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战林冲!

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战林冲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那一声厉喝,如若天雷轰落,震动四野,震到泰山军那班残卒无不一震,神色中惧意顿起。

    宋江则是听到脸上青筋抽涌,眼中迸射出了无尽的惊怒之色,拳头紧握到几乎分崩碎。

    陶商那一袭霸绝之词,与其说是招降,倒不如说是直接宣判了他宋江的死刑。

    不降,是死。

    降,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总归陶商是不打算放过他宋江,降与不降,最后的结果统统都是一个死字。

    堂堂泰山王,被当着自己部下的面,被陶商如此羞辱式的通牒,宋江不仅是惊悚,更是愤怒。

    可惜,空有一腔愤怒却又无济于事,他前路被堵死,后面又有成千上万的魏军追兵在赶来,他似乎已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就在宋江惊怖到手足无措之时,旁边的大将林冲,却被陶商那羞辱式的狂言,激怒到了羞愤万分,自尊心深深激刺之下,满腔的怒火,如火山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大王休要被那陶贼吓到,他不过是单枪匹马一人而已,今天我林冲拼上一条性命,也要为大王杀出一条血路!”

    盛怒的咆哮声,林冲纵马而出,手舞着大枪,向着陶商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花荣也被激起雄心,大叫一声:“我与林将军联手,为大王杀出血路!”

    一声悲壮的长啸,花荣纵马舞枪,也如狂疯般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诸葛诞非杀了这陶贼,洗雪耻辱不可!”诸葛诞也挟裹着复仇的怒火,舞刀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三员泰山国大将,抱着决死之心,朝着陶商狂杀而上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魏帝“残暴”,投降断无生路,只有拼死一战,方才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他们更是自信的以为,陶商太过狂妄,竟然单枪匹马前来阻击他们,凭着他三人联手,也许能一举击杀了陶商,毕其功于一役。

    陶商一死,魏军土崩瓦解,别说是恢复泰山国,就算是纵横天下,鲸吞天下也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眼看着三员大将杀出,宋江吃惊的愣在了马上,显然是没有料到,他的部下,他的臣子的勇气,竟然远胜于自己。

    因为就在刚才的一瞬间,宋江心中已萌生了伏地下马,向陶商卑微求降,极尽哀求的向陶商求绕,也许陶商会网开一面,给他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而现在,那三将狂杀而出,等于是绝了他求降的希望,而他们决死之心,也让宋江心中涌起了深深的羞愧。

    “大王,现在决死一冲,说不定还有突围的一线希望,还在犹豫什么!”吴用急切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宋江身形陡然一震,残存的一线希望被惊醒,脸上陡然间也燃起了悲愤的杀气,大叫道:“投降只能是死路一条,陶贼不会放过我们的,想活命的兄弟,就随本王杀出一条血路去!”

    咆哮声中,宋江策马而出。

    那两千残存的泰山卒们,在求生意念的催动之下,鼓起了最后的勇气,歇厮底里的大叫着,追随着宋江,追随着林冲那三将,狂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大队人马的前方,泰山军第一猛将林冲,单枪匹马冲锋在前。

    胯下的战马飞奔,他鼻中气喘连连,但林冲却感觉到周围是无比安静,静他几乎能听一自己的心脏跳动声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中已是一片空白,只留下一个念头:

    杀陶商!

    心怀着这绝死的念头,林冲一路飞奔,向着陶商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陶商却依旧如天神般威然而立,目光中透着藐绝天下的霸道,傲视着冲杀而来的林冲。

    林冲的武力值确实高,高到了98点,跟他自己持平的境界界。

    可惜,林冲仅仅只是武力值高而已,却没有暴击天赋加身,陶商有足够的信心可以击败他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林冲只不过一头垂死挣扎的野兽罢了。

    残血西斜,血色的阳光照在金甲上,反射出了夺目的瑰丽色彩,将陶商周身都沐浴在炫丽之中。

    华光之中,陶商就那么如山屹立,如视土鸡瓦狗一般,看着林冲杀至,看着那残存的敌卒,扑涌而上。

    在对敌军的垂死挣扎,两千魏军铁骑,却如铁壁般巍然耸立,无所畏惧的傲然对冲杀而来的困兽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林冲仗着马快,如狂风般第一个杀至,那一柄大枪拖着熊熊如火的血尘尾迹,狂撞而上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兵甲崩裂之声,陡然间响起,林冲大枪螺旋刺出,狂暴的刃风巨力,瞬间将三名阻路的魏骑撕碎。

    那钢墙铁壁的魏军军阵,被林冲仗着98点的绝顶武力值,瞬间就击穿了一道口子。

  
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全文阅读
  破阵而入的林冲,势不可挡,一路狂杀,将鲜血扬起在头顶,掀起一片肢离破碎与惨烈的嚎叫。

    林冲挟着必死的决心,借着战马的冲势,突破了魏军军阵,一路向着陶商所在冲来,后面那两千敌卒,也疯狂的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两军转眼间陷入了混战。

    魏军铁骑,乃天下一等一的精锐骑兵,又岂是纸扎的,林冲狂冲出了不出十步,冲势便被拖住,度不得不放慢。

    很快,左右的魏军铁骑,便如潮水一般围裹而来,林冲则抖擞精神,手中大枪枪飞舞如风,化出无数道枪影电光,斩杀着围杀而来的魏兵。

    林冲虽猛,大魏将士却有铁胆之心,前赴后继的围涌而来,一名倒下,另一人立刻填补而上。

    林冲武道虽高,但每杀一人就消耗一分力气,但在数不清魏骑兵的拖延下去,只怕还没杀到陶商跟前,就已经力竭。

    片刻间,林冲已连斩二十余人,几乎是枪枪夺命,身后已留下了长长血路,眼看着力气消耗极大,却是举步维艰,每向前杀出一步都无比困难。

    而陶商却就巍然屹立于八步之外,冷冷的驻立,以看小丑的眼神注视着他,那傲然的表情,好似根本不屑跟他亲自交手。

    陶商的不屑,深深刺激到了林冲,让他感觉到自己被羞辱,被无视,愤怒之下,手中的枪式更加凛烈。

    只是怒归怒,魏军却一的围裹而来,叫他根本冲不破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身后魏军成片成片的被斩倒在地,却是花荣和诸葛诞二人,率领着后续的兵马,决死冲开了口子,突入了魏军铁骑。

    后续兵马一到,魏军的铜墙铁壁,终于无法再保持完整,硬生生的被从中撕开了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林冲斗志大盛,趁此时机借着左右部下的协助,再次向前狂杀突进,一步步逼近向陶商。

    在狂烈的信念催动下,林冲的武道已激到了极致,舞动着飞血的在枪,竟终于是硬撕开一道血口,踏着遍地的伏尸,直奔陶商而来。

    林冲疯狂如此,纵然是精锐的魏军将士,也尽皆被他的勇猛所震慑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八十万禁军教头,好,朕就给你这个跟朕交手的机会!”陶商一声狂啸,纵马提刀杀了出去。

    保护在跟前的魏军将士,眼见天子要亲自出手,铁骑如浪分开,自觉的让出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陶商如一道金光流转的火焰,破风而出,向着林冲正面撞去。

    猿臂青筋爆涨,龙啸般的低吼声中,陶商手中那柄杀人无数的战刀,如车轮一般横斩而出。

    刀锋两翼,无尽的空气汹涌的被挤压出去,堆辗成一面无形的刃墙,挟着天崩地裂般的狂力,平压而出。

    “陶贼,就让你瞧瞧我林冲的实力,看枪!”

    迎面杀至的林冲,一声厉啸,手中那道大枪也卷着狂风暴雨的汹涌之力,正面荡至。

    这是武力值同为98的绝顶高手,尽起全力,令神鬼变色的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但见众军之间,一金一白两道巨光相对飞驰而来,光影过处,掀起无匹的劲风,将两侧的魏军统统都掀翻出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火星飞溅如日,猎猎的兵器撞击声,惊起于天地之间,那刺耳的巨响,无孔不入的灌入所有人的耳膜之中,令他们瞬间感觉到了刺痛。

    撞击的眨眼间,林冲陡觉天崩地裂似的狂力,顺着大枪涌入他的身体,前所未有的疯狂冲击,如无数柄重锤一般,狠狠的撞击着他的内脏。

    巨力冲击这下,林冲立时感到气知翻江捣海的激荡而起,五脏六腑痛麻无比,竟似已轻微受创。

    1oo的武力值,半步武圣的攻击力。

    陶商这第一招交手,竟就触了暴击天赋,打出了一记满百步武力值的重刀。

    林冲身躯震动,拨马转身的陶商,却气息如常,不起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回头看向林冲时,鹰目中流转出几分欣赏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我第一招就暴出了满百的暴击,运气还真是不错,这么强的一招,他竟然只是身形震动,这林冲的武道果然是不弱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只是欣赏于林冲武道不弱而已,英武的脸上,却燃烧着霸绝的傲意,尽显皇者的自信。

    那眼神,依旧是将林冲视为土鸡瓦狗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同样拨马回身的林冲,深吸一口气,强行平伏下激荡的气血,看向陶商的目光,已是迸射出深深的惊异。

    “半步武圣,这陶贼,竟然练就了半步武圣的武道!?”深深的震惊,冲击着林冲的心神,那一张原本自傲的脸上,已无法克制的被匪夷所思的表情占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