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美梦碎了

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美梦碎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剧县以南,倭军大营。

    大帐中,酒香四溢,肉香弥弥,孙策正高坐于上,一面跟众臣喝着小酒,一面畅谈着军议。

    “信长,关羽的天雷炮,现在到何处了?”孙策端起酒杯时,目光看向织田信长。

    织田信长拱手道:“回禀天皇陛下,如果估算不错的话,关羽应该已到了剧县围营,说不定这个时候已经架起了天雷炮,正对剧县狂轰烂炸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孙策点点头,脸上绽放出畅快的笑容,“公瑾有了这天雷炮,攻陷剧县不成问题,用不了几日,咱们就等着他的捷报吧。”

    大帐中,众臣都哈哈大笑,气氛更热烈。

    “天皇陛下,这天雷炮当真有传说中那么厉害吗?”织田信长却狐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他乃是倭岛人低,虽然极有武略,但毕竟是出身于海外岛国那种偏僻之地,此番是跟着孙策头番登上大陆,自然没见识过天雷炮的真正威力,所有所知,也只是听说而已。

    孙策不答,目光瞟向了吴用,“吴加亮,你泰山国覆灭,应该没少吃天雷炮的亏吧,你告诉信长那天雷炮有多厉害。”

    一提起天雷炮,吴用眼中就掠过一丝忌惮之色,仿佛内心之中,曾经受到过巨大的创伤,一提起来就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当下他便深吸一口气,感叹道:“织田将军你有所不知,那天雷炮无论是威力还是准确率,皆是数倍于普通的投石机,轰击起来是天崩地裂,寻常的城墙根本无法抵挡,除非加厚到两倍以上的城墙厚度,才勉强能够支撑,以剧县那种城墙,被直接轰塌应该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织田信长也暗吸了一口冷气,深深的被吴用的描绘所震撼。

    唏嘘了片刻后,织田信长的眼中涌起了兴奋,拱手道:“照这么说的话,有了这天雷炮,攻陷剧县应该不在话下,臣在这里就提前恭贺陛下,终于要打通杀往中原的通道了。”

    孙策得意的哈哈大笑,仰头将杯中之酒灌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帐外亲卫匆匆而入,拱手道:“禀天皇陛下,汉国大将军关羽已率军进抵我大营,太史将军和周将军也到了,正在外面候见。”

    关羽?

    孙策放下酒杯,眼眸中掠起一丝疑色,按照事先的约定,关羽应该护送天雷炮前往剧县,帮着周瑜破城才对,怎么会跑到这三十里外的大营来?

    “莫非,剧县这么快就被攻破了不成?”

    孙策眼中顿时迸射出惊喜来,忙是一拂手,喝令将关羽几人传入。

    片刻后,帐帘掀起,一脸阴沉的关羽,昂首挺胸,带着一身傲气的步入了皇帐。

    关羽那气势,俨然这里是他的主场,他是进了自己的大帐,除了孙策之外,旁若无人,谁也不多瞧上一眼。

    甚至对于孙策,他也是高昂着头,以鼻孔朝向孙策,双目半开微合,一副孤傲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汉大将军关羽,见过陛下。”关羽只是微微抱拳见礼,头颅依旧高昂,未曾低下半分,仍是用鼻孔朝向孙策。

    织田信长见关羽这等傲慢态度,眉头不由一凝,左右孙翊等宗室将领们,眼中流露出丝丝愠色。

    显然,他们虽然早听说过关羽态度倨傲,但当他们亲眼看到时,还是难免心中不爽。

    孙策的眼眸中,也悄然闪过一丝不悦,最终却还是压制住,嘴角强挤出了一丝笑容,拂手道:“云长远道而来,一路幸苦了,快快免礼。”

    关羽连一个谢字也不说,就那么放下了手。

    “臣太史慈拜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臣周泰拜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关羽的身后,太史慈和周泰二人,双双上前跪倒在地,情绪激动,语气哽咽。

    孙策一见这两个旧将,顿是喜出望外,当即起身上前,亲自将他们扶起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海上一别,我们君臣还有再见面的时机,真是不容易,不容易啊……”孙策拍抚着他们的肩膀,感慨唏嘘万千。

    那二人的眼中已涌起了热泪,脸上的表情既是欣慰,又有几分愧疚,甚是复杂。

    太史慈更是一脸愧色,哽咽的解释道:“我等本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追随陛下,怎奈当日勃海上一场大风暴,把我们吹到了幽州,从此跟陛下失去了音讯,我等为了保全有用之身,以向陶贼复仇,只能寄于汉国篱下,但我们的心却如终向着陛下。”

    周泰忙也跟着说道:“自从我等听闻陛下尚在,还征服了倭岛,建立了大日国之后,我们是无日不盼着能重归陛下麾下,今幸得陛下神武,反攻上了大陆,我等才有机会再次为陛下赴汤蹈火啊。”

    他二人说到动情之处,不由是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“什么也不用说了,你们的难处,你们所受的苦,朕都明白,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啊。”

    孙策也是
符镇穹苍txt下载
感动到了热泪盈眶,君臣三人抱在一起,是久久没有分开,就差要抱头痛哭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关羽斜眼瞟着他们,看着那三人君臣重见,相抱而泣的样子,半合的眼中就闪过了不悦的表情。

    显然,在关羽看来,太史慈和周泰二人,当年乃是在走投无路之下,才被他的大哥刘备给收留了下来,理论上来说,刘备对他二人应该还是有恩。

    可这俩家伙却全然不念刘备之恩,一门心思的非要吵着前来投奔孙策,如今还敢在他面前,表演这么一出“感人”的君臣相见的戏,关羽心中当然是看着不爽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太史慈和周泰二人,就是不忠不义之徒。

    当然,关羽眼中,凡是不效忠他大哥刘备之人,统统都是不忠不义之徒。

    只是他心中虽然有气,但眼下正需要依仗孙策来牵制陶商,自己又在人家孙策的地盘上,便只有暂时压制诠心中的恼火,隐忍不发。

    “陛下君臣相见,自然是感动,不知感动完了,是不是说点正事的时候了。”关羽的语气,有些阴阳怪气。

    孙策的情绪这才平静了下来,想起先前的疑心,便问道:“对了,朕还正想问云长,为何从剧县来到了朕大营,莫非你们已用天雷炮轰破了城池,攻下了剧县不成?”

    提到“天雷炮”三个字,关羽的脸色立时一阴,眼中掠过一丝尴尬。

    那尴尬也只是一闪而逝,关羽的赤脸上旋即涌起了恼色,反过来质问道:“我还想请问一下,陛下对陶贼的监视为何如此的疏忽,叫那奸贼奔袭数百里,在下密奇袭了本将,致使那几百门天雷炮,统统被陶贼所毁?”

    奇袭!

    天雷炮被毁!?

    刹那间,孙策身形剧烈一震,眼中迸射出极度的惊愕,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。

    左右织田信长,吴用等人也无不是骇然变色,个个惊到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子义,这…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孙策沙哑的向着太史慈喝问道。

    太史慈无奈的叹息了一声,便将他们如何被陶商奇袭,如何中了伏兵之计,如何被魏军趁虚烧了天雷炮的经过,默默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

    皇帐之中,晴天霹雳轰鸣不绝,轰到孙策整个人都骇然僵硬,石化在了原地,一张脸也凝固在了匪夷所思的瞬间。

    孙策能不石化才怪。

    就在片刻之前,他还在受着织田信长的提前恭贺,恭贺他攻下剧县,一举打通了通往中原的通道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,则是意气风发,志在必得,做着进军中原的春秋大梦。

    谁想到,转眼之间,他的春秋大梦就轰然破碎,他的脸就被陶商狠狠的扇了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一种久违了的羞辱感,立时油然而生,袭遍了全身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再次被陶商的给羞辱,他甚至能够想象的到,此时此刻,就在相隔十里那座魏营中,陶商正以何等戏谑的眼神,笑望着他这边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恼羞成怒之下,孙策猛的一拍案几,怒吼道:“朕派出了多少斥候监视魏军,在大大小小的路上,统统设置了关卡哨兵,陶贼怎么可能绕过朕的耳目,竟然杀到了下密那种地方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孙策是被羞恼冲昏了头脑,气愤之下,不愿意接受这残酷羞辱的事实。

    众人皆吓了一跳,都低下了头,大气都不敢喘一口,生恐触怒了孙策,撞在枪口上没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却唯有关羽,依旧是高昂着头,没有半分惧意,只冷冷道:“既然陛下防范的如此严密,那偷袭本将那数千铁骑又是从何而来?跟本将交手的那个陶商又是谁?难道是鬼不成?”

    孙策被关羽狠狠的呛了回去,一时憋到面红耳赤,想要发作却又忌惮于关羽的身份,一时间是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这时,一旁的织田信长就看不下去了,便问道:“这么说,关将军竟然跟那陶贼交手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本将难道还会说谎不成,不信你们可以问他二人。”关羽冷哼一声,瞟了太史慈和周泰一眼。

    那二人叹息一声,都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织田信长便笑道:“在下虽身在大日岛,却也听说关羽武道绝伦,当年温酒斩华夏,一战扬名于天下,更曾与吕布一战,不落下风,关将军武道之强,简直是超凡入圣啊。”

    关羽是越听越得意,还以为织田信长在奉承受他,在拍他的马屁,不禁手捋长须,赤色的脸上涌起了自恃傲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马屁拍完,织田信长却话锋忽转,冷笑着问道:“关将军既然强到这种程度,怎么却连个陶贼也拿不下,不但让他烧了天雷炮,还让他跑了?该不会是关将军的武道,只是徒有虚名的吧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关羽那原本傲然的赤脸,骤然愕变,眼中立时迸射出了愠怒之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