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雄狮再显威

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雄狮再显威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下密城,西门一线,倭军已陷入了一片惊慌之中。

    尽管城头上的倭军数量,仍有三万余人,但魏军还没有攻到之时,本就已跌落谷底的士气,直接就被打入了地底。

    城楼前,孙策紧握着大枪,英武的脸色已阴沉如铁,拳头紧握,眉宇中也写着深深的忧虑。

    还有深深的愤恨。

    想他以十万大日军,登陆青州,一路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,是何等的威风,俨然杀入中原,重夺大陆的希望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他却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会像当年一样,一败再败于陶商之手,十万大军损失过半,沦落到现在这副窘迫的局面。

    孙策心中隐然有种感觉,自己离再次被赶下大海,已经不远。

    那种希望将破的痛苦,令他心如刀绞,愤恨难当。

    望着城外魏军滔天的气势,有那么一瞬间,孙策心中已生畏惧,竟是动了就此弃城而逃的念头。

    那念头一闪而过,他很快又回想起,当年被陶商攻灭吴国,赶下大海时,那无比屈辱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种感觉,实在是太过难受,他绝不想再经历第二次!

    “陶贼,我孙策绝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,我也绝不会再一次被你赶下大海,绝不会”

    孙策心中,一个狂厉沙哑的声音,在愤怒的咆哮,点燃了他残存的怒火,再度激发了他的雄心。

    蓦然间,孙策眼中忧色尽扫,布满了血丝,狂疯大吼道:“大日国的儿郎们,你们报答朕的时候到了,为了朕,为了大日国,血战到底!”

    孙策放声怒啸,试图激厉起将士们的斗志,但回应他的,却只是零零散散的,几声有气无力的吼叫声,显的极是落寞。

    左右无论是太史慈,还是织田信长,众将的眼中已看不见多少自信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普通的士卒们,面对逼近的魏军,早已战战兢兢,哪里还听得到他们天皇陛下的怒吼。

    孙策刚刚燃起的热血,顿时就被当头浇了一头的冷水,熄了大半。

    城西方和。

    陶商眼中却杀机狂燃,没有一丝留情,战鼓从动之下,大魏将士已如潮水般袭卷而上。

    城南偏营,作为犄角之营,则先于下密城,遭受了魏军最猛烈的进攻。

    西凉雄狮锦马超,率领着三万步骑军团,挟着高昂的斗志,对敌营发进了疯狂的进攻。

    冲在最前排之处,乃是近八千名刀盾手,高举着盾牌,手执环首刀,顶着敌营中飞蝗般的箭矢,无的畏惧的决然前进。

    天空中箭如雨下,大部分被大盾弹飞,但敌箭太密,总有不幸的士卒,被从缝隙是灌入的利箭射中,倒毙于地。

    前排的士卒一个个倒地,后排的士卒却无所畏惧,连眼睛都不眨一下,继续高举大盾,无畏的前进。

    前赴后继,无所畏惧!

    大魏将士的心中,只有一个念头:

    前进,前进,再前进!

    跟随在刀盾手之后的,则是养由基所统领的五千余名弓弩手,在盾手的掩护之下,利箭如雨的射向敌营,很快就将敌营的箭袭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很快,前军便已推进至了营外,一面高举大盾,一面舞动着手中战刀,拼死的乱砍外围的圈角。

    再往后排弓弩手,则在近距离狂射敌营,继续压制对方弓弩手,为己军破营争取空间时间。

    敌营之外,设有四道鹿角,密密麻麻,如荆棘之墙一般。

    在魏军将士的拼死砍伐之下,很快就被砍翻了三重,只要再砍破最后一道,大魏将士们就可以直冲营墙。

    马超看的清楚,一声令下,余下的一万多兵马也一涌而上,加入到了攻营军的行列。

    几乎全部的兵马统统压上,魏军的攻势一轮猛过一轮,几乎将最后一道鹿角也将砍破。

    林冲目光在喷火,他已经看出来,魏军的攻势实在是太猛,再这么被动的守下去,营墙迟早被攻破。

    一旦营墙破了,让魏军冲了进来,他士气低落的兵马,如何能够抵挡。

    必须要用特殊的手段,才能扳回劣势。

    林冲不及多想,扬枪大喝道:“大开营门,杀出营去,随本将杀尽魏贼!”

    营门轰然大开,林冲纵马舞枪,头一个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其余近五千余名倭寇,在林冲的激励之下,鼓起残存的勇气,跟着一窝蜂的杀了出来。

    魏军惊了。

    营外狂攻的魏军,还想着倭军已斗志丧尽,只敢缩在营中做缩头乌龟,却万没想到,倭军竟然还有垂死挣扎的勇气,竟还敢反杀了出来,着实是令他们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一时间,魏军竟被倭军这出人意料的举动,搞的有些稍稍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就趁着这工夫,林冲已一马当先,杀入了魏军中,手中银枪乱点,仗着98的武力值,狂杀如魔。

    五千倭军也跟出笼的疯狗一般,一涌而上,见人就咬。

    营门一线,本来是挤满了魏军
荣耀:我守护的一切小说5200
,却被倭军这意外的反扑,杀了个措手不及,一时陷入被动局面。

    几十步外,马超亲眼目睹了这一幕,眉宇间也不就掠起了一丝惊异。

    随后,那惊异之色,便变成了不屑的冷笑,口中喝道:“林冲,没想到你还敢主动出来送死,很好,很好!”

    不屑的狂笑声中,马超策马而出,如电光一般杀向了营门一线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四千西凉铁骑,轰然裂阵,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向着乱战处杀去。

    马超这四千铁骑,正愁无用武之地,今林冲主动杀了出来,自中他的下怀,他要杀个痛痛快快。

    顷刻间,马超就如电光般射入敌丛,手中银枪挟起漫空巨刃,光影过处,转眼间便有十余名敌卒被斩碎。

    后面的五千铁骑,也轰然而至,铁蹄无情的将敌卒踏碎,战刀无情的将敌卒人头收割,冲出来的五千倭寇,顷刻间就被杀到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倭寇的反击,只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。

    在魏军铁骑的辗压之下,敌军的攻势转眼被扼制,然后又被辗压,杀的敌人丢盔弃甲,一步步的被压回了营中。

    而此时,敌营营门已然大开,破绽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都他娘的别再砍鹿角了,随本将杀进营门去,随我杀”马超招动大枪,狂声厉吼。

    左右一线的魏军将士,立刻调整了战术,调转了方向,四面八方的向着大开的营门涌去。

    倭寇陷入了全面的被动之中。

    这时的林冲,心中终于是后悔了,悔不该冲动的率军反杀出去,结果非但没有扭转了败局,反而陷入了营门将失的危局之中。

    他只能拼命的舞枪,拼命的斩杀冲上来的魏卒,想要凭着一己之力,堵住冲涌而来的魏卒。

    只是,魏军实在是太过凶猛,攻势如潮水般,一波接一波的扑上来,在左右士卒作战不利的情况他,他凭一己之力,根本难以抵挡,最终还是被逼的连连后退,最后生生被逼回了营门。

    时机已到。

    马超一声狂啸,纵马舞枪,冲破乱军,直抵营门之前。

    此时林冲正喝令着士卒,想要强行关闭营门,马超却如风而上,手中银枪扫过,流星般的光影中,七八名敌寇直接被刺倒在地。

    漫空的飞雾狂尘中,马超如杀神一般破营而入,将半闭的营门撞开,无可阻挡的杀入敌营。

    营门一开,魏军的铁骑立刻如潮水一般灌入,将惊慌的敌军倒辗而退。

    那一面“魏”字战旗,终于是冲入了敌营。

    营门已破,斗志瓦解的倭军,接下来将要面对的,便是魏军血腥的屠戮。

    倭军哪敢再战,纷纷掉头狂逃。

    “不许逃,谁敢逃,立斩不赦!”林冲悲愤的怒吼想要镇压己军的溃散。

    他甚至不惜亲斩数名逃兵,却依旧无法扼制败溃之势,大势而前,他任何的努力,都不过是垂死挣扎,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正前方处,纵马狂杀的马超,那血腥的鹰目,已锁定了林冲,眼中怒火喷涌。

    “林冲狗贼,纳命来吧”

    狂啸声中,马超纵马舞枪,冲破阻挡的乱军,踏着遍地伏尸,向着林冲狂杀而对。

    他狂冲如风,手中所拖那大枪,挟裹着漫空血雾,挤爆真空,向着林冲轰刺而至。

    半步武圣之威,枪锋尚未轰至之时,那狂暴无比的刃气冲击波,便已如无形的巨墙一般,先压而至。

    正自苦战中的林冲,陡然感觉到,那恐怖之极,令人窒息的压迫力,正面轰压而至,瞬间竟令他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他猛一抬头,便见一员银甲魏将,无可阻挡的杀奔而来。

    马超!

    是西凉锦马超!

    林冲心头一震,还来不及震动时,马超手中大枪便已狂轰而至,他不及多想,只能急提一口气,举枪拼全力迎接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震天的金属撞击声刺破耳膜,巨大的球状冲击波,四面八方的膨胀爆炸开来,掀起了遮天巨尘。

    一击之下,林冲气血鼓荡如潮,虎口欲裂,胸气气血翻滚激荡,竟有吐血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半步武圣之威,这就是半步武圣之威么,这个马超,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双臂被压弯的林冲,心中骇然大动,却顾不得惊异,咬牙欲碎,奋然一声大吼,将马超的大枪荡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还来不及喘一口气时,马超已是一声低啸,第二枪以雷霆之势,挟着万钧之力,再轰而至。

    林冲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,只能双臂青筋爆涨,举枪奋然迎击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又是一声震天激鸣,林冲胸中气血再次被震到翻滚如潮,五指间鲜血已浸渗而出,使出了吃奶的劲力,却仍被马超的重击压迫到几乎要吐血。

    马超却不给他一丝喘息机会,狂风暴雨般的枪影,便挟起漫空血雾,如陨落的群星一般,铺天盖地的向他狂扫而至。

    数招之间,林冲就陷入了全面被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