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神行如风

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神行如风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两骑冲破乱军,狂杀而至。

    杨再兴如狂风一般,手中战刀卷起腥红的尾迹,皆如雷电一般斩出,刀锋未至,泰山压顶般的无形刃风,便如狂风暴雨般撞辗而至。

    两骑未及相交,戴宗就感觉到那狂压而来的刃气,疯狂的挤压到自己,压到他几乎窒息,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厮武道果然在绝顶,我不是他对手!”戴宗心下大吃一惊,眼中顿生惧色。

    刀在半路时,他胆色已缩,哪敢正面扛衡,只恐被一斩秒杀,急收战刀,闪身躲避。

    两骑错马而过。

    嘣!

    只听一声闷哼,戴宗偌大的身体便腾空而起,直接就被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杨再兴的武道实在是太强了,戴宗虽然避过了刀锋的正面撞击,却竟被那凛烈之极的刃风波及,直接被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错马而过,腾空而起的戴宗,身形在半空中一转,双腿勉强着地,向后滑出三步之远,方才勉强停下。

    “噗”戴宗气血翻滚,张口便喷出一口血箭。

    拨马转身的杨再兴,却巍如泰山,纹丝不动,熊目中杀机熊熊如火。

    一招,强弱已分!

    杨再兴就算不爆发出血狂天赋,武道也在90以上,而戴宗的武力值连70都不及,相差如此巨大,哪怕只是被刃风扫中,也足以让他身受重创。

    这就是实力上的巨大差距,辗压式的差距!

    回马之时,杨再兴眼中杀机一闪,双腿一夹马腹,再度如狂风般杀出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戴宗已被击落战马,杨再兴这居高临下的一击,戴宗更加陷入了死亡的绝境中。

    “这厮的武道果然出奇的强,看来,不使出我的绝技是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戴宗眉头深凝,舌头舔尽嘴角血迹,腰间一柄短剑拔出,目光透出一丝冷笑,竟是不躲不避,直面冲杀而来的杨再兴。

    瞬息之间,杨再兴那铁塔般的身形,便如风撞至。

    “叛贼,去死吧!”

    虎吼般的长啸声中,杨再兴手中那柄战刀,挟裹着天崩地裂般的巨力,如轰天的惊雷一般,狂斩而下。

    那一刀力道何其之猛,势如雷霆般迅捷,戴宗只以一柄短剑正面相挡,不瞬间被斩成了粉碎才怪。

    刀锋如电,转眼就要斩下。

    锋刃尚未斩至之时,那无形的刃风巨力,便已如狂风暴雨般压迫而至,如山崩,如地裂。

    分毫间,戴宗似乎就要被斩成肉泥。

    生死瞬间,戴宗嘴角掠过一丝讽刺的冷笑,陡然间脚步错动,身形便已消失不见,只留下了一团黑色的残影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刀锋落下,斩在了残影之上,竟然斩空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厮竟然躲过了我这一击,人呢?”一刀斩空的杨再兴,神色立变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原本消失不见的戴宗,却如鬼魅一般,出现在了杨再兴的侧后方,手中短剑狂斩而出。

    “给老子下马吧!”冷喝声中,他手中那柄短剑,朝着战马的后腿便斩了出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鲜血飞溅而起,战马一声惨烈的嘶叫,后蹄竟已被断斩,庞大的身躯立刻栽倒向了一旁。

    杨再兴蓦然察觉之时,想要回刀时,却为时已晚,只得抢在战马栽倒之前,双足奋力一蹬,腾空而起,落在两步之外。

    那戴宗则站在几步前,用嘲讽的目光看着他,冷笑道:“杨再兴,你武道高强又如何,老子叫你偏偏奈何不了我,哈哈”

    戴宗的得意讽刺,激怒力杨再兴,他双足奋然一蹬,偌大的身躯如炮弹一般狂射而出,瞬间横在了戴宗跟前。

    低沉如虎的暴喝声中,杨再兴战刀再轰而出,挟着排山倒海般的力道,朝着戴宗的脑袋当头轰落。

    呜呜!

    战刀力道之猛,竟是挤爆空气,发出了刺耳的空气爆鸣之声。

    戴宗却又是一声嘲讽的冷笑,双脚步错一错,再次如鬼魅般消失不风,只留下了一团模糊的残影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杨再兴的刀锋从残影上斩空而过,直接斩中了地面,直接轰出了一个硕大的深坑。

    竟然再次斩空!

    杨再兴脸色又是一变,目中吐出惊色,蓦觉身后有异,想也不想,手中战刀就反手扫出。

    回首之时,戴宗果然已站在了他的身后,短剑举起,想要偷袭杨再兴,短剑作势就要刺向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他虽然身法奇快,但也架不住在杨再兴反应极快,短剑未及刺出之时,那反手一刀已狂扫而回。

    戴宗吓了一跳,自然是不敢再硬碰硬,急是双足错动,闪身逃走,再次留下一团残影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杨再兴回斩一刀,又一次斩空。

    接下来,杨再兴接连出刀,开山般的疯狂招式,四面八
魂帝武神无弹窗
方的狂斩而出,招招皆是可以要戴宗性命的杀招。

    戴宗步法虽奇快,但出招速度却平平,虽急速变化位置,想要偷袭杨再兴,却碍于杨再兴反应极快,每每都能及时回刀,一连数十招都没有得手。

    于是,杨再兴是斩不中戴宗,而戴宗又无法偷袭刺中杨再兴,二人便这般缠斗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这厮武道低微,却练就了一身奇快的步法,倒是个奇人!”杨再兴屡屡斩杀落空,恼火之余,对这个戴宗又添了几分惊叹。

    要知道,天下奇人异士可不止是他杨再兴。

    戴宗这个被系统召唤出来的梁山武将,虽然真实的武道很是平庸,却拥有着“神行”天赋,光凭着一双腿就能做到日夜不停,一口气疾行八百里的奇迹。

    正是仗着这神行天赋,精奇的步法,戴宗才能发鬼魅般游走,跟杨再兴缠斗,若不然他早被杨再兴一招秒杀。

    戴宗左避右闪,始终是捞不到半点好处,渐渐也有些不耐烦了,又是一击被杨再兴逼退后,陡然间连退数步,退在了七步之外。

    “看来,不拿出全部的本事,是宰不了这个家伙了,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戴宗浓眉一凝,轻吸一口气,迅速的从怀中取出了两道纸符一样的东西,口中念念有词,往自己的双腿上狠狠的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七步外,杨再兴却不管他装什么神,弄什么鬼,二话不说就扑身而上,手起一刀就朝着戴宗当头斩去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黑影一闪,戴宗如鬼魅一般消失。

    比鬼魅还快!

    “这小子的速度,比刚才更快了?”杨再兴神色一震。

    下一个瞬间,他蓦然间感觉到,身侧有杀气如流风般抹过,立刻判知是戴宗又故伎重施,想要偷袭。

    “哪里逃!”杨再兴手起一刀,回斩而出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一次他刀尚在半路之时,就瞥到一丝流光从他的腿侧闪过,大腿上瞬间被削出一道口子,鲜血飞溅而出。

    杨再兴眉头一凝,眼中掠起惊色,顾不得腿上吃痛,战刀继续扫出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又是一刀扫空,回身之时,戴宗身形已站在了三步之外,把玩着手中那柄滴血的短剑,一脸冷笑的藐视着杨再兴。

    那得意的眼神,就好像是在挑衅的说:终于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。

    那挑衅的表情,陡然间激怒了杨再兴,他不顾腿上伤势,一声怒吼咆哮,身形狂扑而上。

    猎猎的破风声中,战刀如磨盘般扫荡而出,挟着狂风暴雨般的力道,浩浩荡荡的轰向了戴宗。

    刀锋尚在半路之时,戴宗一声冷笑,瞬间就消失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杨再兴神色一变,就在他刚准备感知戴宗闪到何处时,猛的感到自己左臂一阵剧痛,竟是被戴宗神不知鬼不觉的又削了一剑。

    鲜血飞溅而出,杨再兴身上又负一伤。

    接连被两次刺伤,吃痛的杨再兴,恼火之余,情绪终于是不得不冷静下来,不敢再小视这个戴宗。

    他这才意识到,这个武道远逊于自己的泰山贼,身法之快,竟是超乎了自己的想象,快到了自己这绝顶武道的实力,都无法看清,甚至是无法及时做出反应的地步。

    震惊之下,杨再兴便不敢再主动,而是横刀而立,神情警觉,变攻为守。

    眼见把杨再兴都逼到了只有防守的份,戴宗是愈加得意,狂笑道:“杨再兴,今天老子就取了你的狗命,让陶商那暴君尝尝损兵折将的滋味,让天下人知道我戴宗‘疾风步’的厉害吧!”

    狂傲的大笑声中,戴宗手执滴血的短剑,不再闪避,不再退让,纵剑如疾风一般,直扑杨再兴而上。

    他这是彻底解除了自己“神行”天赋,将自己的速度激发到了极致,发动了绝技“疾风步”。

    在此极限状态下,戴宗如同足下踏风,迅疾如雷,顷刻间化成了无数虚虚实实的光影,将杨再兴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肩上一剑……

    臂上一剑……

    腿上又是一剑!

    杨再兴的出刀速度,根本就赶不上戴宗的步法变化,片刻间便被连着削了五六道伤口,转眼间便已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他是忌惮于杨再兴的武道,不敢靠的太近直刺杨再兴的要害,而是四面游走,不断的刺伤非要害部位。

    杨再兴也只能护住生死要害不失,却根本防不住对方刺伤别处,虽说那一剑剑的外伤并不致命,但这般累积下去,再削了十七八剑,失血太多,光耗也能将他耗死。

    片刻间,杨再兴又被刺出五六道伤口,浑身已成了个血人,痛到脸形扭曲,痛苦之极,眼看着就要撑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老子玩够了,姓杨的,现在我就送你下地狱,去死吧!”

    戴宗一声得意狂傲的大笑,身形如疾风般出现在杨再兴正面,手中染血的短剑疾刺而出,直奔他胸口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