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说到你无脸见人

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说到你无脸见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旨意传下,须臾,戴宗便被尉迟恭如拎小鸡子似的,拖入了大殿。

    金殿中,众将杀气腾腾的目光,齐刷刷的落在了这员泰山寇上,都摩拳擦掌,等着陶商一声下令,就把他给撕碎了。

    戴宗虽鼻青脸肿,却一脸傲色之色,被五花大绑的挺立在那里,不跪也不吭声,俨然慷慨赴死。

    陶商冷绝的目光注视着他,沉声道:“戴宗,你跟着宋江那逆贼作乱,如今落在朕手里,还有什么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戴宗斜眼瞟了陶商一眼,不屑冷道:“公明哥哥义气无双,我戴宗追随他反你这暴君,乃是替天行道,如今落在你手中,我无话可说,要命一条,你随便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戴宗又把头一昂,一副赴死之状。

    “这个戴宗,倒是条汉子……”陶商微微点头,眼中掠过一丝欣赏。

    欣赏归欣赏,陶商倒要试试看,他是真汉子,还是假汉子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一拍案几,厉声道:“戴宗,朕念你你是从犯,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,归降朝廷,归降于朕,朕不饶你一死,不然朕必把你碎尸万段。”

    天子发话,左右尉迟恭等大将,已挽起袖子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大殿上,一时杀机狂燃。

    戴宗却连眉头也没皱一下,腰板依旧挺的笔直,冷哼道:“我戴宗当初造你的反的时候,就已经抱定必死的决心,想要我归降你,作梦去吧!”

    他依旧拒绝归降。

    陶商故作大怒的样子,厉喝道:“执迷不悟的东西,想死是吧,来人啊,把这厮拖下去,给朕碎尸万段之后,把他去喂狗!”

    天子一怒,大殿上人人动容。

    尉迟恭二话不说就冲上去,拖起戴宗就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杀令下达时,陶商的鹰目,一直都盯着戴宗,要看他是不是外强中干,装的是不怕死,其实却怕死到要命。

    戴宗没有让他失望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他始终都高昂着头,任由尉迟恭拖出去,没有半分要求饶服软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不错,是条汉子,又有神行天赋在身,值得我手下留情……”陶商暗暗点头,心中已确定必要招降队不可。

    有骨气的汉子,陶商自然是欣赏。

    再者,戴宗身上有神行天赋,日行八百里,简直是古代的高铁,让他跟时迁搭挡,一个负责情报刺探,一个负责传递情报,简直是绝配。

    而且陶商还听杨再兴说,戴宗步法奇快,险些让他都栽了跟头,这么一个人才,岂能不为我所用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陶商抬手喝了一声: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都走到了门口,只好又把戴宗给拖了回来,扔在了殿前。

    戴宗被折腾的有些烦了,怒道:“姓陶的,你要杀就杀,哪里来的啰嗦。”

    陶商肃杀的表情已收了下去,英武的脸上扬起一抹讽刺的冷笑,“朕杀你如同杀死一只蝼蚁,太没有乐趣可言,朕偏偏就要让你这愚蠢的脑袋开窍,这才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戴宗一时愣在了原地,茫然的看着陶商,听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他便又慷慨叫道:“姓陶商的,我戴宗生是公明哥哥的人,死是公明哥哥的鬼,我是绝不会臣服你,就别白日做梦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却也不理睬他,摸了摸身边上官婉儿的手,指着戴宗笑道:“婉儿,看到没有,这又是一个愚忠的蠢货,你就给朕好好教育教育他,让他开开窍吧。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知道陶商想招降戴宗,便起身福了一福,浅浅笑道:“为陛下尽些力,是婉儿的福气,婉儿就尽力一试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上官婉儿便步下高阶,从容的走向了戴宗,心中暗暗的打着腹稿,琢磨着怎么劝降他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戴宗,方才省悟过来,原来陶商竟然是派了个妃子来劝降自己,想他堂堂一条汉子,竟然要被一介女流劝降,实在是莫大的羞辱。

    戴宗当场就怒了,冲着上官婉儿吼道:“贱人,你趁早别白废口舌了,我戴宗大好男儿,岂会被你一个女流说动,还不快滚开!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脾气,本事没多少,脾气倒是不小,看来本宫得好好给你让一课了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那张伶牙利齿,就此开动,口若悬河的给戴宗上起了思想教育课。

    陶商则高坐于上,喝着几口小酒,欣赏着自己爱妃的表演。

    还是跟从前一样,上官婉儿嘴里也没什么新鲜词儿,还是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的套路,跟之前她劝降石达开等人的路数一样,陶商也算听的耳朵起了茧子。

    不过,陶商却清楚,拥有“劝降”天赋的上官婉儿,同样苍白的劝降之词,到了她的嘴里就会发生神奇的质变,拥有不可思议的魔力。

    旁边的杨再兴没见识过上官婉儿的厉害,喃喃嘀咕道:“咱们这娘娘的口才也不怎么样嘛,这要都能把那厮给劝降了的话,真就奇了怪啦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。”尉迟恭白了他一眼,“你哪知道咱们这位上官娘娘的本事,同样一句话到她嘴时就是象牙,从你
无限州官帖吧
嘴里吐出来就是骨头,能一样吗!”

    杨再兴被喷了一脸,心中依旧狐疑不信,只好闭上嘴巴,继续看下去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杨再兴的眼神就惊奇起来,他神奇的发现,戴宗的情绪似乎悄然间已开始转变。

    最初之时,戴宗是一副怒火愤怒,不惧生死的德性,眼神对上官婉儿是极度的不屑,根本将她的劝言当作耳旁边。

    但随着上官婉儿口吐莲花,戴宗激亢的情绪不知不觉就平静了下来,开始一声不吭的任由上官婉儿教育,脸上渐渐起了惭愧之色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时,戴宗竟然是深深的垂下了头,连面对都不敢面对上官婉儿,似乎已是羞愧之极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变化,杨再兴整个人都在懵了,嘴巴张到老大,结结巴巴的惊叹道:“上官娘娘竟然……竟然说动了他!这也太……太……”

    惊愕的戴宗,已经找不到词来形容他对天子这位娘娘的惊叹。

    旁边的刘基等众文武们,却是会心而笑,显然他们早就见识过上官婉儿的厉害,知道这位婉娘娘的三寸之舌,有着旁人难以想象的神奇魔力,死的都能说成活的,何况是说降区区一个戴宗。

    “大道理本宫已经跟你说尽了,你是想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,还是想一条路走到黑,自寻死路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上官婉儿结束了劝降,拂袖转身回到了陶商身边。

    陶商则鹰目俯视着戴宗,准备接收上官婉儿的劝降成果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都齐聚在了低垂着头,满脸愧色的戴宗身上,看他是怎个态度。

    戴宗则深吸一口气,向着陶商扑嗵就跪了下来,愧然道:“罪将戴宗被宋江蛊惑,羊油蒙了心才跟他造反,做下这等大逆不道之事,罪将经娘娘教诲,终于认清了宋江真面目,罪将深知罪孽深重,只求陛下能给罪将一个赎罪的机会,戴宗愿为陛下赴汤蹈火,再所不辞!”

    说罢,戴宗以头叩地,砰砰的就拼命磕起了头。

    大殿中,刘基尉迟恭等人皆是会心而笑,向上官婉儿投起了敬佩的目光。

    杨再兴则是一脸惊奇,显然是没料到,先前还钢决如铁,视死如归的戴宗,转眼之间,竟就被那位婉娘娘劝到了痛改前非,跪地求饶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今日我真是开了眼了,陛下身边当真是卧虎藏龙,不光谋臣武将如云,就后妃娘娘都是奇人……”惊奇之下,杨再兴是感慨万分,对陶商是更加的由衷崇拜敬畏。

    陶商却神色平静,一脸意料之中的表情,暗中动用系统系统,扫描过了戴宗的忠诚度,确信他不是伪降,而是真心归降。

    他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手一摆道:“罢了,你既然已知罪,朕就给你一个重新做人,戴罪立功的机会,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,多谢陛下。”戴宗是再三叩首,谢了又谢方才站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刘基的眼眸中,忽然闪过一丝精光,便向陶商一拱手,诡笑道:“听闻这戴将军有一手日行八百里的神行绝技,既然他已归降,臣倒有计,可以好好利用一下戴将军的本事,要了那宋江的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剧县,倭军大营。

    皇帐之中,孙策正怒拍案几,大发雷霆。

    兵围剧县至今,算算已过去了近三个月,孙策和他的十万大军,把个剧县城围到水泄不通,连只苍蝇都都飞不进去,可以说是围成了一座死城。

    而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,孙策可以说是用尽了一切他能想到的手段,什么云梯对地楼,什么暗掘地道,甚至是水淹城池,结果却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    剧县从头到尾,巍然不倒。

    孙策很愤怒,更多的却是困惑,那个当年他纵横江东之时还没有露脸的张巡,到底有什么过人之能,凭借着不足五千兵马,就把一座城池算不上坚固的剧县,守到固若金汤的地步。

    孙策是越想越气,拍案吼道:“传朕旨意,攻破剧县之后,一定要给朕生擒那张巡,朕一定要亲手将他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左右的大日国文武们,皆是神色震动,大气也不敢出一口。

    这时,周瑜却笑着宽慰道:“天皇陛下息怒,那张巡虽然善守,但也已到了强弩之末,等到汉国送给我们的仿制天雷炮从海上一运到,那姓张的就算再有通天的本事又有何用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仿制天雷炮”五个字,孙策精神一振,怒气才稍稍平息。

    “那刘玄德倒也真是幸运,听说他娶的那个皇后马蓉极是贤惠不说,还有一个神匠兄长马钧,连陶贼那精妙的天雷炮都能仿制出来,朕倒是很想一睹这位传说中贤良淑德的马皇后芳容……”

    孙策喃喃自语时,脸上怒气已烟销云散,眼神中浮现出了神往的神我。

    大帐中的气氛,终于缓和下来,低落的士气,重新又旺盛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织田信长一脸凝重,匆匆而入,拱手沉声道:“禀天皇陛下,魏军已攻破奉高城,泰山军几乎全军覆没,宋江生死不明!”

    (五更奉上,今天应该爽够了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