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杀到你心服口服!

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杀到你心服口服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林冲被围!

    陶商神思一收,眼前顿时一亮,便喝道:“且叫邓艾不要攻山,朕要活捉此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陶商便大步下城,翻身上马,带着铁骑大军冲出东门,直奔东面而去。

    林冲,泰山军第一大将,武力值98。

    此人武力不弱,统兵之能还行,除了对宋江还有几分忠心之外,并未干什么坏事,这样一员武道高强的大将,陶商自然有心收伏。

    下密城以东五里。

    那一座小土包上,林冲和不足两百的残兵败将,被近万魏军团团围住,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望着山下密密麻麻的魏军,林冲是懊悔不已,沉浸在被孙策遗弃的痛苦之中,便想早知如此,当初就不该杀回下密城,就该直接东逃才行,不然也不会陷入这等绝境。

    山坡下,魏军将士已等的不耐烦,若非是要等天子消息,他们早就冲上山去,把残存的倭军杀个干净。

    就在众将士等不及时,西面方向,陶商巍然如神的身影,飞驰而来。

    众军精神一震,忙是分开一条道路来,迎接陶商穿围而入,直抵山坡之下。

    邓艾迎了上去,叫道:“陛下,林冲被咱们团团住,臣知陛下爱才,所以才没有攻下,不过臣适才劝过他,他却抵死不降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的很好。”陶商点头赞许了邓艾,抬头望向了山包上。

    鹰目中,便见那巴掌大的山包上,两百敌寇捶头丧气,胆战心惊的立在那里,个个焦虑不安,仿佛待宰的羔羊一般。

    至于林冲,则如石像一般,僵硬的立在那里,显然也正为身处绝境而苦恼。

    陶商便拨马上前数步,青龙刀拖于身后,走出围兵,出现在了众军之前。

    山包上,那些残兵败将们,立刻看到了陶商巍然如山的身影,隔着几十步远,却无不为陶商的霸绝之气所慑,个个打起了冷战。

    就连林冲,身形也是一震,目光中掠过一丝深深的寒意。

    他以为,陶商是要亲自来要他的命,下意识的将手中血枪握紧,做好了拼死一战的准备。

    陶商却并没有杀上山包来,只是深吸一口气,高声喝道:“林冲,你已被孙策抛弃,无路可走,此时不归降于朕,还在等什么!”

    陶商在招降他!

    林冲身形陡然一震,目光中掠起一丝惊异,显然没料到,陶商竟然会有心要招降于他。

    就在他心中震动时,陶商又高声道:“林冲,你也算是员将才,宋江不过是个伪君子,孙策也不过是条丧家之犬,这些人都不配你效忠,只有朕,大魏之皇,才配你赴汤蹈火,你还在等什么!”

    陶商的话,深深的震撼了林冲,那其中的霸道自信,就仿佛自己是天下主宰,任何人都得臣服于他的脚下。

    林冲心中的信念被动摇了,有那么一瞬间,差点就要下山去归降。

    只是,心中残存的那点傲意,却强行打消了这一闪而过的念头。

    那一丝傲气刚骨,不允许林冲就这样在陶商三言两语的喝斥下,就灰溜溜的下去投降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他泰山军第一好汉的威名将何在?

    沉思过半晌,林冲头一昂,大声道:“陶商,你确实是一代雄主,那宋公明孙伯符跟你比起来,的确是大有不如,只是你想让我臣服于你,除非你能跟我单打独斗,杀到我心服口服,否则我林冲宁死不屈!”

    林冲动摇了。

    而且,他已表明了归顺陶商之心,只不不过却开出了额外的条件,那便是要跟陶商再次一战。

    陶商还要击败他,让他心服口服,他才会投降。

    鹰目射向林冲,陶商眼眸中锋芒如刃,很快就看出了林冲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林冲这一来是要面子,不愿就这么窝囊的被逼降,二来则还抱着一线的希望,想要能在斗将中击杀自己。

    如果林冲能杀了他这大魏之皇,可谓是名震天下,千古留名,就算是最后被乱军所杀,这样也死的值当了。

    “林冲,你以为朕看不出你那点小心思么,哼……”陶商的嘴角扬起一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接受林冲的挑战之时,马超却道:“陛下,这姓林的算什么东西,也配陛下跟他交手,让臣杀上山包去,把他打趴在地上向陛下求饶。”

    山包上,林冲听到马超的狂言,顿时怒从心起,大喝道:“陶商,你如果没有胆色跟林某一战,尽管叫你的手下杀上来便是,我林冲大不了就是战死,二十年后,我又是一条好汉!我宁死也绝不会降你!”

    马超也怒了,作势就要冲上去。

    陶商却一抬手,拦下了马超,傲然道:“林冲,你不用使激将法,你以
逍遥小村长吧
为你有机会杀朕么,朕今天就杀到你心服口服!”

    天子一喝,如惊雷般轰鸣在所有人的耳中,震到他们人心震撼,尽皆心生畏意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马超还等再劝,陶商已青龙刀一横,厉声道:“孟起先退在一旁,就让朕亲手打到他伏地请降!”

    马超也为陶商的气势气慑,忙退在一边掠阵。

    陶商拨马转身,约退数步,让出一片杀场来,刀指林冲,傲然喝道:“林冲,还在等什么,还不快下来让朕打到你心服口服!”

    山包上,林冲神色微微一变,却没想到陶商会如此豪气干天,竟是欣然接下了他的赌战。

    他更没想到,陶商还如此之狂,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,好似击败他,降伏他,乃是易如反掌之事。

    林冲怒了,自尊心深受打击,二话不说就拨马冲下了山坡,横枪立于空地那一头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武道虽然飘忽不定,我林冲又岂惧你,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下,我泰山军第一大将的真正实力!”

    林冲脸上杀橄狂燃,手中大枪紧握,双腿夹动马腹,摆出一副要杀上前去的姿势。

    呜

    破风之声骤然而起,林冲蓦见眼前金赤相间的流虹,瞬间轰射而出,朝着他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陶商不等他放完狠话,竟然抢先出手!

    就在林冲心头一震的分毫间,陶商那一人一骑,已如一座金色的巨塔,陡然间横亘在了他跟前。

    金甲赤袍,皇者霸道的威压之气,如炽天的烈焰一般,滚滚而出。

    那一柄青光流转的青经偃月刀,呼啸而出,挤爆真空,卷着狂澜怒涛之力,浩浩荡荡的向着林冲斩去。

    青龙刀尚未斩至,所附的狂力,便化出巨涛般的刃气,似那无形的山岳般当头压来,竟将林冲眼前的空气压爆出去,让他一瞬间接近窒息。

    100武力值!

    陶商天命加身,第一刀斩出,竟就触发了暴击天赋,发出了一记半步武圣级别的重击。

    “半步武圣,他一出手就是半步武圣么!?”林冲心头一震。

    此刻他已是骑虎难下,别无退路,只得急吸一口气,强行屏弃杂念,咬牙欲碎,一声低哼,运起生平之力,大枪呼啸而出,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他这一击袭出,98点的武力值也发挥到了极限,挟裹着强横如山的力道,磨察空气,隐隐发出哧哧的声响,轰击而出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枪与刀轰然相撞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天在颤抖!

    那一声一声震破耳膜的金属轰击,激起猎猎嗡鸣,刺破耳膜,仿佛天都跟着一颤。

    陶商这一记在100武力值的重击,再加上青龙刀的重量加成,还有战马的冲刺速度,力道强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。

    一击之下,林冲瞬间便觉疯狂的巨力,如天河决堤一般,汹涌轰落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咔咔!

    瞬间,林冲双臂急屈,手臂上的股肉,巨力震击之下,青筋突涌,肌肉爆涨,几乎就要被撑爆。

    他胸中气血更是翻滚激荡,仿佛被重锤一遍遍的轰击,竟有种窒息的错觉。

    他那握枪的双手,虎口已然开裂,鲜血从指间浸渗而出。

    “他抢了关羽的青龙刀,这一记半步武圣的攻击,力道比原先更猛了……”呼吸沉重的林冲,心头震撼无比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心头的自尊心,便强压住了那份震动,逼迫他扛下了这一击,内心中的怒火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”

    林冲喉头滚出怒吼,双臂青筋如树藤般爆起,拼出了吃奶的气力,奋然荡开陶商这一击。

    枪出如龙,挟裹着他全部的尊严,全部的怒火,疯狂的刺出。

    陶商沉稳如山,猿臂转动,手中青龙刀再舞而出,挟裹着血色尾尘,正面迎去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火星飞溅中,又是一声金属烈鸣。

    这一招使出,暴击天赋没能触发,陶商的武力值,又恢复到了98的实力。

    刀枪相撞的瞬间,陶商身形微微一震,胸中气血微微波动,已不似前一招那般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林冲同样是身形一抖,眼中却迸射出羞恼之色,大喝道:“陶商,有本事你就给我使出全部本事来,焉敢戏耍我!”

    怒啸声中,林冲跟发疯了一般,枪影重重而出,挟着他悲愤的怒火,如漫空流星般,铺天盖地的轰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显然,这一招陶商恢复如常,林冲不知其中秘密,还以为陶商是故意如此,为的就是猫戏老鼠。

    尊严被刺激到的林冲,如何能不拼命!

    二更到鸟,爽起来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