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怒战群敌

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怒战群敌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没错,那泰山军第一大将的脸,已统统被不可思议的震惊所袭占。

    那极度惊异的表情,好似眼前的情况,已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,让他不愿相信眼前残酷的事实,他不相信古往今来,竟有一位帝王,能把武道练到半步武圣的境地。

    这个人,竟然就站在他的眼前!

    刹那之间,林冲的心头,无法掠过一丝惧意。

    生平头一次,林冲对眼前这个大魏之皇,产生了畏惧之意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林冲甚至还产生了一丝错觉,仿佛眼前跟前自己交手之人,并非是人,而是神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藐视着神色惊骇的林冲,陶商战刀一指,冷冷道:“林冲,你武道不弱,倒是员将才,何必再为宋江那根搅屎棍卖命吧,归降朕吧,朕必会让你成就一番伟业,荣华富贵,名垂青史。”

    搅屎棍!

    陶商竟然把林冲眼前,那义气无双的公明,辱为搅屎棍!

    “你辱我可以,辱我公明哥哥就是不行,就算你是半步武圣,我林冲也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暴怒之极的林冲,一声愤怒的咆哮,猛夹马腹,手纵大枪,再度挟着熊熊的怒焰,再起平生之力,向着陶商撞来。

    “不听话是吧,那朕就打到你听话!”陶商冷哼一声,双腿一动,纵马而出。

    金色的流光再度破风而出,奇快的速度,瞬息间一人一骑,便如铁塔一般,横在了林冲向前。

    龙啸声中,陶商猿臂舞动,手中战刀化成一道弯月,挟着天崩地裂的力道,横荡而出。

    刀锋斩出,如同一道黑色的磁铁,把附近的空气疯狂的吸聚而于,聚成一道巨大的涡刃,将林冲全身裹于其中,叫他无从可避。

    暴击,武力值99!

    这一刀斩出,威力虽不及方才,武力值也要胜于林冲,令林冲精神大震,却眼见避无可避,只能暗暗咬牙,手中大枪尽起全力挡击而出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火星飞溅而起,又是一声金属撞击,猎猎激鸣,震动四野。

    这一击之下,威力已逊于方才,由于只比林冲高了1点,反弹之力作用之下,陶商身形也跟着微微一震。

    饶是这一击的武力值,仅仅比陶商自身的武力值高出1点而已,但由于林冲适才乱战,体力已损耗不少,再加上方才那一击造成内脏轻微受损,实际战斗力已低于了98点。

    攻击力下降,防御力自然也跟着下降,这一招接下,林冲只觉激射的气流刮面如刀,四面八方的压向,如同数不清的刀刃,疯狂的扫刮着他的身体,连呼吸都极为吃力。

    不过,林冲这一次却压制住了激荡气血,内脏并未再受创伤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厮的武道怎么突然间又变弱了?”

    就在林冲狐疑之时,陶商却不给他喘息的机会,一声龙啸,手中战刀狂扫而出,如天地大磨盘般,再轰而出。

    先手已失,林冲来不及琢磨陶商武道变化,急是高举大枪,全力迎击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飞溅的星火,盖过了残阳之光,又一声震天的轰鸣声,刺破人耳膜。

    这一记重刀斩下,林冲只觉天河崩决般的力量,疯狂汹涌的轰击而下,瞬间震到他气血翻滚如潮,五内欲裂,几乎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。

    那狂压之下,林冲双臂肌肉咔咔作响,竟似要绷断一般,无法招架之下,双臂硬生生的被压弯了下去,陶商战刀的刀锋,直接就斩中了他的头盔。

    “咣铛”一声,头盔落地,林冲瞬间是披头散发,狼狈之极。

    又是一记半步武圣,满百武力值的暴击!

    这一刀击出后,连陶商也是大为惊喜,不由感慨起这暴击天赋的飘忽不定。

    上次他战对武松时,可以一连十招都没有爆发出一次暴击,现在跟林冲交手,却刀刀暴击,还有两次都暴出了100的武力值。

    陶商这边惊喜时,林冲却再度为陶商的武道强大所震撼。

    他终于意识到,陶商的武道压根就已达到半步武圣,之所以忽强忽弱,根本就是在戏耍他而已。

    就象是猫戏老鼠,捉了又放,放了又捉,根本不是猫杀不了老鼠,而是猫要享受戏耍老鼠,玩到老鼠身心崩溃之后再吃掉的乐趣,那样才更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被陶商戏耍也就罢了,还被击到头盔跌落,披头散发的地步,林冲何曾受到过这等莫大的羞辱。

    无尽的羞辱之下,林冲如困兽被激怒,陡然间一声怒吼,双臂用尽全力奋然托起,将陶商压下的战刀扛开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跟发了疯似的野枪一般,枪锋化做漫空流影,向陶商铺天盖地的攻来。

  
猛鬼相亲游戏吧
  林冲是彻底的发疯了,一招一式都是拼命的架势,不惜在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光靠不要命,就能跟朕一战么,笑话!”

    陶商却一声冷笑,战刀舞动,正大雄浑的招式,浩浩荡荡而出,正面迎击林冲同归于尽式的狂攻。

    两员当世绝顶武者,乱战在了一团。

    只见刃风四面乱扫,将地面斩出数不清的沟壕,冲击波所掀起的漫空狂尘,将方圆六丈范围内都波及,任何进范围的士卒,无论敌我皆被绞碎。

    四周的两军士卒们,只怕被刃气误伤,做了倒霉鬼,纷纷四下退开,不敢接近半点。

    林冲虽然疯狂,招招都同归于尽,但他的基础武力值,到底也只是与陶商相当而已,同为98点。

    陶商光凭着本有武力值,就足抵挡林冲,再加上时不时爆出的一招暴击,不出数招就压制住了林冲的疯狂,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十招过后,林冲已被全面压制下去,在陶商半步武圣的暴击下,更被震到内脏受创,虎口开裂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的疯狂气焰渐渐熄灭下去,信心越发受挫,几招间便已力不从心,破绽频出。

    看起来,林冲败局已定。

    “林将军,我来助你杀陶贼!”斜刺里方向,突然间响起一声厉啸,一员敌将拍马舞枪疾杀而来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一扫,系统精灵跟着一扫描,杀来的敌将,正是花荣。

    他手中战刀刚刚一刀击出,花荣从斜向疾射而至,手中大枪挟起腥风血雨,直扑陶商侧肩。

    “又来一个么……”陶商剑眉一凝,战刀荡开林冲,反手狂扫而出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震天的金属嗡鸣声中,陶商身形巍然不动,花荣那疾刺而来的大枪,却给瞬间震击开来,震到他气血为之一荡,虎口发麻。

    花荣的武力值,连90也没有上,只能算是当世一流而已,又岂是陶商对手。

    “花荣你来的正好,我们合力杀了这奸贼!”在

    原本陷入不利局面的林冲,却象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般,陡然间又燃起了希望,暴喝声中,手中大枪再舞而出。

    感知到身后刃风袭来,陶商刚刚震退花荣的战刀,不得不立刻收回,反手一刀荡出,挟着浩浩荡荡的巨力,轰击而上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金铁交鸣,又是可怖的冲击波,四面八方的袭卷开来,掀起漫空的飞沙走石。

    这一招,并没有触发暴击,只是98武力值的一击,并不足以震退林冲。

    而这时,花荣已急提一口气,压制住翻滚的气血,舞枪再杀而来。

    陶商只得狂舞战刀,迎击那二人联手的进攻,很快三人就走马灯似一般,狂战在了一团。

    林冲和花荣二人,一个是当世绝顶,一个是一流实力,二人联手,陶商本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只是陶商身负有“暴击”天赋,每每在被压制之时,就爆出那么一记重击,轻松又将局势扳了回来。

    如果陶商对战是的他们其中任何一人,只需触发几式暴击,就足以拿下对手,但眼下对付他二人的联手,即使是半步武圣的暴击,也勉强可以被他二人平摊平分担下去。

    何况,陶商的暴击天赋又不是持续续性的,只是偶尔爆出一击而已,这就给了他们喘息之机,而不至于被连续的暴击打垮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么久都没有爆出初级武圣的重击,今天这个暴击天赋,还真是不听话呢……”陶商出招之时,心中暗骂。

    就在这僵持不下时,乱军之中,又见一员泰山军武将,杀破乱军,拖着大刀直扑而来。

    “陶贼,今天诸葛诞非宰了你,报你羞辱我之仇!”

    是诸葛诞。

    他奔腾如风,带着一脸未愈的伤痕,带着一腔极度羞辱愤恨,如一只杀红了眼的野兽,舞刀向着陶商疯狂杀来。

    今日,他是为了复仇而来。

    当初身为使者前往魏营“诈降”之时,却因狂妄被陶商一顿耳光狂扇,扇到边他爹妈都认不出来的地步,堂堂诸葛一族的杰出名士,这等旷世奇耻大辱,诸葛诞岂能忘记。

    眼下在这突围的路上,撞上了陶商,诸葛诞当然是怒从心起,巴巴的想要复仇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他一人,他自知武道低微,自然是不敢陶商一战,但看到林冲和花荣围杀陶商时,诸葛诞便看到了复仇的希望,再无忌惮的就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他以为,就算是陶商武道再强,也绝难同时抵挡得住他三人的联手齐攻,非败不可。

    挟裹着熊熊的复仇怒火,诸葛诞如风杀至,手中大刀狂举而起,朝着陶商的后背就轰斩而下。

    (兄弟们,今天五更爆发,爽起来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