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三十章 美人在怀

第一千零三十章 美人在怀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扈三娘愕然。

    她怔在了原地,就那么目瞪口呆的看着宋江,看着这个曾经威风凌凌,狂傲的宣称要带着他们做事的公明哥哥,就像是一个被吓坏了的小孩子似的,趴在那里嚎陶大哭。

    体统全无,王者的威严气度,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简直是丢人丢到家了,连扈三娘都感到为宋江害臊。

    窝囊废!

    此时此刻,扈三娘的脑海中,不由迸现出了这三个字,秀眉间也流露出了厌恶之色。

    “大王,你乃一国之王,岂能这样失态,别哭了。”扈三娘伸出手来,轻轻拍了拍宋江的肩膀,想要劝劝他。

    宋江也不知是喝多了,还是怎么的,突然间就抓住了扈三娘的手,又是摸又是抚,还一个劲的往脸上贴。

    做出这样“轻薄”举动的同时,宋江嘴里还可怜巴巴的泣道:“三娘啊,你可不知道哥哥心里有多苦,有多害怕啊,哥哥我原本以为自己有天大的能耐,是那陶贼瞎了眼不肯重用我,所以才带着你们造反,想叫那陶贼瞧瞧我有多厉害,让他后悔莫及。”

    “到现在哥哥我才知道,我就是个屁啊,我要是老老实实做县丞多好啊,何至于沦落到这般地步,我不想死,哥哥我不想死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下,不光是扈三娘,阶下的林冲,花荣,甚至是吴用也愕然变色,以不可思议的目光,惊恐的望向了宋江。

    他们的宋公明哥哥,竟然把自己视为“屁”,后悔起了起兵造反,公然说出了怕死二字!

    一方诸侯,哭哭啼啼跟个女人也就罢了,还如自辱,威严何在?尊严何在?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

    吴用等人无可奈何,只能继续摇头叹息,心中忽然产生了跟错主子的懊悔。

    扈三娘却是又羞又愤,急是奋力把手抽了出来,厉喝一声:“够了,不许再哭了!”

    她这陡然间一声厉喝,震到梁上灰尘都跌落几许,震到宋江吓了一大跳,身形剧烈一震,哭声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扈三娘怒视着他,沉声道:“大王你好歹乃是一方枭雄,当初我等正是冲着你的英雄气概,才追随你起兵反魏,现下你却哭的跟个娘们儿似的,你将我们置于何地!”

    宋江身形是一震再震,吃惊的目光望着眼前这员女将,显然是没有想到,这个被她视为女流,不堪重任的女将,竟然敢这样的训斥于他。

    宋江心中顿时生恼火,一身的酒气也被震散,脑子一清醒,想起方才自己的失态,不由就后悔起来。

    连着干咳数声,宋江才红着脸,惭愧的自责道:“三娘妹子教训的是,为兄方才确实是喝多了,一时失态,让三娘妹子,让兄弟们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扈三娘厌恶恼火的表情,这才收敛了几分,一拱手,正色道:“大王,当年勾践卧薪尝胆,才能成就霸业,如今大王虽然失了泰山国,但还有我们这些兄弟追随,还没到走投无路之时,大王万不可失了斗志,放弃希望啊。”

    宋江也马上正襟危坐起来,肃然道:“三娘妹子提醒的是,本王已经明白了,不到了最后一刻,本王绝不会服输,本王要借着孙策之手,跟那陶贼斗到底!”

    扈三娘这才松了一口气,表绪渐渐缓和下来。

    冷静下来的宋江,忽然想起什么,忙问道:“军师,我们失陷奉高城的消息,按理说早应该传到了剧县,他早该派援兵来莱芜才是,为何还没有消息?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臣奇怪之处。”吴用一脸狐疑道:“先前奉高未破,孙策想借陶贼之手来消耗我们,不肯出兵来援也就罢了,如今奉高已失,他应该很清楚,再不派兵来援,陶贼大军攻下莱芜城后,兵锋就可以畅通无阻直奔剧县,都到了这危急关头,他怎么可能还不出兵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宋江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案几上,恼火的骂道:“孙策这个蠢材,他到底在想什么,难道他真是蠢到看不了不来救本王的后果吗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堂外斥候飞奔而入,拱手叫道:“禀大王,南面传回消息,陶贼已尽起大军直奔莱芜,前锋三万步骑大军,离莱芜城已不到四十里!”

    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大堂中,宋江一众君臣,无不是愕然变色,脸上惊惧之意骤生。

    陶商的大军来势如此之快,已经杀到了四十里外,而孙策本该早就派来的援兵,却迟迟不见动静,这小小一座莱芜,如何能守得下去。

    宋江打了一个冷战,这一次,他仿佛已看到了自己眼看就要被逼到走投无路,离死亡只差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“大王,事不宜迟,当速速派人往剧县求援,只有孙策大军来援,我们才有一线生机啊。”惊醒过来的吴用,急是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得赶紧派人向孙策求援,立刻,马上!”宋江惊到手都在发抖,哆嗦着提笔定下一道亲笔求救信,即使派人去往剧县。

    送走了使者,花荣却道:“大王,那孙策耽搁了宝贵的发兵时间,即使他收到大王的书信,立刻就发兵来援,这一来一回也得七八天的功夫,眼下陶贼的兵马却近在咫尺,就怕以我们现在这点兵力,根本撑不到日军来援啊。”

    宋江身形又是一震,吓到一屁股跌坐下来,慌到手足无措,嘴里颤声念叨着:“是啊,该怎么办,我们该怎么办才好……”

    大堂中,陷入了一片惊慌失措之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名躲在角落里文吏,终于站了起来,拱手沉声道:“大王,事到如今,也只有故伎重施一回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是日黄昏,四万魏军进抵莱芜城外。

    陶商立马城前,鹰目远望着那旗号残破的城头,环扫着空空荡荡的四野,英武的脸上扬起了一丝会心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刘半仙,看来你这道计策果然成功了,孙策果真是被戴宗所骗。”陶商的目光看向了刘基。

    刘基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他的计策很简单,就是利用戴宗
幻界大武侠无弹窗
日行八百里的神行技,还有曾为宋江部将的身份,抢在宋江的求救使者之前,赶到剧县,谎称奉高城仍未陷落,拒绝了孙策发兵来援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陶商的大军就有至少七八天的时间,从容攻打莱芜城,一举把宋江歼灭。

    如今孙策既已中计,宋江还蒙在鼓里,在城中苦等着援兵,陶商则率大军从容进抵城下,只用半日功夫,就完成了对莱芜城的包围。

    宋江已无路可退,只能困守孤城,陶商则决心不再给他任何机会,这一次,一定要将宋江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当天在完成了围城后,陶商并没有急于立刻攻城,毕逆竟将士们从奉高城长途奔袭百里赶到这里,至少也得休整一天,恢复体力之后再攻城不迟。

    至于城中的泰山军,兵马不过三千余人,斗志已低落之极,再加上城池低矮,陶商相信他足以在孙策的援兵赶到之前,攻破城池,灭了宋江。

    这些将士们连日征战,陶商这个皇帝自也不能亏了他们,便将军中所带的所有酒肉,统统都赏于他们,以激励士气,准备明日一鼓作气攻城。

    酒肉赏下,营中将士无不欢欣鼓舞,感激陶商恩赏,士气飞速爆涨。

    整个晚上,大营中是酒气四溢,肉香浓浓,将士们欢歌笑语,尽情的庆祝。

    陶商也邀了诸将于皇帐,尽情的豪饮,直到醉到不少人事,次日一早起来时,已是天光大亮。

    陶商也很快从片刻的放松中抽回神来,开始巡视诸营,督促将士们做攻城前的最后准备。

    午后时分,陶商巡视完了大营,经过南面营门之时,正好瞧见一辆辆驴车,从南面大道而来,正浩浩荡荡的开往大营。

    那些驴车上所装的,不是粮米就是果蔬,可谓是满载而来,而且车上还插着“武”字的旗号。

    是武家犒劳将士们的车队。

    “这个武安国,表现的倒是真积极,看来朕没有看看重用他,这个榜样是立对了……”陶商微微点头,嘴角扬起一线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举目再一望,陶商就在车队中间,瞧见潘金莲那狐媚,却不失干练的身形。

    此时的她裹着紫色的袍子,正骑着高头大马,指挥着家丁把车子赶进营中,几吹过,摇动她的秀发,甚至动人。

    眼下虽已入春,但天气乍暖还寒,这几日的气温就有些下降,潘金莲在风中凌乱许久,小脸都冻的有几分泛红。

    望着风中那一袭倩影,陶商心头怦然一动,策马飞奔而上,未等潘金莲看清时,便伸手将她蛮腰揽住,轻轻一搂,便将她搂到了自己身前。

    潘金莲先是吓了一跳,等反应过来里,身儿子靠在了陶商的怀中,脸畔顿时泛起一丝晕色,抿嘴浅笑,娇怨似的道了一声:“原来是陛下,可真真吓死金莲了呢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笑,怀拥着他,纵马就往大营奔去。

    被大魏之皇怀抱着在风中飞驰,潘金莲自然是开心不已,却想着还有正事,便娇声道:“陛下,我武家献上的劳军财货还没有清点完呢,陛下还是送我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武家对朝廷的心意,朕都记在心里了,多少都无所谓,有什么关系,朕可不忍心让你这娇滴滴的小姑娘在外面吹风。”陶商马不停蹄,奔入了大营。

    陶商的话看似无意,听的潘金莲却是心中中甜蜜,薄唇边悄然扬起几分欣慰的喜色,便不再多说,只将身儿紧紧靠在陶商怀中,任由他奔驰。

    她的脑海中,不由就浮现起了当日在奉高时,为陶商沐浴擦背时的暧昧,便以为陶商今天有了兴致,准备把那晚的暧昧续接下去。

    正当潘金莲遐思时,前边出现了刘基的身影,他摇着羽扇向陶商召手,示意停下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

    陶商勒住了战马,笑问道:“刘半仙,这大冷天的在这里堵着朕,莫非有什么好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刘基瞧了瞧陶商和潘金莲这相拥的架势,嘴角扬起一抹别有意味的笑,“臣是有事,只怕是扰了陛下和潘……潘小姐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潘金莲脸蛋一红,便有些难为情,扭开头来不好意思看刘基。

    陶商却是坦然,只是一笑而已,拂着手中马鞭道:“行啦,废话就别说了,说正事吧。”

    刘基干咳几声,收起笑容,正色道:“适才陛下巡视诸营时,那宋江又派了使者前……前来。”

    使者?

    陶商想起了诸葛诞。

    就在不久前,宋江也曾派了诸葛诞来作使者,想要实施诈降计,结果被自己看破,把诸葛诞一顿暴打。

    今日宋江到了这等生死关头,再次派使者前来,用意是什么,不用想也猜得到。

    “宋江这狗贼,这是又想故伎重施了呢。”陶商冷笑道。

    这时,怀中的潘金莲忙是从马上跳了下来,福身道:“陛下既有正事,金莲岂好打扰,陛下先去忙吧,金莲稍后再去向陛下请安。”

    说着,潘金莲福身一礼,留下回眸一笑,便翩然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看着那一袭倩影远去,脑海之中,不由浮现起了那一晚,潘金莲给自己擦背时的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那个阴丽华能早点来投奔就好了,不然放着这么一个狐媚的美人,却不能享受,实在是难受啊……”陶商神色恍惚,心中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旁边刘基看出了陶商心思,便笑眯眯道:“武家于大魏有……有功,这位潘小姐绝色无双,跟陛下又那么有缘……缘分,看起来对陛下也已情根深……深种,陛下要是喜欢,纳了她为妃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知朕者,刘基也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在心里给刘基点了个赞,却又有难言之饮说不出,便笑叹道:“眼下先灭了宋江,解了青徐之危才是正式,纳妃的事儿往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陶商拨马转身,扬鞭喝道:“先回大帐去,朕倒看看,哪个吃了豹子胆的家伙,不怕步了诸葛诞的后尘,竟敢给宋江做使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