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谁才无耻

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谁才无耻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眼见武松越追越近,宋江吓到肝都快要碎掉了。

    他断了一只手臂,自然是没办法把马驱到有多快,武松却在后边越来越近,眼看着再用不了几步,就要追上了他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杀了多少武氏族人,以武松那种脾气,捉到他之后,不把他大卸八块报仇雪恨才怪。

    宋江是越跑越心慌,越跑越害怕,心中残存的那丁点尊严,也在武松的追击之下,吓到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里已是一片空白,只剩下了一个念头:

    我不想死!

    突然间,宋江猛的勒住了战马,不但停止了逃跑,竟是掉转马头,迎向了武松的追击。

    这下反倒轮到武松神色一动,在那一瞬间,还以宋江这是拿出了男儿血性,竟然有勇气跟自己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“哼,宋江,没想到你还有几分骨气,倒也不是一无是处,就冲你这一点,我就不把你碎尸万段了,就给你留个全尸。”

    武松狰狞的脸上,扬起了一丝微不足道的敬意,手中铁棍举起,已打算一棍子敲碎了宋江的头颅,给他一个痛快。

    扑嗵!

    宋江却突然间跳下马来,双腿一软,跪在了武松面前,口中泣声叫道:“武兄弟饶命,武兄弟饶命啊,哥哥我错了,我真的错啦。”

    武松陡然间勒住战马,高住的铁棍悬在半空,吃惊的目光俯视着宋江,铁棍竟是忘记了落下。

    那个高高在上的宋江,那个泰山王,竟然为了活命,卑微的跪在了自己的面前?

    “武兄弟啊,其实哥哥我也不是有心想去灭你武家,都是吴用那厮,他说如果不给你点教训的话,哥哥就没办法服众,所以才逼着我去攻打你武家啊。”

    宋江把所有的罪责,都推在了已然失迹的吴用身上,一副泣不成声,万般无奈的样子,听的武松是微微动容,高举的浑铁棍也缓缓的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宋江见武松有所动容,便继续哽咽道:“武兄弟啊,你也不想想哥哥跟你的兄弟情谊,哥哥怎么会不相信你呢,哥哥都是被逼的啊。”

    接着,宋江就开始回忆起了往事,哭哭啼啼的回忆起了他跟武松如何相识,如何义气相投,如何聚义起事的旧日种种,把武松往兄弟之情上引。

    武松显然骨子里是个重情之人,被宋江这么一番泣诉,渐渐杀机便动摇起来,本是高举的铁棍也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好歹也是一方诸侯,竟然沦落到下跪求饶的地步,我武松也真是看走了眼,当初竟然相信你能干成大事,唉——”

    武松深深的一声叹息,不愿意再看宋江那副奴颜婢膝的可怜样,不但放下了手中铁棍,还侧过了身去。

    宋江则跟一条哈巴狗似的,哭哭啼啼的爬了过来,单手抱住武松的大腿,嘴里央求道:“哥哥我是没什么本事,哥哥其实压根就是一个庸才,我真不该起了野心,带着你们一班兄弟造反,到了这个地步,哥哥只想隐入山林,老老实实的活过下半辈子,求武兄弟看在咱们旧日情份上,就放哥哥一条生路吧,求你啦……”

    武松动了动脚,想把宋江给甩开,怎奈宋江就跟狗皮膏药似的,只手死死的搂着武松的腿,就是不撒手。

    武松越瞧他是越厌恶,干脆闭上了眼睛,不屑于再看。

    宋江就那么哭哭啼啼个没完,眼见武松闭上了眼睛,泪容间悄然掠过一丝阴冷的杀机,悄无声息的就从袖子里头滑出了一柄短匕首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一边哭求,一边趁武松不注意,一寸一寸,缓缓的将匕首抬了起来,举到了武松后腰处。

    那个位置,已经是他所能举到的最高位置,再往上举的话就要站起身来,势必要引起武松的觉察。

    一旦武松睁开眼来,发现了他的意图,不当场把他撕成了粉碎才怪。

    “背叛我宋江的人,只有死——”宋江眼中陡然间迸射出了狰狞如兽的阴冷杀机,哭声也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时,他那柄寒光凛凛的匕首,奋然刺出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道鲜血迸出,匕首狠狠的扎进了武松的后腰。

    两人距离如此之近,再加上武松毫无防备,根本没想到宋江会有这个胆量,会这么卑鄙,哪所他拥有拔升至了初级武圣的武道,竟然没有及时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一声痛叫,惊怒的武权,顾不得后腰伤痛,抡起棍子就反手挥出
活在霍格沃茨帖吧


    宋江却已抢先一步,把匕首一拔,接连后退,避开了武松这无力的一扫。

    武松一棍子扫空,加上匕首拔出后,鲜血狂喷,重伤之下竟是无法再支撑下去,跌跌撞撞的就坐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刀伤的他实在是太重了,他又不是杨再兴那种特殊的体质,重伤之下焉能再站得住。

    倒地的武松,这才猛然惊醒,意识到自己中了宋江的毒计,胸中顿时涌起无尽的悲愤和懊悔。

    “宋江,你这个卑鄙无耻的人渣,我早该知道,我早该知道的——”武松咬牙切齿的悲愤大骂,挣扎着想要起来,无奈这一刀伤的他太重,只能捂着后腰的伤口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鲜血泉涌,很快染红了地面,武松的酒狂天赋也到死为止,整个人转眼虚到只能任由宋江宰割的地步。

    宋江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,远远的站在几步之外,瞄了好半天,直到确认武松已失去了反抗能力之后,方才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平伏下了紧张的心情,黑脸上重新浮现出了阴冷的笑容,举着匕首一步步的逼上前来,再也看不到半点畏惧,只有一种阴谋得逞之后的幸灾得祸,还有深深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武松,你这个无耻的叛贼,当日没能直接杀了你,真是本王犯下的最大错误,今天本王就替天行道,宰了你这个无耻叛贼!”

    宋江说着,匕首高高举起,眼中杀机狂燃。

    瘫在地上的武松,脸上燃烧着深深的悲愤,咬牙骂道:“宋江,你这奸诈的伪君子,你为了使诈,竟然不惜向我下跪,你简直是这世上最无耻之徒,‘替天行道’四个字从你的嘴里吐出来,简直是天大的讽刺,就算你今天能害了我武松,你也定会不得好死,不得好死——”

    宋江被骂到恼羞成怒,歇厮底里的大骂道:“本王之所以下跪,那叫大丈夫能屈能伸,你这无耻的叛贼岂会懂这样的觉悟,本王就算是最后难逃一死,也要先宰了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叛贼,去死吧!”

    疯狂的兽吼声中,宋江手中匕首用尽全力,向着武松狂挥而下。

    “我武松当真是愚蠢,竟然会被他的眼泪哭到心软,这样被他害死,也算是我活该了吧,唉……”

    悲愤的武松,空有一腔的怒火和不甘,这时也只能接受命运,闭上了双眼准备迎接死亡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一道寒光破风而来,穿越数十步的距离,从宋江的身后射来。

    一声惨叫,一道鲜血飞溅而出。

    宋江那一只独臂,腾空而起,跌落在了武松的跟前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时,那一道寒光也陡然落地,插在了身后几步的地步上,竟然是一柄血淋淋的战刀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宋江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嚎叫,断臂喷涌着鲜血,膝盖一软,扑嗵跪倒在了地上,脑袋头嗑在了血泥上。

    武松听到了动静,猛的睁开眼来,吃惊的看着眼前这惊人一幕,看着双臂皆断,跪伏在跟前的宋江,看着那一柄还在微微晃动的血色战刀,恍惚间竟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。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怎么回事?”武松嘴里吃惊的自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前方数不清的铁骑,已飞奔而来,乃是魏军大队人马追到。

    而奔腾在最前方的,竟然是一团金色的流光。

    武松揉了揉被血汗遮掩住的眼睛,凝目细细再看,方才看清楚,那飞驰而来的,并非是什么金光,而是一员金甲金盔,天神一般的魏国大将。

    那员金甲神将,正是大魏之皇,正是陶商!

    武松神色蓦然一震,猛的回头再看一眼那柄插在身后地面的血色战刀,他这才蓦然认出,那柄战刀正是他曾经的敌人,大魏之皇手中的兵器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他出手救了我,竟然是他……”武松喃喃惊语,陷入了无尽的震愕之中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就在不久之前,他还仗着酒狂之威,险些把陶商逼入绝路,还曾伤到了陶商的龙体。

    而今,却正是他所要杀的那个陶商,不计前嫌,在最关键的时刻,以那神鬼一刀斩下了宋江的胳膊,救下了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一转眼间,陶商,竟曾了他的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就在武松惊愕不知所以之时,陶商已策马飞奔而至,勒马在武松跟前,淡淡笑道:“武松,咱们终于又见面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