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英雄救美

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英雄救美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我竟然被震到吐血,半步武圣之力,这厮竟然隐藏实力……”李逵是身心俱遭重创,一张黑脸已惊到了扭曲变形。

    惊恐之下,李逵又被激起了最后的自尊,咆哮大叫道:“就算你有半步武圣之力,爷爷也不怕你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李逵疯了。

    他彻底被刺激到疯,不顾身体的剧痛,旋风斧再舞开来,一斧接一斧,漫空的斧影铺天盖地的向陶商轰压而来。

    暴击并不能持久。

    陶商在一击重创李逵后,武力值立刻又跌回了98,失去了越境界的辨识力还有度之后,他又拿李逵的旋风斧没了办法,几招间再次战成平手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狗贼怎么又恢复刚才的武道了,难道他在戏耍我不成?还是刚才那一击,只是偶然?”

    李逵心中是又惊又疑,完全被陶商这“飘忽不定”的实力变化给搅糊涂,而方才那一击令他身体受到创伤不少,招式度不得不跟着降了下来,旋风斧的威力一时大减。

    失去了出招的度,李逵在陶商眼中,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。

    时机已到,陶商也不等再次触暴击,陡然间一声长啸,手中战刀电斩而出,撕破了他的斧风防御,向着他的左胸狂斩而至。

    李逵的防御网被击破,顿时阵脚大乱,不及多想,急是收回左斧相挡。

    可惜,他身体受创,根本回救不及,斧头还在半道之时,陶商战刀已斩至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道鲜血飞溅而出,一声惨叫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陶商那威力无匹的一刀,斩破他的护甲,硬生生的斩入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这等重击之下,李逵左肩的肩骨立刻碎裂,大股鲜血瞬间喷涌而出,左手板斧再难拿住,脱手飞落而出。

    痛苦万分的李逵,万没有料到,陶商的武道竟然强到了这等地步,自己非但没有伤到他分毫,竟然被杀到这等狼狈的境地。

    剧痛之下的李逵,连思考的机会都没有,急是收回右斧,向着陶商斩出。

    陶商料敌先机,他的战斧尚在半道之时,陶商便拔出了砍在他肩上的战刀,反手击出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金属嗡鸣声响起,李逵的右斧也脱手飞落。

    双斧已落,内外俱受重创的李逵,哪里还敢再战,就想拨马而逃。

    “还想逃么,笑话!”

    陶商却喉头一滚,出一声震天的厉啸,手中战刀刷刷的斩连而出。

    噗噗!

    接连两声骨肉撕裂的脆响,李逵的两条臂膀,便被无情的斩断。

    断臂的李逵,两头狂喷着鲜血,一声惨烈的嚎叫,便从马上坠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陶商对李逵没有手下留情,因为他压根就对李逵看不顺眼。

    这厮在梁山众好汉当中,连没面目焦挺都打不过,跟高手过招的能耐没有,专会杀无名小卒和无辜百姓,甚至还吃过人肉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个无赖杀人狂,仗着是宋江的心腹小弟,在梁山里欺软怕硬,到处欺负弱小,一心一意的只做宋江的走狗,最后还跟着宋江一块喝了毒酒,愚忠送命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智障,一个杀人狂,一个欺软怕硬的走狗,陶商怎么会看得上眼,根本就不屑于招降于他,没直接宰了他,已经算是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当然,陶商不杀他并不是因为手软,而是要留他一条狗命,充当自己的提款机,从今往后叫他月月挨一顿暴打,让他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李逵被擒,当陶商抬起头,想杀宋江之时,那位泰山王早已逃的没影。

    宋江一逃走,把几千号部下都丢在了大道上,转眼间就被冲杀而来的魏军铁骑,杀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而在不远处,默默观战的的潘金莲,看到陶商大神威,杀败了那个黑煞神,吓退了宋江,不由是惊喜万分,一张绝丽的容颜上,不禁涌现出了惊喜敬意。

    “宋江,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回奉高等洗干净脖子,等着死吧。”陶商冷哼一声,拨马回身,向着那辆马辆望去。

    鹰目远望,陶商忽然就看到,一名容颜绝丽的少女,正站在那里,用崇敬感激的目光望着他。

    陶商心头忽然一动,感觉那少女多半有来历,便叫系统精灵扫描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潘金莲。

    扫描的结果,那少女竟然是在交州就被召唤出来的潘金莲!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,潘金莲怎么会出现在武家,我记的只召唤出了武松,没把武大郎也召唤出来啊?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好奇,便策马飞奔,走了上前。

    翻身下马,陶商几步走了上去,想要问候她一下,问问她跟武家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就在他还差几步时,潘金莲情绪却变的激动无比,迈着小碎步子飞奔过来,撞入了他的怀中,双手紧紧的将他抱住。

    “幸亏陛下及时赶来,救了民女一命,多谢陛下……”潘金莲声音娇柔地限,又是激动又是感慨,晶莹的泪珠从脸庞滑落,滴在了陶商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这位青徐第一美人,竟然不顾所有
重生七零抢军夫无弹窗
人的眼光,头一次见面,竟然就抱着陶商喜极而泣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愣怔在了原地,显然是没有料到,这个潘金莲竟然能如此“开放”,跟自己还一句话没有说,就“以身相抱”。

    美人既然是投怀送抱,岂有不受之理。

    陶商只迟疑了一下,双手便轻轻放在了她酥滑的背上,隔着衣衫轻抚着那柔弱无骨的身躯,嘴里安慰道:“朕来迟一步,让你受惊了。”

    身后还在血雾横飞,杀戮如狂,他二人却在这血腥之中,相拥相抱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几名武家家丁们,瞧着他们的表小姐,这般不顾“男女之别”,跟大魏天子抱在一起,无不是惊到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而邓艾等一众大魏将士们,瞧着自家天子,跟一个素昧平生的女子,每一次见面就这般旁若无人的拥抱,也皆是愣怔。

    “金莲,金莲啊。”

    一个熟悉的声音,响起在了陶商的身后,潘金莲抬头越过陶商的肩膀一望,就瞧见自己的外公武安国正策马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来者正是武安国。

    先前武安国本是跟随着陶商,一并前来他武安,但将近武家庄之时,却忽然间看到庄子方向起火,一时惊骇不已。

    当时陶商便率军先行,叫他随后跟进。

    武安国赶来之时,道路上的杀戮已接近了尾声,他却看到自己的外孙公,竟然跟天子相拥在那里,一时间又惊怔茫然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由勒住了一战马,翻身下马站在那里,不知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潘金莲激动的思绪,这才陡然间平伏下来,才现自己竟在众目睽睽之下,如此“轻浮”,实在是不成体统。

    她脸蛋顿时一红,忙是从陶商的怀中挣脱出来,素手将脸颊上的泪珠拭尽,连着轻吸几口气,方才勉强压制诠了激动的心情。

    随后,她才微红着脸走向武安国,解释道:“外公,你总算回来了,那宋江带人攻破了庄子,一路追杀我到这里,幸亏陛下及时赶到才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外公?

    潘金莲竟然称呼武安国为外公,那武松又是武安国的儿子,这也就意味着,武松很有可能是潘金莲的女儿!

    至少,也是潘金莲的舅舅的才对。

    而原本历史上,潘金莲的嫂嫂才对,还被武松给杀掉,在这里,竟然变成了武松的女儿,或者是外甥女!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,我说系统精灵,你这身份植入的也太乱了点吧……”陶商心中不禁感慨道。

    这时,武安国才明白了事情原由,忙感激道:“多谢陛下救莲儿之命,多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陶商思绪收回,便拂手道:“你武家如果不是助我,也不会遭到宋江的报负,朕所做是理所应当,何必言谢。”

    武安国又感激了一番,四下一扫,不见其他武家人的踪影,便问潘金莲其他族人。

    潘金莲的神色立时黯然下来,眼中又盈起了泪光,幽幽叹道:“宋江杀进来的太快,大家都四散而逃,我也是被家丁们强行送了出来,还有不少族人可能没逃出来,此刻恐怕已……”

    武安国脸色骇然已变,心头咯噔一下,急是看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立刻翻身上马,带着邓艾,率数千铁骑踏着血路,直奔武家庄而去。

    铁骑狂奔,天黑之间,终于赶到了武家庄,看到的那已经是一片灰烬尽,偌大的一个庄园,已被烧成了白地。

    “可恨,宋江这奸贼,杀我族人也就罢了,还烧我庄子,宋江——”武安国恨的拳头紧握,眼中喷涌着怒火。

    陶商也眉头一皱,当即道:“放心吧,你武家是为朕遭此难,朕自会派人帮你们重建庄圆,宋江烧了你们多少财富,朕三倍赏赐你。”

    武安国忙又向陶商连连道谢,方才匆匆忙忙的赶入庄中,在残垣断壁之中,寻找是否还有幸存者。

    步入塌了半边的庄门,武安国和潘金莲祖孙二人,身形不约而同的剧烈一震,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就在那偌大的院子当中,宋江竟然用一颗颗血淋淋的人头,摆下了一个“死”字。

    而那一颗颗人头,多为老幼妇孺,皆是武氏一族的亲人!

    祖孙二人一瞬间的惊愕后,双双扑了上去,抱着那一颗颗的人头就大哭了起来,声泪俱下,极尽的伤怀。

    看着那一颗颗人头,陶商脸色也已阴沉如铁,鹰目中熊熊的怒焰,疯狂的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宋江向武家报复也就罢了,杀了这么多武家人也就罢了,竟然还狂到用人家的人头,摆出一个“死”字,用死者的人头来羞辱警告幸存者,来宣泄自己的复仇之心。

    这等无耻的手段,就叫陶商怒火中烧,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陶商心怀着怒火,翻身下马,默默的增到潘金莲身边,想要安慰他们,又不知从何开口。

    看着潘金莲那颤抖的身躯,陶商伸出手来,想要轻抚安慰,手却又迟迟没有落下。

    就在他犹豫之时,潘金莲却忽然转过身来,再次扑入了他的怀中,枕着他的肩膀就泣不成声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