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伏之又伏

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伏之又伏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一路后撤,退出了数里,把关羽和他的骑兵,引离了大道之后,方才勒住战马,喝令全军停止后撤。

    两千大魏铁骑,即刻停止后撤,转身结成阵形,傲对追击而来的敌骑。

    陶商立马横刀,鹰目中迸射着讽刺的冷笑,傲然无惧,笑对狂冲而来的五千汉国铁骑。

    数十步外,关羽眼前陶商停止后撤,列起军阵,摆出决战之势,不由笑了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还想跟我背水一战么,很好,正合本将心意,今天我关羽非宰了你不可!”

    关羽狂傲气无比,眼中迸射着讽刺的冷笑,挟着熊熊复仇之火,喝斥着他的狂骑铁骑,一路狂杀而上。

    百步!

    转眼间,敌军已冲至百步之内,眼看就要轰然撞上。

    陶商一声冷笑,手中战刀高高扬起,向着两翼的坡地方向一划,下达了号令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异变突然。

    突然,震天的杀声如惊雷骤起,直冲天际。

    两侧的山坡之上,三千大魏骑兵骤然现身,如天降的神兵一般,铺天盖地的冲涌而下,截杀向了汉军铁骑。

    马和邓艾两员大将,分从左右,各率一千五百余名铁骑,汹涌冲下。

    伏兵计中,又有伏兵。

    陶商早已料到,关羽深恨于自己,又性情孤傲,一见到他时,必然被复仇之念冲昏了头脑,不顾一切的前来追击。

    他却事先已令马和邓艾,再率两路伏兵再两翼,就等着杀关羽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冲锋中的关羽,忽然两翼伏兵又起,赤色的脸骤然惊变,立时意识到自己中了陶商的埋伏。

    时隔多年,他再次找到了被陶商羞辱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该死,可恶的奸贼,过了这么多年,还是这么奸诈阴险,我怎么就没想到呢……”

    关羽心中暗暗自责,恼羞成怒之下,急是勒马大叫:“全军撤退,立刻撤退!”

    关羽的撤退命令虽是下达,但五千汉军铁骑冲势太快,一时间收不住马蹄,正好拥挤在了路上。

    就在这片刻间的空隙,邓艾和马所率的铁骑,已从两翼截杀而至,撞入了敌丛之中。

    一时间,汉军被撞到人仰马翻,一时间陷入了混乱的境地。

    关羽却傲然叫道:“陶贼,你以为你拦得住我关羽么,挡我路者,杀——”

    狂煤的咆哮声中,关羽纵马提刀,如杀神般辗向了魏军骑兵。

    99点的武力值挥纵开来,刀锋过处,一命不留,无数的魏军骑士,被他斩落于马下,无人可挡。

    关羽狂杀,太史慈和周泰也不甘示弱,也拼力狂杀,三人凭着不世的武道,渐渐扭转了不利局面。

    横刀立马的陶商,凝目远观战团,暂时按兵不动,观察形势。

    他看到关羽在乱军中是杀人如麻,势不可挡,不用系统精灵扫描,也足以看出他的武力值已达到99点,只差一丁点,就能冲上满百的半步武圣实力。

    “关羽,马在此,我要你狗命——”陡然间,乱军中响起一声雷鸣般的暴喝声。

    一道银光从斜刺里杀出,辗破乱军,将数不清的敌卒撕破,如一道银色的疾风,直扑关羽而去。

    是马!

    关羽身形微微一震,蓦然抬头,瞥见一员银甲银袍的大将,威不可挡的杀向了自己。

    马之名,关羽岂能不知,他却没有料到,陶商此番偷袭,竟连马也出动。

    就在关羽拨马转身,打算迎战马时,身侧周泰突然大喝道:“姓马的走狗,周泰跟你一战!”

    未等关羽动手,周泰已狂射而出,迎向了马。

    两骑,瞬间相撞。

    马一声狂啸,手中银枪电射而出,穿破层层血雾,向着周泰狂刺而去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刀与枪瞬间相撞,猎猎的震击声刺破耳膜。

    撞击的瞬间,强如海潮般的狂力,轰然撞在了一起,撞击中心爆出的冲击波,四面八方的扩攻开来,如同一团巨大的血球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马巍然然不动,屹立如山,甚至气息都未起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周泰却是身形剧烈一震,脸色骤然一变,胸中气血更是翻滚激荡,内腑剧震。

    马的武力值已是满百,周泰经过多年的锤炼,武力值才不过练至了97而已,两人间有着质的差距,一招交手,自然是高下立分。

    “这马的武道,果然已达到了半步武圣!?”

    周泰心头震撼时,马已拨马回身,第二枪撕裂血与雾的阻,直奔周泰的当胸狂轰而去。

    枪锋卷着疯狂之力,挤爆空气出呜呜的爆鸣声,刀锋
重生之帝国大亨笔趣阁
未至,强如海潮般的劲气,便已轰压先至。

    这一枪,快如闪电,势如雷霆!

    面对着马的狂击,周泰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,急是尽起生平之力,后中战刀拼力挡出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又是一声震天的激鸣,火星飞溅盖过了晚霞的赤艳。

    这一记重枪轰出,泰山压顶之力,如决堤的天河之水汹涌灌下,竟将周泰手的刀柄压弯下去,虎臂肌肉爆涨欲裂,急的下弯了下去。

    重压之下,周泰更感觉无尽的力道,汹涌的冲击着他的内脏,胸中气血翻滚,整张脸都憋到通红,手上的青筋都要被迸断了。

    半步武圣的力量,实在是太强,强到了周泰几乎窒息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咬牙欲碎,低吼了一声,拼尽全力双臂奋然向上,使出了吃奶的劲力,才将马的大枪给扛开。

    压力一收,周泰还不及喘一口气时,马一声长啸,大枪再舞而出,层层叠叠的枪式,如狂涛巨浪般袭来,顷刻间把周泰包围在重重枪影之中。

    在马的压迫之下,周泰虽倾尽全力,却被压迫到吃力无比,只能拼尽全力勉强支撑。

    转眼间,周泰与马已走过了十余招,却完全被马所压制,处于只有应接的下风之势。

    “该死,马此贼的武道,竟在我之上,这怎么可能!”关羽看的气恼不已,孤傲的自尊被刺激到,作势就要冲上去助战周泰。

    “马狗贼,休得逞狂,太史慈在此!”

    突然间,半空中又是一声雷鸣般的啸声,但见一将手舞大枪,踏破长长的血路,直奔马而去。

    太史慈!

    是太史慈杀到!

    太史慈如狂风般杀至,手中大枪电舞而出,卷起漫天狂尘,朝着马就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太史狗贼,邓艾来会你!”

    一声震天的奴啸声响起,邓艾舞动银枪,狂杀而来,半路上将太史慈截住。

    两骑电光火石的一瞬间,轰然相撞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天崩地裂般的撞击声中,邓艾身形一震,全力出的一枪,被太史慈轻松挡下,心头不由微微一震。

    “传说中的太史慈,武道果然是名不虚传……”

    初生牛犊的邓艾,心高气傲,却没想到太史慈的武道如此了得,胜过于自己,心中不由暗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毛头小子,也敢跟我太史慈叫战,你是找死!”

    就在邓艾心头震动时,太史慈一声狂吼,手中大枪电光般舞动而出,卷起层层血雾,朝着邓艾狂轰而去。

    邓艾再不敢小视,急是提一口气,手中银枪荡出,尽起全力迎击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两支大枪,再度相撞。

    雷鸣般的巨响声中,邓艾身形又是一震,只觉疯狂的力道汹涌袭来,震到他虎口微微麻,胸中气血再度动荡。

    邓艾虽然乃是年轻的英才,但武力值仅仅是9o出头,太史慈的武力值,却已达到了98点之高,彼此相差数点武力值,自然要被太史慈压制。

    太史慈狂傲心起,大枪乱舞似漫天的雨点般,卷压向邓艾,数招之间,便将邓艾所压制。

    乱军之中,邓艾对战太史慈,周泰跟马死战,两处战团狂战。

    但见那两处战团,漫空铁幕刃影狂射,将他们的身形统统包卷其中,看不清身影。

    那一道道激射出来的刃锋劲气,更将周遭数丈的范围之内,统统斩出无数的沟壕,任何接近的敌我两军士卒,统统都被绞为粉碎。

    天空中,尘雾与鲜血狂飞,将天空都遮掩其中,形同末日降临。

    马的武道虽然全面压制周泰,但周泰拼尽全力,勉强还能支撑数十招,一时不致于落败。

    邓艾虽也被太史慈的压制,但两人的武力值相差不过数点,并没到了境界上的差距,邓艾依旧能支撑下去。

    数十步外,观战的陶商却战刀一扬,大喝道:“全军杀上去,结束这场战斗吧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他所率的两千铁骑,一涌而上,也加入到了战团。

    三路兵马尽皆杀上,战局立刻被改变,在三路铁骑的截杀之下,汉军铁骑瞬间被杀到四面难顾,局势急转直下。

    陶商的目上光,却已穿破了血雾,锁定在了那个多年未交手的死敌身上。

    该是他出手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深吸过一口气,陶商战刀一指关羽,傲然厉喝道:“关羽,当年你像丧家狗一样被朕赶出徐州,赶出中原,今日还有胆回来送死,朕就收下你的人头!”

    雷霆般的厉啸声中,陶商纵马舞刀,如赤黑的炮弹一般射了出去,直扑关羽而去。

    兄弟们,今天四更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