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风 口

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风 口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两日后,入夜时分。

    魏营,那一座巨大的木制观星塔上,陶商与刘基并肩而立。

    此刻天空是万里无云,星斗满天。

    刘基就那么摇着羽扇,举头仰望着天黑空,一言不发的默默观星,目光在那一颗颗星斗之间流转。

    陶商则站在他的身后,也不说话,不打扰刘基观星,耐心的等待。

    “光从那些星星就能预测风云变化,比后世的天气预报准确多了,莫非那一颗颗星星不是星星,而是气象卫星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里边嘀咕着,眼睛也盯着星星看,瞧了大半天,眼都快要给晃瞎了,却依旧看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半晌后,刘基终于长吐了一口气,低下头来,抬手揉起了因为长时间的上仰而变的僵硬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怎样,看出了什么名堂了吗?”陶商这时才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刘基一边揉着脖子,一边点着头道:“臣已经看出来了,三个时辰之后,凌晨时……时分,必会北风大……大作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陶商的精神振奋起来。

    刘基自信的一笑,反问道:“陛下可记的,臣哪一次观错过天象吗?”

    刘基的自信从容,给了陶商更大的底气,他会心一笑,眼中再无怀疑,唯有决然的信任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手一扶拦杆,忽的就从观星台上直接跳了下去,砰的一声稳稳的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下边无聊侍立的尉迟恭,倒是给陶商这冷不丁的跳下来,吓了一大跳,连手里边正啃的馍也惊到脱手跌落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想吓死我啊,白白浪费了一个馒,你可是说过,浪费粮食可耻啊。”尉迟恭捡起那个沾了泥巴的馒,嘴里边嘀嘀咕咕的抱怨着,犹豫着还要不要吃。

    陶商一把夺过了馍,撕了一大块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,兴奋的命令道:“少废话,赶紧去传令全军,今晚和甲而睡,随时听令,还有,叫各营把军需物资统统事先装车,务必要做到随时可以运走,有执行不利者,军法处置!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!”

    尉迟恭把嘴里的泥馍赶紧吐出来,正准备抱怨的时候,听到陶商下达这一连串的命令,顿时兴奋起来,叫道:“陛下,咱是不是要跟倭军决战啊?太好了,我老早就等不及啦。”

    “决战的时候还没到,今天只是看一场好戏而已。”陶商嘴角扬起诡秘的冷笑。

    好戏?

    尉迟恭就愣住了,一脸的茫然样子,嘴角带沾着泥巴。

    “还傻愣着做什么,还不快去传令。”陶商巴掌朝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下。

    尉迟恭被打醒,忙不迭的就飞奔而去,将号令传达下去。

    很快,诸营七万将士,众位大将都收到了天子的命令,当即令诸营的将士都披甲执刃而睡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数以万计的粮草军需等用物,也被统统搬上了马车,只要一挥鞭子就能立刻拉走。

    各项准备工作就位,陶商就在大营中闲品着小酒,坐等消息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过去……

    两个时辰过去……

    三个时辰过去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时间已逼近凌晨,一场大风骤然而起,风从北来,吹到外面的大旗哗啦啦作响。

    “刘半仙,你这观天象的本事,果真是一绝啊。”陶商笑看向了刘基,赞许道。

    刘基也呵呵一笑,羽扇一指北面,“那孙策等这场风应该也等了很……很久,这会工夫肯定已经出……出发了,陛下也该是派出戴宗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点点头,当即令将戴宗传入。

    “臣拜见陛下,陛下有何吩咐。”匆匆而入的戴宗,拱手请命。

    陶商便大手一挥,欣然道:“戴宗,朕推测孙策这厮今晚定会前来劫我大营,你速去侦察,一旦敌军接近我大营,速速回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戴宗领命,又腿一蹬,就跟炮弹似的射出了帐外。

    戴宗离去,陶商便继续喝起小酒。

    左右的众将们,这时候就有些糊涂了,彼此相望,一时都猜不到天子的想法。

    洪宣娇便问道:“陛下,你怎知孙策今晚一定会来劫营。”

    陶商却一笑,眼中透出几分神秘,“现在还不是揭晓答案的时候,朕先卖个关子,很快你们就会明白。”

    天子“故弄玄虚”,洪宣娇也就不好再多问,只得跟众将一样,皆按下狐疑,只能耐心的等待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转眼又是一个多时辰过去,东方已露出了鱼肚白。

    就在诸将们等的不耐烦之时,戴宗象是一阵风似的从外面射入,站在了皇帐之中。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七万倭军已倾巢而出,正向我大营杀奔而已,已在三里之外。”戴宗喘着气禀报道。

    陶商剑眉一凝,嘴角扬起一抹意料之中的冷笑。

    孙策,果然来了!

    “陛下真是料事如神啊,孙策这狗杂种真的来劫营了!”尉
重生在过去那年无弹窗
迟恭啪的把酒杯往案几上一摔,兴奋的跳了起来,叫道:“他们来的正好,咱们既然早有准备,正好以逸待劳,杀他们一个落花流水!”

    尉迟恭这么一嚷嚷,顿时把众将的斗志也点燃,大帐中陷入了疯狂的兴奋当中。

    杨再兴也跳了起来,激亢的叫道:“孙策自己送上门来找死,自好让咱们杀个痛快,我要亲手拧下孙策的脑袋献给陛下。”

    洪宣娇冷艳的脸上也浮现出兴奋与敬意,站起身来,拱手道:“陛下当真是料事如神,宣娇佩服之至,宣娇愿为陛下死战。”

    望着兴奋的诸将,陶商豪然一知,“啪”的一拍案几,猛的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帐中,众将立刻安静下来,期盼激动的目光,齐刷刷的望向他们的天子,显然以为天子将下达战斗的命令,今晚将大杀一场。

    “传朕旨意,全军立刻撤出大营,退往南面一里之外待命。”陶商却大手一挥,下达了一道截然相反的命令。

    众人皆惊。

    帐中的这些大将们,一个个都热血沸腾,做好了大战一场的准备,任谁却都没有想到,天子竟然下了一道弃营而撤的命令。

    沉寂惊愕瞬间后,帐中立刻陷入一片哗然,众将的眼神立刻由兴奋,变成了惊讶不解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么节骨眼的时候,你不会是跟咱们开玩笑的吧,怎么能弃营撤退呢?”尉迟恭第一个嚷嚷质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手一摆,高声道:“朕就知道你们会心存疑惑,朕也说过,你们很快就会明白朕的用意,现在只管执行便是,无需多问。”

    诸将眼见他决意已下,心中虽有万千疑惑,又焉敢不众,只得心怀着纳闷,匆匆离去,各归各营。

    撤退的命令很快遍传诸营,和衣而睡的七万将士们,也只能心怀着不解,在各级将官的催促下,匆匆忙忙的就撤出了大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十几万斛的粮草,以及数不清的军需,也被一车车的运出了大营。

    由于陶商提前三个时夺就已下达命令,魏军这边早有准备,撤退起来并不仓促,人马物资很快就有条不紊的撤出了大营,只留下了一座遍插旗帜,沿营一线树满了草人的空营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七万大军已顺利撤离至营南一里之外,就地列阵警戒。

    陶商则是横刀立马,以看好戏的心态,鹰目远望着那座灯火通明,却又空无一人的空营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空营之北。

    借着夜色掩护,孙策率领着七万倭军,如同幽灵鬼兵一般,浩浩荡荡却又悄无声息的逼近了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离营五百余步,孙策勒住战马,一声令下,七万大军停止了前进。

    孙策拨马上前数步,举目远望魏营,却见魏营灯火通明,一面面战旗在北面的吹动下,猎猎飞舞,沿营一线人影密布,似乎魏军已有所察觉,正在戒备。

    “这个陶贼,警惕性倒是很快,竟然察觉了朕今晚要来夜袭他的大营。”孙策嘴里啧啧赞叹道。

    这时,随行的关羽也拨马上前,跟孙策并肩立马,不屑的冷哼道:“陶贼就算是有所防备又如何,今晚天时在我们这边,他再挣扎也无法逆天而战。”

    孙策点点头,眼中杀机狂燃而起,大枪一扬,喝道:“全军前进,逼近敌营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七万魏军结阵前进,顺着风势浩浩荡荡的逼近了魏营,转眼已推进至两百步外。

    “弓弩手,就位!”孙策银枪一挥,又是一声厉喝。

    鼓声响起,织田信长迅速的催动七千弓弩手,穿阵而过,林列在了阵前。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两百步的距离已经超出了弓弩手的有效射程,这个距离魏军和倭军应该是谁也射不到谁。

    但今晚这场北风出奇的大,倭军有顺风之势,有效射程变大,而魏军处于下风口,射程却反而缩短。

    这个距离,正好是倭军能射魏军,而魏军却奈何不了倭军。

    “火炉点起!”织田信长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位于后队的步兵,迅速的将数以百计的炉子提上前来,统统点燃。

    一时间,倭阵阵前炉火四起,照亮了一张张狰狞兴奋的面孔。

    织田信长又喝道:“弓弩手,点火。”

    号令再下,七千余名弓弩手,即刻俯下身来,将裹着麻布,浸泡过火油的箭头,伸进了火炉之中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七千支利箭尽皆点燃,闪烁燃动,如黑暗中无数双死神的眼神,死死的瞄准了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火箭!

    倭军的弓弩手,竟然统统装备的是火箭!

    箭已点燃,所有人的目光,都望向了孙策,望向了他们神圣伟大的天皇陛下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就算再诡诈,也还是有失误的时候,你大概作梦也没想到,自己会把大营扎在下风口,犯了致命的失误吧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嘴角扬过一抹讽刺的冷笑后,孙策眼眸一凝,杀气腾腾的喝道:“放箭,给朕把魏营烧成火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