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闻到了醋味

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闻到了醋味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狗改不了吃屎!

    堂堂大汉国大将军,美髯公,竟然被陶商那个奸贼,骂为狗改不了吃屎?

    关羽是勃然大怒,气到肺都几乎要炸掉,又要跟陶商玩命。

    “关羽,朕就不陪你玩了,下次再取你狗头!”陶商却一声狂笑,强攻几刀逼近了关羽,拨马就走。

    铛铛铛——

    与此同时,鸣金之声响起,撤退的命令遍传四野。

    陶商烧毁敌军天雷炮的目标已达到,眼下跟敌军又战成势均力敌,自然没有必要再耗下去,徒损士卒,当然是见好就收。

    听得撤退的号令,无论是占有上风的马超,还是处于下风的邓艾,皆没有恋战,即刻便跳出战团,挥军撤退。

    数千血战的魏军骑士们,也纷纷掉转马头,沿着原路撤退而去。

    一时间,魏军如潮水般退去。

    “陶贼,哪里逃!”恼怒的关羽岂容陶商逃走,拍马舞刀就想穷追上去。

    这时,太史慈却飞奔而来,大叫道:“关将军,不要再追了,我们上了陶贼的当啦,速速回救天雷炮才最重要啊。”

    周泰也聚了过来,叫道:“敌军皆是骑兵,就算我们追也无法扩大战果,反而可能又中了陶贼的奸计啊。”

    他二人的劝说声,如冷水一般泼在了关羽的头顶,瞬间浇灭了他被怒火所烧的头脑。

    关羽勒住战马,恨恨的盯着陶商远去的身影,咬牙半晌,方才恨恨喝道:“且留陶贼一条狗命,传令全军,速速去救天雷炮。”

    说罢,关羽拨马掉头,就望着北面大道奔去。

    太史慈和周泰松了一口气,急是喝斥着部下,掉转方向,向着天雷炮所在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当关羽带着一众兵马,风急火燎的赶到大道上时,所有人都傻了眼。

    三百余门天雷炮,皆已熊熊火起,统统都烧成了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看着那一堆堆的废墟,关羽一张赤脸已是阴沉如铁,恨到咬牙切齿,拳头紧咬,空有一腔的怒火,却无从发泄。

    太史慈和周泰二人,也只能跟着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山坡之上,陶商立马横刀,俯视着山坡下那一堆堆的火焰,脸上燃烧着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坡下,戴宗带着一百轻骑飞奔而上,兴奋叫道:“陛下,臣不辱命,把敌军的天雷炮统统都点燃了,一门都不剩。”

    “好,干的漂亮,戴宗啊,你立下了大功一件,朕给你记下了。”陶商笑的更加欣慰。

    马超也拨近前,笑道:“陛下,这天雷炮一烧,剧县暂时就没什么危险了,咱们下一步呢?”

    陶商刚想说话,却连咳了数声,胸中一阵的隐痛,才想起方才被关羽所伤,还得赶紧回大营叫扁鹊给瞧瞧,别落下什么病根才是。

    陶商便轻吸一口气,拂手笑道:“先回大营,痛痛快快喝一场,然后再收拾了孙策和他的倭军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陶商拨马下坡,向着南面策马扬鞭,数千将士们也意气风发,皆望着大营方向,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一天后,陶商率军赶回了大营,将烧掉敌军天雷炮的好消息,遍传全营,一时间三军将士尽皆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此役虽然跟关羽战成了平手,并没有触发了召唤,但烧掉了敌军的天雷炮,目标已然达成,收获已足够。

    回营当天,陶商便下达了圣旨,重赏带路的徐霞客,烧天雷炮的戴宗,以及马超和邓艾等随征诸将士。

    入夜之时,一场盛大的庆功宴,便在皇帐中举行,诸将们纵情豪饮。

    陶商有伤在身,自然不能跟着他们胡吃海喝,在扁鹊的治疗之下,服过汤药之后便回内帐入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夜睡过,不觉已近次日午时。

    陶商精力恢复,渐渐苏醒过来时,便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,浸心了鼻中,让他的神智很快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迷迷糊糊中睁开眼,却见一袭倩影就在自己的跟前,视野渐渐清晰起来,却认出眼前那女子,正是潘金莲。

    却见她那俏丽狐媚的容颜间,尽是担忧关怀,忙着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陶商的身体,也没看到他已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那充满少女青春活力的娇躯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幽幽的脂粉香气,闻的陶商是心中怦然一动,更加清醒起来。

    “金莲……”陶商笑着,伸手便往潘金莲的***上轻轻一摸。

    潘金莲娇躯一颤,回眸看去,瞧见陶商醒来,满面红光的样子时,俏脸上顿时尽染喜色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醒啦,可把金莲担心死了。”潘金莲喜上眉梢,忙是抓住了陶商的手。

    潘金莲柔嫩的手触到手心的一瞬间,陶商立时感到了一阵酥光滑,心中一阵荡漾,又是怦然一动,索性把潘金莲握的更紧了些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潘金莲看出了陶商眼神不对劲,脸脸
箭魔sodu
顿染几分红晕,低眉浅笑,含羞如丝。

    这大帐中的气氛,顿时暧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金莲,你怎么也来营中了?”陶商忽然好奇道。

    潘金莲忙道:“我自然是带着粮草果蔬,来咱们营中劳军的,却听说陛下得胜归来,还受了伤,所以就急着赶来瞧瞧,想看看陛下伤到哪里,严不严重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陶商忽然想到了什么,低头一瞧,便发现自己的衣衫已经被解了开来,上上下下空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潘金莲竟然趁着自己睡着之时,偷偷的把他的身体,里里外外的偷偷的给“检查”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把朕的身子都给看了,难道连下……”一个“下”字没有出口,陶商的眼中便涌起了玩味的笑容,低头向着自己小腹下边瞟了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下啊?”

    潘金莲茫然不解,愣怔了好一会,顺着他的目光,视线向着下边移地去,方才猛的明白了他的言外之意,顿时脸上晕色如潮,羞意浓浓而生。

    “陛下净瞎想什么呢,我怎么敢看那……那里,陛下脑子里全是那些歪心思思,莫不是伤到了脑子么。”潘金莲低眉羞笑,樱桃小嘴娇媚的抱怨道。

    她抱怨时,小嘴微嘟,粉唇生晕,更添几分媚色,看到陶商是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他心中血脉已渐贲张,忽然间有种冲动,想要把潘金莲当场按倒在地,直接把她给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小不忍则乱大谋,为了天命天赋,陶商,你得忍啊……”

    理智压倒了感情,陶商暗吸一口气,压制住了邪念,便笑道:“朕没受什么外伤,只是受了些许内伤而已,扁鹊已经给朕用过药了,不碍事,休息两日就能好。”

    潘金莲这才安心,抚着心口道:“那金莲就放心了,陛下一定饿了吧,金莲适才已做了些好吃的,陛下要是不嫌弃就尝尝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潘金莲便打开食盒,把香喷喷的饭菜端了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本来不饿了,闻到香味顿时来了精神,从榻上爬了起来,风卷残云的大吃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陶商那狼吞虎咽的样子,潘金莲抿嘴暗笑,却觉的陶商愈发亲切,心中暗忖:“想不到堂堂大魏之皇,竟是这样的吃相,真是有趣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金莲,你做的饭菜真是好吃啊,以后要多给朕做啊。”陶商吃了个干净,打起了饱嗝,向她竖起了拇指。

    被陶商夸了自己手艺,潘金莲甚是开心,便笑盈盈道:“陛下喜欢吃,那金莲以后就多给陛下做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她瞧见见陶商的嘴角染了一丝残渍,便也没多想,从怀中抽取了绢帕,抬起那藕似的纤纤玉臂,替他擦拭起来。

    她这般举动,就像贤妻在关怀自己的丈夫一般体贴可人,让陶商心中一阵的温暖。

    一时间,陶商心头怦然又动,下意识的抬起手来,去接手帕,正好将她的素手牵到。

    手手相触之时,潘金莲娇躯顿时一颤,畔间再生红晕,来不及把手抽出,就那么仍由陶商抓着,低眉含羞,脉脉情深的望向陶商。

    大帐中,时间仿佛凝固,二人彼此相望,一切心思尽在不言之中。

    “陛下,听说你受伤了,伤的重不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洪宣娇掀起帘子走了进来,话到嘴边愕然而止,更好撞上了他二人携手相望这一眼,顿时便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旋即,洪宣娇便秀鼻一哼,冷艳的脸上掠起几分妒意,冷笑道:“陛下这么生龙活虎的,还有心思跟潘姑娘调情,看来定是没事了,我算是白担心了,你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说着,洪宣娇便小嘴一嘟,转身扭动着丰腴的翘臀,不悦的离去。

    她这一来一去太快,等到潘金莲反应过来时,已经出去,却令潘金莲一阵娇羞,下意识的将手从陶商手里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洪姐姐真会瞎说呢,我只是给陛下擦擦嘴角的饭渍而已,她至于这么冷嘲热讽么。”潘金莲在嘀嘀咕咕的抱怨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叹道:“她这么不是冷嘲热讽,她这是在吃醋啊。”

    吃醋?

    潘金莲先是一怔,旋即恍然省悟,脸上涌现几许不悦,小嘴嘟着道:“没想到啊,原来这位洪姐姐,对陛下也很上心呢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潘金莲便起身向着陶商一福身,“陛下既然没什么大碍,金莲就放心了,陛下先歇着吧,金莲告退。”

    不等陶商挽留,潘金莲便起身告退,一袭倩影飘然而去,只留下丝丝缕缕的少女体香,萦绕在帐中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的心思,变的可真是快啊……”陶商摇头笑叹。

    (四更到,爆更完成;兄弟们别忘了关注燕子的微信公众号:堂燕归来(或tangyanguilai)(是公众号,不是微信号噢),品赏番外;还可以加q群:330968099,跟喜欢召唤的同学们聊天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