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千钧一发

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千钧一发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潘金莲开始幻想起了陶商的相貌,种种画面,如过眼云烟般在脑海流过,时而暗笑,时而又失神。

    院子里伺候的那些家丁婢女们,看着这位表小姐莫名其妙的样子,皆是茫然不解,彼此眼神交流,窃窃私议。

    之前的潘金莲,代掌武家,那可是一副大小姐的气派,俨然一个女强人,让他们无不心生几分敬畏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潘金莲,却忽然间气质突变,如那念惦心上人的小女儿一般,捻揉着发丝,没来由的暗笑,自然叫下人们大感意外。

    潘金莲被他们的窃窃私语声惊醒,蓦然抬头,看着他们暗笑的样子,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。

    她脸畔顿时微微一红,杏眼一瞪,斥道:“都笑什么笑,没事情做吗!”

    一众家丁婢女们吓了一跳,赶紧都不敢再吱声,纷纷退了下去,没事也要找事去做。

    众人散去,潘金莲脸色这才恢复如此,摇头轻叹一声,又回到了堂中。

    她跪坐下来,屏除了杂念,集中起精神,重新又翻起了账薄。

    突然间,堂外传来异声。

    是喊杀声!

    就听到突起的杀声,正从庄门方向传来,似乎有兵马正在进攻庄壁。

    潘金莲脸色一变,立时警觉起来,急是扔下了账薄,奔出了大堂,想要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杀声显然从院墙那边传来,院子里的婢女们也个个慌张茫然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”潘金莲的心头,不禁掠过几分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也不及多想,忙是提起裙子,三步并作两步,向着庄壁方向奔。

    还没有赶到正门时,潘金莲就花容变色,却见武家的家兵们已乱成一锅粥,正抱头鼠窜着四散崩溃而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你们在跑什么?”潘金莲揪住一名家兵喝问道。

    那家兵颤声答道:“表小姐,天塌下来啦,那泰山王宋江突然带着大军杀进了庄子里来啦,见人就杀,咱们根本挡不住,表少姐快跑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家兵就挣脱了她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宋江竟然杀进了庄里?

    潘金莲花容惊变,便想那宋江竟会亲自杀到这里来,难道是武安国事败,宋江前来报复不成?

    就在她惊异猜测时,前方杀声大作,大批的泰山卒已经杀入了庄中,逢人就杀,一个不留。

    几名忠心的家兵赶了过来,不由分说的把潘金莲架走,送上了马车,由后门逃离了庄园。

    潘金莲头探出车窗,回望武家庄,却见整个庄子已是火光四起,惨叫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当马车从侧壁外逃离时,潘金莲更看到数以千计的泰山军,还正蜂拥着从正门破入,个个都跟疯狂的野兽一般。

    因是武安国带走了大部分的家兵,庄中只留下了不到几百号人,焉能挡得住宋江的突袭,这个时候,潘金莲也是无能为力主持大局,只能跟其他武家人一样,充庄而逃。

    至于杀入武家的泰山军,则奉了宋江之命,逢人便杀,不分男女老幼,统统要杀了干净。

    只有灭了武家满门,宋江才能稍稍出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当然,宋江也下了命令,所有人都可杀,却唯独要留下潘金莲的性命。

    他要尽情的蹂躏这个青徐第一美人,这个武安国的宝贝外孙女,尽情的羞辱她,好让武安国和武松蒙羞。

    武家庄。

    当宋江策马昂首踏入武家庄时,偌大的庄子,其中的武氏一族已逃的逃,死的死,遍地鲜血尸体,俨然是经历了一场屠杀。

    宋江从尸体间踏过,扫望着这血腥的画面,眼眸中迸射着丝丝血腥的兴奋,有种大仇得报的痛快。

    “大王,武家没逃的人,都被我杀了个干净,这个是武安国的侄子,也被我一刀宰了。”

    李逵一身是血的飞奔而来,手里边还拎着颗人头,看首级是一个孩童,年纪不过七八岁。

    “杀的好,武家人敢背叛本王,都该死!”

    宋江大笑着喝彩,眼珠子四下扫了一扫,又问道:“那个潘金莲呢?”

    李逵道:“适才我抓了几家武家家兵盘问,那姓潘的小**好像从侧门逃出去了,肯定是往博县方向逃去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潘金莲还活着,没有死在乱军之中,宋江的眼中立时迸射出一丝精光,嘴角钩起了一抹邪意。

    他便冷笑一声,摆手道:“本王岂会让这姓潘的贱人逃走,叫他们放火把武家庄一把火给本王烧了,其余人随本王去追击潘金莲。”

    宋江杀了这么多武家人,自然不会手软,干脆把武家烧成白地,那青徐第一
步剑庭帖吧
美人潘金莲,更是不可能放过。

    “公明哥哥够霸气,武家就该烧光抢光杀光!”李逵狰狞的笑着附合。

    他当当下便宋江号令传下,那些泰山贼们皆是兴奋如狂,先是把武家掘地三尺,一切值钱的玩意儿,统统都抢掠一空,接着又四处放火,转眼间便将偌大的一座武家庄,烧成了熊熊火海。

    宋江则带着李逵,率领着其余兵马,沿着通往博县的大道,一路前去追击出逃的潘金莲。

    狂尘袭卷而去,只将一片火海,留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而此时,潘金莲的马车已逃离了庄子数里之远。

    她虽是甩开了宋江一段距离,但毕竟坐的是马车,逃跑的速度不快,宋江是一路狂奔,用不了多久,便在大道前方看到了马车的影子。

    宋江血丝密布的眼中,立时涌起了丝丝兽光,嘴角钩起深深的邪意。

    想象中潘金莲那绝美的样子,不断在脑海中浮现,他已迫不及待的想要蹂躏潘金莲,以向武安国和武松报复。

    “武安国,武松,你们两奸贼父子,敢背叛本王,本王就让你家潘金莲生不如死,嘿嘿——”

    宋江精神愈加兴奋,眼中的兽念也越来越狂烈,快马加鞭,疯狂的追击,眼看着就要追上马车。

    “表小姐,后面好像是宋江亲自追来了,就快追上来啦。”赶车的家丁惊慌的叫道。

    马车内的潘金莲,却是正襟危坐,水灵灵的眸子中,闪烁着一丝不安,但整体上却依旧保持着淡定。

    她的手,却悄悄的伸入了衣袖之中,摸到了那柄防身的匕首。

    这是她适才临出逃之前,从家兵们那里讨来的,就是为了在万不得已之时一用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相貌绝美,也知道那些追兵有多凶残,自己若是落入他们手中,必定是清白不保。

    她要宁为玉碎,不为瓦解!

    身后的马蹄声越来越近,潘金莲秀眉也越凝越深,匕首缓缓从袖中抽出,越握越紧,已做好了随时自尽的准备。

    她宁可将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杀死,也绝不愿落入那些泰山贼兵手中,任由他们蹂躏。

    马车的后方,宋江越追越近,很快就跟马车并行狂奔,口中大叫道:“停车,立刻给本王停车!”

    赶车的家兵乃是武家心腹,哪里会听他的话,拼命的埋头赶车,不停的抽打着马鞭。

    “李逵!”宋江怒了,朝着李逵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紧跟在后的李逵,几步策马迫近,口中大骂道:“你个狗玩意儿,敢不听大王的话,老子剁碎了你!”

    哮哮声中,李逵手中的斧子已高举而起,朝着那赶车的家兵,就狠狠的招呼了上去。

    斧锋,转眼就要斩中。

    嘣——

    生死一线间,前方陡然间响起一声弦响的嗡鸣之声,一道寒光破空而来,直奔李逵而去。

    冷箭!

    一支冷箭破风而至,直奔李逵面门而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,竟敢暗算老子!”

    李逵大吃一惊,那一箭袭来极快,直取他要害,若是他还执意要杀那家丁的话,自己非被当场射穿了脑门。

    不及多想,李逵急是收了大斧,朝自己的身前荡去。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之声响起,利箭正中李逵的斧身,虽然被弹开,但射力却是极猛,瞬间震到李逵手掌有些微微发麻。

    宋江见李逵被阻止,脸色顿时一沉,顺着来箭方向,举目怒视而去。

    视线前方,通往博县大道的的方向,只见一骑武将正飞奔而来,手中正扬着一柄长弓。

    只见那来将一身金甲,手提一柄染血长刀,背手赤色的披风猎猎如火,威势霸绝,势若天人。

    这等气势,这等神彩,除了大魏之皇,还能有谁。

    “陶……陶商!”宋江神色骇然而惊,嘴里脱口惊呼出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大魏之皇,陶商杀到!

    马车中,潘金莲娇躯陡然一震,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她本已抱定了宁死也要保全清白之心,已做好了自尽的准备,谁想在关键时刻,竟然听到大魏之皇出身。

    刹那间,潘金莲那几近于绝望的清丽脸蛋上,陡然间涌起了极度的惊喜,恍惚间还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。

    她不急多想,急是从另一侧的车窗探出头去,向着前方张望,果然见一袭英武的身影,正向着这边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那般气势,简直与武安国口描述的大魏之皇一般不二,不是天子还能是谁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他,莫非他是赶来救我武家的吗?”潘金莲惊喜到热泪盈眶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