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情报有误

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情报有误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一道惊雷当头劈落,轰在了大帐之中。

    周瑜愕然变色。

    本是神往马蓉的孙策,身形也剧烈一震,脸上的神游表情瞬间土崩瓦解,为无尽的震惊所取代。

    “奉高城,怎么这么快就被攻破?”惊醒过来的孙策,声音沙哑的怒声质问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就在几天之前,孙策才刚刚收到消息,宋江已稳住了军心,成功击退了陶商数次强有力的攻势,保得奉高城不失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在周瑜的建议下,并没有发兵前去救奉高城,依旧集中兵力围攻剧县。

    他的如意算盘自然是无论如何也要先拿下剧县,打通杀往冀州的道路,那个时候,就算陶商攻下了奉高城,灭了宋江,他也可以逸待劳,来迎击陶商的进攻。

    如此,既消耗了陶商的实力,又借着陶商之手灭了宋江这个将来的隐患,还夺下了剧县,可谓是一举数得。

    可他是怎么也没想到,宋江竟这么没用,竟然没撑住!

    织田信长叹了一口气,默默道:“禀天皇,据咱们的细作消息,那陶贼是掘了汶水,借着水淹奉高之势,大举攻城,一举攻破了奉高城。”

    水淹汶水!

    孙策身形蓦然一震,方才恍然惊悟,没想到陶商竟会想出此等毒计,完全超乎了自己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接着,孙策那惊愤的目光,就瞪向了周瑜,目光中涌动着怨意。

    周瑜神色一震,一时表情尴尬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初孙策本来是打算去分兵援助宋江的,却被周瑜几次三番的劝住,说是什么要集中兵力破剧县,借陶商之手来消耗宋江的实力。

    结果,剧县没有攻下来,宋江也完蛋了,周瑜的战略全盘落空,孙策焉能没有埋怨。

    就在周瑜无言以对之时,帐外亲卫匆匆而入,声称是泰山王宋江的使臣戴宗已到,正在外候见。

    戴宗?

    孙策眉头一凝,宋江前脚才败,戴宗后脚就到来,这多半是那宋江还侥幸活着,派人前来再次求救。

    “速速传他进来吧。”孙策不假思索的一拂手。

    他已做好了准备,不再有任何拖泥带水,只要戴宗一开口,立刻就答应发兵去援宋江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只要宋江没死,就还有利用价值,哪怕奉高城已失,只要能利用宋江拖住陶商一天就是一天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戴宗昂首步入了皇帐之中。

    没有仓皇,没有紧张,反而是一脸的昂然傲色,仿佛根本不是来求援,而是来挑衅的。

    “下官戴宗,拜见天皇陛下。”戴宗不紧不慢的一拱手。

    孙策一拂手,“不必多礼,没想到朕这么快又见到戴将军你了,有什么事快说吧。”

    孙策这厢坐等着戴宗求援,谁料戴宗却慢慢吞吞道:“下官是奉了我家大王之命,特来向天皇陛下你支会一声,我奉高城固若金汤,我主和我泰山军将士,足以战退奉高,就不劳陛下操心,发兵来援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一出口,大帐中,上至孙策,下至周瑜和织田信长,无不是神色惊变,再次吃惊的看向戴宗,那眼神还以为是见了鬼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才知道,奉高城已被魏军攻破,而现在戴宗却又自信的声称,奉高城固若金汤,不用他们援救,俨然奉高城没被攻破一般,这前后的矛盾,焉能不令他们惊异。

    恍然间,孙策几人竟有一种时空错乱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,奉高城不是已经被魏军攻破了,你难道不知道吗?”织田信长喝问道。

    戴宗一怔,笑道:“织田大人什么时候也学会开玩笑了,我昨天下午才刚刚离开,奉高城好的很呢。”

    织田信长身形一震,满脸的不信,吼道:“不可能,我们的细作刚刚传回消息,魏军水淹奉高,已攻破了城池,你主也生死不明!”

    “织田大人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戴宗神情流露出了不满,“陶贼确实水淹了奉高城,但我主早有防备,陶贼只不过是白忙乎了一场而已,怎么可能破了我奉高城呢,我想,一定是织田大人收到的情报有误吧。”

    情报有误……

    这四个字回荡在脑海中,陡然间驱散了周瑜脸上的尴尬,令他转眼间又恢复了自信从容的气度。

    当下周瑜便呵呵一笑,说道:“我就说嘛,奉高城好歹乃是一座坚城,怎么可能被攻破,原来只是细作情报失误,一场虚惊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们的细作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失误?”织
醉迷红楼sodu
田信长却依旧怀疑。

    周瑜便冷笑道:“现在戴将军就站在我们面前,就算是他离开之后,奉高城就被魏军攻破,那以戴将军日行八百里的神行速度,他也绝对比你细作传递来的消息要快,事实已经再明了不了,织田你与其在这里执着,倒不如好好反省反省,你的细作怎么会出现这么重大的失误才是。”

    织田信长这下就被周瑜呛到哑口无言,尴尬的僵在了原地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尽管他是一万个不愿意相信,自己的细作竟然会出现,但戴宗就站在这里,他日行八百的神技谁人不知,铁证如山,由不得他不信。

    无可辩驳之下,织田信长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压倒了织田信长,周瑜自信的朝着孙策一拱手,淡淡道:“天皇陛下,一切正如臣之所料,既然奉高城坚如磐石,泰山王又这么有自信,那我们也就不必再操心了,只专心集中兵力围攻剧县便是。”

    周瑜的意思,明显是暗示孙策继续执行他的战略。

    孙策此刻脸上阴沉的表情,早已烟销云散,那份对周瑜失策的埋怨之色,也跟着荡然无存,整个人都如释重负般轻松。

    听得周瑜之言,孙策微微点头,目光看向戴宗,问道:“戴将军,你主当真这么有信心,不用朕发兵相援。”

    戴宗冷哼一声,傲然道:“我主说了,若是连自己的国都都守不住,也不配做什么泰山王了,我国中之事,就不劳陛下你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戴宗口吻相信傲慢,那意思分明是不想让日国的军队进入泰山国,到时候请神容易送神难。

    宋江的自负,却正中孙策下怀。

    孙策心冷笑,表面上却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朕就放心了,朕就在这里坐看你家泰山王的表演了。”

    戴宗传递完了消息后,便请告退,孙策也不留他,任由他离去。

    前脚送走了戴宗,后脚孙策的脸上便掠起了讽刺的冷笑,轻蔑道:“宋江,你自作聪明,以为朕想染指你的泰山国,却不想正中了朕的下怀,朕还巴不得让陶贼消耗你的力量,等朕拿下剧县,攻入中原后,朕再回过头来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孙策笑了,周瑜也笑了,皇帐中回荡起了得意讽刺的笑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泰山国最北部,莱芜城。

    这座泰山郡北部边境的小城,城中原有人口不足三千而已,却在一夜之间,就涌入了两三千的残兵败卒,加上城中原有的一千多驻守,人口数量膨胀到了七千之众。

    多出来的这四千兵马,大大超出了这座小城的承受能力,那些败兵们匪性发作,一进城便蜂拥着闯进百姓家中,抢了他们的粮食,把他们赶到大街上,占了他们的被窝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深夜,大街上到处是被赶出家门的百姓,彼此拥挤在屋檐下,全城都是妇孺的啼哭之声。

    县府大堂。

    宋江是愁眉苦脸,软榻榻的趴在案几上,一口口的灌着闷酒,一副萎靡不振,伤感忧愁的样子。

    阶前,花荣林冲二将,也落寞的跪坐在那里,神色黯然,默默无声。

    就连号称智多星的军师吴用,此刻也低垂着头,只能不住的摇头叹气,一副无计可施的束手无策之状。

    都城已灭,只余下这么一座小城,不到四千的残兵败将,落魄到这个境地,除了等待大日国的援兵之外,已经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而一旦日军大军前来,以他宋江现在这点可怜的家底,分分钟就有可能直接被孙策吞并,他宋江从此就要彻底沦为孙策的臣子,看着孙策的脸色苟活。

    什么王者雄风,什么宏图伟业,都将烟销云散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地步,宋江能不忧愁,能不萎靡到借酒销愁才怪。

    一片沉默中,扈三娘那清秀冷艳的俏脸上,却流转着不甘二字,看着萎靡的宋江,看着撩动的众臣,明眸之中喷涌着怒其不争的火焰。

    忍了半晌,扈三娘深吸一口气,拱手问道:“大王已入城有一日,精神已恢复的差不多了,不知大王现下是否还好?”

    宋江却一边灌酒,嘴里一边念叨着:“蓝瘦……香菇……蓝瘦……香菇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香菇?”扈三娘秀眉一凝,“莱芜乃是小城,物资贫乏,大王想吃香菇只怕是没有,大王若是饿了,三娘这就叫人去烤几张饼来。”

    宋江却一拍案几,声音沙哑的嚷道:“本王才不想吃什么香菇,本王是心里难受,难受到想哭啊!”

    说着,宋江竟真的趴在案几上,呜呜呜的放声大哭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