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便宜不是你想占就能占

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便宜不是你想占就能占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千鸟振翅齐飞的嗡鸣声应声而起,七千弓弩手,几乎在同时松动了弓弦。

    七千支火箭,形如漫空飞火流星一般,腾空而起,向着魏军大营,铺天盖地的呼啸而起。

    借着顺风之势,火箭穿越两百步的距离,如火雨一般倾盆而入,射入魏营之中。

    刹那间,木栅营墙,帐篷战旗,乃至那些木讷不知躲避的“魏军”,统统被火箭射中。

    火箭上头沾有火油,帐篷营栅又皆是易燃之物,一旦被火射中,立时便被点着,由点及面飞速的蔓延。

    “再射!”孙策又是一声冰冷的厉喝。

    第二波火箭腾空而起,转眼间又铺天盖地的射落在了魏营。

    又是数不清的营帐被点燃,火借风势,风助火威之下,火攻的威力倍增,火势的蔓延速度也是大增,顷刻间便将魏营外围一线,烧成了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倭军的火箭,还在一波接一波的狂射,而在北风的呼啸之下,火势无法控制的就向着大营腹地蔓延过去,所过之处,皆化为火海。

    只片刻间,整座魏营,皆已变成了火烧地狱。

    望着魏营陷入熊熊火海之中,七万倭军士卒,无不是欢欣鼓舞,兴奋到放声大叫,吼声震破了夜的沉寂。

    太史慈,周泰,织田信长,孙翊等倭军将领,一个个也都兴奋激动。

    孙策那英武的脸上,则燃烧着多年未见的畅快,仿佛当年被陶商赶下大海的切齿仇恨,积蓄在心里多年的怒火,今晚终于得到了宣泄

    魏营被烧成了火海,数以万计的魏军必被烧死在其中,余下的魏军自然是军心瓦解,如溃巢的蝼蚁般,仓皇的逃出大营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孙策就可以挥纵大军,一涌而上,把残存的魏军杀尽杀光,杀到一个不留,彻底的覆灭了魏军。

    如果能幸运的斩杀陶商,自然是最好不过,就算不能杀了陶商,至少也灭了他七万兵马。

    那可是七万精锐啊!

    要知道,魏国虽然有近五十万大军,比汉国倭国等诸国加起来的兵力总数还要多,看起来兵力上占据着优势。

    可魏国的疆域也大,除了边疆的驻军之外,新收复的交州,西面的凉州,以及天下诸州的战略要地,都要留有兵马来驻防,光这些兵马,就已经达到十万之众。

    至于河北边境一带,因汉军和鲜卑军多以骑兵为主,故陶商必须要以更多的步军来抵御,所以才不得不用三十万兵马来驻扎于北疆。

    青徐一带,陶商能用于跟孙策一战的,也就是伍子胥所统的三四万青徐海军,以及他亲统的七万步骑精锐。

    而这一场夜袭火攻,若是连这七万精锐也覆没的话,光靠伍子胥的三万多海军,根本不是孙策对手,被灭也是迟早之事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整个黄河以南之地,大魏几乎将无寸兵来抵挡孙策的兵锋,孙策岂非就要所向披靡,横扫整个中原。

    那时,大魏的覆灭,只怕便将难以避免。

    正是怀着这样的兴奋,孙策心中勾勒着宏伟的蓝图,做着横扫中原的美梦,心中越想越得意,不禁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身边的关羽,脸上也毫不掩饰骄傲得意,瞟了大笑的孙策一眼,用自负的口气道:“怎么样,本将早就说过,击破陶贼易如反掌,陛下你现在总该相信了吧。”

    关羽这是在提醒孙策,得意之余,别忘了这条火攻魏营之策,乃是他关云长所献。

    当日关羽在失了天雷炮,赶到孙策大营驻地的路上,就仔细的观察了此处的地形位置。

    关羽很很快就发现,北海国虽然整体地形较为平坦,但偏偏在这一带,东西两翼有山势起伏,正好位于不宽不窄的一处山口之间。

    而当初孙策选择在这里扎营,也是为了尽量利用地形,来限制陶商的优势骑兵发挥机动性。

    孙策却没有注意到,这个季节,北海国一带是北风不断,他正好占据了上风口,魏军则被迫于下风口扎营,而且在山口地形的作用之下,风势刮过这一带时,风速威力倍增。

    孙策是身在其中而没有觉察,关羽这个局外人,再加上他身为大将的敏锐观察力,却立时发现了这个隐藏的优势。

    于是,关羽便向孙策献计,选择北风大作的这个夜晚,尽起七万大军前来,以火箭夜袭魏营。

    由于借着强劲的顺风之势,在这大自然的力量之前,魏军将没有任何抵御的手段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营被烧成火海,却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借助风势,火攻正面辗压,这就是关羽为孙策所献的破敌之计。

    “云长不愧是汉国第一名将,今日这道妙计,算是让朕见识了美髯公的实力,果然是名不虚传啊。”孙策也是懂人情事故的,既然高兴,自然不忘夸赞上关羽几句。

    关羽捋着美髯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孙策和关羽,还有一众倭军,在得意的气氛中,欣赏着魏营化为火海,等着屠杀逃出来的魏卒。

    可是左等右等,他们却偏偏等不到一名魏卒从火海里逃出来,还看不到魏卒在火海中翻滚的影子,更听不懂那预料之中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就仿佛,七万魏军在沉睡中统统被烧死,竟然没有做出一丝挣扎。

    “陛下,魏营的情形有点不对劲。”太史慈拨马上
农民医生最新章节
前,皱着眉头提醒。

    孙策的笑容已收敛,神情也越来越凝重,目光中的狐疑之色,越发的浓重,目光不时的瞟向关羽一眼。

    关羽也不笑了,美髯也捋的不那么顺了,丹凤眼也大睁开,仔细的向火海张望,想要看到他想看到的惨烈的情景。

    可惜,除了冲天的烈火,他看不到魏军一个影子,仿佛在火起的瞬间,魏军就统统蒸发了一般。

    不在他们狐疑之时,花荣却策马飞奔而来,大叫道:“陛下,我们中计了,我斥侯刚刚侦察到,魏军全军尽皆列阵于大营南面,咱们烧的是一座空营啊。”

    空营!

    包括孙策在内,听到花荣叫声的所有人,脑子里瞬间就像是被雷劈了一下,嗡嗡作响,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“空营,你说的空营是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孙策声音沙哑的问道,明显还没有回过神来,无法接受事实。

    花荣便苦着脸道:“陛下啊,空营的意思就是魏军可能知道我们要火攻,提前就把所有人马撤出了大营,咱们费了半天力气,其实是烧了一座空荡荡的敌营。”

    孙策身形剧烈一震,愕然变色,匪夷所思的目光,艰难的转过去望向了关羽。

    此刻,关羽那傲慢自得的赤脸,已是扭曲变形,被深深的惊异所取代,眼珠子也瞪到斗大,几乎要迸炸出来。

    他自以为自己献出的这火攻之计,借助天时地利,无懈可击,必可一举大破魏军,甚至能斩杀陶商,一雪前仇。

    谁曾想到,他所自以为是的必胜之计,竟然被陶商提前识破,忙乎了半晌竟是一场空!

    瞬息间,关羽就感觉到自己火辣辣的烫,如同被陶商狠狠的扇了一记耳光,狠狠的羞辱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,陶贼焉能识破本将的计策,绝不可能!?”恼羞成怒之下,关羽咆哮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孙策也咬牙切齿,望着那熊熊烈火,又气又疑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这时,关羽眼前蓦然一亮,喝道:“我们的计策如此周密,陶贼绝不可能推测出来,必是有人暗通陶贼,泄露了消息,我们当中有叛贼!”

    怒吼声中,关羽陡然回首,目光向着太史慈,周泰,林冲,花荣,扈三娘,甚至是织田信长这等孙策的心腹瞪去。

    显然,他怀疑这些将领当中,有叛贼存在。

    众将被他这么一瞪,身形都是微微一震,顿时感觉到不自在,却又不敢有丝毫表露,只能勉强都极力营造出一副大义凛然,心中无愧的从容状。

    孙策也心头一震,回过头去,在众将的身上瞄来瞄去,眼神中涌动着疑色,似乎在寻找着那个叛贼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众将被孙策瞧的是如芒在背。

    瞄了半晌,光靠眼神当然是看不出谁是叛贼,孙策只能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传令,全军速速撤兵回营。”

    众将都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太史慈却道:“陛下,我们就这么空手而归么,既然知道魏军的位置,或许还可以一战。”

    孙策却冷哼一声,“陶贼既然早有准备,朕若再强行一战,下中了他的下怀,朕才不会遂他心意,传旨,全军即刻撤退。”

    说罢,孙策便拨马先走。

    七万来势汹汹,热血沸腾的倭军,却只能败兴而走,灰溜溜的向着北面撤去。

    关羽驻马许久,望着那熊熊燃烧的空营,咬牙切齿空自恨怒,最终却也只能憋着一口恶气,拨马而去。

    火营之南。

    七万魏军将士,此刻正也皆望着被烧成火海的大营,个个脸上都涌动着心有余悸的神色。

    最后,那无数双惊异的目光,都齐刷刷的转向了他们的天子,惊异变成了深深的惊叹。

    就在先前之时,他们还在奇怪,天子好端端的为何放着大营不守,偏偏发撤出来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他们才恍然惊悟,原来天子料事如神,早就推算到倭军会趁着这顺风之势,对他们的大营发动火攻。

    风借火势,一旦发动,他们将无任何的抵御能力,统统都将死于火海之中。

    天子的这道弃营命令,等于救了他们七万人的性命!

    他们焉能不为逃过一死而感激天子,如何能不为这神一般的预测能力而惊叹!

    “陛……陛下,我现在算是明白了,原来孙策这小王八竟然要火攻啊!你是咋推算出来的?”尉迟恭结结巴巴的惊奇叫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一笑,目光看向时迁,“这还多亏了时迁,当日刺探到倭军要对我大营发动所谓致胜一击,虽然他只听到了‘风口’二字,不过却足以提醒了朕,让朕算出孙策要火攻,当然,这也得多亏刘半仙观天象,算出了孙策会在今晚行动。”

    得到陶商的赞许,时迁和刘基皆是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恍然大悟的众将们,无不是深深吸服,对陶商惊人的判断力,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一片惊叹中,杨再兴却又叹道:“陛下料事如神,虽然让咱们避过了灭顶之灾,但孙策到底是烧了咱们的大营,说起来,还是说孙贼占到了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哼,朕的便宜,岂是那么好占的么,他可是要付出代价的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英武的脸上,扬起了诡秘冷绝的笑容,突然间眼眸一凝,喝道:“来人啊,速把罗贯中给朕传过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