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偷听者

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偷听者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这下轮到关羽怒了。

    他这下才反应过来,原来这个倭岛出身的家伙,拍了自己那么一大通马屁,只是为了讽刺他徒有虚名,连个陶商都拿不下来。

    孙策却从恼火中回过神来,嘴角掠过一丝冷笑,知道织田信长这是看不下去关羽的狂傲态度,故意讽刺关羽,好替自己出口恶气。

    当下孙策脸上故意挤出了几分惊异之色,奇道:“是啊,云长,以你的武道,怎么可能拿不下一个陶贼呢,若是换成朕的话,那陶贼送上门来,这等天赋的良机,朕非亲手宰了他不可,云长你怎么能放走了陶贼呢?莫非是云长这些年贵为汉国大将军,养尊处优,生疏了武道吧?”

    关羽脸色是更加阴沉如铁了,被憋到脸色发紫,一脸的难堪,明明知道孙策这主臣一唱一喝,乃是专门为了讽刺他,却又被呛到哑巴吃黄连,有苦难言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关羽心高气傲,自以为武道天下无敌,除了项羽吕布之流,谁都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而近年以来,他却眼看着吕布冲上了初级武圣,赵云和张飞也皆冲上了半步武圣,一个个的实力爆涨,将他越甩越远,关羽是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
    所以表面上关羽不以为然,暗中里却一直在苦修武道,终于将武力值练到了99点,只差那么一丁点,就能够“开天眼”,冲上半步步圣的实力。

    他自问自己也是蛮拼的了,可谁想到那个陶贼,不知是吃了什么仙药,武道竟然练到了神出鬼没的地步,时而不如自己,时而又半步武圣,时而又是初级武圣,逼到他即使是催动狂暴状态,不惜折损阳寿的地步,都拿不下那小子。

    关羽想自己已尽了全力,却依旧拿不下陶商,实在非是自己的原因,实在是陶贼太过神奇,却没相到反被孙策君臣,诬为了徒有虚名,极尽的讽刺,心高气傲如他,焉能不被气到要吐血。

    皇帐中,关羽憋红着脸,怒瞪着孙策,孙策则也以讽刺的目光,冷眼瞟着关羽,二人针锋相对,谁也不愿在气势上被对方压过去。

    一时间,气氛剑拔弩张,变的紧张无比。

    “咳咳,胜败乃兵家常事,只是烧了几百门天雷炮而已,又不是什么无法挽回的大败,就算我们不能速破剧县,但眼下我们几路伐魏,陶贼已陷入了内忧外患,南北不能相顾的被动局面,优势完全在我们这一边,我们完全没有必要互相责难,那样只会正中陶贼的下怀啊。”

    关键时刻,吴用轻摇着羽扇,笑呵呵的站出来开导劝解,做起了和事佬。

    皇帐中,孙策和关羽激动的情绪,这才各自平伏下去,怒火重新又转向了陶商这个共同的敌人身上,暂时压住了对彼此的针对和不满。

    孙策深吸过一口气,脸色转阴为晴,忽然哈哈一笑:“加亮言之有理,不就是损失了几门天雷炮而已,有什么大不了的,云长远道而来,朕还没有给你接风呢,快快赐座,来人啊,上酒。”

    孙策率先拿出了主人家的气度,算是给了关羽面子,关羽自然也就不好再端着,也拱手道了一声“多谢”,方才坐下。

    几杯酒下肚,几句客套的寒暄过后,紧张针对的气氛,终于是稍稍的缓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加亮,眼下天雷炮已毁,咱们想要速破剧县是不太现实了,依你之见,朕当如何用兵?”孙策的目光看向了吴用,目光中流露着几分信任。

    适才吴用的那一番话,让孙策看到了这位智谋之士的大局观,经过多日的相处,也让他见识了吴用的智谋,渐渐便引为了心腹谋士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吴用则摇着羽扇,“剧县虽然无法速破,照眼下这情形来看,我们如果能一举击破了陶贼的主力大军,到时候剧县守军听到外援断绝的消息之后,必然军心瓦解,丧失了抵抗之心,到时候我们再以十万大军猛攻,说不定就能一举破城,杀了张巡狗贼!”

    先破陶贼主力!

    吴用这一席话,令孙策眼前一亮,忽然间又看到了新的希望。

    先前之时,他是一直寄希望于先破了剧县,然后再以破城之威,回过头来收拾陶商。

    而吴用的话却让他扭转了思维的惯性,感觉似乎先破陶商,后破剧县,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话锋一转,吴用却接着道:“只是魏军有七万余人,我军也有七万余人,就算添了云长将军这数千骑兵,敌我两军骑兵数量相当,整体实力也不分伯仲,怎么击破陶商,却是个难题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吴用羽扇轻轻拍击着脑袋,皱起眉头冥思苦想起来,一时又苦无破解之策。

    孙策眼中的兴奋也消逝下去,手抚着下马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大帐中又陷入了沉寂。

    这时,关羽却傲然道:“不就是击破陶贼么,这有何能,本将看来是易如反掌,却没想到会把你们愁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帐中,众人神色皆是一震,吃惊的目光皆齐望向了关羽,眼神既是惊讶又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云长竟有破……破敌之策?”孙策的语气中暗含着质疑,似乎怀疑关羽在吹牛皮。

    毕竟他在这里跟陶商已对峙多日,关羽才刚到,屁股还没有坐热,怀疑他吹牛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“其实击破陶贼再简单不过,本将适才来的路上,发现……”关羽便捋着美髯,洋洋洒洒的将自己的破敌之策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帐,春风似剪刀一般,刮的帐篷嗡嗡作响,关羽在里边口若悬河的时候,却无人察觉,一双耳朵正贴着帐篷偷听。

    那偷听之人,正是时迁。


血色大领主txt下载
    此时的时迁已经过了乔装打扮,扮作是日军装束,假意从帐篷后边经过,趁着四下无人之时,侧耳偷听,刺探里面的机密情报。

    由于日军大营所扎的这个地方,正好位于一处风口子处,这会工夫又刮起了大风,吹动着帐篷哗啦啦的作响,干扰了时迁,只能隐隐约约的听出几个字,却又听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正当他偷听时,忽然又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,回头一瞄,便见一队巡逻的士卒正向这边来。

    时迁不敢再听下去,生恐暴露了行踪,立刻抽身而去,身形一晃,便如鬼魅 一般溜走。

    那队巡逻兵过来后,为首的小校喝道:“你们几个,把这边也围起来,皇帐重地,不许任何人接近,哪怕是我们自己人也不例外,以防被魏军的细作混进来,刺探出什么机密情报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几名士卒得令,便手执大刀,背身环立,将那一处空隙也阻隔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那一处地方,已经是敌军守备唯一疏忽之处,这下被堵了起来之后,就算是凭着时迁的本事,也休想再靠近皇帐来刺探消息。

    “该死,只隐隐约约听到了几句话,也不知是不是关键之处,这下可好,什么也听不到了。”躲在隐暗处的时迁,暗暗骂道。

    又盯了那么半晌,还是找不到什么空隙,时迁只好放弃了靠近皇帐刺探情报的打算,闪身开溜,把他已经偷听到的现有情报,速速带回大营,报与陶商。

    皇帐之内,关羽已经洋洋洒洒,带着一副给小孩讲课的自恃表情,说完了他的计策。

    大帐内,上至孙策,下至吴用和织田信长之流,脸上已写满了恍然大悟的惊喜。

    孙策眼中,先前那种对关羽的恼火和不满,连渣都已不剩,取而代之的则是几分刮目相看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传说中的关羽,果然是名不虚传,竟能这么轻易的就看穿了陶贼的破绽,不愧是汉国第一大将,此人轻视不得啊……”

    孙策心中暗暗唏嘘,陡然间一拍案几,豪然笑道:“美髯公不愧是美髯公,今日终于是让朕开眼了,好,就用云长之计,只等时机一到,大破陶贼!”

    连孙策都盛赞关羽了,其余织田信长等先前对关羽心存不满者,自然也皆对关羽刮目相看,投以了几分敬意。

    关羽手捋着美髯,嘴巴微微裂开了一道缝,扬起了一抹得意自恃的冷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里外,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皇帐之中,陶商高坐于上,一边喝着小酒,一边跟众文武们共商着破敌之计。

    “咱们虽然烧了孙策到手的天雷……雷炮,剧县暂时没有危险,但刘备手里那些天雷炮,咱们却烧不……不到,眼下冀北形势吃紧,我们还是不能高枕无……无忧,还得想办法速破孙策才……才是。”

    刘基结结巴巴一番话,给尚在沉浸在烧毁敌军天雷炮的喜悦当中的众将,头顶上泼了一飘冷水,众人兴奋的劲头,马上又凉沉寂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刘半仙啊,你真是哪壶不开开哪壶,你就不能让大家伙多高兴会么,非要提这头疼的事儿。”尉迟恭嘟囔抱怨道。

    邓艾却也道:“伯温先生言之有……有理,冀北才是主战场,刘备才是真正的大……大敌,咱们不能跟孙策长期耗……耗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道理咱们谁不懂啊,不用小结巴你来提醒。”尉迟恭一巴掌拍在了邓艾肩上,又瞄向了刘基,“咱们也想速破孙策啊,可孙策那七万兵马也不是纸扎的,说破就破,再说现在还添了关羽几千骑兵,更不容易对付了,你们两个大小结巴别光说不练,倒是拿出个正经的破敌之策啊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是口无遮,一句大结巴,一句小结巴,把刘基和邓艾都惹恼,不爽的向他瞪眼,却又不好发作。

    陶商看不下去了,酒杯往案几上一放,沉声喝斥道:“黑炭头,嘴巴别那么贱,休要对伯温和士载无礼!”

    尉迟恭最怕陶商,顿时被斥的跟老鼠见了猫似的,赶紧抽起了自己的嘴巴子,讪讪道:“陛下教训的是,教训的是啊,瞧我这张嘴,怎么就这么贱呢,老是吐不出象牙来。”

    他是个憨人,刘基和邓艾也知道他就那德性,见他这副滑稽的样子,便是忍俊不禁,也就不再怪他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黑炭头说的也有道理,伯温啊,你们可有什么速破孙策之计吗?”陶商摇头笑罢,期许的目光看向刘基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刘基羽扇搔起了后脑壳,一时间也苦无计策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帐外武卫却来了,锦衣卫统领时迁已归来,带回了重要情报球见。

    重要情报?

    陶商眼前一亮,顿时警觉起来,拂手令将时迁传入。

    片刻后,风尘仆仆的入帐,见礼已毕后,拱手凝重道:“陛下,臣潜入敌营,接近其中军大帐打探,隐约听到那关羽向孙策献计,似乎想要速破我军,臣不敢耽搁,就赶着回来向陛下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那关羽向孙策献了什么计策?”陶商精神更加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敌军防范甚严,臣冒了极大的风险,却只听到关羽提及什么‘风口’,其他的话就没能听清楚了。”时迁面带歉然道。

    风口?

    陶商思绪飞转,英武的脸上涌起深深疑色,目光看向了刘基。

    刘基也是一脸狐疑,嘴里念叨着“风口”二字,手里的羽扇越摇越快,思绪翻滚如潮。

    蓦然间,手中羽扇嘎然停下,刘基的嘴角扬起了一抹会心的冷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