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零二章 战武松

第一千零二章 战武松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呜呜呜

    肃厉的号角声,冲天而起,肃杀空远的声音,惊破林中鸟雀,轰然四散。

    “杀尽敌贼!”穆桂英一声厉啸,纵马舞枪狂杀而下。

    丁奉和邓艾两员小将,也如猛虎一般,狂杀而出。

    埋伏在林中的一万魏军将士,瞬间现身,漫山遍野的向着大道截杀而下。

    异变突生!

    正狂奔中的泰山军们,根本没有任何反应,还来不及惊异之时,两旁数不清的魏军便铺天盖地的辗压而下。

    血光飞溅,惨叫声冲天而起,长蛇般的泰山军,转眼间被拦腰斩断。

    乱军中,身着金甲的陶商,如天神一般狂冲而下,一声厉啸,手中战刀横扫而出。

    刀锋未至,狂风暴雨般的刃气便浩浩荡荡撞出,瞬间将四名泰山卒斩为粉碎。

    天子亲自出战,大魏将士们的士气,更受鼓舞,如虎狼般疯狂冲杀,战刀无情的斩向恐慌的敌人。

    这骤起的伏兵,很快就将敌军斩成数截,陷入了各自为战的不利境地。

    而神色得意的宋江,脑海中的如意算盘也顷刻间被震碎,环顾四周,看着神兵天降般的魏军,立时也陷入了惊异之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魏军不是应该在巨平城中吗?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宋江吃惊的叫道,声音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旁边的吴用则脸色惊变,口中惊道:“大王,那陶贼定是算到我们会回夺巨平,才提前在半道上设伏,我们中了他的圈套了,即刻撤兵向东面退却吧。”

    吴用一语点醒。

    省悟过来的宋江,身形又是剧烈一震,一张黑脸憋满了怒血,几乎要憋到发紫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,自己在三天之内,竟然第二次被陶贼羞辱戏耍!

    怒火冲脑之下,宋江环扫四周,沉声喝道:“陶贼就算是伏兵又怎样,本王看他不过一万兵马,只要我军能稳住阵脚,必可反败为胜!”

    吴用身形一震,一时语塞,不知如何相劝。

    宋江跟着又喝道:“武松何在!”

    “臣在此!”武松拍马上前,慨然一应。

    宋江马鞭一指前方,厉声道:“本王命你率本部精兵,给本王自南向北扫荡敌军,把我军重新连成阵形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命。”

    接下号令的武松,拍马杀出,手舞着近百斤的浑铁重棍,如狂风一般杀入了乱军中。

    杖着绝顶的的武力值,武松一路无人能挡,手中重棍挥出,没有多少精妙招式,直接就仗着蛮力,将阻路的魏军活活轰碎。

    铁棍过处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武松一路狂冲,妄图以一己之力,扭转乾坤。

    可惜,他却太小瞧了魏军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他武力虽强,魏军将士却无所畏惧,个个都前赴后继的迎击而上,用血肉之躯阻挡他的前进。

    武松是越冲越慢,前边阻路的魏卒越来越多,只连起了不到三分之一的己军,再想嚣张便不容易。

    这场伏兵之战,毕竟不是光靠区区一个武松,就能够扭转,他武道再强,又岂能一人独扛千军万马。

    至于他麾下的泰山军,不过多是贼寇出身,本身的战斗意志不见得多强,巨平城失陷对他们斗志已经是一击,今中了魏军伏兵之计兵,精神意志又遭一击。

    这等情况下,战不得片刻,北面被切开的泰山军,便军心瓦解,开始分崩而溃。

    武松是怒发神威,但追随在他身后的己军士卒却越来越少,挡在他前边的魏军将士,却如潮如海,将他渐渐拖死钉住,无法再肆意冲杀,无法及时将断裂的各部重新联上。

    武检心中也渐渐焦躁下去,意识到再这么拖下去,就要全军崩溃不可。

    正焦虑之时,武松雄目四扫,目光穿破血雾,陡然间看到了那面“魏”字皇旗。

    他更看到了皇旗之下,那身着金甲,威如天神般的大魏之皇。

    陶商!

    那个他的宋公明哥哥口中所说,嫉贤妒能,不肯重用他宋哥哥的昏庸魏帝,就在十步之外。

    瞬那间,武松眼珠爆睁,本已快要熄灭的斗志,再度死灰复燃,熊熊腾起。

    “公明哥哥待我义薄云天,我武松今天博上这条性命,也要替公明哥哥杀掉那个有眼无珠的昏君不可!”

    心念如铁,武松深吸一口气,大叫一声:“昏君陶贼,武松在此,人头给老子留下!”

    震天的咆哮声中,武松再起全力,舞棍砸开一条血路,向着陶商狂杀而至。

    正痛快狂杀中的陶商,挥刀之际,蓦觉一股狂烈的杀气,从身后滚滚狂袭而来,回头一瞟,竟见一员虎熊的年轻的敌将,向着自己狂杀而来威不可挡。

    陶商急用系统精灵一扫,才知冲来之将,竟然是武松。

    在这等不利局面下,武松竟敢横冲直撞而来,明显是想仗
至尊仙朝txt下载
着一己武力,挽回败局。

    “武松啊武松,你终于出现了,果真投奔了宋江”

    陶商神思之时,武松已疾冲而来,伴随着一声惊天暴喝,他猿臂青筋爆涨,挥舞着手中一百余斤的重棍,挟着狂风暴雨之力,当头轰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这是武松全力一击,陶商无处可避,只有硬接。

    “好,就让朕瞧瞧传说中的武松,有多强有的实力,朕接你这一招!”

    陶商却无一丝忌惮,雄心大盛,低啸声中,双臂青筋爆涨,将战刀高举而出,正面相挡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一声震天金属激鸣,火星飞溅,将周遭士卒几乎震裂耳膜,掀起的劲风四面八方急速爆开,将方圆三丈范围内的敌我士卒,直接就掀翻了出去。

    武松狂立而来,有战马速度加成,再全力轰出一棍,威力几如天崩地裂。

    这一棍击出之时,武松是自信无比,甚至眼前已提前浮现出,陶商被直接震碎的血腥画面,以为自己距离立下一场不世之功,只有一步之谣。

    一棍击杀战无不胜的大魏之皇,那不是不世奇功,还能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武松,注定要成为名垂青史之人。

    那轰天狂击之下,陶商确实感到汹涌的大力,浩浩荡荡的灌入他的身体,想要冲击他的内腑。

    可惜,陶商只轻轻提一口气,就压制住了那汹涌的力道,护住内腑不受损伤。

    他巍巍的身形,也仅仅只是微微一震而已,英武的脸庞不起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他竟是轻轻松松的扛下了这惊天一击。

    第二口呼吸未出,陶商已恢复正常,手臂青筋一涨,奋然一举,便将武松的重棍拨开。

    错马而过,陶商刀锋一指武松,冷笑道:“武松,这就是你的本事么,就凭这点三脚猫功夫,还枉想挑战朕,真是笑话!”

    回身的武松,脸色蓦然惊变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在自己全力一击之下,陶商竟然完好无事,非蛤扛下自己这惊天一击,而且还气态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似乎,陶商的武道,竟然还要强于他!

    武松那狂妄的脸上,刹那间涌现深深惊骇,心中惊忖:“这怎么可能,难道说,这陶贼的武道,竟然能强于我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武松的武力值虽高,不过也就97点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在半个多月前,陶商的武力值还只是与他相当,但自娶了穆桂英之后,陶商的武力值已达到98点,高出武松1点,又岂是他所能撼动。

    武松自以为自己出身于武将世家,父亲乃是当世名将,自己又习武天才,年轻纪纪就练就了绝顶武力值,所以才这么有自信,敢出山助宋江造反。

    他却没想到,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,自以为天下无敌而已,眼前的大魏之皇,以帝王之尊,竟然都能练成强于他的武道。

    武松焉能不吃惊,自尊心怎能不受打击。

    陶商转身的那一席话,又何其的狂妄,何其的挑衅,根本不把他放在眼中,又焉能不刺激到武松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刹那间,武松的心境由惊异,变成了勃然大怒,重棍一指陶商,大骂道:“陶贼,竟敢小看我武松,今日我非取你首级不可,看棍!”

    暴喝声中,武松纵马再度袭上,如浑黑的流风一般,狂袭而至,手中那根重棍卷着狂尘血雾,俨然如杀神般。

    刹那间,武松再度撞至,浑铁重棍压迫空气,挟着“砰砰”的挤爆声,横挥而出,化成一道无形的刃风巨墙,向着陶商狂辗而来。

    这第二棍,不仅挟着战马冲势,还卷挟着武松的满腔怒火,是比方才更强的一击。

    “发疯了么,又有何用。”

    面对狂攻而至的武松,陶商却没有一丝忌惮,嘴角甚至扬起了一抹冷笑,他已看穿武松的武力值低于自己,焉还会有所畏惧。

    眼见武松狂袭而来,陶商只轻吸一口气,猿臂舞动如风,手中战刀再度浩浩荡荡的斩出。

    那一刀的威力,斩破空气发出“呜呜”的爆鸣声,仿佛神鬼哭泣,正面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天地之间,再度爆发出了一声巨响,仿佛天都被捅了个窟窿。

    武松这第二棍上所挟的力量,如同天崩地裂的崩石,狂扑而至,交锋一瞬间,顺着兵器灌入陶商的身体,雷霆般的力道,再度冲击向了陶商的内脏。

    武松的武道,的确是强,虽只有97点武力值,但这一击的力道,却近乎有99的力量。

    那又如何。

    陶商依旧只是轻吸一口气,那汹涌的冲击力,便被他强行顶了回去,没有一丝能伤及他的内腑。

    两骑再度错马而过,陶商横刀冷笑道:“就凭这点本事,也想要朕的命,武松,你是宋江派来的逗逼吗?”

    三更到,兄弟们可以加燕子的q群啊,330968099,千人大群,恭候兄弟们大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