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杀过河去!

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杀过河去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两千连弩营先行渡河,陶商则令诸将率余军,列阵于西岸河边,等到养由基在东岸扎稳之后,大军再从容渡河。

    举目望去,一百余艘船筏,疾驰如风,不多时,便悉数的登上了东岸河滩。

    养由基第一个跳下河滩,扬着手中大弓,喝道:“连弩营的兄弟们,立刻下船,背水结阵!”

    号令付下,两千余连弩士们,即刻扛着弩机,登上岸滩,迅速的结成了三排弩阵,护住了滩头阵地。

    养由基并没有亮出来自己的旗号,那两千暴雨连弩手,也没有亮出弩机,只是高举着枪盾,伪装成了枪盾手。

    这样一支军队,从远处来,只是一支寻常的步军而已。

    陶商却很清楚,孙策久居于海外,并不知道自己有暴雨连弩这等神兵利器,他就是要趁着孙策情报的疏忽,诱使孙策发动进攻,给他以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岸方向,孙策看着魏军登岸列阵,英武的脸上,阴冷讽刺的杀机,已狂燃而起。

    “太史慈何在!”孙策毫不犹豫,厉声一喝。

    “臣在。”太史慈拍马出列。

    孙策枪指魏军方面,厉声道:“朕命你率三万步骑,即刻出击,把登岸的魏狗给朕辗平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太史慈领命而去,策马直奔阵前,大枪在手,厉喝道:“为天皇陛下而战,杀尽敌寇!”

    呜呜呜

    倭寇阵中,号角声冲天而起,肃杀凛厉。

    太史慈一声厉喝,纵马狂杀而出,身后五千铁骑也轰然而出,铺天盖地杀上。

    再往后,近两万五千余名倭寇步卒,也如潮水般狂涌而出,跟随在骑兵之后,杀向了魏军。

    号角声震天,尘雾滚滚,东岸的情象,西岸的魏军已清楚的看到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远去,已看到一面“林”字大旗,正引领着数万敌军,气势汹汹的向着刚刚列阵的养由基所部冲涌而至。

    陶商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喃喃道:“养由基,就让这班倭寇,见识一下咱们暴雨连弩的恐怖吧!”

    英武的脸上,已燃起了讽刺的冷笑,等着坐看一场好戏。

    东岸两百步外,太史慈正策马狂奔,眼中喷涌着复仇的怒火,还有自信狂烈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陶商,就让我太史慈,今日亲手击破你百战百胜的神话吧!”

    心怀着复仇的怒火,太史慈催动大军越奔越快,他以为,凭着三万步骑大军,可以毫无悬念的辗压了那上岸的数千魏军。

    一场久违的胜利,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那三万倭寇们,也都热血涌动,好容易看到了一场胜利的希望,个个都如饥饿的野兽般,狂左奔向前。

    太史慈带着五千铁骑,奔腾在最前边,要以骑兵的冲击力,一举撕破魏阵。

    铁骑奔腾,震天动地,漫卷的铁骑狂潮,如乌云压地,卷起漫空狂尘。

    魏军阵,养由基目光中却涌动着自信决然,没有半分害怕,强弓在手,巍然如山。

    两千连弩士们,神经已紧绷如弦,脸上却没有半分畏色,傲然面对。

    前方向处,如潮的敌骑已越冲越近,太史慈的脑海中,已闪现出了魏军被他的铁骑冲破,撕碎,辗为漫空血雾的痛快画面。

    他的嘴角,得意自信的冷笑,越来越浓烈。

    杀机已蓄积到了极点,太史慈一声狂笑,胯下战马催动更急。

    一百步!

    敌军铁骑已冲至了一百步,步军也冲到了一百五十余步,统统进入到了魏军的弓弩射程。

    出人意料的是,魏军并没有箭射阻挡他们逼近。

    “魏军怎么没有放箭,这不合理啊,莫非……”看到这一幕,太史慈的心中,突然间闪过几分狐疑来。

    养由基嘴角却扬起一抹冷笑,手中大弓一扬,喝道:“弃枪盾,抄连弩!”

    号令一下,两千弩手们即刻将手中的枪盾扔在了地上,抄起了绑在后背上的暴雨连弩。

    两千弩兵们,端着一张张连弩,结成三重弩阵,森然的弩矢,瞄准了冲涌而来的敌军。

    就在这转眼的功夫,太史慈和他的铁骑,已冲至了六十步的距离

    太史慈看到魏军没有放箭,又看到临战之时,魏军突然变阵,枪盾手变成了弩手,不由心中更是狐疑。

    那狐疑,却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太史慈嘴角一扬,冷哼道:“现在才亮出弩兵,才区区两千人,最多一发我的铁骑就冲到了跟前,又有何用!”

    不屑之下,太史慈脸上傲色重燃,大叫道:“大日的将士们,为天皇而战,辗碎魏狗!”

    “辗碎魏狗”五千倭军铁骑,齐声怒啸,震碎天地。

    瞬息间,敌骑已冲近了四十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如果是普通的弩手,四十步的距离最多
地狱电影帖吧
只够他们放一箭,就在他们还来不及重新装矢之时,铁骑就要撞至。

    而区区两千弩箭,杀伤力毕竟有限,最多也就造成倭**骑几百损失而已,根本无法阻挡被辗压。

    养由基却冷笑一声,大喝一声:“头队弩手,放!”

    喝令发出瞬间,他手指一枪,那一支利箭破空而出,呼啸向着敌军射去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时,排在最前边的七百余名弩手,没有半分迟疑,扣动了连弩的机括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嗡鸣声骤然而起,无数光影破空而起,在半空中交织成了一道密密麻麻的光墙,向着正面的敌骑平推而去。

    那是七千支利箭!

    暴雨连弩,一弩十发,瞬间射出了七千利箭,结成的天罗地网,密集到了封住了眼前的视野,狂扑而去。

    惨叫声骤起,血雾冲天,刹那之间,近七百冲在最前排的敌骑,便被射翻在地,射到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第一轮弩箭射出不到两秒,养由基又是一声大喝:“头队退,次队上!”

    令旗摇头,头排的七百弩兵即刻退到最后一队,次队的七百弩兵立刻踏前一步,将手中连弩举起,瞄准了敌骑。

    “放!”养由基杀领再杀。

    呜呜呜!

    千鸟齐振翅膀的鸣嗡声大作,七千支利箭再度破风而出,如天罗地网一般的扑向了敌骑。

    又是一片人仰马翻,又是一阵惨叫声,不堪入耳。

    次队弩兵射罢,立刻掉头退到了最后一排,而末队的弩兵已变成了前队,即刻举弩再射。

    片刻之间,三队弩兵轮流上阵,眨眼间的功夫,竟是射出了七八万支弩箭。

    五十步的距离,不足百步的宽度,短短片刻之间,射出七万支利前,这是何等恐怖的饱合打击!

    仰面奔来的敌人,已是被射成血流成河,人仰马翻,五千铁骑眨眼间就被射翻三千在地,而后排跟进的步卒,也在措不及防之下,成片成片的被射倒在地。

    只这片刻间的功夫,倭军连骑兵带步兵,就被杀伤近六千之众,射到尸横遍地,血染沃野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倭寇已经陷入了崩溃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连弩?魏军中什么时候装备了这等厉害的连弩,我们上了陶贼的当了!”

    太史慈此刻才幡然惊悟,狂傲自信的表情已荡然无存,一张脸满满了匪夷所思的惊愕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,陶商为什么会下战书,叫他们约退两百步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陶商料定,他们会自以为是的“将计就计”,而陶商根本就无所忌惮,因为他手中有连弩这等神兵利器。

    两千连弩兵,足抵两万普通弩兵!

    “全军后退,立刻后退”惊醒过来的太史慈,一面舞动大枪拨马弩箭,一面声嘶的大吼。

    被射到睁不开眼的倭寇们们,如蒙大赦一般,争先恐后的掉头狂逃,却依旧成片成片的被连弩射倒在地。

    西岸,看到养由基大展神威的陶商,没有一丝犹豫,手中青龙刀向着东岸一指,大喝道:“大魏的将士们,给朕杀过河去!”

    呜呜呜

    过河的号角声,冲天而起,四野皆闻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六万多的魏军将士,如潮水般涌至岸滩上,争抢着跳上早已准备好的船筏,千筏齐进,直逼东岸。

    由于养由基成功守住了一片登陆城,一艘艘船筏相继冲上河滩,成千上万的大魏将士,蜂拥着登上了岸滩,结成了大大小小的军阵。

    陶商身为大魏皇帝,在没取得胜利的情况下,自然不能轻易过河,便将登陆大军的指挥权,下放给了邓艾。

    登上岸边的邓艾一声令下,数万大魏步骑一涌而上,向着败溃的太史慈所部狂杀而上。

    而此时,太史慈已经抢在魏军大举登陆之前,狼狈而逃,留下了六七千具尸体。

    几百步外,倭寇中军。

    那一面巨大的天皇旗下,孙策早已愕然变色,石化成了马上。

    他就那么眼睛斗争,嘴巴张的老大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眼看着自己三万兵马,被两千魏军弩兵射崩。

    那眼神,就像是见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吴用,周泰,林冲等倭军文武,还有余下的四万倭军,个个也目瞪口呆,陷入了茫然惊恐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连……连弩?魏军中,竟有这等神奇的连弩,为什么没人告诉朕,为什么?”孙策声音沙哑,阴沉如铁的脸上,燃烧着无尽的惊怒。

    他已失去了分寸。

    做个小活动了,大家关注下燕子微信公众号:堂燕归来或tangyanguilai,燕子要求也不高,一天之内如果能多加两百粉,燕子就爆一次五更,既能看番外,又能看爽正篇,也算给燕子一点小小支持激励,何乐而不为呢,大家赶紧点开微信行动起来吧,就这么简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