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六十章 翻 脸!

第一千零六十章 翻 脸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孙策,竟然被陶商给击败了!

    周瑜那玉树临风的身躯,陡然间剧烈一晃,整个人石化在了原地,那表情,那眼神,仿佛听到看到全都是幻觉一般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无法接受这残酷的事实。

    如果是宋江败给陶商,那就罢了,在他周瑜眼中,宋江本来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,败给陶商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如果是敌强我弱,孙策败给陶商也罢,毕竟陶商也非是善类,本身就麾下将星如云,用兵诡诈。

    可偏偏孙策却是在实力占优,甚至是稍稍占有几分上风,有关羽周泰和太史慈这等当世名将辅佐的情况下,败给了陶商。

    还是惨败!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超出了周瑜的理解能力,让他如何能不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震愕半晌后,周瑜才清醒过来,急问道:“陛下雄兵七万有余,又有多员猛将相助,还有吴加亮这员谋士相助,怎么会败在陶贼手下?”

    孙策摇头只是叹息,眉宇间流转着不甘和隐恨。

    旁边太史慈默默叹道:“大将军有所不知,我军此败非战之罪,只因营里莫名其妙的就起了大火,转眼烧遍了整个大营,将士们仓促之间只能慌乱的逃出大营,而这个时候,那陶贼竟鬼使神差的率军埋伏在营外,正好杀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,不然我们怎么可能被陶贼击败。”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大火?

    周瑜整个人又愣住了,满脸的不可思议,又陷入了茫然困顿之中。

    他此前思绪飞转,已经想过几十种孙策可能会大败的可能性,但却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,孙策是败在了一场莫名其妙的大火。

    而且,这场大火还不是陶商所放,而是他们自己起火。

    更不可思议的是,陶商就像是可以预测未来一样,竟然神奇的预测到了这场大火,竟然提前派兵在营外埋伏。

    周瑜糊涂了,彻底的糊涂了,思维陷入了绝境当中,怎么都转不过这个弯来。

    这时,一旁的关羽,却冷哼道:“这场大火虽然起的莫名其妙,但陛下你也有杀陶贼,毕其功于一役的机会,可惜啊,陛下你没能把握住,实在是可惜。”

    杀陶贼的机会?

    周瑜身形一震,目光急望向了孙策。

    孙策想起战陶商不下的画面,神色顿时尴尬起来,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关羽便替他答道:“还记得当日我没能杀了陶贼,陛下还夸下海口,说如果被你撞见了陶商,必会轻松斩下了陶贼狗头,可这一次这么好的机会,陛下非但没能杀了陶贼,就连他手下那个秦琼也没能拿下,最终竟然被他战退,关某以为陛下已练就半步武圣的武道,有多么的了不起,这次看来,也不过如此啊。”

    孙策勃然变色!

    关羽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公然讽刺自己武道有假,杀不了陶商不说,连个秦琼也拿不下,最终还被击败!

    “关云长,你”恼羞成怒的孙策,怒瞪向了关羽,作势就要发作,却又不知该如何还嘴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关羽所说的话虽然难听,却句句属实呢,这是关羽记恨着上回他讽刺自己,好容易抓到了把柄借题发挥。

    正当孙策无言反讥时,旁边的太史慈就看不下去了,便道:“云长将军你上回不是说了,那陶贼武道变化莫测,陛下拿不下他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,还有那个秦琼,关将军莫非不知此人天赋异凛,攻虽不高,防御的能力却超强,当年连吕布都杀不了他,陛下拿不下他也非奇事,倒是云长将军你……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太史慈眼神变的讽刺起来,冷哼道:“以关将军超凡入圣的武道,前番拿不下陶商也就罢了,这一次竟败在了杨再兴那个无名之贼手下,甚至还被人家夺去了青龙刀,关将军败的这么惨,似乎没有资格来讽刺我主吧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关羽神色愕然怒变。

    左右那些不知情者,无论是将领还是士卒,一双双惊愕的目光,齐刷刷的射向了关羽。

    任谁也没想到,堂堂美髯公竟是败了一个无名之辈,还被夺了青龙刀。

    奇耻大辱,简直是奇耻大辱啊!

    被揭了伤疤的关羽,立时尴尬无比,那一道道眼光令他如芒在背,羞怒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太史慈,你欺人太甚!”恼羞成怒的关羽,咆哮大叫,作势就要跟太史慈动手。

    太史慈却昂然无惧,拳头也握紧,不惜跟关羽翻脸,也要替孙策出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想他当初寄于汉国篱下之时,看人脸色,没少受关羽的傲慢轻视,心中早就憋了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眼下他好容易回归旧主,又站在自家的地盘上,如何能忍关羽对他的旧主讽刺,自然是要有恃无恐的站出来跟关羽斗上一斗。

    一场内斗,眼看就要发生。

    “云长将军息怒,子义将军息怒啊,千万莫要自相残杀,让仇者快,亲者痛啊。”

    关键时刻,吴用再次站了出来,挡在两人之间,做起了和事佬。

    他往两人中间一挡,苦口婆心的劝道:“如今我们日汉两军既已约为同盟,就该同心协力,共抗强魏,倘若自己先相杀起来,岂非正中陶贼的下怀,无论对我大日国,还是对汉国,都没有半点好处啊。”

    吴用一席话,如一飘冷水,狠狠的泼在了他二人的头顶,将他们一腔的怒火浇熄了大半。

    一旁的周瑜也冷静了下来,向着孙策暗暗摇头,示意他要冷静。

    孙策的头脑也终于清醒,到底还有几分帝王的气度,便是站在了太史慈跟前,干咳几声,方道:“罢了罢了,胜败乃兵家常事,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,关将军,我们还是
历史维修工sodu
坐下来,喝杯酒,好好商谈商谈怎么对付那陶贼吧。”

    孙策当着众人的面,率先缓和了姿态,已经算是给足了关羽面子。

    关羽怒火虽熄,心中却是如芒在背,要知道他被杨再兴所败,失了青龙刀的丑事已是人尽皆知,孙策一众君臣,就算嘴上顾全大局,不敢提起,背后里又岂会不对他指指点点,暗中取笑。

    堂堂美髯公,何等的骄傲,岂能忍受得了被人背后戳脊梁骨!

    沉吟片刻,关羽愤然将衣袖一拂,冷哼道:“天皇陛下你神武雄略,用兵如神,武道又盖世无双,麾下还有这么多谋臣良将辅佐,想来凭一己之力,就能轻松的击败了那陶贼,关某再留在这里也是多余,就此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关羽冷哼一声,拨马转身,向着己军营盘而去。

    败军之中,那数千汉军铁骑也飞奔而出,一窝蜂的跟着关羽离去。

    关羽的这意思,分明是打算一走了之,由海上退回汉国,不再帮着孙策来对抗魏军。

    孙策愣住了,没想到关羽的脾气竟然这么大,直接翻脸不认人,拍拍屁股就要走人,完全不顾忌双方的联盟关系。

    “这个关羽,实在是不识抬举!”太史慈当即就又火了,指着关羽骂道。

    “罢了,由他去吧。”孙策却一抬手,铁青着一张脸,冷哼道:“不就是区区一个关羽,几千骑兵么,没有他们,朕照样对付得了陶贼!”

    大家伙顿时都不说话了,只能不爽的目送着关羽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孙策则一副不屑的样子,策马昂首入营,直奔大帐,太史慈周瑜等人,也只能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,眼下我军大败,陶贼必定已率军杀奔剧县而来,我军当如何应对?”林冲问道。

    孙策沉默一阵,目光看向了周瑜,“公瑾,你以为朕现在当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周瑜沉吟了许久,轻叹道:“我军遭此败仗,兵马损失达三万之众,以我军现在的兵力,已无法完成同时围攻剧县和阻击敌军,为今之计,也只有东撤一个选择了。”

    “东撤?”孙策眉头一凝,“怎么个东撤法?”

    周瑜便站起身来,指着地图道:“臣以为我军可以向东撤至潍水以东,以下密城为后盾,以潍水为险,将魏军阻于潍水以西,使其无法东进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周瑜眉宇间重新扬起傲色,“只要我们能守住潍水防线,就能把陶贼死死的盯在青州,令其无法抽身前往冀州,介时只等刘备攻陷冀州,陶贼北面有危,不得不撤兵,就是我们趁势西进,大举反攻,一举夺下中原之时。”

    周瑜一席话,洋洋洒洒的道出了他的战略,孙策听的是精神重新振奋起来,眼中精光再起,左右太史慈林冲等将领们,一个个也都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孙策盯着地图权衡许久,琢磨了许久,“啪”的猛一拍案几,豪然道:“公瑾此计甚妙,少了那关羽又如何,朕照样可以把陶贼死死盯在青州,就依公瑾之计,速速传令全军撤剧县之围,向下密撤退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将领慨然得令,一扫颓废之气,匆匆忙忙出帐前去行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汉军营盘。

    孙策撤退的命令还没有传到之时,几千汉军便开始收拾行囊,准备撤离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并非是要撤往下密,而是要自行撤离青州,由海上重归幽州。

    大帐之中,关羽气呼呼的端坐在那里,伸手摊在案几上,一名道风仙骨,须发皆白的医者,正在替关羽把脉。

    “关将军先息怒吧,不然将军情绪波动,脉象太乱,我无法为将军准确把脉。”那医者劝说道。

    关羽没办法,这才深吸几口气,极力的平息下了心头怒火,气息方始平缓下来。

    医者这才好闭上眼睛,细细替他把起脉来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医者轻吐一口气,松了手,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华神医,本将的内伤如何了?”关羽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那医者,正是华佗。

    华佗轻叹道:“老朽已经竭尽全力为将军调养,只是这催动狂暴对身体造成的伤害,即使是大罗金仙也无法扭转,将军的五脏六腑迟早要衰竭,老朽也只能尽我所能,延缓衰竭的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关羽浓眉深凝,眼睛合起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半晌后,关羽眼眸陡然睁开,迸射出某种决毅,沉声道:“华神医,本将记得你先前曾跟本将说过,你祖上秘传一门‘刺血之法’,可以通过针灸刺激穴道经络,来强行提升武道,是吧。”

    华佗一愣,方是点头道:“老朽是……是这么说过。”

    关羽深吸一口气,决然道:“既然如此,那此番我们回到大汉之后,你就即刻对本将用这刺血之法,助本将拔升武道,冲上半步武圣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华佗骇然变色,急道:“关将军,这刺血之法确实可以强行拔升武道,但却是偏门邪方,对身体的副作用也极大,一旦使用之后,经脉筋肉就会受到无法恢复的伤害,用不了几年,就可能把身体变成了手足无力的残废啊。”

    “顾不了那么多了!”

    关羽一拂手,眼中燃起了恨恼之色,傲然道:“我美髯公武道天下无双,岂能容许那些宵小骑在我的头上,我必须要变强,只有变强,才能杀了那陶贼!”

    “可是关将军的身体……”

    华佗还欲再劝,关羽却拂手打断,决然道:“只要能杀了那陶贼,为大哥扫平天下,中兴汉室的大业扫清了障碍,为了大哥,我关羽就算是变成残废,又有何惜。”

    见得关羽如此执着,华佗情知他心意已决,再怎么劝也无济于事,只能摇头一声轻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