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八章 武氏一族

第一千零八章 武氏一族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吴用忙是一咳,摇着羽扇提醒道:“武将军,注意你的称呼,这里没公明哥哥,只有泰山王。”

    武松一愣,方才猛然省悟,忙是不好意的搔了搔头,歉然道:“是臣一时失言,还请大王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区区一个称呼而已,好久没听你叫本王公明哥哥,倒是听起来亲切的紧呢。”

    宋江拂了拂手,脸色转阴为晴,显的很是大度,嘴角却又钩起一抹冷笑:“本王早说过,陶贼强只强于诡诈而已,眼下我们只坚守城池,以不变应万变,他自然就束手无策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,那个面黑如炭,须发贲张的李逵,更是竖着拇指赞道:“还是咱公明大哥厉害,一眼就看穿了那陶贼的能耐,早知道咱就不用向孙策那厮求援了,公明哥哥带着咱们就足够挡敌陶贼了。”

    李逵也失口叫起了宋江“公明哥哥”,不过鉴于他马屁拍的受用,宋江便没丝毫怨意,反而是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宋江心情甚好,归往军府之后,当即下令摆下酒宴,以庆祝又击退陶商一次进攻。

    军府。

    酒气四溢,气氛愉悦,一扫前几日兵败的阴霾。

    酒喝的差不多了,一片自信乐观的气氛中,吴用却摇着羽扇道:“大王,我军前番把大部分的粮草都屯集在了巨平一线,结果城池一破皆落和了魏贼手中,今我们虽守住了博县,战退了陶贼数次进攻,但城中所存粮草却不多,还得早做打算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言之有理。”宋江清醒几分,目光望向了诸葛诞,“本王命你筹措粮草,你筹集的怎样了?”

    诸葛诞苦着脸道:“大王交待臣的事,臣怎敢怠慢,臣已经尽了全力,只是泰山郡多山,丁口有限,百姓们已被搜刮的差不多,实在是不易再多搜刮。”

    宋江的脸色阴沉下来,粮草的不足,又令他愁眉苦脸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吴用眼珠子转了几转,笑眯眯:“大王莫忧,臣这里倒有一个解决粮草不足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快说,是何良策?”宋江顿时又精神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吴用便摇着羽扇,不紧不慢道:“百姓家虽然粮草被搜刮的差不多了,但大王不要忘了,泰山郡还有大大小小,数十家地方豪强,虽说这些豪强因商鞅变法已被陶贼打击的够呛,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他们家中必定还藏有不少存粮,若是是能让他们进献军粮,必能解了燃眉之急。”

    宋江眼眸顿时一亮,吴用的提义,正中他下怀,目光不由看向了诸葛诞。

    诸葛诞却叹道:“军师的提议臣也不是没想过,但泰山郡的豪强们,多是以武家马首是瞻,武家却持观望态度,除非能说动武家主动献粮,才能带动其他豪强也献粮,只是那武家家主……”

    诸葛诞没有继续说下去,目光看向了默不作声的武松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也集中在了武松的身上,看得武松是脸色一变,神情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武家家主,正是年当讨董一战,被吕布斩断手臂的青州上将武安国。

    当年武安国断臂,回到北海之后,因为身残而失去了征战沙场的机会,被孔融所弃用,被迫只好告老还乡。

    虽如此,但武安国也幸运的躲过了陶商征伐天下的战争中,保住了性命,安心经营自己武家的产业,不知不觉中就把武安混成了泰山郡领头的豪强。

    武松,正是武安国之子。

    “咳咳,子苍啊,你看你能不能写一封信,劝令尊带头向本王献粮呢?”宋江笑看向了武松。

    武松却叹了一口气,一脸为难道:“实不瞒大王,家父素来顽固,当初臣前来投奔大王,助大王起事之时,他就一力反对,臣已违背了他的父命,家父他一心只想守得一份清闲,只怕就算是臣也劝不动他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宋江脸色顿时一沉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说话,一旁的李逵就恼火的嚷嚷道:“我说武松,你爹他也太不识抬举了,眼下这整个泰山郡都是咱公明哥哥的,他竟然敢不拥护公明哥哥,也不献粮,莫非他还想暗通魏国,想造反不成!”

    武松脸色立变,虎目一瞪,立刻怒喝道:“黑炭头,你给老子嘴巴放干净一点,休得对我父亲无礼,我方才已经说的很清楚,我父亲他只是想守一份清闲而已,你耳朵聋了吗!”

    “好你个武松,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李逵,住口!”宋江脸一沉,打断了李逵的嚷嚷。

    李逵只好闷闷不乐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宋江目光又转向武松,笑呵呵道:“子苍啊,令尊避世的心情本王也理解,只是眼下到了我泰山国存亡之际,国家确实是需要他,你还是想想办法吧。”

    武松无奈,只好答应修书一封,试上一试。

    宋江这才满意,但叫诸葛诞持了武松的亲笔书信,亲自往武安一趟,去劝动武安国献粮支持。

    送走了诸葛诞,宋江这才松了口气,将杯中酒饮尽,就在武松不注意之时,嘴角悄然掠过一丝阴冷。

    “武安国,本王是看在武松的面子上,才给你几分面子,你千万不可给脸不要脸,不然,别怪本王对你不客气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泰山脚下,武家庄。

    高耸的院墙之间,分布着大大小小数十间房舍,显示着武家的富有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院落之中,一名鬓角已生斑白的中年人,站立在院子当中,隔着篱笆望着山外斜阳,怔怔的出神发呆。

    中年人身体魁硕,眉宇间透着一股苍桑的气息,那眼神就仿佛是历经过生死,看透了世态炎凉。
史上第一方丈吧


    他左手提着一柄长柄铁锤子,右边衣袖却空空荡荡,垂落在腰间,竟然是个断臂的残废。

    深吸过一口气后,中年人一咬牙,左臂肌肉爆涨,陡然间高举起铁锤,在院中舞动起来。

    中年人的招式颇为精妙,但因左手执兵器,力量明显不如右手,舞动起来相当的吃力,才舞动了十余招,但气喘渐重,额间滚汗,越来越吃力起来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他的招式终于失了章法,长锤击在了地面上,单手勉力扶住,才勉强的稳住了身体,已是累到气喘如牛,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他用铁锤连连击地,恨恨叹道:“终究还是不行啊,看来我武安国重上战场的梦想,终究只是一场梦而已,刘备,吕布,你们把我害这么惨,这个仇我非报不可!”

    “外公,很久没有见你练武了呢。”身后响起了一个甜甜的少女声音。

    武安国回过身来,就看到一个绝美可人的少女,正手捧着湿巾,笑着走向自己,双手把湿巾奉上。

    “是金莲啊,外公这狼狈样,不小心让给个小丫头给瞧见啦。”武安国苦笑着自嘲,接过温巾擦了擦脸上的汗。

    潘金莲却正色道:“莲儿可一点都不觉的外公狼狈,母亲说当年外公可是当世名将,若非为奸人所害,根本不会被吕布斩断了手臂。”

    “奸人,奸人……”旧事重提,武安国不禁咬牙切齿,脸上燃起了丝丝怒火,恨恨道:“这断臂之仇,我早晚是要报的。”

    潘金莲却又迷茫道:“外公的仇人既然是刘备和吕布,可外公为何又要答应那个诸葛诞,给那宋江献粮,帮着他对付大魏呢,要知道,大魏皇帝跟刘备可是对头啊。”

    “松儿那个臭小子,被宋江的假仁假义给迷惑,听说还差点害死了天子,我若再不站出来做点事,恐怕我们武家就要被他连累,有灭门之祸了。”武安国语气中充满了责备,却又暗含几分深意。

    “外公的意思,莲儿不是很明白啊。”潘金莲那精致可人的小脸上,依旧是茫然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很快就会明白了。”武安国的脸上,悄然浮现出一抹诡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博县以西,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中军帐,,陶商闲饮小酒,气定神闲。

    大魏天子是相当的淡定,但帐前诸将们,却显的神情有些焦虑。

    魏军停止对博县的进攻,已经有三日之久。

    近七万大军按兵不动,坐视着城头的泰山贼们耀武扬威,大魏将士们高昂的斗志,正在渐渐消沉下去。

    而在青州方面,孙策对剧县的围攻正加剧,冀并一线,汉军和鲜卑军团也在大举南下,形势刻不容缓,眼下却又久攻不下,诸将焉能不急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轻盈的脚步声响起,时迁从外匆匆而入。

    “禀陛下,我们的锦衣卫细作刚刚打探到消息,泰山武家竟然组织泰山豪强们,一起向宋江献了三百车粮草。”时迁皱着眉头道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大帐中众将神色顿时一变,个个面露怒色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巴子的,这个什么武家活的不耐烦了么,竟然敢给宋江献粮?”尉迟恭立刻骂道。

    “武家?这个武家是什么来历?”陶商却并没有太过震怒,反而很是好奇。

    时迁忙拱手道:“禀陛下,臣已经打探清楚,这武家家主武安国,乃是当年青州上将,曾为孔融效力,十八路诸侯讨董之战时,曾被吕布所败,斩断了一条臂膀后,被迫退出了军界,这些年来一直隐居,经营自家的产业。”

    武安国?

    陶商脑海里记忆的碎片扫了一遍,终于响起了这个不太起眼的三国小人物。

    说他是小人物,因为他跟大多数这个时代的配角一样,出场的次数并不多,只是露一面,就被吕布砍了胳膊。

    不过死在吕布戟下的倒霉鬼不计其数,陶商依稀记得,这个武安国竟然能跟吕布斗上十几个回合没死,只是断了一条胳膊,还逃过了一死,这就有些不简单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年的吕布就有半步武圣的实力,武安国能与半步武圣斗上十几招才落败,说明此人的武道着实不弱,至少也在绝顶出头的地步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个实力不弱,却又一闪而过,沉寂多年的人物,却在这个时候又冒了出来,而且还敢向宋江提供军粮,他是在自取死路么?

    “陛下,还有一件陛下可能不知道,敌将武松,正是这武安国的儿子。”时迁又道出了一个秘密。

    武松,竟然是武安国之子?

    陶商身形微微一震,鹰目中不由涌起了惊奇之色,这个关系可是叫他大感意外。

    他着实没有想到,系统对武松的身份设置,竟然能逼真到了这等地步,竟把他设置成了武安国之子!

    “系统精灵,你在搞笑么?”陶商心中暗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时,刘基却结结巴巴道:“既然武松是武安国之子,那武安国带头向宋江进献军粮也就再正常不过,泰山豪强们既然敢通敌,正好给了陛下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,把武家在内的泰山豪强,杀个一干二净。”

    刘基一袭杀机凛烈的话,将陶商从神思中叫醒,眼眸之中,冰寒的杀机狂燃而起。

    “刘半仙说的对,既然武安这对父子自寻死路,那就别怪朕心狠手辣了!”陶商语气阴沉,透着猎猎杀机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,外面御林亲军匆匆而入,拱手道:“启禀陛下,大营外一名独臂男子,自称是泰山武家家主武安国,想要求见陛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