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四章 无名之将

第一千零四章 无名之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武松焉能不惊。

    他仗着酒狂的天赋,两招之间,就将自己的武道拔升至了初级武圣的境界,攻击力提升何止十倍。

    在初级武圣的眼中,似陶商这等98点的武力值的绝顶武者,简直形同如土鸡瓦狗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以为,自己这惊破天地的一招轰出,神挡杀神,佛挡,必可一击致胜。

    就算是不当场把陶商斩杀,至少也要把陶商震下马去,震他个半死不活,再不济也要把陶商震到吐血,趴在马背上失去战斗力才对。

    他却万万没有想到,陶商除了多喘口气之外,竟然是屁事没有,依旧巍然屹立在马上。

    “这陶贼,竟然用半步武圣的实力,接下了这一招?半步武圣,他竟然有半步武圣的实力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武松神色惊变,眼眸中喷涌着无尽的惊色,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。

    陶商的基础武道压倒他,已经令他倍感震惊,他是作梦也没想到,陶商竟然还隐藏了实力。

    半步武圣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有哪个帝王,竟能把武道练至半步武圣。

    陶商,简直是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的奇迹存在。

    一时间,酒狂状态下的武松,竟然失神愣怔,忘记了继续攻击。

    “幸亏关键时刻,爆出了一记暴击,不然小命就没了,三十六计,先走为上”

    陶商暗松了口气,急压制住翻滚的气血,拨马就想退走。

    他也是没办法,必须得走啊。

    谁让他这暴击天赋,并非持续性的天赋,时灵时不灵的,刚才是走运爆出了一记100的攻击力,也许下一招就打回了原形,也许又下一招,只是爆出了99的武力值。

    人家武松那酒狂的天赋,却是持久性的,而且还处于上升状态中,下一招说不定就直接110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陶商若还不知趣退走的话,下一招要是以98的武力值,对上武松110的武力值,还不直接被秒杀才怪。

    必须得走。

    武松眼见陶商拨马,竟似要逃走,心神立时从惊愕中清醒,瞬间恢复了狂傲暴怒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有半步武圣的实力又如何,老子今天非杀你不可,哪里走!”

    狂啸声中,武松手中那根浑铁大棍,再度狂击而出,挟着天崩地裂的力道,追着陶商而上。

    此时的陶商才刚刚转身,若不抵挡的话,整个身体还处在武松狂力的攻击范围之内,非死不可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撤了一半的陶商,不及多想,急是回刀相挡。

    武力值,99!

    陶商这一击,幸运的爆出了一记99的武力值,能够连续两招触发暴击,已经是运气相当的不错。

    可惜,这第二招暴击,只有99而已。

    武松那汹涌轰来的一击,攻击力竟已达到了105之高!

    没办法,只有硬着头皮硬扛了!

    陶商避无可避,一咬牙,战刀拼力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天地之间,再度迸发出了神鬼变色的惊鸣声,一道鲜血飞溅而出。

    在此重击之下,陶商再也无法承受,五内受创,一股鲜血顶到嗓子眼,张口就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喷血的同时,他诺大的身躯更如那断了线的风筝一般,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,飞出七步之远,眼看着就要跌落于地。

    胸中剧痛的陶商,也顾不得疼痛,双脚落地之时,急以战刀插入地面来抵挡后退的惯性。

    哧啦啦

    战刀在地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深沟,足足划出五步之远,方才制住后退之势。

    陶商以刀撑地,艰难斜立,总算是站稳了身形,没有当场倒下。

    大魏之皇,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,即使是败也要站着败,绝不能倒下!

    “保护陛下!”

    左右那些大魏将士们,眼见天子被震下了马,一个个又惊又怒,四面八方的扑了过来,要保护陶商。

    “陶商,今天谁也救不了你!”

    武松眼眸充血,一声兽吼长啸,催马狂袭而上,手中那根重棍无情的轰向阻路之兵。

    酒狂天赋下的武松,施展开来初级武圣的攻击力,大铁棍如磨盘般辗过,将阻挡他的魏军士卒,如蝼蚁般轻松辗碎。

    血雾横飞,惨叫声震天,血中的武松,如同死神一般,成片成片的收割性命。

    魏军将士们则是前赴后继的涌上前来,无惧生死,以血肉之躯去阻拦武松,拼死保护他们的皇帝。

    可惜,魏军士卒们虽然奋不顾身,但在武圣级别的绝对武力辗压之下,当真如蝼蚁般脆弱不堪,根本无挡阻挡。

    转眼间,武松就已辗开一条血路,再度杀近了陶商。

    此时的陶商,才刚刚被扶上战马,还来不及拨马而走时,武松就已狂杀而至。

    这样的距离,他根本无法及时甩脱,只有再次硬碰硬正面抵挡。

    只是方才那一招,他已被轰
成神风暴吧
的受伤不轻,现在若再强行一战,暴击爆出的武力值足够便罢,若是不足,或是根本不爆,这一击之下,他就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“该死,我太大意了,忘了武松还有酒狂天赋存在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连自责的时间都没有,只有骂了一声“妈的,拼了”,强行横起战刀,准备再迎冲击。

    这一击的交手,恐怕就是生死未卜了。

    七步

    六步

    五步

    眼看着武松如同一头发狂的野兽,挟着106点的武力值,疯狂的袭来,只差几步就要撞至。

    浑铁棍已然荡出,尚有数步之远时,陶商就已感觉到那无形的刃风压迫力,铺天盖地的疯狂压迫而来,竟令他呼吸为之一滞。

    生死,就在这一击!

    “叛贼,休伤我主”

    半空中,突然间发出一声震天的咆哮,震到所有人都耳膜刺痛,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陶商也跟着身形一震,寻声一瞟,就见一员铁塔般魁梧的己军武将,杀破乱军,如旋风似的斜刺里杀出,挡在自己身前,径冲着武松冲去。

    这么忠心的武将,竟在关键时刻,要站出来为陶商挡必杀一击。

    陶商心中一热时,武松已狂杀而至,手中重棍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轰上了那武将手中的战刀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震天的金属嗡鸣之声,冲天而起,又是一道环形冲击波,四面八方的爆绷开来,掀起漫空狂尘。

    一股鲜血穿破尘雾飙了出去,那武将瞬间被轰到口吐鲜血,虎口开裂,鲜血浸渗而出,身形也剧烈一震,险些直接被从马上轰翻出去。

    陶商的那一丝感动,顷刻就烟销云散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这武将,气势汹汹而来,多少有些本事,没想到一击就给震了个半死,到头来只是白白送死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,这位勇敢的大魏武将,好歹是为陶商争取到了一招的时间。

    他急提一口气,全身的劲力已尽灌于臂,已经能够全力再迎武松一击,运气好的话,说不定还会爆出高于武松的武力值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只要能连着爆个一两招,说不定就会惊走武松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“土鸡瓦狗之贼,也敢当你武爷爷的路,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武松冷哼一声,手中浑铁棍再度狂挥而出,便想一招解决了眼前这绊脚石,再去杀陶商。

    “老子说过,有老子在,谁也别想杀我家天子!”那武将却舔尽嘴角血迹,傲然无惧,刚决如铁,横刀再挡。

    那一刀挥出,威势赫赫,刃气如山,竟是威力无匹的一击。

    狂傲的武松,这时不禁神色一变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自己方才那一刀,已把这无名魏将震到半死,连拿起刀的力气都没才对,只能无可抗拒的任由自己一棍轰碎。

    武松却没有料到,这魏将竟然还有力气举刀迎击,而且这一刀斩出,力道远胜于方才,竟直接飙到了99点的武力值。

    狐疑之时,武松却没有半点手软,手中浑铁重棍依旧挟着摧山毁岳之力,狂轰而至。

    哐

    猎猎激鸣再度响起,吞噬掉了天地间一切的声音,瞬间震到陶商都有些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目光中,便见那武将身形再度剧烈一震,疯狂的劲力灌入他受伤的身体,重击之下,立时又震到他再吐鲜血。

    那强劲之极的刃风劲气,如数之不清的刀片,穿破了他的刃墙防御,如雨点般无情的招呼在了他的身上,瞬间便将他的手臂,他的肩膀,破出一道道血口子。

    那武将的武力值,虽然飙到了99之高,但在初级武圣眼前,也不过是就蝼蚁变成了螳螂而起。

    螳螂当车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接下了武松两招重击,竟然还都挺住?这等武力值,根本不逊于我,我的军中竟然还藏着这样的人物?”目睹这一幕的陶商,也不禁大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陶商吃惊,武松则是暴怒。

    他着实没想到,眼前这个无名魏将,竟然能接连接下自己两记重击,虽然连着吐血,却依旧屹立不倒。

    “蝼蚁就是蝼蚁,我就不信你还能撑过老子第三招,去死吧!”被激怒的武松,狂吼一声,手中重棍再度袭出。

    “呜呜”的空气爆鸣声中,那一记浑铁棍卷着排山倒海的巨力,拖着熊熊血雾尾变,刃风崩碎地面,狂辗而去。

    这是令神鬼天变色的一击。

    那连吐两口血的无名武将,却决死不退,舔尽嘴角血迹,傲然吼道:“还是那句话,有我在,你休想伤我天子!”

    决死刚烈的咆哮声中,身受重伤的他,双臂青筋爆涨,手中战刀再度狂斩而出。

    那一刀击出,竟是发出了挤爆空气的“嘣嘣”之声,掀起漫空狂尘,力道势如雷霆,比方才那一刀的力道,竟是陡增数倍。

    “100武力值,他竟然斩出了半步武圣的一刀,难道是他?”

    陶商心头陡然一震,眼眸中蓦然间迸射出了无尽惊喜。

    五更到,稍后还有一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