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神射又如何

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神射又如何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林冲和花荣的精神意志,终于崩溃了。

    他们想不通陶商为什么突然间拥有了武圣之力,他们也没功夫去想,完全被陶商那神鬼一击吓破了胆,只知道再强撑下去,下一个被杀的必是他们其中一人。

    逃!

    他二人的脑海中,刹那间是一片空白,只余下了这么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看着夺路而逃的手下败将,陶商冷笑一声,岂容他们就此走脱,纵马舞刀就穷追而上。

    陶商胯下所骑的,用是西域的汗血宝马,度极快,几下便追近。

    林冲回阔大望见陶飞驰而近,脸上焦虑惊恐,蓦然间想起什么,急向花荣喝道:“花将军,你不是有一手神射神技吗,快放箭阻止他追上来啊。”

    花荣是被陶商的神威吓到了失魂落魄,只顾着逃命,被林冲这么一提醒,方才想起自己还有底牌。

    他不及多想,急是挂住大枪,暗暗卸下强弓,变弓搭箭,蓦然回,朝着追来的陶商就是一箭。

    呜——

    破空之声骤然响起,一道寒光穿破血尘,直奔陶商面门而来,度之快,准度之精,皆不愧是拥有“神射”天赋。

    这一箭射出,倘若是别的魏将,不知花荣底细,不知他虽是一流武道,却拥有着可比李广的神射,措不及防的情况下,在这样近的距离,非被当场射杀不可。

    可惜,他射的是人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对花荣可谓是一清二楚,深知他有“神射”天赋,不可小视,追击之时早就时刻防备。

    当他鹰目瞄到花荣挂住了大枪,弯下腰偷偷摸摸之时,他就猜到花荣多半是想偷施冷箭,精神立刻就加倍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那一箭射出之时,陶商立时就判断出了箭矢的袭来轨迹,身形从容的向旁一斜,袭来之箭便擦着陶商身边数尺之距抹过。

    “这奸贼,竟然躲过了我近在咫尺的一箭!”花荣一击不中,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再射啊!”同样惊讶的林冲叫道。

    花荣只有压制住惊异,弯弓搭箭,又是一箭破风而出,射向陶商的心脏所在。

    这一箭射出,陶商同样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眼见利箭破风袭来,陶商这一次甚至连躲都不屑于一躲,手中战刀舞出,只听“铛”的一声,就把袭来之箭轻易挡开。

    又是一箭不中,花荣是又气又急,眸中闪过一丝愠色,猛的从箭壶中抽出三支利箭。

    开弓似弯月,箭出如流星,三道长箭同时破风而出,电射向陶商。

    一箭三星!

    陶商神色一动,鹰目中立时迸射出一丝惊讶之色,显然是没有料到,花荣这个有“小李广”之称神射手,不但拥有百百中的射术,竟然还练就了一手“一箭三星”的绝技。

    上方一箭,直扑陶商面门而来,中间一箭,则奔着他的心脏射去,而下面那一箭,则是冲着他的胯下战马而去。

    “好箭法!”

    陶商身为敌人,都忍不住一声喝彩,手中战刀疾舞而出,自然是优先护住自己。

    铛铛!

    两声清脆的锐响,那袭向陶商的胸口和面门的利箭,皆被他的战刀轻松挡了回去。

    只是那第三箭,与前两箭的距离相距太远,直奔着战马前蹄而去,陶商挡下袭向自己的两箭之后,想要移刀救马之时,为时却已晚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那一支利箭不偏不倚,准确无误的射中了战马的前蹄。

    那可怜的战马蹄子中箭,痛的一声咴律律的惨叫嘶鸣,前蹄失去了支撑之力,向着前边便跪栽了出去。

    马上的陶商虽然没能挡下这一箭,却早有心理准备,战马栽倒瞬间,他双足就猛然一蹬,借着前冲的惯性之力,身形腾空而起,稳稳的滑落在了五步之前。

    眼见陶商稳稳落地,毫无伤,花荣又是大吃一惊,心忖:“我这一箭三星的本事,乃是我独门的绝技,向来是箭无虚,却竟给他这么轻松的避开,就好象他对我的射术早已心知肚明,了如指掌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花荣惊骇莫名之时,林冲眼中却迸射出一丝喜色,叫道:“他战马被射倒,短时间没办法再追我们,花将军不要再射了,赶紧撤退。”

    被林冲这么一提醒,花荣却才蓦然清醒,也顾不得心中的惊异,急是将手中弓箭一扔,拼命的抽打着胯下战马,一路狂逃。

    后方七步之外,陶商已飘落于地,稳稳的站定,半空中还顺势手起刀落,将两名不长眼睛的敌卒斩碎。

    落定之时,举目一望,却见林冲和花荣二人,已趁势夺路而逃,转眼已杀入了乱军中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陶商知道,眼下军阵已被他们拼死突破,以他二人的武道,一门心思要逃,没人能够挡得住他们。

    况且自己战马被射伤,就算是即刻换了战马再追,就这么短短片刻间的空隙,也足以让他们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至于宋江那个狗杂种,恐怕也已趁着方才他被林冲三将拖住之机,趁乱逃远

    这一战只杀了一个诸葛诞,没能活捉了宋江,多少是有些遗憾,不过成功夺下奉高,杀到宋江只余下千把残兵败将,收获也算满意了。

    眼下宋江已是穷途末路,根本无法再独木跟陶商抗衡,只能灰溜溜的如丧家之犬般去投奔孙策。

    宋江心怀野心,势必不能全心的效忠于孙策,而孙策对宋江也必会怀有猜忌,让宋江跟孙策合流,让他们彼此猜忌
宗师巨星全文阅读
,对陶商来说,反倒不见得是一件坏事。

    “宋江,就让你那颗狗头,在你的脑袋上再多挂几天吧。”陶商冷笑一声,拨马转身,径归奉高城。

    当陶商踏着血路,会合了杨再兴,还往奉高城时,城中的屠杀已结束多时。

    数以万计的泰山叛卒们,在这场破城战中被诛灭,尸横遍地,血染城池,把整座奉高城变成了一座修罗杀场。

    城池四门上空,魏字的战旗已傲然飞舞,诸处要害皆也悬挂上了大魏战旗,宣告着这座叛军的老巢,终于重新回到了大魏的怀抱。

    陶商昂入城,沿途接受众将士的山呼万岁,称赞鼓舞着将士们的奋勇,策马步入了伪王宫。

    登上高阶,坐在那金殿龙座上的一瞬间,脑海里响起了系统精灵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获得奉高攻防战胜利,根据第二阶段规则,系统现在开始随机召唤三名后世武将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名,秦桧,统帅61,武力51,智谋79,政治8o;与宿主关系,敌对,召唤地点,上谷郡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名,李成桂,统帅88,武力86,智谋87,政治89;与宿主关系,敌对;召唤地点,百济郡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名,鲁智深,统帅81,武力98,智谋72,政治62;天赋,佛魔;与宿主关系,效忠;召唤地点,未知。”

    系统精灵果然又及时的开启了召唤,召唤出三名后世武将。

    当陶商看到第一名武将时,不由就乐了。

    大名鼎鼎的秦桧啊,古往今来,无人不知,不人不桧,勾结金人,帮着赵构害死岳飞的大奸臣,遗丑万年的存在。

    陶商记得这个秦桧在北宋末年之时,就是主和派的代表,北宋被金国所灭之后,也随徵钦二帝被金兵俘往了北方,并得到了金国上层的信任。

    后在金国的默许下,秦桧成功“逃”回临安,按照金人的授意力主宋金议和,被赵构所重用,拜为宰相,虽几起几落,但因有金人做外援,故一直都深得赵构的信任,还得了个善终,死后还被封王。

    而这秦桧为相其间,主要政绩就是奉行割地,称臣和纳贡的议和政策,极力贬斥压制抗金将士,阻止恢复故国,并结纳私党,斥逐异己,屡兴大狱。

    而秦桧最大的“杰作”,自然是在宋高宗赵构的授意之下,诬陷岳飞谋反,以莫须有的罪名,把岳飞赐死狱中。

    秦桧虽得善终,但死后却成了遗臭万年的大奸臣,跪像永跪于岳飞庙外,为万世唾弃,自己也成了奸臣的代言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一次的召唤,竟然把秦桧这个大奸臣竟也召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,这种奸臣,人人得而诛之,幸亏他没落到我的地盘上,不然我分分钟把他碎尸万段,就让他去祸害刘备吧。”陶商心中暗自冷笑,目光又落在了第二名召唤者般上。

    李成桂。

    李氏朝鲜开国之君,也算是个枭雄人物了。

    陶商记得此人原本为高丽大将,在高丽末年,战乱连连的情况下,南征北战屡立战功,通过战争积累下了深厚的威望。

    后来元朝被灭,大明朝建立,高丽王轻视大明,派李成桂趁机出兵辽东,结果李成桂审时度势之后,率北征军回师平壤,夺取了高丽军政大权,把高丽王变成了傀儡。

    随后不久,李成桂便在权力稳固之后,废掉末代高丽王,登基称帝,并改国号为在朝鲜,开创了朝鲜五百年基业。

    “这个李成桂,应该就是那个半岛历史上最强的人物了,各项数据都上了8o,有几项还快要上了9o,不过终究还是小国之君,能力再强也就是这个水平了,召唤在了百济郡,应该会去投奔孙策吧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思绪飞转,目光落在了最后一名的身上,眼中顿时迸射出了精光。

    鲁智深!

    大名鼎鼎的花和尚鲁智深,梁山军将领之一,武道之高,略胜于武松,可与林冲之流相抗衡,只在卢俊义之下。

    要说这个鲁智深,可以说是梁山诸将中,陶商最欣赏的一人,在陶商看来,只有鲁智深才是一百零八将中,真正的英雄好汉,真正的“替天行道”。

    像李逵这种屠夫,坏人没杀几个,无辜之人倒是杀了个不计其数,跟“替天行道”沾不得半点边。

    像武松,虽然没有滥杀无辜,但也从未有过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的所为,每每都是自己被奸人所逼,才不得不出手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大部分的梁山将,不是朝廷官吏,被骗逼上山,就是打家劫舍的强盗土匪,平时干的都是欺负弱小的勾当,甚至连孙二娘这种卖人肉包子的货色,都能坐上一把交椅,跟着宋江不要脸的高举起“替天行道”的大义旗号。

    可以说,梁山军打着是“替天行道,除暴安良”的旗号,实际上干的却是“滥杀无辜,祸国殃民”的勾当。

    唯有鲁智深一人,才真正的做到替天行道,除暴安良。

    他为金家妇女打死镇关西,为刘太公女儿打跑周通,为林冲教训董薛霸,为史进深陷华州,他所干的每一件事,没有一件是为了自己,全都是在帮别人。

    鲁智深才是真正的侠肝义胆,只有他,才配得上梁山好汉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朕最欣赏的就是花和尚了,没想到他还真召唤到我麾下了,不过这个佛魔天赋,又是个什么鬼?”陶商好奇道。

    三更奉上,继续爽起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