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肝胆俱裂!

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肝胆俱裂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诸葛诞,你耳光没被扇够,专程来找死了吗!”

    陶商一声讽刺的冷笑,战刀扫过,以一记半步武圣的暴击,同时荡退了林冲和花荣的联手合攻,反手一击就轰向了背后袭来的诸葛诞。

    诸葛诞的武力值不过是70多点,当世二流的水平,陶商这反手一刀,哪怕只是98的原有攻击力,一旦交锋,也足以一招秒杀诸葛诞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秒杀,至少也要一击把诸葛诞震下马去,震个半死。

    怒杀而来的诸葛诞,蓦见陶商战刀狂扫而来,那浩浩荡荡的刃气,如无形的巨墙一般,铺天盖地的狂压而来,刀锋未至,刃气便压到他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刹那间,诸葛诞脸上涌起惊惧之色,显然是没有料到,陶商在二人夹攻之下,竟然还能以如此强悍的一击,反扫向自己,这一刀正面撞上,不得要他的小命。

    惊惧之下,诸葛诞顿时便有些后悔,自己复仇心切,头脑被怒火蒙蔽,竟是前来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无可避闪之下,诸葛诞只能一咬牙,硬着头皮举刀相挡。

    眼看陶商这神鬼变色的一击,就要轰中了诸葛诞,刚刚被震退的林冲和花荣二将,生恐诸葛诞有失,急是齐声厉啸,两柄大枪尽起全身之力,急袭而来。

    陶商若是不顾一切,非要杀诸葛诞,回刀之后力道就可能不够,只能寄希望于触发暴击来抵挡那二人的全力一击,否则若不触发暴击的话,就有可能被林冲二人所伤。

    权衡利弊,陶商在瞬息之间,就做出了决断,刀锋依旧荡出,但手上的力道却陡然收回,只留下了不足两成的力道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刀与刀,瞬间相撞。

    陶商就如同一只被蚂蚁撞上的大象,身形稳如泰山,气息连一丝的不畅都没有,根本没有任何的撼动。

    而诸葛诞却截然相反,刀锋撞击的瞬间,身形剧烈震动,几乎从马背上直接被震荡下去。

    那汹涌如海潮般的强悍力道,顺着兵器灌入他的身体,更如无数条沾水的鞭子,狠狠的抽打他的内脏,打到他气血突涌到了嗓子眼,几乎就要吐血的地步。

    仅仅不足两万的力道,诸葛诞就已被震到受伤不轻。

    就在诸葛诞痛苦惊怖之时,陶商都不屑瞟他一眼,力道一刀,战刀一回,反手又迎向了林冲和花荣的战枪。

    铛铛!

    金属激鸣之声尖锐响起,疯狂的力道,震到陶商身形为之一震,气息也跟着一滞,胸中气血也翻腾而起。

    而林冲和花荣二将,那沉稳如山,气息身形都未有一丝波动。

    这一击,他二人稳占上风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出我所料,诸葛诞这个弱鸡虽弱,终究还是能顶点用的……”陶商剑眉微微一凝,鹰目中终于掠起了一丝忌惮。

    适才那一招,陶商虽对诸葛诞只使出了不足两成的力道,但正是因那两成力道缺失,让他无法再从容的对付林冲和花荣的联手正面攻击,显现出了吃力之势。

    林冲见陶商落入了下风,精神陡然间大振,厉喝道:“这奸贼快要撑不住了,这是天赐给咱们的良机,我们各拿出全部本事,联手绞杀此贼,一举扭转乾坤!”

    厉啸声中,林冲不顾体力损耗,手中大枪狂飙而出,挟着滚滚如潮的巨力,朝着陶商轰刺而上。

    花荣也急提一口气,战枪螺旋不出,卷起涡状的刃风气流,挤压着空气轰向陶商。

    纵然是武道低微的诸葛诞,这个时候也拿出了吃奶的劲力,双臂青筋爆涨,拼尽全力挥刀斩向陶商。

    两柄大枪,一柄血刀,分从三面攻向陶商。

    “跳梁小丑们,朕还怕你们不成,有什么本事,尽管使出来便是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陶商却非但不惧,反而是放声狂笑,豪烈自信的笑声,回荡在天地之间,震撼三敌的精神。

    狂笑声中,陶商抖擞精神,怒发神威,手中战刀掀起腥风血雨,荡纵而出。

    大魏之皇,单枪匹马,力敌三将!

    一时间,狂尘遮天而起,刀影层层叠叠,枪影如漫空流虹,四面八方飞溅,只见光影而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陶商跟那三员泰山国大将,再次战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这一次交锋,形势便对陶商颇为不利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能触发出了初级武圣的暴击,一切自然不在话下,莫说是他三人联手,就算是三名满百武力值的半步武圣联手,又有何惧。

    但偏偏这暴击天赋,一连数十招都没有爆出一记武圣的攻击力,最多也就是满百的暴击而已。

    光凭偶尔的一记满百暴击,只能稍稍击退那三将而已,根本无法扭转被压制的局面,这导致陶商在跟他们大部分的交手,都处于被压制的下风。

    林冲看出陶商的
慕南枝小说5200
武道飘忽不定,似乎并非真是半步武圣的实力,只是偶尔能爆发出一两记重击而已,实际上的武道跟自己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他便以为看穿了陶商的破绽,兴奋大叫道:“这奸贼必是身上有伤,不能发挥出全力,我看他已撑不了多久,大家再加一把力,要了他的狗命。”

    林冲出招更凶,几乎已将自己的体力运用到了极限,疯狂的攻击。

    花荣和诸葛诞在他的激励之下,也都拿出了玩命的决心,刀枪拼死的挥纵而出。

    一时间,陶商所受到的压力更增。

    五招走过,本是吃力的陶商,蓦然间感觉到了身体的异变。

    那一双眼睛中,敌人出招的速度,似乎在瞬息间变慢,所有的破绽都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那一双手臂,仿佛也在瞬间发生了质的变化,让他感觉到充满了无穷无尽,可撼山般的狂力。

    陶商的鹰目之中,陡然间闪出一丝狂喜,因为这种感觉他再熟悉不过,这是武道冲破100,达到了初级武圣之时才会有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该死的暴击天赋,终于爆出了一招超越100,初级武圣的攻击力!

    “跳梁小丑们,就让你们见识一下,传说中的武圣之力吧!”

    陶商一声狂笑,鹰目陡凝,一身杀气滚滚狂燃而起,本已碗口粗的手臂,陡然间青筋爆涨突涌。

    初级武圣之力,爆发。

    虽只一招,却已足够。

    惊雷般的龙啸声响起,陶商手中那柄染血的长刀,瞬间如雷霆般舞起起来,速度之快已超越了肉眼可见,快到不可思议,连林冲这样的绝顶武者,都无法看清的地步。

    漫空狂舞的刀影,如陨落的星辰,卷积着毁天灭地的狂力,向着最弱的诸葛诞狂轰而去。

    “武圣,这是武圣之力,他的武道,竟然突破了半步武圣!”

    刹那间,林冲和花荣惊骇到了极点,恍惚间以为自己眼睛产生了错觉,见到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们就蓦然清醒,意识到陶商这一招奔着诸葛诞而去,非当场把诸葛诞撕碎不可。

    救诸葛诞!

    他二人的脑海中,不约而同的迸现出这个念头,不及多想,两条大枪急是尽起全力纵荡而出,截向陶商的刀锋,试图救下诸葛诞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武圣之力面前,他二人的那点实力,简直形如蝼蚁,不堪一击!

    “你们谁都救不了他!”陶商一声不屑的狂啸,手中战刀没有半分迟滞,依旧狂斩而出。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两声气劲撞击的闷响,林冲的二人的枪锋,连陶商的战刀都没有触碰到,直接就被那强悍无匹的刃风弹开。

    无可阻挡的战刀,挟着雷霆般的毁灭力,如无形的山岳一般,浩浩荡荡的辗压向了诸葛诞。

    “武圣,他竟然——”

    诸葛诞眼珠爆睁欲裂,一张脸惊恐到扭曲变形,完全被陶商那浩荡无匹之势慑住了神魂,竟然惊恐到精神被滞,连举刀相迎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天崩地裂的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一道鲜血飞溅而起,一团血肉腾空而飞,越过四周众军士的头顶,跌落在了数步之外。

    刃气散尽,狂尘落定。

    四周的两军士卒们定睛一看,却见那跌落之物,正是一颗人头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心神一震,不由自主,战战兢兢的向着战团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大魏之皇陶商,巍然而立,战刀斜拖于后,刀锋上还在滴落着丝丝缕缕的鲜血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身后,诸葛诞的身体头颅已不见,断颈处大股的鲜血,哗哗的往外翻涌,那无头的残躯,在马上晃了几晃,轰然栽下了马来。

    诸葛诞,被斩!

    就在这一招之前,诸葛诞还在做着复仇雪恨的春秋大梦,自以为凭着跟林冲和花荣联手,正一步步的压制诠陶商,直到压制到他破绽百出,最终将他绞杀。

    可就在一招后,那个被他们压制的大魏之皇,却突然间爆发出了武圣之力,撕破林冲二人的联手阻击,以神威般的武力,斩下了诸葛诞的狗头。

    这奇迹般的剧变,这神鬼变化的武道,几如天神一般。

    林冲和花荣二将,眼睁睁的看着诸葛诞被杀,二人已是惊到目瞪口呆,双眼全都被骇然填满,竟是僵在了马上,战战兢兢的打起了哆嗦。

    斩敌的陶商,却拨转战马,缓缓的转过身来,滴血的刀锋指向他们,冷冷道:“现在,轮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那霸道冷酷的言语,俨然将他二人视为蝼蚁一般,弄死他们可以不废吹灰之力。

    林冲和花荣肝胆已碎,彼此对视一眼,拨马掉头就狂逃而去。

    (二更到,兄弟们,支持在哪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