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狗改不了吃屎

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狗改不了吃屎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关羽震惊了,震惊到了赤脸都扭曲变形。

    他的震惊,已超越了那些其他被陶商武道所震撼的敌人。

    其他人多是半路才跟陶商交过手,而关羽却是从一开始,从陶商还是个纨绔子弟之时,就跟陶商战过。

    而今,那个在他蝼蚁一般的小贼,武道已强到这等地步,强到了竟以半步武圣的力道,接下了他这最强的一记闪击。

    那种震撼,已令关羽到了神智停滞,脑子一片空白的地步。

    随后,关羽就感觉到,自己的骄傲和自尊,被陶商狠狠的踩在了脚下。

    陶商用他不可思议的武学天赋,把关羽羞辱到了无地自容的地步!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啊”

    深受刺激的关羽,跟疯了似的大吼大叫,手中的青龙刀荡出层层刀影,铺天盖地的轰向陶商。

    “三板斧子已经用完,我看你还能嚣张多久。”陶商冷笑一声,挥刀从容应战。

    两柄战刀飞舞如风,快如疾风,即使是没有闪击和暴击的速度加成,也足以快到让附近的普通士卒,根本无法看清的速度。

    刀锋斩过,沙石漫空飞舞,七丈范围内皆被刃风包圈,任何接近寻常士卒,都会如纸扎的一般,被轻松的绞碎。

    关羽的武道已恢复到了正常状态,陶商虽然稍稍受了内伤,却元气未伤,即使是不爆发出暴击,也能跟关羽相持下去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陶商跟关羽战成了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他二人僵持不下,但左右战场的厮杀形势,陶商的大魏铁骑,却占据着上风头。

    这一片战场,已是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汉军骑兵的数量,跟魏军的骑兵本来是相当,但敌我双方数量虽差不多,但魏军用两重伏兵之计,成功的截裂了敌军阵势,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伏击得手的魏军将士,士气旺盛,而中计的汉军,则是士气受挫,又被分割,在这等困难的情况下,越战越是被动。

    而陶商所统那两千铁骑的杀入,更是几乎击碎了敌军的意志,在三面的夹攻之下,汉军已现出崩溃的迹象。

    整片血染的战场上,一面面的“魏”字战旗,依旧在天空中傲然飞舞,而数不清的敌军战旗,却纷纷被斩断,被马蹄所践踏。

    如果这场战斗,再这么继续下去,汉军骑兵非崩溃的不可,介时关羽又战不下陶商,只能被逼到撤逃。

    所以,陶商是一战也不急,只从容的出招,时不时的爆出一记暴击,把关羽压制住,继续缠斗。

    关羽也觉察到了形势不利,暗暗焦虑起来,情知再这么耗下去,正中陶商的下怀,非败不可。

    又是一刀攻出,关羽眼中精光陡然一闪,立刻吼道:“速速发出号令,叫那一千步军赶来支援。”

    关羽此行,除了五千铁骑之外,还带了一千多步军,而那一千步军,任务本来是护卫那几百门天雷炮。

    眼下形势不利,关羽也顾不得许多,自然是要把步军也调来,加入这场战斗。

    当关羽吼出这一声命令时,陶商的嘴角,悄然掠过了一丝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不多时,那一千步军就从里许之外赶了过来,一窝蜂的扑将上来,加入到了战团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千生力军的加入,在骑步配合之下,汉军的不利局面,很快就被扳了回来,局势又扭转成了势均力敌的状态。

    关羽见局势被扭转过来,信心重燃,狂傲叫道:“陶贼,我关羽说过,今天非杀你不可!”

    震天的咆哮声响起,关羽丹凤眼陡然间怒睁到要爆炸,脸上鲜血憋到发紫,双臂青筋肌肉,如豌豆爆裂一般,发出了“咔咔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陶商脸色顿时一变。

    他知道,关羽这是实在太想杀他了,竟是不惜以毁损身体为代价,发动“狂暴”状态,把自己的武道强行超越极限。

    要知道,武者的武道强弱,跟身体的强弱是相辅相成,99的武力值,只有99的身体才能承受得起,那些靠天赋提升的又是一个例外。

    而狂暴状态,则是激发自己的生命潜力,让自己的内脏,筋脉和肌肉,爆发出超越极限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这样激发出来的战斗力,虽然在短时间内让武道飙升,但却会对身体内外的肌肉内脏造成极大的伤害,在超负荷的运转之下,产生了不可逆的永久性损伤,直接缩短了寿命。

    可以说,关羽这是为了杀陶商,不惜用自己的阳寿,来换取短暂的武道飙升。

    倘若陶商没有“暴击”天赋的话,面对狂暴的关羽,他肯定不会再力战,定会抢先撤走为上。

    而现在,陶商却自信凭借着暴击天赋,即使关羽狂暴,也足以撑个一时片刻。

    因为他不能走,
宅英灵笔趣阁
他必须要在这里拖住关羽,为第三步棋争取到足够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陶贼,去死吧!”

    关羽威势暴涨,手中青龙刀浩浩荡荡斩出,漫空铁幕如泰山崩决一般,向着陶商轰至。

    半步武圣,满百武力值!

    狂暴状态下的关羽,挟着半步武圣的轰击力,狂斩而来。

    “不惜折损阳寿是吧,好,朕就看看你能狂暴到几时!”

    一声自信霸绝的狂喝,陶商猿臂舞起,高举青龙刀,荡出浩浩荡荡的血潮,无畏的正面迎击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两柄战刀相撞,震天的巨响中,青龙刀那巨星陨坠的半步武圣之力,无情的轰落,一瞬之间,陶商双臂如被万钧之力轰击,青筋爆突,几欲崩裂。

    他的五腑六腑,同时被汹涌的大力,震到气血激荡,鲜血向着喉头就顶去。

    半步武圣之力虽然具有压倒性的优势,但陶商好歹还是98的武力值,勉勉强强撑几招还是不在话下的。

    一记重击后,陶商急吸一口气,强压住胸中剧痛,一声厉啸,战刀反荡而出。

    “这厮的武道,怎么忽然间又变弱了,难道,方才那一击,是我的错觉?”

    关羽心中惊异不已,竟有种被戏耍的感觉,不由恨意更烈,一声野兽般的狂啸,反手又是一记轰天狂斩,轰向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,战刀无畏的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金属的激鸣声再起,漫空的爆炸的冲击波,掀起遮天的血雾,那血腥的狂雾中,陶商和关羽的身形,同时微微一震。

    这一招,竟是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陶商又触发了暴击天赋,暴出了一记满百的攻击力,勉强又扳回了被压制之势。

    关羽再次震惊了,脑子里一个惊怒的声音在狂吼:“怎么回事,这奸贼的武道到底是什么境界,为何虚虚实实变化不定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惊怒之下,关羽在羞辱感的刺激下,青龙刀化成漫空的铁幕,铺天盖地的向着陶商就疯狂的轰来。

    陶商却无所畏惧,正大雄浑的招式如长河般递出,跟关羽战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关羽的惊异和羞恼,这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他是凭着狂暴状态,把自己的武道强行拔升至了半步武圣,每一刀击出都是满百的攻击力,威势震天。

    如果陶商没有暴击天赋,可能不出二十招,就要败在关羽的刀下。

    可惜,陶商偏偏就是凭着暴击天赋,每每在力不从心之时,就暴出一招满百的攻击力,扳回了不利的局势。

    甚至,他偶尔还能爆发出一招初级武圣的攻击力,把关羽压倒下去。

    就这样,陶商竟跟关羽一连战了三十回合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而随着时间的流逝,关羽就感到自己的手臂火辣辣的痛,仿佛肌肉寸断,内脏也剧痛无比,呼吸越发吃力,再也难以维系半步武圣的攻击力。

    数刀下去,关羽的狂暴状态终于进入尾声,武力值跌回了原值。

    “不好,大道方向起火了,我们的天雷炮好像被烧了!”

    就在关羽焦虑时,突然间听到附近的己军士卒尖叫起来,心头吃了一惊,急是抽出空隙向着大道方向瞟去。

    只见北面方数,果然有数百道浓烟冲天而起,映红了将暗的天际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火柱,除了天雷炮被烧之外,还能是什么!

    关羽蓦然间惊悟,方才意识到自己中了陶商的诡计,把那护送天雷炮的一千士卒调了前来,护卫队空虚,被陶商所伏下的另一路人马,趁虚烧了他的数百门天雷炮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竟然”惊怒的关羽,怒瞪向陶商,眼珠子都快要气到迸炸出来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时,陶商也看到了火起,英武的脸上,顿时浮现出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这正是他的第三重伏兵之计。

    要知道,陶商此番奇袭之目的,并非是为了给关羽一个下马威,也非是为了灭了关羽的五千铁骑。

    目的只有一个:

    毁掉汉军的天雷炮。

    所以,第一重伏兵计,就是杀关羽一个措手不及,引关羽尽起骑兵前来追击。

    第二重伏兵计,就是半道伏兵出击,截击关羽的追兵,迫使关羽把那一千步兵也调上阵来。

    第三重伏兵之计,就是由戴宗率一百轻骑,趁着敌军空虚之时,突然间杀了出来,放火烧了那几百天雷炮。

    而今北面火起,毫无疑问,陶商的三重伏兵计已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看着恼羞成怒,眼珠子都快炸出来的关羽,陶商狂笑道:“关羽,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,你还是那么自大愚蠢,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,哈哈哈”

    三更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