金甲的少女,名为关凰,字晓彤,身着银甲的少女,则名为关凤,字银屏。

    关氏一门皆乃将才,五个子女虽然都还年轻,却个个都武道不弱,皆在汉军中效力。

    五子之中,三子关索留守蓟京,次子关兴在镇守代郡,长子关平以及关晓彤和关银屏两个女儿,则跟随在刘备身边效力。

    “晓彤,你们不在前线为天子效力,怎么会在这里?”关羽问道。

    那关晓彤便一拱手,笑道:“我和妹妹还有大哥,本来一直在北皮城追随陛下,是陛下听说父帅从青州归来,所以特意让我们姐妹前来迎一迎父帅,没想到在这里就碰上了父帅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关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,关银屏的俏脸已难抑好奇,忙问道:“父帅既是奉陛下之命,前往青州给孙策送天雷炮,帮孙策牵制那陶贼,怎么父帅这么快就回来了,莫非那孙策已经攻下了剧县,那陶贼已被打垮了不成?”

    关羽眉头暗暗一凝,心想自己这女儿,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    就在关羽琢磨着,该怎么跟自己女儿解释时,眼尖的关晓彤却已发现了关羽身上的异样,不由奇道:“父帅,你的青龙刀呢?青龙刀怎么不见了?”

    关羽又是一阵胸闷,暗骂这两个女儿是不是上辈子是自己的仇人,这辈子投胎成他的女儿,是专门冲着他来寻仇的,开口几句话,句句都在往他伤口上撒盐。

    “咳咳——”关羽只好强忍着胸闷,故作淡然道:“这件事为父以后再跟你们说,既然天子已经知道为父回来了,岂能让天子久等,速速去北皮城面圣吧。”

    关羽生怕两个女儿再追问,让自己当着众人的面失了颜面,不等她们再开口,便翻身上马,扬鞭而去。

    关银屏和关晓彤对望了一眼,那相同的秀美脸蛋上,浮现过相同的狐疑,也只好压下疑惑,跟随着关羽一道折返南下。

    父女三人一路狂奔,黄昏之时,北皮城已进入视野。

    此番刘备大举南侵,改变了原先径直南下,直奔邺城的固有战略,而是取道冀东的河间勃海二郡国,意欲攻取平原郡,饮马黄河。

    平原一郡,乃是青州与冀州的交界之地,刘备的如意算是算盘时,当他攻陷平原之时,孙策正好已拿下了剧县,举兵西进,两军正好会师于黄河。

    汉日两军胜利会师于黄河,必定会大大鼓舞两军士气,而消息传出后,魏国上下必将震恐,人心士气遭受沉重打击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就可以跟孙策沿着黄河两岸,自东向西推进,彼此互为互应,拿下两河,摧垮魏军的抵抗,必将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而在天雷炮的帮助之下,刘备大军南下进展顺利,连克魏军数座坚城,逼到韩信等魏将步步后退,退至了勃海郡治所南皮城。

    只要攻下了南皮,再往前一步,就是他饮马黄河的最后一城平原

    只是这南皮城位于漳水东南岸,有漳水这道天然屏障,韩信的十几万大军密布于东南岸,汉军想要进抵南皮城下,象先前那般利用天雷炮轰破城池,就必须要先渡过漳水,突破了魏军沿岸的防线。

    而这北皮城,则位于漳水西北岸,与南皮城隔河相望。

    此时的刘备已率十几万大军,进据了北皮城,围绕着这座小城连营十余里,酝酿着如何能突破漳水防线。

    时近黄昏,关羽举目望去,但见汉国的营盘星罗棋布,战旗滚滚如涛,声势浩荡。

    而一座座营盘围绕的中央处,则是那座北皮小城,城头上空飘扬着“汉”字皇旗,显示着天子所在。

    关羽深吸了一口气,打马扬鞭,穿过一座座营盘,直入北皮城,前往行营大堂去面见刘备。

    行营,大堂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刘备正负手立于那幅巨大的地图前,与诸葛亮,司马懿等谋臣们,商议着如何渡过漳水,攻取南皮城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原本这个时候,孙策已经用我们送给他的天雷炮,攻破了剧县才是,谁想到关将军竟然会中了陶贼的埋伏,把几百天雷炮尽毁。眼下孙策不但没能攻下剧县,还被陶贼一场莫名其妙的大破,不得不弃了剧县之围向东退却,完全打乱了我们的全盘布局啊。”

    刘备的身后,司马懿摇头叹息,分析着青州方面失利局势,语气之中,多少有几分对关羽的质问。

    刘备眉头一凝,脸色阴沉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那沮授接着也道:“大将军他没能保护好天雷炮也就罢了,竟然还违背陛下的旨意,擅自撤出了青州,没了我们那几千骑兵的协助,只怕单凭孙策现有的实力,更加不易拖住陶贼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和沮授你一言我一语,言辞语气,分明是把矛头指向了关羽。

    刘备的眉头越凝越深,脸上的阴色也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诸葛亮悄悄瞄了一眼刘备
剑道通神小说5200
的表情,却是摇着羽扇道:“青州究竟发生了什么,我们也只是知道个大概,并不知道详情,还是等云长回来之后再好好问一问吧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这番话,等于是在间接的为关羽开脱,刘备紧皱的眉头,这才微微松展几分

    堂外御林士卒入内来报,声称大将军关羽已入城,目下正在堂外候见。

    大堂中,包括刘备在内,所有人眼神都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“速传大将军进来说话。”刘备忙一拂手,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向关羽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片刻后,关羽昂首挺胸,从步容步入大堂,依旧是无视旁人的存在,直抵刘备跟前,拱手下拜:“臣关羽,拜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云长辛苦了,快快平身。”刘备脸上的阴云悄然尽扫,忙是笑呵呵的把关羽亲自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下刘备只是对关羽嘘寒问暖,关怀他操不操劳,辛不辛苦,半点也不问青州发生之事。

    左右司马懿等人,目光却皆齐刷刷的盯着关羽,充满了质疑。

    关羽也不傻,感觉到了气氛有异,便索性问道:“陛下难道就不想问问,臣在青州到底经历了什么,天雷炮为何会被毁,臣又是为何擅自离开青州,回来面见陛下的吗?”

    关羽自己把话头给挑了开来。

    刘备却只淡淡一笑,用信任的眼光看着关羽,“朕与云长你有手足之情,正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,朕相信你所出的任何决定,自然有你自己的理由,朕又何必多问。”

    刘备一番话,俨然对关羽万分信任,丝毫没有质问他的关分意思,反而让关羽心生几分惭愧,对刘备的信任是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陛下对臣的信任,臣无以为报,唯有为陛下粉身碎骨,再所不惜!”

    关羽慨然大表了一番心迹后,话锋一转,却又道:“只是臣奉命护送天雷炮前往青州相助那孙策,却未能完成使命,这其中的原因,臣若是不向陛下禀明,必会遭人诽议,臣岂能不向陛下奏明。”

    “遭人诽议”四字时,关羽的目光向着沮授等人瞟了一眼,那眼神似乎是猜到了他们会在背后跟刘备报怨自己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云长你就说说吧。”刘备便接着关羽的手,一同坐下。

    当下关羽便将他在青州的“委屈”经历,用愤慨的语气,向刘备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说到天雷炮被毁之事时,关羽把责任全都拖在了孙策对陶商监视不利上,半点不提自己被陶商所诱,误中了三重伏兵之计。

    至于他为何擅自离开青州,关羽则声称那孙策不听自己劝告,又狂妄自大,不把汉国放在眼里,不把刘备放在眼里,自称不需要汉国的援助,也一样能击败陶商。

    “孙策无能,致使天雷炮被毁,又狂妄自大,对我大汉,对陛下多有轻视,臣想若是再屈身于青州,无异于有损我大汉国威,所以臣思前想后,为了维护大汉和陛下的声威,才决定撤出青州,还请陛下明鉴。”

    关羽一席话,把自己的“委屈”道出,从表面听起来,完全跟他自己没关系,错全都在孙策的身上。

    刘备自然知道,关羽的解释里边必然有水分,但这时他若是质疑的话,反而显得他方才那般信任关羽是出于虚伪。

    略一权衡后,刘备脸上便挤出怒色,拍案骂道:“孙策这小子好不识抬举,朕看在联盟的份上,才会出手帮他,他竟敢这等狂妄,实在是可恶!”

    关羽暗松了一口气,眉宇间却依旧是愤慨,没有半分显露。

    左右司马懿沮授等人,皆有自各的消息渠道,自然知道关羽的话中有掺假的成份,但见刘备都表态了,这么信任关羽,他们自也不好再多说。

    何况关羽向来是脾气大,自刘备以下,除了一个诸葛亮之外,别人谁都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司马懿等人平时对关羽也是畏忌三分,方才关羽不在时,他们尚敢在背后说几句“坏话”,现在关羽就站在他们跟前,他们怎敢有异议。

    于是,一众臣子们,只好附合起了刘备,跟着一起骂起了孙策的狂妄。

    汉国君臣们骂了好一会后,大堂中的愤慨气氛,才好容易缓和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,诸葛亮才笑着开解道:“那孙策既然这么狂妄,就让他自己去对付陶贼好了,就算他拿不下剧县,不能及时在黄河跟我们会师,只要他能把陶贼死死钉在青州,我们的全盘布局就还没有乱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诸葛丞相言之有理。”未等诸葛亮说完,司马懿的便接口道:“眼下冀州的形势,依旧是有利于我们,只要我们能顺利渡过漳水,夺下南皮城,大军就能杀奔平原,饮马黄河,介时我们向西可取邺城,向东进攻青州,可威逼陶贼侧后,还有可能能孙策东西夹击,把陶贼围歼于青州,毕其功于一役也未尝没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抢了诸葛亮的风头,说了他想说的话,惹的诸葛亮眉头暗皱,眼眸中流露出几分不满,司马懿却视而不见,假装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刘备的怒火,这才稍稍平息下去,重新回到地图前,凝望审视。

    半晌后,刘备嘴角才扬起一抹冷笑,冷哼道:“孔明和仲达所言甚是,孙策这小子既然狂,朕就叫陶贼去消耗他的实力,等朕饮马黄河,收拾了陶贼之后,正好转过头来连他一并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!”诸葛亮忙是拱手赞颂。

    司马懿等众臣,忙也跟着一同附合,大赞刘备圣明。

    刘备手捋短须,负手傲立,阴云密布的灰白脸色,终于又转阴为晴,浮现了几分得意的冷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堂外御林士卒匆匆再入,惊恐道:“启禀陛下,青州急报,日国国主孙策被陶商连战连败,一路退至威海港,数日之前与魏军在威海进行海陆决战,双双大败,已被魏军赶下了大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