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攻无不克!

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攻无不克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漫空流光四溅,如不清的枪影,挟着半步武圣之力,如狂澜怒涛一般斩向林冲,每一枪下去,都得逼林冲拿出吃奶的力气迎击。

    十招走过,马气息平稳,神色泰然,而林冲已被压迫到气喘如牛,额间冷汗直滚。

    强弱之势已分!

    林冲的武道陶商一样,武力值只不过是98而已,他却没有暴击天赋,除非是激狂暴状态,否则武力值根本没办法提升。

    面对着马这满百武力值的狂攻,落入下风,也是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马攻势越来越猛,枪影已快到肉眼无法分辩的地步,林冲却被压迫到手忙脚乱,破绽频出。

    他对战马不利,而在他四周,数不清的魏军步骑士卒,已如潮水一般涌入大营,无情的辗压他的倭寇,转眼已杀到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偏营失陷,已成定局。

    斗战马不利,左右将士也被狂杀狂逃,林冲的斗志信心在飞快的流逝,反应在招式上,则是愈的吃力。

    二十招走过,马已威不可挡,林冲身上数处已被刺伤,再死撑下去,只有死路一条的下场。

    哪怕他不被马所杀,陷入魏军千军万马的围困之中,也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“我林冲堂堂泰山军第一条好汉,我岂能死在这里,我还要为我泰山国复仇雪恨,我不能死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林冲的心中爆出了求生之念,使尽全身力气,将马一招逼退,觅得一丝空当,急是拨马而逃。

    林冲,这员偏营主将,终于也斗志崩溃,望风而逃。

    马怎会让他轻易逃走,纵马一路穷追,只是却被败溃的敌卒所挡,渐渐被林冲越逃越远。

    眼看这到手的斩将大功溜走,马是怒从心起,将杀戮的怒火,全都泄在了那些倭军士卒上,银枪四扫,如魔神一般,疯狂的斩杀敌寇。

    天光大亮,东升日头的映照下,整个倭寇偏营,早已是伏尸遍地,变成了修罗地狱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!

    魏军仅仅用了半个时辰,就攻陷了敌营,将大魏的战旗,高高的耸立在了营盘上空。

    敌营已破,马率领着铁骑之兵,继续追击败走的万余偏营军,其余两万步军,则统统调掉转方向,向着下密城方向杀去。

    下密以西,中军处。

    立马横刀的陶商,远望着敌营战势,看着那一面“魏”字皇旗升起,英武的脸上,终于扬起了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锦马,这么快就攻破了敌营,好样的!”陶商大笑喝彩。

    偏营已破,孙策城外的犄角已断,此时不全力攻破下密,还更待何时!

    陶商没有一丝犹豫,手中青龙刀一扬,大喝一声:“邓艾何在!”

    “臣在!”邓艾慨然出列。

    陶商手中青龙刀遥指下密城,杀气凛凛道:“朕命你率余下中军一万兵马杀上,给朕全力攻下下密城!”

    杀机已燃的邓艾,慨然领命,手提银枪,策马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邓艾直抵中军阵中,手中大枪一扬,喝道:“中军将士们听着,随本将出击,为陛下攻下敌城,杀尽倭寇!”

    “杀尽倭寇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尽倭寇——”

    三军将士齐声狂吼,隆隆的战鼓声震天撼地,吞噬掉了天地之间,一切的声音。

    邓艾一夹马腹,如一道流光射出。

    “邓”字战旗飞舞如风,引领着一万中军将士,轰然裂阵,向着血雾横飞的下密西门涌去。

    千军万夺狂奔如潮,隆隆的踏地声,将脚下地面踏破,令敌城为之摇动,令本就吃力的城头守军,望之色变。

    下密城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石达开,杨再兴,秦琼等一干大将,正指挥着三万大军,前赴后继,奋不顾身的对敌城西门,进行着拼死狂攻。

    魏军攻势如潮,本就占据上风,杀到孙策和他的倭军,只能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现下邓艾率军这般杀到,攻城军的将士上升到了四万,再加上从偏营而来的士卒,数量还在直线上升。

    魏军攻势更猛,士气更盛!

    沿城一线,数百张云梯已被高高树起,成千上万的魏军将士,顶着城头落下的飞石,迎着不时而下的利箭,前赴后继的疯狂爬梯。

    一名士卒倒下,另一名士卒没有半分犹豫,立刻顶上去,继续舍生忘死的向上狂爬。

    在敌军的顽强抵抗之下,成千的魏军将士坠落下去,城墙下很快就叠起了积厚厚尸体,土灰色的城墙,都被飞溅的鲜血染成了赤红。

    城头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孙策已经被逼到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,他已竭尽了自己的能力,指挥着诸将,鼓舞着这些斗志低落的士卒,拼死的抵抗魏军进攻。

    只是,魏军攻势越来越猛,己军却斗志低落,很多人贪生怕死,连头都不敢冒面,只是缩在女墙之下,就差直接逃
农女皇商全文阅读
下城去。

    而那些被他催逼起来,不得不死战的士卒,也在魏军的弓弩射杀下,死伤惨重,叠满了城头一线。

    孙策知道,下密城的守势已到了极限,现在他只能指望着林冲战退魏军,以偏营的一场胜利,来鼓励士卒,缓解下密城的压力。

    希望却破灭了!

    苦战中的孙策,就听到南面围营方向,杀声冲天,尘雾遮天,数之不尽的魏军,正滚滚杀来。

    偏营中,“林”字的战旗已经落下,“魏”字皇旗在血雾中狂舞。

    “偏营,偏营竟然这么快失陷了!?”孙策心头如遭重锤狠狠一击,身形剧烈一晃,咬牙切齿惊怒难当。

    身为帝王,孙策还勉强能稳住心神,他周遭那些斗志频临崩溃的士卒,却在偏营失陷的打击之下,陷入了瓦解。

    溃散开始。

    那些失去斗志的敌卒,开始争先恐后的从城上逃下去,哪怕太史慈等大将们,用杀戮来镇压,也无法扼制。

    城头敌军的抵抗力,陡然间大减,而狂攻的魏军将士,则趁此时机,处处突破上城头,数千名勇士终于抢上了西门城头。

    杨再兴跟着跳上城头,兵器狂舞,将还在抵抗的敌卒,统统都斩为粉碎。

    而爬在城墙上的魏军士卒,则是成千上万,争先恐后的爬上城头来,蜂拥杀向败溃的敌卒。

    倭军彻底的崩溃了,不是伏地投降,就是望风而溃,整个西门沿城一线,统统瓦解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一声震天巨响,震到孙策身形一晃,险些没能站稳。

    他急是低头看去,惊见城楼下方的城门,竟已被魏军的龙怒破城锤轰为粉碎,无数的魏军,如决堤的洪流一般,疯狂的灌入城中。

    石达开一马当先撞入城中,手起刀落,见人就杀,将堵在城门口的倭寇,杀了个鸡飞狗胆,肝胆俱裂。

    城上的孙策为了夺回城门,只能急是跳下城来,率领着自己的亲卫军,试图做最后的搏杀。

    大势已去。

    纵然孙策有半步武圣的实力,纵然他那千心腹亲卫,个个都是百战精锐的死士,却也难挡魏军疯狂的冲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林冲带着一队兵马杀了上来,将魏军稍稍逼退。

    孙策见林冲竟没自己逃走,而是率败军杀回城内救他,不由吃了一惊,颇感意外。

    林冲却是没有办法,他失了偏营,自知令孙策大失所望,便想若就这么逃走了,将来孙策怪罪下来,他还怎么在倭国立足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林冲便只要率军从北门逃回了城中,前来相助孙策。

    “陛下,敌军攻势太猛,臣死战不利失了偏营,只好拼死杀回来,护陛下突围,请陛下下令全军弃城东撤吧。”林冲大叫道。

    身边的太史慈也大叫道:“是啊陛下,城门已被突破,大势已去,我们是无论如何挡不住敌军了,还是先撤城东撤为妙。”

    孙策听着二人的劝说,看着滚滚杀来的魏军,心中有万般的不甘心,却也没有办法,除了撤退,他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只是,眼下魏军已经贴了上来,想要成功撤走,就必须要有一员大将率军断后。

    而那员断后之将,很可能是有死无生,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孙策的目光第一个看到了太史慈身上,眼中却掠过一丝不忍,又转向了林冲身上,想也不想便喝道:“林冲,朕命你率本部兵马拒后,朕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说罢,孙策拨马便走,太史慈紧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林冲这下就愣住了,没想到自己好容易杀入城来救孙策,孙策却把这九死一生的断后任务,压在了他的头上,而不是实力更胜自己的太史慈。

    很显然,在孙策眼中,太史慈比他林冲更为重要性,在选择牺牲谁之间,自然是牺牲他林冲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我林冲就拼上一条性命,为你殿后就是了!”林冲心中涌起无限悲怆,却只能强忍着苦水,指挥着士卒拼死抵抗。

    孙策率主力从东门出逃,林冲则率五千兵马,进行激烈的巷战,苦苦拒敌。

    大魏诸军如潮水般灌涌入城,狂杀推进,林冲苦撑了许久,终于再难支撑下去,溃散而逃。

    正午之前,下密四门皆已高旋大魏的战旗,宣告这座城池光复。

    陶商策马昂入城,登上城头,欣赏着大魏将士,扫荡城中的残敌,欣赏着那遍地伏尸的惨烈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今日一战后,孙策元气大伤,就算活着逃走,也再无能力阻挡自己的兵锋。

    现在他要做的,就是一鼓作气的向东追击,一直把孙策追到东莱沿海的威海港,把孙策彻底的赶下大海。

    正构想蓝图时,戴宗一个箭步窜上城头,叫道:“陛下,邓将军来报,他追出城去,没能追上孙策,却把那林冲围在了一座土山上,听陛下示下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今日五更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