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五章 血狂战酒狂

第一千零五章 血狂战酒狂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系统精灵,给我扫描那个不怕死的家伙是谁!”陶商立刻用意念下命令。

    “嘀系统扫描完毕,对象名为杨再兴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他!

    陶商眼睛就亮了。

    先前那武将刚刚出现,替自己挡下武松一击,直接被武松震到吐血之时,陶商就看出那人的武力值比自己还要低,也就是90多点而已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那武将接住武松第二招时,陶商就惊奇的发现,他的武力值已神奇的飙到了99。

    而再次被武松震到吐血,使出第三招之时,他的武力值竟然直接冲上了100,达到了半步武圣的实力!

    武松拥有酒狂天赋,靠喝酒就能改变体质,让自己的武道飙升爆涨,而这个迎击的无名武将,显然也具有飙升武道,突破极限的能力。

    陶商思绪飞转之下,立时就想起了,那个被召唤出来已久,却迟迟没能前来投奔的杨再兴。

    只有他,拥有着血狂天赋,只有这一种天赋,才能不断飙升自己的武力值。

    而陶商依稀记得,血狂天赋的触发机制,乃是拥有者越是受伤,越能提升实力。

    他连着吐了两口血,内腑必受重伤,又被刃气扫到遍全鳞伤,却依旧屹立不倒,反而是越伤越强。

    除非是杨再兴,他还能是谁!

    “杨再兴啊杨再兴,朕等的你是好苦啊,没想到你会在这么关键时刻赶到,看来朕果然是天命在身,好,就让朕瞧瞧,血狂跟酒狂,到底谁更狂!”

    陶商兴奋之时,前方七步,刀与棍已第三次相撞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震天的猎猎激鸣之声,再度是冲天而起,一团巨大的球状冲击,爆涨开来,再度掀起了漫空狂尘。

    方圆七八丈范围之内,更被震到飞沙走石,气劲横冲,那远远已躲开的敌我士卒,竟也被刃风扫到,纷纷倒地。

    就连陶商这个98点武力值的绝顶强者,在这等爆涨的冲击波下,也因为有伤在身,紧紧夹住马腹,方才能勉强坐稳。

    狂尘散尽,杨再兴依旧屹立不倒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一次因为拥有了100武力值,虽然战斗力依旧低于武松,却已大大的拉近了差距,在此震击之下,并没有再吐血,只是身形再度剧烈一震,本已溅血的虎口,再次被震出血迹。

    杨再兴,再次扛下了武松惊天一击!

    陶商松了一口气,欣慰的笑了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武松,却已骇然变色,一张狂妄的脸上,惊到扭曲变形,那眼神就像是见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或者说,他这已经是第二次见了鬼。

    上一次是对战陶商,虽然是仅仅是十几招,但陶商的武力值却变化飘忽不定,同样也发挥出了100的武力值。

    而现在,又是眼前这个无名之将,竟然也爆发出了100的武力值!

    那可是100武力值,半步武圣的实力,放眼天下,当年可是只有吕布才有的存在,现在却变成了遍地都是,焉能不令武松感到震惊无比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那陶贼的麾下,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半步武圣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震惊之下,武松陷入了惊异之中,一时间竟是忘了再度进攻。

    杨再兴却又舔一口嘴角血迹,傲然喝道:“叛贼,今天就叫你瞧瞧我杨再兴的本事,看刀。”

    狂烈的暴喝声中,杨再兴抖擞精神,手中战刀反守为攻,狂击而出。

    那浩浩荡荡的刀锋,挟着狂风暴雨般的力道,掀起末日降临般的遮天狂尘,呼啸轰出。

    “105的武力值,竟然爆出了初级武圣的战斗力,不愧是血狂!”陶商脑海中出现了红色的武力值,兴奋到暗暗喝彩。

    前方处,武松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不及多想,急提一口气,舞棍相挡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震天激鸣,刃气四射,脚下的地面被扫出无数道沟壕。

    这惊天一击之中,杨再兴巍然如塔,纹丝未动,起息未起波澜,已是堂堂正正,丝毫不落下风的接下了武松这一棍。

    “武圣的实力,这的武道竟然还隐藏着实力,不是半步武圣,而是武圣!”

    武松骇然变色,精神再遭重击,那愕然的表情,已经不能用见了鬼来形容,却是骇然之极。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天赋超绝,有着禀异于常人的天赋,可以靠着喝酒来高变体质,提升自己的体质,乃是天下间独一无二的存在,甚至是项羽吕布之流,他都有信心挑战。

    他却万没料到,魏军中竟是藏龙卧虎到这等地步,随便拉出来一个叫杨再兴的无名小校,竟然也拥有初级武圣之力。

    武松要疯了,真的是要被逼疯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啊”疯狂的武松如野兽般狂叫,手舞着大铁棍,疯也似的向着杨再兴再攻而上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一次他已休想再压制杨再兴。

    血狂的强大不逊于酒狂,此时的杨再兴在受伤流血的激发下,已具有了跟武松相同的战斗力,二人皆是初级武圣,谁也别相压倒谁。

    刀影重重,棍影如
医品宗师无弹窗
松,两员凭借着天赋,在短时间内冲上初级武圣的变异强者,战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二十招

    三十招

    五十招

    转眼交手已愈百招,二人依旧不分胜。

    他二人间难分高下,想要分出胜负,只怕就等看谁的天赋状态率先结束才行。

    而四周的这场伏击战,魏军却已占尽了上风。

    由于武松被阻,无法将被截断的泰山军们,统统都连起来,使得敌军的指挥系统就此失灵,陷入了首尾不能相顾的境地,兵力数量虽是魏军五倍之色,却被魏军杀得鬼哭狼嚎,陷入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丁奉和邓艾两员年轻小将,再加上穆桂英,统领着一万魏军,将敌军杀得片甲不留,漫山遍野的狼狈而逃。

    魏军的数路兵锋,撕破了乱军,直奔着宋江的中军所在杀奔而来。

    众军环护中的宋江,此刻一张黑脸已黑到了发丝,咬牙切齿,嘴角抽动,眼眸中燃烧着惊怒与不甘。

    他已看到了武松被阻,自知败局已定,绝无可能再挽回。

    先是被陶商声东击西之计戏耍,如今又中了陶商的伏兵之计,宋江的内心之中,已深深感受到了大魏之皇的名不虚传,更感觉到自己所谓“怀才不遇”的怨恨,实在是有些矫情了。

    在用兵如神的陶商眼中,他宋江配不配不得上“人才”二字,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了。

    “大王,我军半数已崩溃,再战下去大王就有性命之忧,请大王以大局为重,速速下令撤兵退往博县吧。”飞奔而来的林冲,声音沙哑的叫道。

    博县,乃是通往国都奉高城的第二道防线。

    今日若是退兵,就意味着承认失败,御敌于国门之外的战略,就此破灭,就要任由魏军长驱直入,深入他泰山国腹地。

    “可惜,本王岂能就这么被陶贼戏耍,本王不甘心,不甘心啊”宋江咬牙切齿,拳头紧握,迟迟下不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杀宋江!”

    “杀宋江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前方魏军已滚滚而来,越杀越紧,要他命的啸声,震破天地,令人毛悚。

    宋江脸色一变,背上不由打了一个寒战。

    “大王啊,胜败乃兵家常事,何必执着于一时输羸,大局为重,速速东撤吧。”吴用也焦急的劝说道。

    宋江长吐了一口气,阴沉着一张脸,恨恨道:“今日一败,本王发誓必会报还,传令全军,速速向博县撤退。”

    说罢,宋江也不等号令传下,就赶紧拨马而走。

    林冲吴用一众,也跟着松了一口气,忙是拥簇着宋江,向着东北面逃去。

    令旗摇动,金声响起,撤退的命令方才下达。

    这时,已意志已接近崩溃边缘的泰山军士卒们,残存的斗志便即土崩瓦解,纷纷是丢盔弃甲,望风而逃。

    铛铛铛

    急促的鸣金撤兵之声,回荡在了山谷之间,也惊动了正在疯战的武松。

    出棍之际,武松被金声所惊,急是回头一瞟,却见宋江的“泰山”王旗,已向着东北方向,狂逃而去。

    “公明哥哥竟然支撑不住,先逃了,真是”武松心头一震,暗暗咬牙,满脸的恨怒不甘。

    他还抱着一线希望,希望着能够击败杨再兴,再去杀了陶商,力挽于狂澜。

    谁想到,宋江这么一逃,无情的击碎了他的最后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左右军兵已望风而溃,追随他的人马越来越少,他渐渐已陷入了孤军奋战的境地,再这么执着的战下去,他就要陷入魏军重重围困之中,性命也要交待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更是感觉到,那狂烈的酒劲已经过去,自己这酒狂的天赋已接近了尾声,无法再支撑下去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武松只能一咬牙,强攻几棍,拨马就望东面败逃而去。

    “陶贼,今天也留你一命,他日我武松必取你项上人头!”武松临逃还不忘丢下了一句恨话,却不敢回头,只顾夺路而逃。

    杨再兴想要追击武松时,却感觉到胸中一阵剧痛,双臂也跟灌了铅似的,被伤痛所扰,无法再拼力追及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这血狂的状态,也进入到了尾声,武力值急剧下降不说,伤势对身体的影响也迅速的开始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杨再兴只得放弃了追击。

    他拨马回身,翻身下马,拜倒在了陶商跟前,喘着气道:“末将杨再兴救驾来迟,还请陛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陶商此刻还沉浸于方才那场初级武圣级别,惊心动魄的大战之中,直到被杨再兴这么一败,才回过神来,意识到交锋已结束,杨再兴已惊走武松,宋江也已全面溃败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员天赋禀异的,救自己于生死之间的绝世猛将,陶商心中是欣赏不已,一跃跳下马来,大笑着就要亲手将他扶起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还没扶住他时,杨再兴却两眼一黑,身形一晃,歪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六更吐血奉上!兄弟们看不过瘾的话,还可以搜索并加燕子微信公众号:堂燕归来或tangyanguilai,记住,是公众号!还可以继续看番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