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真面目

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真面目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武松确实是心怀着负罪之心,前来向宋江请罪。

    不是为自己,而是为他的父亲武安国。

    武安国的一场叛乱,生生的把博县失陷,令泰山军损失了半数以上的兵马,更把宋江逼到了这等狼狈的境地。

    自己的父亲做出了这样的事,武松焉能不为之愧疚。

    “武松!”宋江脸色又是一沉,厉声质问道:“武松,你好大的胆子,本王待你不薄,你竟然敢勾结你父叛乱,你的忠义何在,你的良心何在?”

    宋江的质问之言才刚刚出口,李逵就跟着的骂道:“武松,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,公明哥哥哪里对你不好了,你为啥要背叛他,你的良心让狗给吃了吗?”

    武松被这般冤枉质问,心中顿时涌起了无尽的憋曲,但确实是理亏,只能硬生生的咽下了这口冤枉气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后,武松拱手正色道:“大王明鉴,松对大王是忠心不敢,绝无半点他念,博县这场变乱,完全是家父自作主张,松完全不知情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说你不知情,那为何魏军冲入城中时,你非但不拼死力战,却自己先败走,这你又如何解释?”宋江又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武松语滞,停顿了一下,方才愧然道:“臣未能力战,是因为臣当时知道家父叛乱的这个消息之后,整个人都被惊到失魂落魄,失去了心智,已无法再死战下去,所以才败走,并非是有意不想抵抗。”

    “狡辩,你这纯属是狡辩,鬼才信你!”李逵立刻扯着嗓子骂道。

    宋江也冷哼一声,一脸不信的表情,冷冷道:“武松,你不觉的你编的这个理由太过牵强了吗,你以为本王会信吗?”

    宋江不信,李逵不信,左右林冲花荣等大将们,一个个也皆是狐疑不信的目光,包括周围那些泰山卒,没一个人的眼神是信任他的。

    那一道道怀疑的目光,让武松有种如芒在背的痛苦,心中的冤枉气也是越聚越强。

    再次深吸过一口气后,武松目光正视宋江,用略显悲壮的语气道:“大王对松有义,松才会以忠义报效大王,我武松对天誓,对大王绝无二人,若大王还是执意质疑松,松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武松这等于是被逼到了破罐子破摔,干脆把话撂下这里,我就是没有背叛,你们爱信不信。

    显然,武松也是性格刚烈自负这人,如此被质疑冤枉,自觉尊严受损,也确实不想再做过多的解释。

    只是,武松这等态度,却把宋江听的是脸色一变,更加阴沉。

    倘若武松能跪在地上,极尽惶恐的请罪,请求他的宽恕,他还说不定真能暂时放下猜忌,至少在表面上原谅了武松。

    但眼下武松这态度,却着实让他恼火。

    眼珠子转过几转,宋江心中迸出一个念头,便强压下了心中的怒火,沉声道:“本王也想信你,但毕竟是你父亲动了叛乱,你想让朕信你,只有先证明你自己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想让臣如何证明?”武松望着宋江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。”宋江眼中迸射出了冷绝如铁的杀机,“本王要你大义灭亲,杀了武安国这个叛贼!”

    大义灭亲!

    这个条件提出来,除了头脑简单的李逵之外,其余林冲,花荣,诸葛诞等武将们,皆是神色一变,眼中涌现出了惊异之色。

    就连吴用也是神色惊变,万没有想到,他的大王竟然提出这样的话,竟然要让武松去大义灭亲,去杀自己的父亲!

    武松更是身形一震,脸上刹那间涌起了深深的惊怒,腾的从地上跳了起来,以极度失望的目光死死看向了宋江。

    那眼神,隐隐已起杀机,看的宋江是背后一寒,下意识的就摸到了腰间剑柄,脚腿上的肌肉也绷了起来,作好了逃跑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大王要我做什么,请大王再说一遍!”武松脸色也阴沉下来,几乎是一字一句的问道。

    宋江轻吸一口气,压制住了心中寒意,故作镇定,厉声道:“那朕就再跟你说一遍,你想证明自己的清白,只有亲手杀了武安国,否则,本王绝不会相信你!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宋江已向左右林冲暗使眼色,叫他们随时警戒,以免逼到武松狗急跳墙。

    武松目光死死盯着宋江,久久不言,突然之间,仰头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笑声回荡在天地之间,充满了讽刺,充满了悲凉的意味,听起来更好象是在自嘲一般。

    宋江顿时一愣,眼神迷茫,搞不懂武松为何会突然间,莫名其妙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武松,你个没良心的玩意儿,你笑啥?”李逵指着武松咆哮道。

    笑声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武松低下头来,失望的目光望着宋江,苦笑着自嘲道:“我在笑我自己,原以为你宋公明乃是仁义之主,当初才不顾父亲的劝阻,一门心思的前来投奔你,没想到,果然还是父亲说的对啊。”

    宋江脸色一变,眉宇间怒色腾燃而起,岂听不出武松的言外之意,明显是在讽刺于他。

    就在宋江打算作之时,武松却突然一拱手,冷冷道:“宋公明,你叫我去杀我的父亲,这等灭绝人伦的禽兽之举,我武松是绝对不会做,到了这般地步,你我兄弟之
异世虫灾笔趣阁
情,君臣之谊已尽,咱们就此别过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武松拂袖转身,翻身上马就要离去。

    他这等言行,分明是打算背弃宋江,就此一刀两断。

    宋江从震惊中清醒,不由恼羞成怒,大喝道:“好你个叛贼,你终于露出本来面目了,来人啊,把这叛贼给本王拿下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李逵等众将,作势就要围上去,左右那些泰山卒们也蜂拥而上,就想要拿下武松。

    武松却早有准备,翻身上马的一瞬,就趁着所有人未围上来时,迅解下自己腰间的酒葫芦,仰头灌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酒饮下,武松把葫芦往地上狠狠一扔,浑铁棍一横,厉喝一声:“谁敢挡我武松的路,别怪我不念兄弟情谊!”

    这一声虎吼,把左右围上来的泰山军们,吓的身形一震,不由自主的又退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连气势汹汹的李逵,眼珠子里也迸射出了惧意,本能的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还有林冲这等泰山军武道第一高手,眼中也涌起忌惮之色,没有继续上前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已看武松喝下了酒。

    他们皆知道,武权有着怪异的天赋,酒一下肚是武道飙升,甚至能爆出初级武圣的战力。

    武圣面前,就连林冲这等绝顶高手,都是蝼蚁般存在,连他尚且忌惮,何况是其他人。

    武松赫退众人,回头瞪了宋江一眼,目光如刃。

    宋江也吓的浑身一颤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,生恐武松仗着酒狂后的武力值,冲向自己来下杀手。

    武松却终究没有对他动手,冷哼一声后,拨马提棍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在场的泰山卒们,谁也不敢以身犯险,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来,任由武松远去。

    望着武松绝尘而去的身影,宋江半晌后方才省悟过来,不由恼羞成怒,冲着林冲等人斥问道:“你们都傻了吗,为什么不动手,竟让那叛贼逃走?”

    林冲脸上掠过几分惭愧,却只得解释道:“大王也知道,那武松喝过酒后武道爆涨,大王当时离他这么近,我等不敢轻举妄动,也是怕激怒了他,狗急踏墙,若是伤到大王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我李逵才不怕他,要是不怕公明哥哥有事,我早就上去剁碎他了。”李逵也赶紧跟着附合,替自己的胆却开脱。

    一时间,宋江是又气又恼,憋了一肚子的火,却又无处泄。

    气了半晌,蓦然间宋江眼中闪过一丝阴色,向着诸葛诞喝问道:“你既去过武家,可知那武家离此有多远?”

    “回大王,武家离这里不过半日脚程而已。”诸葛诞忙答道。

    “只有半日脚程么……”

    宋江眉头暗凝,心中默默算计了一阵,目光凶光爆涨,咬牙恨恨道:“武家父子背叛本王,把本王逼到了这等地步,本王若不灭他武家满门,岂能咽得下这口恶气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武家庄。

    庄子大堂,书案上已堆积了大量的账薄,潘金莲正跪坐在那里,一面翻看账册,一面听着下边管家们报告。

    眼下武家能掌事的,全都被武安国带往了博县,武家上下只余下了一群老弱妇孺,潘金莲成了唯一能掌事的人,所以这庄中大大小小事务,武安国都交待由她来打理。

    潘金莲虽然年不过二十,但也算出自于大户人家,也读过书见过世面的人,执掌家务这几日,倒也算把偌大的武家庄,打理的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前些日她处理这些账务,还算得心应手,但今日不知道因为什么,却总是静不下心来,下边管家们禀报时,她时不时的就走了神。

    “行了,今天就先到这吧,你们都下去吧。”潘金莲实在是听不下去,便合上了账薄。

    几名管家们匆忙告退。

    潘金莲则站了起来,走出门外,轻吸一口气,伸了个懒腰,享受外面初春的暖阳。

    如今已是冬末初春,这几日天气已转暖不少,却不知为何,潘金莲却感觉背上,却忽然掠过了一丝寒意,让她心中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她便下意识的束紧了衣衫,依着沿廊柱子,素手轻捻着丝,目光恍惚的望着南面方向。

    那是博县的方面。

    武安国说要赌上武家的兴衰,帮着魏主陶商夺下博县,到现在还没有音讯,也不知是胜是败,潘金莲自然有些开始担忧。

    “陶商,陶商,外公说的那个魏帝陶商,真的有那么厉害,让外公不惜跟舅舅翻脸吗?”潘金莲喃喃自语,思绪遐想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脑海里,悄然浮现起武安国给她讲术的那些,关于陶商的神奇事迹,讲到陶商如何从一个纨绔之之徒,一夜之间变成了枭雄,从刘备手中夺回了属于陶家的徐州,让天下人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武安国还讲到了,陶商的麾下如何奇人异士倍出,他又是如何带着这些奇人,破吕布,逐曹操,灭袁绍,杀刘表,败孙策,短短数年之内,扫平天下群雄,一手创立了大魏帝国。

    那种种的不可思议,种种近乎于奇迹般的反败为胜,都让潘金莲这个正当崇拜英雄年纪的少女,为之神往。

    “真想看看,这个魏帝究竟是什么样子呢……”潘金莲喃喃自语,如水的眸中流转着几分憧憬向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