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跪下,求降!

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跪下,求降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戴宗以为,杨再兴被他削到身上伤痕累累,武道必定已大幅下降,自己这疾风步的神速致命一击,杨再兴必然躲无可避。

    他这一击之下,就可以取了杨再兴的首级,一举扬名于天下。

    而今天泰山国大败,连都城都失陷了,可谓是损失惨重,国威尽扫,他若斩杀了魏国大将,也算败中求胜,为宋江稍稍扳回了几分颜面。

    心怀着志在必得的狂妄,戴宗那一剑直扑杨再兴胸口而来。

    遍体鳞伤的杨再兴,嘴角却悄然掠起了一抹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戴宗的所有动作,已在他眼中被一一分解,看的是一清二楚!

    因为,此时的杨再兴,武力值已然拔升至了100,拥有了半步武圣的武道境界。

    在半步武圣的眼中,戴宗的疾风步虽超乎寻常的快,却已是稀松平常,再无半点新奇。

    “狗东西,今天就让领教一下老子血狂的神威吧!”

    杨再兴一声低啸,不顾周身的伤痛,抢在戴宗短剑刺到之前,手中战刀卷起腥风血雨,正面方向狂击而出。

    招式一出,戴宗神色骇然惊变,仿佛见到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杨再兴动作迟滞,根本赶不上自己的步法速度,还来不及反应之时,他就破防而入,刺破了杨再兴的胸膛。

    他却万万没有想到,在这遍体鳞伤的情况下,杨再兴出招的速度竟是突然间倍增,超越了自己步法之前,战刀就轰然袭至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厮的武道怎么突然间变快了!?”

    惊恐之下,戴宗哪里还敢再进攻,急是收步回剑,想要避开杨再兴这一击。

    只是,就在他这念头一闪而生时,那一柄卷着狂风暴雨力道的战刀,就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轰击而来。

    快如闪电,超越疾风,快到远超他的步法,令他无从闪避的地步!

    “半步武圣,这是半步武圣的出招速度,这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……”戴宗骇然变色,眼珠子瞬间睁到斗大,仿佛看到了这辈子最最诡异之事。

    那个武道只有绝顶,被自己伤到遍体鳞伤,体无完肤地步的家伙,本该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才对,却竟是突然间爆发出了半步武圣的战力!

    真是见了鬼啦!

    戴宗的脑海中,迸现出这样惊愕的念头之时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那排山倒海的一记重刀,挟裹着半步武圣的疯狂力道,避无可避的正面轰击而至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一声刺破耳膜的金属激鸣声响起,那一柄染血的短剑,脱手而飞。

    撞击的瞬间,戴宗就感觉到天崩地裂的巨力,疯狂的灌入了他的躯体之中,瞬间是震到了五内重创,剧痛无比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就“啊”的一声惨叫,口中狂喷着鲜血,偌大的身体便腾空而起,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倒飞了出去,重重的跌落在了七步之外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落地之间,戴宗身上发出了骨头断折之声,不知有多少根肋骨,当场就给摔断摔折,痛上加痛之下,几乎瞬间就痛晕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还忍着剧痛,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之时,杨再兴那巍巍身形,已将他笼罩在了阴影之下。

    戴宗勉强的睁开眼,以惊愕愤怒,匪夷所思的目光,吃力的看着杨再兴,看着这个被自己削到遍体鳞伤,却又以一记半步武圣之击,奇迹般把自己击落于地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是半步武圣,竟是半步武圣,那你还被我伤成那样,难道你是故意在耍我不成?”戴宗嘴里喷着鲜血,以极度困惑的目光死死盯着杨再兴。

    杨再兴却冷哼一声,“老子就是在耍你,怎样。”

    戴宗这下是彻底的懵了。

    武道高手仗着自己超强的武道,用猫捉老鼠似的战法,来戏耍武道远逊于自己的对手,那也是常事。

    戴宗却是万万没想到,这世上有人明明有着半步武圣的超凡武道,只为了戏耍敌人,竟不惜放水,故意让敌人刺了个十七八剑!

    “疯子,你是个疯子,疯子啊!”戴宗的世界观就此崩塌,声音沙哑颤抖的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知道,杨再兴拥有“血狂”天赋,如果不是被他刺了十七八剑,流了那么多的血,武道又怎么可能拔升至半步武圣,又怎么可能破了他的“神行”天赋。

    “败在了疯子手下,感觉如何?哈哈哈”杨再兴讽刺的大笑,当真如疯子一般,手中战刀已高高举起,作势就要取了他性命。

    刀锋正要斩下时,尉迟恭却从后飞奔而来,大叫道:“杨疯子,刀下留人。”

    杨疯子?

    杨再兴刀举在半空,四
女帝直播攻略小说5200
下扫了几眼,愣怔了一下,方才明白尉迟恭这是在喊自己。

    “陛下交待过,凡是能活捉的敌将,尽量都不要宰了,要交给陛下来处置,功劳更大,你宰了他不就少了一份功劳么。”飞奔而来的尉迟恭提醒道。

    杨再兴这才蓦然省悟,收了杀心,喝令左右士卒,将戴宗绑了交由天子将来处置。

    尉迟恭又上下打量了他一眼,瞧着他满身是血,一副惨烈的样子,不由倒抽凉气,咋着舌头感慨道:“对付武松那个怪胎受伤也就罢了,对付这么个小角色,竟然也能把自己伤成这副鬼样,看来我给你起的这个杨疯子的外号,真是起对了,你真是个疯子。”

    杨再兴一愣,只能无奈的摇头苦笑,心想你以为老子我想要伤成这样啊,不伤成这样怎么能提升武道,又怎么拿下那个戴宗。

    “杨疯子就杨疯子吧,人生在世,若是不能痛快快的疯狂一把,还有什么意思,哈哈哈”

    杨再兴倒也是坦荡,丝毫不为介意,狂笑声中,血淋淋的身躯纵马而出,再度杀向了敌卒。

    “疯子,真是个疯子!”尉迟恭暗骂了一声,也纵马舞鞭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前方里许,宋江正纵马狂奔,不敢有一丝的喘息,甚至连回头看一眼戴宗有没有跟上来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戴宗拼上一条性命,为他拖住了杨再兴的追击,他自然是要夺路而逃。

    身后的喊杀声越来越弱,似乎追兵已经被甩到了足够远,宋江这才终于敢回头瞟上几眼,当他确认看不到追兵之时,方才暗松了口,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,暗自庆幸起来。

    “终于是逃过这一劫了,看来当真是天不绝我宋江也……”宋江心中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庆幸之时,宋江回头瞟了一眼,却见自己的身边,只余下了不到两千的残兵败将,何其的凄凉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他这个泰山王是何其的威风,拥五万重兵,麾下大将云集。

    到今日,却是李逵被俘,武松背叛,戴宗生死不明,五万大军就剩下了不到两千余人,仿佛一夜之间,从一个腰缠万贯的富豪,变成了一个可怜的乞丐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竟然只发生在短短一月之间!

    造就他惨烈如斯的罪魁祸首,正是那个大魏之皇,陶商!

    一切,都是拜陶贼所赐!

    “陶贼,我宋江不会忘记今日之耻的,你给我等着吧,我早晚会借孙策之手杀回来的,我所受的耻辱,我定让加倍偿还……”宋江咬牙切齿,暗暗的发着誓愿。

    思索之前,前方道路越发平坦,只消穿过那一道不算狭窄的浅谷,他就能真正逃出魏军的追击范围。

    “我宋江到底也是天命在身的人,不然今天这么危险的状况,我岂能逃出升天……”眼见希望就在眼前,宋江暗自的感慨,黝黑的脸上,渐渐浮现出了丝丝得意。

    正当他得意之时,目光无意间朝前方望去,一张脸却骤然凝固成了惊悚的一瞬。

    惊怖之下,宋江急是勒住胯下坐骑,嘴巴张到老大,仿佛见到了鬼一般恐惧。

    左右林冲,花荣,诸葛诞等部将,无不是骇然变色,纷纷勒住战马,不敢再前进半步。

    残存的那两千多号泰山败兵们,也个个都僵在原地,瞬间陷入了失魂落魄的惊恐境地。

    前方谷道入口,一座森然的军阵,拦住了他们的去路。

    兵甲反射着刺目寒光,刀枪如森林般森然,无数的战旗翻滚如涛,硕大一座魏军军阵,如铁壁一般横在了他们眼前。

    那一面“魏”字皇旗,在天空中傲然飞舞。

    皇旗之下,陶商立马横刀,巍然而立,金色的战甲反射着夺目金光,耀眼如天神一般。

    他就那么傲然而目,凛烈霸绝的目光,冷眼看着敌人出现,欣赏着那几千张惊魂失措,深深畏惧的脸。

    陶商早猜想到宋江必没有决死一战的信心,在得知他由北门出逃之后,一面派大军追击,自己则亲率轻骑,绕过泥泞之地,赶到了比杨再兴还远的这道谷口布防。

    因为他猜想到,宋江虽败,但麾下尚有能人异士,单凭杨再兴一人之力,未必能挡得住宋江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杨再兴挡不住,也必能拖延宋江的逃跑,为自己的追击争取到足够的时间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陶商的推测完全正确,他刚刚列阵完毕,宋江带着他的一众残兵,就逃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一切就象是经过精密的计算,天衣无缝,一分不差。

    远望着惊恐的敌人,陶商轻吸一口气,惊雷般的声音厉声道:“宋江,你已无路可走,跪下投降,朕给你一个痛快,否则,朕必叫你生不如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