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他终于来了

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他终于来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打马扬鞭,径归皇帐,刘基一笑,也跟着入帐。

    皇帐之中,一名中年文士,早已在恭候多时,看起来颇有几分书生样子。

    陶商高坐龙座,也不说话,只冷冷打量着那文士。

    那文士则清咳一声,上前半步,向着陶商一拱手,不卑不亢道:“下官莱芜县令罗贯中,拜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罗贯中!

    眼前这个宋江使者,竟然就是罗贯中?

    陶商眼前一亮,不由就笑了,心忖:“没想到啊没想到,传说中的罗贯中终于来投奔了,还是以这样的身份,有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罗贯中,《三国演义》的作者,正是他一部书,让三国这段历史,成了后世最熟悉的一段历史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罗贯中,“反弹”天赋的拥有者,在平定交州之战中被召唤出来,现在终于等到他前来投奔。

    不过,却是以宋江的使者身份。

   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呢?

    心思一转,陶商便先不动声色,冷冷道:“罗贯中,宋江这只丧家犬在这个时候派你来,不会又是想玩诈降的花招吧。”

    罗贯中先是一怔,白净的脸上挤出一丝尴尬,也不敢拐弯抹角,只得如实道:“陛下目光锐利,下官佩服,不错,下官正是奉了我主之命,前来向陛下请降,却不是诈降。”

    陶商目光瞟向刘基,刘基微微一笑,意思是果然不出所料。

    “宋江又想请降?那这一次,他是怎么个降法?”陶商先不发作,冷冷问道。

    罗贯中忙走到地图前,比划着道:“我家大王说了,他愿意把除了莱芜城之外,泰山郡所有土地都献归朝廷,还愿去王位,退位为泰山公,全心全意归顺大魏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跟朕说笑么。”陶商目光一瞪,讽刺道:“整个泰山郡,除了小小一座莱芜,现下皆已被大魏收复,宋江他拿大魏的土地来献给大魏,他脑子没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罗贯中身形一震,被陶商反问到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这时,陶商又大手一挥,厉声道:“宋江眼下已是瓮中之鳖,朕只消轻轻一动手掌,就能将他捏碎,他还有脸跟朕谈投降的条件,他配吗!”

    喝声中,猎猎杀气腾燃而起,令罗贯中瞬间感觉到了皇者的霸绝杀气,压迫到他呼吸都不畅。

    “但……但不知陛下要怎样,才肯接受我主投降?”罗贯中声音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朕根本不打算接受宋江的投降!”

    陶商鹰目中透出决然杀机,大手一挥,厉声道:“朕要把莱芜城夷为平地,亲手把宋江碎尸万段,他只有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罗贯中眼神陡然一震,背上掠起一股深深的寒意,刹那间僵硬在了原地,方才恍然明白,陶商压根就不打算给宋江活路,这是非要置其于死地不可。

    看着僵硬的罗贯中,陶商语气却缓和几分,说道:“罗贯中,你明知上回诸葛诞被朕暴打,竟然还敢来做宋江的使者,你倒是有几分勇气,让朕颇有些欣赏,朕实话告诉你,城破之后,所有追随宋江之人,朕都要统统杀光,你莫非就甘心为宋江陪葬不成?”

    陶商这是在“引诱”罗贯中。

    他清楚罗贯中按照系统的设定,应该是要投奔自己,那么他内心之中,一定是倾向于归顺自己,而非死忠于宋江。

    所以陶商才要开始诱导,看看能不能把罗贯中,引上“正轨”。

    听得陶商这番话,罗贯中却没有吃惊,白净书生的脸上,却扬起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随后,他向着陶商一拱手,淡淡道:“陛下果然是神武雄略,一眼就看穿了宋江的诈降,实不瞒陛下,其实这诈降之计,正是臣为宋江所献。”

    罗贯中话锋忽转,竟将阴谋和盘托出,还自称起了“臣”。

    陶商笑了,忽然间已看明白了七八分,便又道:“你既为宋江献了诈降计,现在说这些话,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罗贯中深吸一口气,拱手正色道:“臣早有心归顺于朝廷
我在末世有套房txt下载
,向宋江献计出使,只是能为了亲自前来面见陛下,好跟陛下约定里应外合,一举夺下莱芜,诛灭宋江一党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陶商就说嘛,明明罗贯中是默认效忠于自己,怎么可能为宋江卖命,原来他是“身在曹营心向汉”,蹲在这么个节骨眼上,等着给自己送上一份大礼呢。

    陶商笑了,哈哈大笑,拍丰罗贯中肩膀赞道:“贯中,你果然是个识趣的聪明人,好,朕就给你这个立功的机会,你若能助朕速破莱芜,朕必重重有赏。”

    罗贯中松了口气,忙道:“陛下如此信臣,臣必不负陛下所托。”

    陶商哈哈大笑,狂烈的笑声,回荡在大帐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时分,莱芜城。

    当陶商在狂笑声,宋江还在寒风中凌乱,缩着身子立在南门城楼上,满怀期待的望着城外。

    等了许久,终于在日落之时,宋江瞅见了罗贯中从魏营出来,向着城门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宋江喜出望外,赶紧令将城门打开,未等吊桥放下之时,就急着下城,亲自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然后,他却心头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因为,他看到罗贯中低垂着头,神色黯然的走入城中,那副表情,显然不是什么好结果。

    宋江强按下心中的担忧,满怀着希望问道:“贯中,陶贼可中了你的计策,答应了我们的诈降?”

    “臣无能,计策失败了。”罗贯中无力的一叹,苦着脸道:“那陶贼实在太过狡猾,一眼就看穿了我们的诈降计划,他说了,绝不接受大王的投降,哪怕是真降,他要把莱芜城夷为平地,还要亲手把大王碎尸万段。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宋江就听到自己心脏砰的一声闷哼,就像是一只大铁锤,重重的砸在了他的心脏上,遭到他一口气喘不上来,险些吐血。

    “陶贼,陶贼!你休要狂妄,我宋江拼上一死必命,也一定会守到日军来援,我一定会,你想杀我,做你的白日梦去吧!”惊愤的宋江,咬牙切齿的咆哮。

    计策失败,宋江只能鳖着一口气,一路怒骂,一路还往了城内。

    罗贯中的嘴角,却扬起一抹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夜,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皇帐中,熊熊如狂的杀气,正疯狂的燃烧。

    陶商一身金甲,手扶战刀,傲立于上首。

    阶前,杨再兴,邓艾,丁奉,戴宗,时迁等部将,尽皆林立。

    虽然后面还有三万大军没到,但陶商决定凭手头兵力,在罗贯中的里应外合之下,今晚就破了莱芜城。

    众将皆已聚齐,陶商鹰目一凝,厉声道:“朕已跟罗贯中约定,今夜举火为号,内外夹击一举夺下南门,大军杀入城中,杀尽一切顽抗之敌,覆灭宋江,就在今晚!”

    大帐中,众将的热血立时沸腾起来,猎猎杀机爆涨如潮。

    自讨伐泰山叛军以来,一次次让宋江逃跑,众将们都已不耐烦,今天也该是到了灭了宋江的时候了,诸将都肖着一口气,焉能不兴奋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个罗贯中乃是宋江提拔起来的县令,他说要里应外合,会不会有诈?”戴宗这个宋江旧臣,对罗贯中却存有几分猜疑。

    陶商却自信道:“罗贯中的忠诚,尔等不必怀疑,只需要相信朕的识人之能便是。”

    天子的识人之能,谁人敢有质疑,戴宗自然是不敢再多言。

    杨再兴第一个站了出来,拳头高高扬起,叫道:“陛下要战,咱们便战,今晚我杨疯子要第一个杀进莱芜,杀他个天翻地覆!”

    “杀他个天翻地覆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他个天翻地覆——”

    众将的战意彻底爆发,齐声大叫,疯狂的战意几乎把大帐掀翻。

    陶商一声狂笑,手中战刀一扬,豪然喝道:“传令下去,全军尽出,今晚就随朕攻破莱芜,杀尽叛贼,杀他个天翻地覆,血流成河!”

    (今天小爆一下,三更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