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九章 赎 罪

第一千零九章 赎 罪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武安国!

    尉迟恭当场跳了起来,大骂道:“好啊,这姓武的还敢找上门来,他是自己来送死啊,我这就去宰了他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尉迟恭就拎起刀,作势就要冲出去。

    陶商也是大感意外,没想到这个武安国,明明已向宋江献粮,倒向了宋江,竟然还敢主动来求见。

    他一时狐疑,便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刘基却眼前忽然一亮,阻拦道:“黑炭头,千万莫冲冲动,这武安国岂会这么傻,白白前来送送死,必定另有隐隐情。”

    陶商神色一动,蓦然间也省悟,便喝道:“黑炭头,别激动,先听那武安国说些什么,再决定杀不杀他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没办法,只好强压下怒火,重新坐了下来,嘴里嘀嘀咕咕个不停。

    陶商便是一拂手,喝令将那武安国传入。

    片刻后,帐帏掀起,一名断臂的中年男子,从容步入了皇帐内。

    来者,必就是武安国了。

    武安国大步上前,向着陶商一躬躯,不卑不亢道:“草民武安国,拜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当年的青州第一上将,今日朕终于有幸一见了,平身吧。”陶商一拂手,态度倒也算是客气。

    那武安国刚刚直起身来,尉迟恭这边就实在忍不住了,嚷嚷着质问道:“我说武安国,你也太狗胆包天了吧,你给宋江那狗贼献粮,公然造反跟朝廷作对,还敢有脸来见天子,你是想找死吗?”

    陶商也不说话,任由尉迟恭来唱黑脸质问,看那武安国作何解释。

    武安国却轻叹一声,辨解道:“这位将军误会安国了,青州在陛下的治理下,享受了多年太平,我武安国跟青州百姓一样,皆对朝廷,对陛下感恩万分,又怎敢造反,怎么敢背叛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还敢狡辩,你都打算给宋江献粮了,还敢说自己没有背叛大魏,你当我们都是眼瞎吗?”尉迟恭骂道。

    武安国看出来尉迟恭是个粗人,跟他说也说不通,只能看向同。

    陶商琢磨着武安的话,思绪飞转,立时猜到了什么,便笑道:“没想到啊,武安国,你还是这么个聪明人,竟然想出了这么一出妙计,把博县献给朕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尉迟恭等众臣,当场就懵了,完全听不懂陶商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刘基却眼眸蓦然一亮,似乎悟到了什么,嘴角不由扬起抹会意的笑意。

    武安国却身形为之一震,心中惊忖:“没想到天子竟已看破我的用意,人言大魏天子智计卓绝,非同常人,果然是名不虚传”

    既被看穿了心思,武安国也不敢隐瞄,遂是叹服道:“陛下目光犀利,实在叫草民佩服,不错,这正是草民为陛下献上博县之计。”

    武安国承认了。

    陶商精神大为一振,先前他正头疼着怎能速破博县,没想到,武安国竟然雪中送炭,着实是帮了他大忙,焉能不为之兴奋。

    尉迟恭却糊涂了,挠着头道:“陛下,这到底是咋回事啊?这厮怎么又成了要献博县给咱们了?”

    陶商笑而不语,也懒得跟他解释。

    刘基却笑呵呵道:“黑炭头,你好好想想,武将军若不答应献粮给宋宋江,又如何把他的家兵混入博博县,到时候又怎么里应外外合,帮咱们攻破博县呢?”

    刘基终于是道明了武安国的真实意图。

    尉迟恭这才恍然大悟,脸色立时涌上无尽惊喜,先前对武安国的恼火,也陡然间烟销云散。

    “行啊,姓武的,原来你是糊弄宋江,我倒没看出来,你还是个忠臣呢。”尉迟恭哈哈笑起来,上前激动的拍了武安国一巴掌。

    武安国被拍头皮发麻,只能苦笑。

    尉迟恭激动过后,却忽然脸又一沉,狐疑道:“不对啊,你儿子武松现在在给宋江效力,你现在却帮着我们坑在宋江,你这不合理啊。”

    尉迟恭的话正好也提醒了陶商,他便按下欣喜,目光看向了武安国,“朕也很好奇,说说你的理由吧。”

    武安国却长叹一声,无奈道:“实不瞒陛下,草民与刘备有不共戴天之仇,草民本是想叫松儿那臭小子,为大魏效力,为草民报仇雪恨。只是那宋江极善于蛊惑人心,松儿是被他的假仁假义所蒙骗,才不听草民劝阻,硬是要帮着宋江跟朝廷作对,听说前番还伤及了陛下,草民实在是惶恐不已。”

    说着,武安国还跪了下来,替武松请起了罪。

    陶商拂了拂手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
抗日之无敌战神最新章节


    武安国便接着道:“松儿未经历练,看不出宋江的真面目,安国却是眼睛清亮,所以才想借着宋江求粮之机,给他来个将计就计,帮陛下一举夺下博县,也算安国为那不肖子赎罪了。”

    武安国道明了理由,倒也是合情合理,而陶商在他说话之时,已暗自动用了系统精灵,扫描了他的忠诚度,确信了他所言非虚。

    听过他的解释,陶商便点头道:“你的心思朕明白了,不过你冒着这风险,帮朕夺下博县,立下奇功,恐怕不光是替武松赎罪那么简单吧。”

    武安国身形又是一震,敬佩惊奇的目光望了陶商一眼,显然然是没想到,陶商的洞察力强悍如斯,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识破了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当下武安国便以头叩地,恳求道:“安国确实还有一个不情之请,希望陛下扫灭宋江之后,能尽量活捉松儿,给他留一条活路,给他个改过自新,重新做人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武安国终于道出了最最真实的想法,什么为国效力之类都是虚的,真的原因是他清楚的看清了大魏实力,知道宋江必败,所以才这么煞费苦心,想用一场奇功来换取自己儿子的小命。

    “可怜天下父母心啊”

    陶商一声感叹,拂手道:“朕向来是有功必赏,看在你帮朕立下大功的份上,朕就准了你所请,尽朕所能,留武松一条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,多谢陛下。”武安国是欣喜万分,感激的连连拜谢。

    陶商抬起头,目光穿过洞帘,望向了博县方面,英武的脸上,猎猎的杀机,已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数天后,博县北门。

    入夜时分,北门城门却悄然大开,数以百计满载粮草的骡车,在夜色的掩护下,源源不断的进入博县。

    借着火光北望,往北的道路上,隐隐还可以看到更多的粮车,绵延不绝,一眼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北门城楼上,宋江巍然而立,俯视着那一辆辆送入城中的粮草,黑黑的脸上,钩起了得意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诸葛诞此行大功告成,终于是说服了武安国带头献粮,大大的缓解了他粮草不足的难题,他焉能不喜。

    而且,武安国的献粮举动,也代表着泰山豪强对他的支持,让他感觉到自己对泰山郡的统治也更加稳固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武安国那厮还算识相,总算是怕了公明哥哥。”李逵得意的笑道。

    宋江嘴角微微上扬,掠起几分得意。

    李逵接着又道:“我这次从武家护粮,还看到了一个极美的女子,叫什么潘金莲来着,是武安国的外孙女,公明哥哥眼下既然还没有立王后,等到退了陶贼,不如就娶了那潘金莲。”

    提到“潘金莲”的名字,宋江眼中立时迸射出一丝精光,嘴角也钩起一丝邪。

    当初他为泰山郡小吏之时,就曾听说武安国有一个外孙女,乃是潘凤的遗腹子,如今已长到年芳十八,相貌美极,他早就为之神往。

    今听李逵这么一提醒,宋江心思顿时就活络了起来,动了心眼。

    这时,吴用也摇着羽扇,呵呵笑道:“臣也听说过这个潘金莲,号称当今青徐第一美人,大王若娶得这样王后,也算美人配英雄,而且还可以通过联姻,彻底把武家跟大王绑在一起,一举两得也。”

    宋江眼睛连连放光,不由微微眯起,舌尖舔了舔干瘪的嘴唇,黑黑脸上,丝丝别有意味的笑意更浓。

    宋江想象了半晌,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么邪笑,似乎有失泰山王的体统威仪,便忙是收起了笑意。

    随后他又清咳几声,正色道:“眼下强敌在前,岂是本王谈婚论嫁之事,就算本王要联姻武家,也要在击退陶贼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言之有理,言之有理。”吴用忙是附合称赞。

    旁边的诸葛诞则自信笑道:“眼下咱们粮草已经不缺,再无后顾之忧,陶贼久攻不下,等河北有失,还不是得不战而退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。”李逵也傲然叫嘛道:“只等陶贼一退,咱们的大军就可以趁势杀出泰山,到时候整个中原都是公明哥哥,公明哥哥还做什么泰山王,直接当皇帝就是!”

    城头之上,李逵等一众将领们,个个自信狂燃,各种毫言壮语,为宋江畅想着美好蓝图。

    宋江是越听越得意,禁不住哈哈大笑,傲然道:“陶商啊陶商,我宋江终有一天要叫你为自己当年你有眼无珠,放着本王这等不世奇才不用的愚蠢之举而后悔,哈哈”

    得意阴冷的笑声,回荡在城头,回荡在夜空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