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我也不想坐怀不乱

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我也不想坐怀不乱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嘀……因对象鲁智深既信佛,又手握屠刀,不忌杀戒,故他战斗之时,心中每发一次慈悲之心,嘴里念一句‘阿弥陀佛’,武力值就会上升1点,由慈悲之佛,最终变为杀人之魔,这就是佛魔天赋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听完了系统精灵的解释,陶商不禁感慨道:“原来如此,这个佛魔天赋,还真是为鲁智深量身打造,我就说嘛,若论武道,鲁智深还略在武松之上,怎么可能武松有酒狂天赋,鲁智深就什么都没有呢。”

    前有关胜已经被召唤出来,却迟迟没有来投奔自己,现在又多了个鲁智深,二人基础武力值牛逼也就罢了,还拥有可以超越基础武力值的天赋,陶商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他二人赶紧前来投奔自己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根据第二阶段规则,本系统现将随机挑选三名全时代武将,宿主可能随机从中挑选一名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名,章邯,统帅90,武力92,智谋70,政治61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名,刘仁轨,统帅80,武力81,智谋72,政治69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名,王昭君,统帅40,武力31,智谋69,政治66;天赋,退敌。”

    全时代的武将数据也出现在了眼前,陶商的思绪从鲁智深那里收了回来,落在了第一名武将上面。

    章邯的大名陶商自然是知道,此人可谓是秦国最后的名将,率领数十万秦军,在巨鹿与关东叛军决战,一度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可惜,章邯毕竟不是白起,也不是王翦,又遇上了项羽这种变态的存在,巨鹿一役被项羽大败,最终不得不归降项羽,秦国最后的精锐部队,也被项羽杀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虽然后来章邯被项羽封为了关中三王之一,可惜没多久就被刘邦所败,最终落得个自尽的悲凉下场。

    章邯虽然战绩不怎样,但鉴于他是碰上了变态项羽,还有军神韩信,失败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,双90的数据,还是不愧为名将。

    至于第二名刘仁轨,名气倒是不大,陶商依稀记得应该是唐朝大将,唐高宗年间因为曾大破日本和百济联军而名震天下。

    至于他的四维数据,不算是太差,但也不算是太出众。

    陶商的目光,落在了第三名的身上,那才是真正让他眼前一亮的名字:

    王昭君。

    古代四大美人之一,与貂蝉,西施,杨玉环并立,有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之容,昭君出塞的故事,更是流传千古,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“四大美人啊,当年汉帝竟然舍得把这么漂亮的美人,去嫁给匈奴和亲,真是瞎了狗眼了,我要是召唤了出来,说什么都不舍得的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暗忖,目光却落在了“退敌”二字上,“王昭君武力这么弱,上不得战场,又能退什么敌?这退敌天赋是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退敌天赋就是,当宿主跟王昭君联姻成功,获得退敌天赋之后,当向异族敌人派出使者时,就有机率触发该天赋,异族敌人哪怕是占据再大的优势,也将无条件退兵。”

    陶商明白了。

    历史上王昭君曾出塞和亲,使匈奴数十年臣服于汉朝,在对异族的外交上,起了巨大的作用,系统应该就是基于这一点,才给王昭君设置了这么个“退敌”天赋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退敌天赋,也算是比较神奇了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倘若将来陶商伐汉,刘备势必会向鲜卑人求援,而陶商若是有退敌天赋,就能有机会叫十几万鲜卑铁骑抛弃刘备,无理由退敌而去,这样的话,他就可以抽出至少十万兵马,去全力攻灭汉国。

    单单这一个天赋,可敌十万雄兵,用神级天赋来形容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,跟章邯比起来,王昭君应该是更有用处了,何况还是四大美人之一呢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眼前忽然一亮,想起了什么事,便又问道:“对了,系统精灵,你先前不是说集齐了四大美人之后,可以触发她们的相性技,能不能告诉我,她们到底有什么相性天赋?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根据系统规则,在宿主不具备集齐四大美人条件之前,本系统将不会告知宿主四大美人相性天赋。不过本系统可以友情透露一下,四大美人相性技对宿主你极为重要,而且可能很快就要用到。”

    极为重要,还很快就要用到?

    陶商思绪飞转,琢磨了半天也猜不透,只好道:“算了,想也想不到,既然她在这么有用,那就先召唤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对象王昭君已召唤完毕,随时可能前来投奔宿主,请宿主注意查收。”

    “这四大美人收集齐了,到底是会有什么相性天赋呢,难道会触发一场美人雨,美女跟下雨似的从天上掉下来,人手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喃喃自语,又琢磨猜测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殿上,众将瞧着自家天子,时而发笑,时而凝眉,表情变化不定,皆是神色又揣测起来。

    “敬德兄,天子这是怎么了?”杨再兴狐疑茫然的问道,作为一名新人,他还是头一次瞧见天子这样失神的样子。

    尉迟恭却早就习以为常,不以为然道:“你这就少见多怪了吧,告诉你吧,咱们这位天子,发呆那是常有的事,要我说啊,天子他不是人,他是神,既然是神,这会肯定在神游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,厉害啊。”杨再兴是信以为真,看向陶商的目光中,又平添了深深的敬畏崇拜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陶商从神游中收神,突然间一拍案几,大笑道:“今天端了宋江的老巢,朕高兴,把好酒都给朕端上来,朕今天要跟大家伙痛痛快快的喝一场,不休不醉!”

    陶商是兴致大盛,当下把一坛坛的好酒端上,杀羊烤肉,与诸将大碗喝酒,大口吃肉,痛快肆意的庆祝。

    今日攻破了叛军国都,众将都或多或少的立下功劳,个个也是意犹未尽,自然也是豪情无限,痛快豪饮。

    一场充满了雄性豪烈的庆贺宴,在这金殿之中开始。

    陶商喝的是痛快,连饮了数十杯,直到酩酊半醉之时,方才在尉迟恭的搀扶下,摇摇晃晃的回到了早为他收拾出来的寝宫中。

    房门一开,一袭倩影便映入眼帘,一袭香风也扑鼻而入,搅到陶商精神突然间清醒几分。

    抬头眯眼一瞄,却见潘金莲不知何时,已候在了房中。

    一见陶商进来,潘金莲忙是上前几步,纤纤玉臂将陶商扶住,关切的说道:“陛下好重的酒气,怎么喝了这么多酒?”

    “今天破了奉高城,陛下高兴,当然得跟咱们喝个痛快了。”尉迟恭笑哈哈道。

    “尉迟将军既然也喝了许多酒,那陛下就交给我来伺候吧,将军可以去歇着了。”潘金莲朝尉迟恭使了个别有意味的眼神,示意他可以离去。

    尉迟恭人虽然粗笨,这点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有的,看着潘金莲那紧紧搀扶陶商的样子,再看看潘金莲那眼神示意,陡然间就明白了这个娇媚的小姑娘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陛下就交给你了,潘小姐,你可千万要把陛下伺候好了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尉迟恭嘿嘿一笑,便转身告退。

    “将军慢走,金莲就不送了。”潘金莲低眉暗喜,从他手中接过了陶商。

    尉迟恭走了出来,顺手把房门给带上,摇头叹道:“天子就是天子啊,时不时就有美人投怀送抱,看来陛下今天晚上又有艳福啦……”

    外面尉迟恭感慨时,里边潘金莲已扶着陶商步入内宫,转过一道屏风,里面水气氤氲,原早就备好了一大盆的热水。

    “金莲啊,怎么是你啊?”半醉的陶商也被那丝丝缕缕的少女体香,搅到心神动荡,渐渐清醒了几分。

    潘金莲则柔声笑道:“陛下今日血战辛苦,这一身都是血汗,金莲没什么能为陛下做的,便想着早早准备好了这盆热水,好伺候陛下沐浴,好好放松放松。”

    说着,潘金莲就抬起雪臂,竟也不避嫌,就要为陶商宽衣解带。

    “叫你伺候朕宽衣,这怎么好意思呢。”陶商没想到她竟这般主动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倒有些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潘金莲脸畔泛起浅浅微晕,却似羞非羞的柔声道:“陛下于金莲有救命之恩,金莲性命都是陛下,帮着陛下更衣沐浴,稍稍让陛下解解乏,区区小事,又有什么不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潘金莲吐露心绪时,长长的睫毛扑扇着,水灵灵的眼眸中秋波荡漾,含情脉脉,看的陶商是心头怦然而动。

    有美人愿意这般心甘情愿,来为自己更衣沐浴,哪个男人会拒绝这等送上门来的香艳服务,更何况是身为帝王的陶商。
永世皇朝笔趣阁


    陶商自然是不会装那种假正经的伪君子,便欣然笑道:“既是如此,那就有劳金莲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便张开双臂,任由她为自己宽衣解带。

    潘金莲便抿嘴浅笑,便是扬起雪白的臂儿来,前前后后的为陶商宽解衣甲,将那血染的征袍,统统都解了下来。

    待到后来,衣衫解的差不多时,陶商倒是坦坦荡荡没什么不自在的,就那么大咧咧的站在那里,反倒是潘金莲脸畔晕色更浓,不敢低头乱看。

    半晌后,衣衫解下,潘金莲才扶着陶商迈进澡盆。

    “舒服啊”陶商靠着木盆边沿躺下,热乎乎的水浸泡下,浑身肌肤都舒服到发麻。

    “陛下,金莲给你擦背吧。”潘金莲倒是伺候的周到,是一点都不害臊,挽起袖子就为陶商擦起了背。

    热水这么一泡,陶商是舒服的不得了,酒气被驱散大半,整个人也清醒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金莲啊,朕今天差点就捉到了宋江,可惜最后只杀了个诸葛诞,还是让宋江那狗东西跑了,没能给你捉到了他。”想起白天之事,陶商便有些遗憾的叹道。

    提及宋江,潘金莲俏脸上便生恨意,贝齿咬着朱唇道:“宋江作恶多端,金莲相信他逃得了一时,逃不了一世,早晚必会被陛下捉住。”

    “金莲你放心。”陶商转过身来,正色道:“金莲你放心吧,朕向来言出必行,朕定会活捉到宋江,叫他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为你死去的那些亲人报仇雪恨。”

    听得陶商再次起誓,潘金莲又是感动,又是担忧,下意识的抓住了陶商的手,柔声道:“金莲相信,陛下定能为金莲报仇,只是金莲希望陛下千万不要再以身涉险,倘若陛下为了给金莲报仇,有个什么闪失,金莲真不知该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情绪激动处,潘金莲明眸之中,不禁盈起了一丝泪光。

    看着柔情似水,对自己这般关切的潘金莲,陶商心中是怦然大动,不由自主的伸出了手,去替她拭眼角的泪渍。

    他这一伸手不要紧,顺势就带出了一大股水花,滴落了潘金莲一身。

    潘金莲被水一淋,身儿不由一颤,畔间顿染红晕,娇嘀嘀抱怨道:“陛下,你胳膊上都是水,把金莲的身子都弄湿了呢。”

    潘金莲这娇羞之状,看的陶商不由是血脉贲张,便觉潘金莲不仅仅是开放,娇柔,更是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狐媚气息。

    男人最受不了的,正是这种狐媚之气。

    陶商不由凝起眼眸,朝着她娇羞的脸蛋看去,便见那一丝水珠,从她红里透白的脸蛋,顺着那雪滑的玉颈滑下,最终汇落在了那半掩半露的两座傲峰之间,跌入了那深不见底的深壑之中。

    此等暧昧不清的美景,看到陶商心头砰砰狂跳,眼中邪意愈浓。

    潘金莲正抱怨着,忽然瞧见陶商眼神有异,顺着他的眼神,低头向下一看时,顿时脸蛋晕色如潮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还是先转过去吧,先让金莲给你擦完背。”潘金莲娇声如丝,却又顺手将衣襟往起提了一提,尽量遮掩住胸前风景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这狐狸精,这不是主动引诱我犯错误嘛……”陶商心里暗骂。

    此刻他是血脉涌动,忍无可忍,恨不得即刻就扑上去,把潘金莲给就地正法了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还需要她身上的“祸水”天赋,跟阴丽华的“旺夫”天赋,来合成天命天赋,倘若一冲动,岂不坏了大事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陶商只得一咬牙,干咳道:“金莲,这么晚了,你早些回去休息吧,这里就不用你伺候朕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潘金莲却是一怔,一脸的茫然不解。

    显然,她已有心想献身于陶商,只不过还要欲拒还休,想用这狐媚之极,把陶商勾到欲罢不能时,才上演正戏。

    她却没想到,陶商竟然能克制到这种程度,直接就要“赶”她走。

    “朕也有些累了,你就先下去吧。”陶商转过了身,不敢再多看她一眼,生恐抵挡不住那狐颜媚语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金莲就先告退了。”潘金莲无奈,只好轻叹了一声,起身告退而去。

    潘金莲是走了,可陶商心头这团熊熊烈火,却无人能够浇灭,越烧越旺,烧到浑身难耐。

    他便将外面的侍卫叫了进来,喝问道:“穆娘娘呢,她人在何处,快把她给朕宣进来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是迫不及待的要把穆桂英召进来,好给自己泄泄火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今夜是穆娘娘值守,眼下她应该还在城外大营里呢。”侍卫答道。

    陶商这下就郁闷了,又问道:“那还有哪位娘娘,上官娘娘呢?”

    “上官娘娘倒是刚刚到,不过之前见陛下正跟众将军喝的高兴,便没有通传陛下,想来现在娘娘已经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听上官婉儿来了,顿时眼冒金星,喝道:“快,把上官娘娘给朕宣来。”

    侍卫离去,陶商是念火熊熊,强行忍受着血脉贲张,却又无处宣泄的料峭春寒躁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一阵香风浸入鼻中,上官婉儿终于是带着一脸惺忪,步入了房中。

    “婉儿拜见陛下,这么晚了,陛下还没有睡啊。”上官婉儿说话之时,语气中尚带着几分困意。

    看着上官婉儿那窈窕的身材,那粉白的脸蛋,陶商是欲念狂生,怎么可能还忍受得住。

    他二话不说,猛一伸胳膊,便将措手不及的上官婉儿,狠狠的给拉进了木盆之中。

    上官婉儿完全没有防备,“啊”的一声惊叫,反应过来时,身子已被拖进了水里,全身都已湿透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这是做什么啊,臣妾身子都被弄湿了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婉儿娇羞的抱怨,一下子彻底清醒过来,明白了陶商想做什么,脸畔晕色如潮,丰腴的身子也在水里扭动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“朕想做什么,还用得着问么。”陶商嘿嘿怀笑着,将她抱在自己的腿上,那双手便已肆意起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许久未经雨露恩泽的上官婉儿,这时被撩拨起了春心,又是喜又是羞,假意挣扎了几下后,便是欲拒还休,娇羞含情迎逢起来。

    渐渐的,她便眼波迷离,面色潮红,贝齿紧咬着红唇,陷入迷离之状。

    水气氤氲的房中,娇喘之声,霖霖水声,还有那如虎如狮的低吼声,阵阵回荡不绝。

    就仿佛在大海上驰骋的一艘巨轮,轻劈风破浪,穿越重重的狂风暴雨,不知过了多久,那一波最凶猛的巨浪袭卷而至,亦无畏的迎着巨浪而上,终于破浪而过,一往无前。

    这一夜,狂风暴雨,久久不绝。

    拥有着“雄风”和“耐久”天赋的陶商,纵情征伐,不知折腾了多久,方才云收雨歇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当陶商从睡梦中苏醒,睁开眼睛之时,已是天光大亮。

    头发凌乱,衣裳不整的上官婉儿,则如一只温柔的小绵羊,枕着他的胸膛甜甜而睡。

    陶商一醒,她跟着就醒了,两人四目相对,回想起昨晚的惊心动魄,不由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“天也不早了,咱们起来吧,婉儿你来的正好,朕正好要劳烦你帮朕做一件事。”陶商笑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要臣妾做什么?”上官婉儿往他的臂弯里缩了缩,慵懒的不想起身。

    陶商手伸进被子当中,狠狠的抓了一抓,嘿嘿笑道:“这还用问么,朕当然是要用你这俐牙利齿,帮朕劝降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你好坏,别乱捏了,臣妾起来还不成么。”上官婉儿娇羞抱怨着,双手赶紧捂在胸前,笑着跳下了床。

    她这般一跳下去,那曼妙如雪的身段儿,顿时便又撞入了陶商的眼中,撩动动他念火再燃而起。

    陶商咽了口唾沫,从榻上一跃而起,扑向了上官婉儿。

    房中,男女嬉笑靡靡之声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又行了一番鱼水之欢,纵情折腾了好一番后,陶商方才罢休,二人打着情骂着俏,说说笑笑的穿戴好衣服后,方才离开了温柔乡,来到了金殿。

    陶商恢复了帝王的霸道威仪,高坐于龙座上,上官婉儿则也变回了那副端庄淑仪的样子,陪坐在身边。

    清了清嗓子,陶商拂手大喝道:“来人啊,把戴宗那厮给朕带上来!”

    四更奉上,呆会还有一章。兄弟们也可以搜索关注燕子微信公众号:堂燕归来或者tangyanguilai,有精彩番外品赏,也可以加燕子的q群:330968099,里面很热闹,全是喜欢召唤的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