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叫宋江洗干净脖子

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叫宋江洗干净脖子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诸葛诞这是在公然的挑衅。

    他在挑衅陶商,自恃奉高城坚,自恃他们残存的实力,足以坚守城池三月,自恃陶商绝对撑不到那个时候。

    诸葛诞的狂言方一出口,杨再兴,尉迟恭等帐中大将无不是震惊,虎目怒睁,作势就要就冲上去把他撕碎。

    只是,陶商却神情平静,没有半分恼怒的样子,众将也只能隐忍。

    “诸葛诞,你以为你趾高气昂,朕就看不出你的心虚了么……”陶商心中暗自冷笑。

    表面上,陶商却不动声色,拂手道:“然后呢?你以为就凭你几句话,就想让朕撤兵而去吗?”

    见陶商没有发怒,诸葛诞暗松了一口气,自以为自己的手段已经奏效。

    他便收了几分昂然,微微一拱手:“其实我家大王素来对陛下仰慕的紧,只是一直未得重用,方才起兵自立,如果陛下愿意撤出泰山郡,并下旨正式封我主为泰山王,我主自当背弃孙策,宣布臣服于陛下,臣服于大魏。那个时候,陛下便可从西面去解剧县之围,我主也会从泰山军北上,由南面兵围,两面合击,还怕战不退孙策么。”

    诸葛诞拐了一大圈的弯,终于是挑明了自己的来意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想请降么……”陶商嘴角扬起冷笑,看向刘基一眼,君臣二人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陶商已经看明白宋江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了。

    很显然,宋江这是感觉到了灭亡的威胁,想要通过求降,来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只是宋江又很聪明,知道在势危弱小的情况下,就算求降,自己也未必就会准许。

    所以,宋江才叫诸葛诞反客为主,非但没有低声下气的前来求降,反而是态度强硬,把自己先摆在一个优势的地位,反而夸大了陶商所面临的不利,想以为来逼得他不得不接受他的请降。

    从理论上来讲,陶商现在最大的威胁,就是孙策和刘备之流,宋江只不过是小角色,根本不值得在他身上花大力气。

    而在名义上逼降宋江,迅速解除侧翼的威胁,提兵前去解剧县之危,然后回过头来再灭宋江,才是更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宋江以为,陶商会明智的选择这一条路。

    可惜,他还太不了解陶商。

    任何敢在陶商面前,嚣张自恃之徒,哪一个是有好下场的!

    诸葛诞话音方落,还自昂首自恃之时,陶商便腾的站了起来,大步就冲向了诸葛诞。

    诸葛诞神色一震,下意识的退后几步,一脸的惊异,不知陶商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做什么?”诸葛诞神色慌张起来,对陶商这不按常理出牌的表现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当然是抽你的耳光子!”

    冷哼声中,陶商巍然如铁塔般的身形,已是横在诸葛诞的身前,胳膊抡起,大巴掌毫不留情的就冲着诸葛诞白净的脸蛋子扇了上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声清脆响亮的耳光声,响起在大帐中,听的所有人都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本是自恃傲立的诸葛诞,瞬间是一声惨叫,偌大的身体直接就被陶商一大巴掌子,狠狠的甩翻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此时的陶商已是98的武力值,力道何起之猛,这一巴掌下去,不但把诸葛诞扇倒在地,更是扇掉了他一颗牙齿,嘴里呜的就是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被扇倒在地的诸葛诞,晕了半晌方才清醒过来,立时是羞恼无尽,喷着血叫嚷道:“我乃使臣,你这样羞辱我,你帝王的风度何在!”

    “宋江不过是朕大魏一名叛贼,你也配当使臣!敢在朕面前嚣张,朕就让你知道错字怎么写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声讽刺的厉喝,挽起袖子来,两手轮翻上阵,朝着他的脸就狠狠的抽了上去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清亮的巴掌声,不绝于耳的回荡在了皇帐中,片刻间便把诸葛诞扇到鼻青脸肿,皮开肉绽,满嘴喷血。

    皇帐中,杨再兴尉迟恭等大将们,瞧着那嚣张之徒被狂扇,无不是拍手叫好,兴奋的喝彩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对诸葛诞实施残暴,宿主获得残暴点4,宿主现有残暴点35。”

    脑海里响起了系统精灵的提示间,陶商是足足扇了他近四十个耳光,方才解气收手。

    饶是陶商已收了不少力,但这四十个耳光子下来,也足以把诸葛诞扇到满脸是血,皮开肉绽,肿到就算他仰爹站在跟前,只怕也要认不出他了。

    诸葛诞虽痛在脸上,但内心却比被刀割一般还要难受。

    想他诸葛诞,堂堂诸葛一族的杰出之士,虽不及族兄诸葛亮那般出名,但好
重生之光辉人生小说5200
歹也是名士。

    他却万没有想到,风流儒雅的他,竟被陶商这个残暴的帝王,如此粗鲁的对待,当众抠打成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羞辱,这简直是天大的羞辱!

    诸葛诞心中是无尽的羞怒,恨不得扑上前去,跟陶商拼个你死我活,以死来维护自己的名声。

    只是,空有一空怒火,诸葛诞最终却还是不敢发作,只能在挨了一顿毒打之后,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,又恨又怒的死死瞪着陶商,却不敢吱半声。

    依陶商本来的意思,当然是把诸葛诞直接关进大牢,从此往后就变成了他的“提款机”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他好歹也是宋江的使者,还要让他去给宋江带个话,便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陶商在他身上摸干净了血渍后,陶商回到龙座,冷冷喝道:“诸葛诞,朕今天就留你一条狗命,你滚回奉高城去告诉宋江,叫他洗干净了脖子耐心等着,朕过不了几日就破了他的城池,亲手砍了他的狗头!”

    发出这最后的警告后,陶商一拂手,喝令将诸葛诞赶出大营。

    尉迟恭一摆手,两旁的御林卫一拥而走,连拖带架,诸葛诞如拖死狗一般,拖出了大帐,直接扔往了营外。

    皇帐中,众将们则是大呼解气,响起一片叫好声来。

    叫好归叫好,该冷静面对的,还是要冷静面对。

    一片激亢的气氛中,邓艾却冷静道:“诸葛诞虽然该打,但他所说的话却不无道理,根据时统领带回来的情报,依宋江手头现有兵力,还有奉高城的坚固程度,说坚守三个月有些吹牛,但坚守两个月却应该不是问题,而我们能不能拖两个月,却是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邓艾不愧是智勇双全之计,远比尉迟恭等纯武将要冷静。

    大帐中,众将激亢的情绪,顿时平静了下来,意识到了眼前的局势,确实不容拖延。

    “臣愿为先锋,拼上一条性命,也为陛下攻下奉高!”杨再兴慨然请战,作为新晋之将,自然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功。

    “先锋还轮不到你,破奉高还得靠我尉迟恭,陛下,让我去吧。”尉迟恭争着请战。

    众将群起而叫战,帐中是一片叫战之声。

    陶商却沉思不语,目光凝视着帐外巍巍奉高城,脑海里思索着破城之策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这里倒是有个速破奉高的计……计策。”刘基忽然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陶商精神一振,目光看向刘基,顿时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帐内,当陶商正听着刘基所献的计策时,鼻青脸肿的诸葛诞,正在随从的搀扶下,灰头土脸的向着奉高城归去。

    诸葛诞摸着漏风的嘴,脑海里翻滚着方才饱受羞辱的画面,眼中喷射着熊熊怒火,嘴里骂道:“陶贼,你敢这样羞辱,这个仇我诸葛诞不会忘记,绝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诸葛诞是一路骂骂咧咧的,回到了奉高城。

    城内。

    此刻,这座泰山郡的治所之内,已是尘雾冲天,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数以千计的百姓,被宋江强征为丁夫,担土抬石的去加固城墙,数以百计的房舍被拆毁,以作为加固材料,而那些被拆了房舍的百姓,只能流落街头。

    王宫大殿内,宋江却高坐于上,正喝酒着小酒,心情相当的轻闲。

    他显然以为,孙策的大军很快就会前来,诸葛诞此行诡降也必会功成,没什么好担心的。

    正当酒喝的快活时,殿外亲兵却来报,言是诸葛诞已经归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,那陶贼这么快就答应本王的请降不成?”宋江眼前一亮,放下酒杯,忙令将诸葛诞宣入。

    很快,沉重的脚步声响起,诸葛诞拖着灌了铅般无力的双腿,灰头土脸的挪入了堂中。

    宋江抬头瞄去,当他看到诸葛诞那肿到肥硕变形的脸时,顿时吓了一大跳,杯中的酒也洒了一般。

    去时还好好的诸葛诞,竟似遭受了毒打似的,竟然这般狼狈惨样的回来!

    宋江倒抽过一口凉气后,急问道:“公休,这是怎么回事,你怎么变成了这般模样?”

    诸葛诞扑嗵跪下,一脸悲愤的说道:“大王啊,臣奉命前去向那陶贼实施诈降,谁料那陶贼竟然全然不顾臣使者的身份,竟然亲自出手对臣一顿抠打,还把臣赶了出来,要臣转告大王,准备好被他亲手斩下首级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话音方落,宋江手中酒杯便摔在了地上,摔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宋江那张黑脸,瞬间愤怒到扭曲变形,咆哮大骂道:“好你个陶贼,竟然敢如此羞辱本王的使臣,欺人太甚,实在是欺人太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