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二十章 痛打落水狗

第一千零二十章 痛打落水狗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陛下,奉高城守不住了,再打下去我们就要全军覆没了,请大王下令突围,向北面的莱芜城撤退吧,那里还有扈三娘和几千兵马,我等拼死护送大王杀出一条血路,或许还可以去会合大日军,再想办法东山再起。”

    林冲和花荣二将,双双跪倒在了宋江跟前,请求宋江下令撤退突围。

    宋江身形一震,暗暗咬牙,眉宇间迸射出了不甘的神色。

    莱芜城乃是泰山国最北面一座小城,那里有泰山国唯一一名女将扈三娘,率三千兵马驻守在那里,原本是不太重要的一座城池。

    但眼下奉高城若破,莱芜城就将成为宋江唯一的避难所,只有逃到那里,才有希望跟更北面的孙策所派出的日军会合。

    只是,一旦弃城而逃,意味着整个泰山国的沦陷,他这个泰山王便将要寄于孙策的羽翼之下。

    这份屈辱,宋江当然不会坦然接受了。

    见宋江还有犹豫,吴用也沉声劝道:“大王,事不宜迟,速速突围吧,只有活着才有希望,若是落在陶贼手中,必将是生不如死啊!”

    生不如死!

    这四个字,如刀子一般,狠狠的扎在了宋江的心头,瞬间把宋江残存的什么屈辱观,扎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宋江的拳头狠狠击在了女墙上,咬牙道:“陶商那奸想想要本王的命,本王偏不叫他如愿,传令全军,速速从北门突围!”

    宋江终于是松了口气,林冲和花荣长松了口气,吴用嘴角也掠起一丝喜色,眼眸中透出几分残存的希望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沿城一线的不到两万名泰山军,跟着全线崩溃,争先恐后的向着北面逃去。

    因是北面地势较低,虽然水势已退下去,却已变成了一望无际的泥泞,并不利于大军团展开,故实际上陶商在北面并没有设置围营。

    宋江从北门逃出,望着遍地的泥泽,倒抽了一口凉气,却也顾不得许多,只能踩着一地的泥巴,向北面拼命而逃。

    几千号残兵败将,跟着宋江逃往了泥泽之中,才没走多远,就看到北门上升起了魏军战旗,响起了震天杀声。

    宋江心头一惊,拼命抽打战马,顾不得泥巴溅了一身一脸,拼命的狂逃。

    身后,奉高城的轮廓已渐渐远去,宋江忍不住回头瞟了一眼,黝黑的脸上涌现出了不舍的苦涩。

    “奉高城,本王的都城,本王在此发誓,我终有一天,一定会杀回来的,一定——”

    发下重誓,长叹一口气后,宋江不敢再有半分犹豫,回过头来,只管夺路狂奔。

    奉高城。

    此时的陶商已登上了奉高南门,居高入下,俯视着这座被淹到惨不忍睹的贼窝,欣赏着己军将士,辗压敌军的盛况。

    这时,时迁飞奔而来,叫道:“陛下,宋江那狗贼已弃城从北门出逃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逃么,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!”

    陶商一声冷哼,即刻传下圣旨,命攻城之兵不有一刻停歇,即刻从北门追出,前去追击宋江的败军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马超,邓艾等破城大将们,当即率本部兵马,从北门杀出,踩着泥泞向着败逃的宋江追杀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则率数千铁骑,又从南门而出,绕过奉高城,绕往北面前去截击宋江。

    此刻,宋江还在泥地里挣扎。

    魏军没有在北面设围营,再加上泥地上行走不便,一身盔甲,装备精良的魏军将士,反而在泥地里追不快。

    反而是宋江的败军这边,为了逃命是丢盔弃甲,有人甚至连兵器都丢了,意外的做到了轻装前进,所以速度上反而占据了优势。

    紧随于后的魏军,速度无法跟上,眼见被越拉越远,诸将们遂是下令弓弩手们,以强弓硬弩从后向敌人狂辞去。

    一时间,箭如雨天,铺天盖地的向着敌军射去,丢却了盔甲,失去了保护的泰山卒,只能任由魏军乱射,一时间是血肉模飞,惨烈的嚎叫声大起。

    泥地上,逃命的敌卒成片成片的倒在地上,幸存的敌卒根本顾不上倒地的同伴,哪管旁人死活,只顾自己抱头狂逃。

    宋江当然是幸运的,他狂逃的同时,左右林冲等武将们,则高举着大盾为他抵挡身后的利箭袭来,根本不用担心箭袭危险,只管往前逃命便是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宋江自也管不了身后自己的士卒,一个个倒地,只顾自己夺路狂奔。

    就这样在箭雨的狂射下,宋江在付出了三千余士卒死伤的情况下,终于是逃出泥地,将魏军的的箭雨渐渐甩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南面方向,奉高城已看不见影子,只留下遍地的伏尸,还有周围不到四千余名士卒。

    “大王,看来我们是逃过此劫了,前边地势已经不再泥泞,咱们只消一刻不停的赶
万界直播之君临天下帖吧
路,必能将魏军甩脱,抢先一步退往莱芜城。”吴用摇着羽扇道。

    宋江轻叹了一口气,抹了把脸上泥点头,感慨道:“幸亏有尔等拼命保护,不然本王焉能成功突围,兄弟们的这份恩情,我宋江决不会忘记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样破落的境地,宋江也不敢再摆什么大王的谱,重新又跟林冲等人称兄道弟起来。

    “保护大王周全,这是兄弟们份内之事。”林冲等人忙道。

    一片感慨中,诸葛诞却提醒道:“大王,眼下敌军还未被完全甩掉,现在还不是松口气的时候,咱们赶紧赶路吧。”

    宋江这才回过神来,情绪顿时又警觉起来,当即下令,全军继续前进,一刻不得停歇。

    就在宋江刚想抽打战马,再次前行之时,异变突生。

    杀声冲天而起,数千魏军如神兵天降般,突然间从左方的山林间杀出来,直扑泰山军而来。

    那一面“杨”字大旗,飞舞如风。

    那一面年轻的虎熊魏将,纵马提刀,如天神般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是杨再兴!

    陶商怎么可能轻易让宋江就这么逃走。

    就在马超等诸将在后穷追,以乱箭狂射泰山军之时,陶商已令杨再兴率一队人马,轻装前进抄小道前来阻击宋江。

    杨再兴乃泰山人氏出身,对奉高城一带的地形熟到不能再熟,虽走的是小道,但却比泥泞的大道要好走许多,一路狂奔了半个多时辰,终于是抢在了敌军前方。

    魏军截击!

    眼见魏军伏击杀出,宋江脸色骤变,脸上那点轻松,顷刻间瓦解。

    左右林冲等大将,眼见杨再兴阻路,不由神色也是一变,心中涌起深深的忌惮。

    似林冲虽号称泰山军第一大将,却知道自己只是正常情况下的武道,要强于武松,而武松在爆发“酒狂”天赋之后,却有可能拔升至半步武圣,甚至是初级武圣的实力,林冲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而前番一战,杨再兴竟然能有实力跟武松一战,还把武松逼退,其武道超凡的声名,早就令泰山军上下为之悚然。

    今日杨再兴挡路,林冲等人焉能不惧,一时间竟无信心击退杨再兴,护宋江破围而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戴宗却慨然道:“林将军,你们护着大王先走,此贼让我来拖住。”

    戴宗请战!

    武力值连二流水平都不如的戴宗,竟然敢请战挑战杨再兴这杀的恐怖之敌!

    林冲脸色一变,沉声道:“戴宗,你可要想清楚,这厮可是能跟武松那叛贼一战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。”戴宗却不屑一笑,傲然道:“你们别忘了,我戴宗也有自己的绝活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戴宗便一声长啸,拍马横刀,傲对冲涌而来的魏军。

    林冲还想再提醒时,宋江已抢先叫道:“戴宗,你千万小心,咱们在莱芜城再会。”

    说罢,宋江已拍马而出,错着杨再兴拦路的方向狂奔而出。

    林冲等人无奈,只得赶紧追随而出,护着宋江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三千多的泰山军残兵败卒们,在求生意念的催动之下,只得硬着头皮冲杀上去,想要冲出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看着宋江已走,戴宗战刀一横,大喝一声:“全军结阵,迎击魏贼!”

    余下那一千泰山军卒,原是想跟着宋江一块逃的,谁想到却被戴宗强行留下来,迎击魏军的冲杀,简直形同于送死。

    这些斗志瓦解的士卒,哪有心情听戴宗的命令,不少人根本无视,直接就想开溜。

    “谁敢逃,老子就宰了谁!”戴宗一声怒喝,手中环首刀斩出,将数名逃跑的士卒人头斩落。

    杀戮的强压之下,一千泰山卒们吓的不敢再逃,只好强鼓起勇气,勉强列阵。

    而当他们阵形未及结成时,左翼方向,魏军已如潮水一般,冲涌而至。

    杨再兴一马当先,手起刀落,如斩草人一般,将阻挡在跟前的敌卒,统统都斩碎辗飞出去,无人能挡。

    顷刻间,泰山军阵形便被冲垮。

    随后,戮杀开始。

    杨再兴是疯狂的杀戮,迫切的想要用一场大功证明自己,稳固自己在魏军中的地位,也不负陶商对他的重用。

    活捉宋江!

    只要能活捉宋江,立下此等奇功,就再也没有人会非议,说他只是因为救驾之功就平步青云,坐到了名不符实的将军之位。

    谁敢阻挡他活捉宋江,证明自己,杀无赦!

    至于戴宗,也在拼死而战,一心掩护宋江逃跑,以为宋江这个大哥的兄弟情义。

    混战当中,杨再兴和戴宗,几乎同时发现了对方,一双眼睛中瞬间充满了血丝。

    震天的狂啸声中,两人纵马如风,扑向了对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