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海上再决

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海上再决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倭军彻底崩溃,数以百计的惊慌士卒,丢盔弃甲望风而逃。

    “谁敢后退,杀无赦!”扈三娘沙哑的嘶吼着,手中大枪连着刺倒数名逃溃的士卒,却扼不住败溃。

    大势已去。

    扈三娘却为了泰山军所谓的荣光,宁死不退,舞刀狂战,想以一己之力挽回败局。

    前方处,林冲已杀破乱军,撞入了大营中。

    他纵马狂杀,大枪过后,数不清的人头被留在身后,那一双血目,终于寻找到了扈三娘。

    那个曾经的同僚,如今,依旧在顽抗大魏天威。

    林冲浓眉一凝,斩开一条血路,直奔扈三娘杀去,口中大叫道:“三娘,倭贼大势已去,你休要再执迷不悟,还不快下马归顺大魏!”

    血战之中的扈三娘,陡然间听到这一声熟悉的厉喝,蓦回头时,看到一员魏将向自己杀来。

    她一眼认出,那人竟是林冲。

    那个发誓为泰山军死去兄弟而战,曾经的泰山第一大将,如今却投降了陶商,成了她的敌人。

    扈三娘瞬间陷入愤怒之极的境地,大骂道:“林冲,你这个懦夫,我扈三娘宁死也不会学你做降贼!”

    愤怒的大骂声,扈三娘策马舞枪,竟是抢先杀向了林冲。

    “还要执迷不悟么……”林冲眉头一凝,嘴角扬起一抹恼色,显然是没有想到,扈三娘会这么执着。

    “不想醒是吧,我今天就把你打醒!”

    林冲也被激怒,一声厉啸,手中大枪递出,挟着狂澜怒涛之力,正面轰出。

    两杆大枪,隔空相撞!

    哐!

    天地之间,爆发出一声猎猎的金属撞击轰鸣,星火飞溅中,扈三娘瞬间被震到身形剧震,手中兵器都几乎要被震掉。

    林冲的武力值98之高,想要拿下武力值只有70多点的扈三娘,自然是易如反掌,这也是他顾念旧日同僚之谊,手下留情,不然一招就已将她秒杀。

    一击之下,扈三娘气血翻滚,几有窒息的错觉,她这才猛然意识到,林冲的武道远在自己之上,她这是以卵击石。

    我已尽力,不如就此逃走吧。

    一瞬间,被震醒的扈三娘,脑海中闪过了胆缩的念头,萌生了退意。

    可惜,林冲是绝不会放她走。

    林冲新归顺了大魏,正愁着没有立功的机会,好抵消自己曾经的“罪孽”,以功劳来羸取应有的地位。

    今日撞上了扈三娘,可是陶商亲口叮嘱过,无论如何也要活捉的的目标,这等立功的大好机会,他岂能放过。

    “扈三娘,别再执迷不悟了,别逼我让你难堪!”

    林冲一声怒吼,手中大枪再袭而出,挟裹着狂风暴雨之势,正面轰击而出。

    扈三娘想逃,却已被林冲枪式锁定,无法抽身,只得一咬牙,手中银枪反手递出,全力相挡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又是一声震天鸣嗡咆,如同炸雷在耳边爆炸,那飞溅出的星火,竟是烫到扈三娘手背灼痛。

    林冲这一枪,力道又增加了一层,威力更猛。

    这等重击之下,扈三娘身形又是剧烈一震,胸中气血翻滚,都顶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时,她感觉到自己五指剧痛无比,斜眼一瞟,指间竟已渗出了丝丝鲜血,却是虎口被震裂。

    就在扈三娘来不及痛时,林冲第三枪,第四枪,铺天盖地的便已袭卷而下,顷刻间将她周身覆盖。

    扈三娘气息未及平伏,不及多想,强吸一口气,拼尽全力舞枪抵挡。

    吭吭吭!

    一连三枪,一枪比一枪的力道递进几分。

    阵阵刺耳的巨鸣声中,扈三娘身形接连震荡,气血顶过了嗓子眼,嘴角呜的就浸出了丝丝鲜血。

    她跟林冲的武力值,实在是相差太远了,林冲仅仅用了不到五成力道,就已震到她吐血。

    扈三娘身心受挫,残存的斗志,正在被寸寸瓦解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数万魏军已如潮水般涌入威海港,如虎狼一般追辗着败溃的倭军,将他们杀到片甲不留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就在扈三娘跟林冲交手这数招间,四周的倭寇已被杀尽,她更是陷入了魏军的兵海之中,孤军作战。

    别说她战不下林冲,就算是她打得过林冲,也难以杀出重围。

    她已陷入了绝境。

    悲愤之下,扈三娘自知自己无路可退,只能强忍痛楚,使出全身的本事,舞枪拼死抵挡林冲的进攻。

    林冲心里也越来越不耐烦。

    他一次次的给扈三娘机会,没有出杀招,只是想逼的扈三娘省悟,下马投降,也算是给她留了个面子。

    谁想扈三娘性情执着刚烈,到了这个地步,还要继续顽抗下去,
韩娱之你的名字帖吧
却将林冲的耐心,一点点的在摧毁。

    “扈三娘,宋江乃假仁假义的伪君子,孙策是带着倭夷祸害华夏的罪人,难道你真的瞎了眼,要为他们陪葬,死也不肯归顺大魏之皇吗!?”

    林冲愤怒的喝斥,手中大枪狂舞,层层叠浪式的枪式,如长河般绵绵不绝的使出,将扈三娘周身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枪式快如雷霆,已快到扈三娘无法迎击的地步,逼到她手忙脚乱,破绽百出。

    耳听着林冲最后的劝降之言,扈三娘却贝齿紧咬血唇,悲愤叫道:“我扈三娘今日不为任何帝王而战,我要为我自己而战,我再也不会把自己的命运,交给任何人!”

    林冲明白了,扈三娘是性烈如铁,无论如何也不会乖乖归顺,再拖延下去,已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“罢了,那就别怪我了!”

    林冲浓眉一凝,眼中杀气陡然大增,暴喝声中,手中大枪力道道猛增,漫空陨星般的枪影,铺天盖地的轰压而下。

    一声惨烈的叫声,响起在耳边。

    林冲枪式一收,陡然间停下攻势,横枪而立。

    枪锋处,丝丝鲜血滴落。

    扈三娘手中银枪已脱手被震飞,整个身儿也被震到从马上跌落下去,摔落在了血泥之中,身上数处伤口鲜血翻涌。

    当扈三娘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之时,林冲已拨马上前,将她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之中。

    扈三娘抹干净嘴角血渍,恨恨的瞪着林冲,骂道:“林冲,有种你杀了我,我扈三娘绝不皱一下眉头,你杀啊!”

    看着求死心切的扈三娘,林冲却轻叹一声:“三娘啊,你是没见识过天子的风采气度,等见识过了,我相信你一定会觉悟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林冲拂手喝令,将扈三娘绑了,等战役结束之后,献于陶商。

    “林冲,你杀我啊,我杀了我啊,为什么不动手,你这个懦夫!”

    扈三娘是又气怒,疯了似的大骂,却被左右士卒扑上前来,绑起拖走。

    林冲没有回头看她一眼,拍马舞枪,再杀向敌军。

    七万大魏将士,只用了半个多时辰,便夺回了威海港,一万倭军几乎被杀了个干干净净,除了织田信长等一千士卒,见大势已去,仓皇乘船逃往海上之外,包括扈三娘在内的敌军,几乎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整个海营血流成河,鲜血淌入海中,竟将岸滩一线的海水染红。

    那一面“魏”字战旗,取代了倭国战旗,高高飘扬在了威海港的上空,宣告着这座大魏海军基地,失而复得。

    大营之南,观战已久的陶商,英武的脸上,终于扬起了满意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于是他意气风发,策马直入海营,踏着遍地的敌尸,直抵海岸边。

    横刀立马于栈桥上,陶商鹰目远望着海上的倭军舰队,冷笑道:“陆战已败,孙策,接下来就是让你再尝尝海战也败的滋味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的目光转向了东面,在那片茫茫大海上,敌我双方的海军主力,近两千余艘战舰,接战已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意犹未尽的大魏将士们,齐聚于海岸一线,笑看自家海军的表演。

    一场大魏海军的雪耻之战,已马上要开演。

    海上。

    倭军第二舰队。

    这支舰队大大小小有船近四百余艘,却是以运兵船为主,装载着孙策和他的两万步军,只能在海上干瞪眼,坐看着海营失陷。

    孙策就那么立于旗帜之上,铁青着一张脸,清楚的目睹了威海港陷落,己军被杀到血流成河的整个过程。

    眼看着这座自己登陆大陆的立足点,就此失陷,眼看着海港中,高高树起“魏”字的皇眼,眼看着一万己军被杀个干净,孙策是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“陶贼,竟然这么快就攻下了威海港,可恨”孙策是惊怒无比,双手拳头紧紧握着,重重的打击着船栏。

    左右孙翊等倭军,上至将领,下至那些普通的士卒,一个个也皆人心震动,惊到目瞪口呆,士气飞速的流逝。

    战船上,叹息声,唏嘘声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一片黯然消沉的气氛当中,吴用却淡淡一笑,摇着羽扇劝慰道:“陛下息怒,今日一战的关键本就不在陆上,我军只有一万余人,被陶贼攻破也在意料之中,只要我们海上一战能够取胜,何愁不能重振士气,一鼓作气杀回岸上,再破陶贼,重夺威海!”

    孙策脸上的阴云,顿时尽收,目光陡然间转向了东面,眼眸中再次燃起了希望之焰。

    在那片海域上,他的第一舰队,正在周瑜和吕蒙的统领下,开始跟魏国海军展开决战。

    孙策的脸上,傲然重燃,冷哼道:“你说的不错,朕有周公瑾吕子明,还有李舜臣这员福将,当初能大破魏国海军,今日定能再胜,这场战争朕还没有输,朕一定能翻盘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