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朕要娶你

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朕要娶你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陛下,你做什么呢……”洪宣娇脸已红成了苹果,她显然是看出了陶商是故意的,手儿握成拳头,朝着陶商的肩膀,就是轻轻的垂了一拳。

    陶商本还在嘿嘿坏笑,沉浸在调戏两个美人的乐趣之中,给她这以一拳正好打在了自己肩膀的一处伤口,痛的咧嘴直叫起来。

    洪宣娇脸色一变,娇羞埋怨,立刻取代了深深的关怀,忙是从他的臂弯里爬了起来,愧咎的问道:“对不起陛下,我不是故意的,我给你揉揉。”

    脸畔生晕的潘金莲忙也爬了起来,又是心疼陶商,又是眼神埋怨洪宣娇。

    陶商膀上是痛,但也没有痛到咧嘴,他是故意的装出这副样子来,来享受两位美人的关怀备至。

    “听说陛下受伤了,臣来迟了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扁鹊拎着药箱,风急火燎的闯了进来,一掀帘子,正好撞见了躺在榻上的陶商,跟两位美人亲密的样子。

    扁鹊到嘴边的话,嘎然而止,站在那里尴尬的笑了起来,走也不是,上前也不是。

    洪宣娇听到了背后声音,回头一瞧是扁鹊来了,脸色顿是一红,赶紧从榻上爬了下来,故作淡定的说道:“扁神医,你来的正……正好,你快给陛下瞧瞧伤吧。”

    洪宣娇顾着矜持,不好意思,潘金莲却“无所顾忌”,就那么伏在陶商身边,姿态暧昧的贴着陶商,却很是自然的召唤扁鹊给陶商看病。

    扁鹊这才拎着药箱上前,干咳道:“那个……两位小姐能不能稍稍让一让,下官也好给陛下治伤。”

    洪宣娇赶紧站在了一边,潘金莲也只好不情愿的从陶商的身上离开,乖乖的站在了榻前。

    于是扁鹊这才好给陶商诊治,又是清洗伤口,又是上药,又是包扎,二女则在旁边打着下手。

    忙乎了好一阵子,伤口终于是包扎完毕,扁鹊也长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陛下的伤势并无大碍,休息这三五日就应该可以好了,只是……”只是二字后面的话,扁鹊欲言又止,脸色有些尴尬,似乎是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,说啊?”陶商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,臣的意思是,陛下在恢复期间,最好能够……能够禁欲,不要太近女……女色……”

    扁鹊叮嘱之时,目光悄悄的瞟了潘金莲和洪宣娇一眼,那“女色”二字,显然是为她二人量身打造。

    洪宣娇也是聪明人,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他言下之意,顿时脸色绯红,暗暗瞪向扁鹊,眼中尽是愠色。

    潘金莲却是低眉浅笑,羞涩之中含羞几分娇笑,那样子,似乎还巴不得陶商能近她这个“女色”。

    “咳咳,朕明白什么意思啦,你先忙你的去吧。”陶商倒是笑的坦然,拂了拂手。

    “那微臣就告退,不打扰陛下和两位小姐了。”扁鹊很识趣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大帐中,再次只余下她二人。

    陶商望着两位美人,心中是感慨良多,经历方了才那一番暧昧和关怀,他已看出二女对自己的脉脉深情,自是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尤其是洪宣娇,陶商琢磨着也差不多该是娶了她,获得她身上的1点宝贵的联姻附加武力值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他的武力值就能冲上99,再努力那么一点点,就能踏上半步武圣的境界。

    唯有如此,陶商才不用依赖暴击这种不稳定的天赋,来跟孙策这样的敌人来抗衡,也不用再冒着像今日这般,身上负伤,甚至有性命之忧的风险。

    毕竟,挨刀子的滋味,还是很不好受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过来吧。”陶商张开双臂,向她二人同时伸出了手来。

    潘金莲想都没想,忙把自己手葱似的纤手,放在了陶商那宽厚有力的手掌心中。

    陶商轻轻握握,温柔的揣摸,微笑的目光,又望向了洪宣娇。

    此时的洪宣娇正酥红着脸,贝齿轻咬着朱唇,一会看看潘金莲那“不害臊的样子”,一会又瞧瞧陶商伸向自己的手,心中纠结不已,在犹豫着要不要把手交给陶商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会,扭捏了一会,洪宣娇还是忍着窘羞,颤巍巍的将手抬起来,磨磨蹭蹭的放在了陶商的手掌中。

    陶商满意的一知,将洪宣娇的手儿紧紧握住,双臂那么一用力,两位佳人便无可抗拒的被拉向了他,双双的投入了他的臂弯之中。

    潘金莲天生狐媚,自然是没有半分抗拒,一脸甜蜜的羞笑,像兔子一般深深的依偎在陶商的臂弯下,那素手自然的按搭在他的胸膛上,纤纤玉指有节奏的抓挠他胸膛的肌肉,隔着一层衣衫,肆意的挑逗陶商。

    至于洪宣娇,虽然已经放开了不少,却始终没有潘金莲那么开放,手儿只轻轻的搭在了陶商的胸膛上,却不敢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陶商心中怦然大作,胸中的欲念如火燃起,真恨不得把扁鹊的叮嘱抛在脑后,当场就把她俩人给办了,共上云宵。

    只是,深吸过几口气后,陶商终究还是勉强压制住了贲张的念火。

    没办法,小不忍则乱大谋,为了她二人身上的天赋,还有附加武力值,他只能强忍着。

    心情渐渐平伏下后,陶商左手搂着潘金莲,嘴却悄悄的凑到了洪宣娇的耳边,笑眯眯的轻声道:“赶走孙策之后,就嫁给朕,做朕的女人,好吗?”

    嫁给朕,做朕的女人!

    这一句低声细语的悄悄话,洪宣娇听着却入春雷入耳,娇躯陡然间
幻影九重天最新章节
一颤,看向陶商的目光惊羞无比,似乎是没想到,陶商竟会说出这番话来。

    而且,还是在这种时候。

    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,早在当初龙编一战,陶商手下留情饶她一命,如约放她离去之后,她就已经爱上了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她离开龙编之后,之所以会来到泰山脚下,也是因为听说宋江叛乱,猜想到陶商多半可能亲自前去平叛,内中之中盼着还能跟陶商再会,才在这样信念的驱使下,来到那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当她辅佐罗贯中,夺下莱芜城,跟陶商在战场上再次相遇之时,她心中就发下了誓言,这天注定的缘分,她绝不会再松手,一生一世都将追随陶商左右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作为陶商的臣子,为陶商浴血杀场,只要能时时看到他,心愿已足。

    她却万没有想到,陶商竟在这个时候,亲口跟她提出要娶她,要纳她为妃,这简直超乎了她的设想,一瞬间让她有种受宠若惊,身在梦中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是在作梦吗?”惊喜中的洪宣娇,怔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当然不是在梦里,朕只问你一句,愿意还是不愿意。”陶商口中那浓烈的雄性气息,吹动着洪宣娇的雪颈耳根,撩的她心湖荡漾,脸畔晕色如潮。

    那加速的心跳,那怦怦的跳动声,也彻底把洪宣娇从失神中叫醒,让她意识到自己并非是身中梦中。

    那是切切实实发生的事,大魏之皇,这个天下最强者,这个已然俘获自己芳的心的男人,确实说要娶她。

    不可想象的美梦,竟然成真,她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。

    洪宣娇脉脉深情的望着陶商,眸中盈起了激动的晶莹,酥红却又幸福的脸蛋微微点头,低低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陶商松了口气,看着她那娇羞晕红的脸蛋,心中是愈发的喜欢,禁不住就在她的脸蛋上,轻轻的吻了一口。

    洪宣娇身儿又是一颤,一时间是羞红满面,无限的动人。

    陶商跟洪宣娇间的亲昵,动作细微无声,那一头的潘金莲自然无法觉察到,更无从得知,洪宣娇已从陶商那里,得到了将要被迎娶的承诺。

    陶商当然不是那么偏心之人,潘金莲对自己深情如此,以他的性情,本该先娶了她才是。

    怎奈她身上有祸水天赋,为了合成天命天赋,他必须要等到阴丽华前来投奔,同时迎娶了她二人,才会让她们的旺夫天赋和祸水天赋,融合生成天命天赋。

    “金莲啊金莲,不是朕不想娶你,实在是时机未到,只能先委屈你了……”陶商心中暗自歉然,便将潘金莲搂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潘金莲却不知陶商心事,眼见陶商将她搂紧,心中愈加开心,脸上泛起了更加娇媚动人,撩逗人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两位美人便紧紧的依偎在陶商的臂弯之下,虽然是心思各异,二人的俏脸上,却都写着同样的“幸福”二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剧县。

    围营之中,周瑜正骑着白马,巡视诸营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所有的大营毕已巡视完毕,周瑜立马于南营之外,目光望向剧县,望着那座残破的城池,明眸之中流转着丝丝阴冷的恨色。

    “若有天雷炮,此时此刻我早已站剧县的废墟上,把张巡那厮碎尸万段了,都是关羽那个自大的家伙,愚蠢的中了陶贼的伏兵之计,断送了天雷炮……”

    周瑜剑眉深凝,口中喃喃自语,对关羽是抱怨不断。

    抱怨过一阵后,周瑜的明眸中又燃烧起了自信的傲意,冷哼道:“张巡,你撑到现在,城中只余下八百人马,已经是强弩之末,就算是没有关羽的天雷炮,我就不信我攻不破你的城池,你给我等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快看,南面方向向有大队人马正在向我大营而来。”身边的亲兵一声尖叫,把周瑜从神思中惊醒。

    周瑜身形一震,急是拨马转身,向着南面方向望去,果然见尘土遮天,似有万千人马的影子,正朝这边狂奔而来。

    “南面陛下正率大军阻挡魏贼,怎么会有这么多人马到这里来,莫非……”周瑜身上打了个冷战,心里立时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那预感一闪而过,周瑜立刻摇头屏弃,自嘲的笑道:“周瑜啊周瑜,你怎么能这般小看天皇陛下,他的武道已练成半步武圣,麾下兵马跟陶贼相当,又有关羽率数千铁骑去相助,还添了太史慈和周泰两员猛将回归,怎么可能败于陶贼之手呢,还败的这么快,你真是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周瑜当下便放宽了心,却又不敢太过小视,只令全营戒备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人马的影迹已近,黑压压无边无际,竟有四五万之众,确实都是自家的军队的衣甲旗帜。

    而且,这些人马个个个都灰头土脸,萎靡不振,不是衣甲不整,就是干脆边兵器都没有,举着东倒西歪的旗帜,狼狈不堪的向着大营这边逃来。

    周瑜的眼睛越睁越大,脸色也越来越阴沉,一种莫名的心疼感觉,正在心底升起。

    突然间,前方处出现了孙策的身影。

    去时意气风发的孙策,此时归来,却神色黯然,脸色苍白,看那样子不但是遭受大败,而且还受了伤。

    周瑜的心几乎要跳到了嗓子眼,急是策马出营迎了上去,颤声惊问道:“陛下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孙策苦着一张脸,一副羞于见周瑜的样子,苦了半晌,方才叹道:“公瑾,朕被陶贼给……给击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