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千章 踢开大门!

第一千章 踢开大门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他知这巨平城位于蛇丘以东七十里,乃是泰山郡最西面的大门,宋江为了抵御陶商的亲征,此前已尽起五万兵马,屯兵于巨平城以逸待劳,准备抗击大魏的讨伐。

    陶商欲取奉高城,当然得先拿下巨平,然后再长驱东进才行,只是想凭一万兵马,就攻下宋江全军坚守的巨平城,似乎有些托大了。

    “宋江此贼对陛下显然是深为忌惮,已率全部家当驻守在巨平城,若等后续大军抵挡,凭我七万大军攻打五万兵马驻守的城池,都有些吃力,陛下想要凭一万兵马就攻下,臣窃以为有些”

    邓艾没有把话说下去,言下之意,却已明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朕自有办法。”陶商自信一笑,笑容中却透着诡秘。

    邓艾虽是聪明,却不知陶商先前已下达分兵密令,自然猜不透陶商心里在想什么,一脸的茫然狐疑。

    陶商却也不点破,大笑着打马径入蛇丘城。

    入夜时分,陶商已高坐在县府大堂。

    苦等已久的丁奉,匆匆忙忙的带着一众守将,前来参见。

    参见已毕,丁奉问道:“不知后续兵马还要多久到达,陛下打算什么时候进攻巨平城?”

    陶商也不回答,只管先闲品小酒。

    邓艾便干咳一声,代答道:“陛下打算就用这五千前军,再加上丁将军麾下的五千兵马,一举攻下巨平城。”

    一万兵马,破巨平?

    丁奉大吃一惊,年轻的脸上,立时涌起了惊色,以一种狐疑惊讶的目光,望向陶商。

    “朕的这些将士们,刚从交州一役退下来,又赶了这么多天的路,都已经疲惫不堪,丁奉,把你军中的好酒好肉,统统都拿出来,给他们提提神啊,过几天还要指着他们去给朕破了巨平城。”陶商却语气平淡的下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,臣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丁奉拱手应诺,忙是叫人去安排,迟疑一下,却又忍不住提醒道:“陛下啊,恕臣直言,那宋江虽然是不过是一县吏出身,却极善于蛊惑人心,诱招了一批奇人异士为他卖命,不但有花荣林冲和武松这等大将,还有一个叫吴用的文士为谋,实力不容小视,陛下只”

    “朕知道宋江有多厉害,也知道你想说什么,难道你在质疑朕的决策能力吗?”陶商打断了丁奉,反问道。

    丁奉一愣,忙道:“臣,臣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行啦,你们都不用多说了,现在你们要做的,就是吃好喝好睡好,只等时机一到,就跟朕去破巨平,送给宋江那狗贼一个见面大礼就是了。”陶商轻闲的言辞中,透着强烈的自信,还伸起了懒腰。

    看着陶商这副自信的样子,丁奉神色狐疑,却又不敢再多问,只得看了邓艾一眼。

    邓艾也是摇了摇头,一头的雾水。

    “陛下到底有何妙计,竟然如此小看那宋江呢”

    邓艾和丁奉二人,脑海里不约而同的浮现出了相同的猜测狐疑,却绞尽脑汁又想不通。

    几天后。

    县府院中,陶商正赤着膀子,双手拉着单杠,做着引体向上。

    “一百三十七一百三十八一百三十九”

    旁边的穆桂英则侍立在那里,双手捧着毛巾,看着自家丈夫这等奇特的“习武”方式,明眸中皆是新奇。

    渐渐的,她的目光又转向了陶商那大块的腹肌,那湿淋淋被汗水浸透的身体,脑海里边,不禁浮现起了洞房之夜,他同样大汗淋漓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穆桂英心中渐起了遐想,神游起来,脸畔也渐渐生起了红晕。

    两百个引体向上做完,陶商一松手,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回头看向穆桂英时,却见她正痴痴的望着自己,脸上晕色变化不定,如水的眸间透着几分迷离。

    陶商低头瞧了一下自己被汗水浸泡的身子,立时便猜想到她在发什么呆,便朝着她翘臀上一抓,笑眯眯道:“爱妃,想什么呢,不会是思春了吧。”

    穆桂英翘臀被抓,身儿陡然一颤,又被陶商戳中了心思,顿时红到面红耳赤,娇羞无限。

    “陛下胡说八道什么呢,臣妾哪里有思春,净说些不正经的话,也不害臊。”穆桂英嘴里娇羞嗔怨着,却还得上前给陶商擦身上的汗,素手每每触碰到陶商的肌肉时,小心儿都要跟着悄悄一颤。

    陶商看的她那娇羞的面容,心中是怦然心动,一把将穆桂英的搂住,将她的身躯狠狠的拉入了自己怀中,让她的傲峰紧紧的压向自己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咱们都是夫妻了,有什么好害臊的,这刚成婚就让桂英你跟着朕奔波,朕心中也着实过意不去,今晚朕就好补偿补偿你,怎样?”陶商脸上邪笑弥漫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说什么呢”穆桂英愈发娇羞,却又抿嘴暗笑。

    陶商看的喜欢,手指端起了她尖尖的下巴来,朝着那粉润的红肠就要亲吻下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,好消息,好消息啊!”

    就在这里,身后传来了激动的叫声,打断了他夫妻间的这场小暧昧。

    是丁奉和邓艾两员小将,挟着一脸的惊奇和兴奋,大步奔入了院子里边。

    穆桂英赶紧轻轻将陶商推开,低着头拢起脸庞发丝,以掩尴尬。

    陶商也收敛了肆意,干咳几声,不爽的问道:“什么好消息,让你二人激动成这样?”

    邓艾高举着手中那道帛书情报,兴奋的叫道:“陛下,时迁刚刚送回来的密报,那宋江已以尽起大军前往成县了,巨平城中只余下了三千守军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陶商笑了,放声狂
武道宗师笔趣阁
笑,拂手喝道:“传令,今夜尽起蛇丘之兵,给朕一举袭破巨平城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丁奉急是传令。

    邓艾却按捺不住惊奇,急问道:“陛下莫非是料定宋江定会如此,不知陛下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士载,难道你还没有发现,为什么我们的主力大军,至今还没有前来蛇丘会合吗?”陶商嘴角扬起诡笑,却是反问道。

    主力大军?

    邓艾思绪飞转,想着马超石达开所率的后军,按理说只有不到半日路程,却拖着两天没有前线会合,先前他没这么注意,如今被陶商这么一提起,不由得他不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又联想宋江突然率主力离开巨平城,种种疑点联系起来,邓艾蓦的眼前一亮,恍然惊悟。

    “陛下莫非是让马将军他们率主力改道南路,使了一招声东西击之计,诱使宋江移兵南面?”恍悟过来的邓艾,激动惊喜的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哈哈一笑,当是默认。

    邓艾这才恍惚,终地明白了陶商的真正意图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宋江以五万主力,尽屯于巨平城,倘若陶商硬要正面进攻的话,光凭七万兵马,未必就能够短时间内攻下。

    倘若战争陷入僵持境地,那么每拖一天下去,青州的形势,乃至冀州和并州的形势就越有可能恶化。

    所以,平定宋江之战,绝不能象平灭太平天国那样,陷入持久战,必须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而能否速灭宋江,最键关就在于夺下巨平,打开通往泰山郡核心奉高城的大门。

    而欲破奉高,则有北南两条路线。

    南面一路,则是由汶阳攻破成县,再攻成梁甫,牟县,绕了一个圈从东面进抵奉高城下,这一条路线距离较远,但道路却要相对平坦许多。

    陶商的计策就是,让马超他们带着主力,打着自己的旗号前往汶阳城,假装要从南面杀入泰山郡,以此来诱使宋江改变方略,率主力前往南面成县一带增防,而造成北路的巨平城兵力空虚。

    巨平敌军一少,正是陶商用奇兵之时。

    “是臣反应迟钝,竟没注意到咱们的主力迟迟不到,原来是陛下早有妙计,艾当真是愚蠢啊”明白过来的邓艾,不禁自嘲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穆桂英也明白了陶商的用意,眼眸中迸射出如狂杀机,便拱手道:“陛下,既然巨平城已空虚,这么一座小小城池,何需陛下亲自出马,就让臣妾统兵去破城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本来是打算亲自出马的,但想想也对,自己如今乃是大魏之皇,对付一个宋江御驾亲征已经算是给足了他面子,连袭取一座小小的巨平城,也要自己亲自出马的话,那也真是杀鸡用牛刀了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一拂手,欣然道:“既然这样,那朕就把这个痛快杀敌的机会,让给爱妃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!”穆桂英兴奋到眼中喷火。

    一听听到有上阵杀敌的机会,那娇羞的姿态顿时一扫而空,又恢复到了那个杀人如麻的巾帼英姿。

    看着风格突变的爱妃,陶商在心中暗笑:“杀吧,痛痛快快的杀吧,战场上杀痛快,再在榻上让朕痛痛快快的跟你大战一场,嘿嘿”

    时已夜深。

    蛇丘城,九千精兵早已饱餐,在穆桂英和邓艾的率领下,借着夜色掩护出城而出,直奔巨平城。

    陶商则立于城头,目送奇袭之军离去,喝着小酒,坐等他们得胜的消息。

    巨平城和蛇丘城,皆位于汶水北岸,结连两城的大道,也沿着汶水北岸。

    穆桂英料到北岸大道上,必会有敌军安插的哨骑,所出北城后并没有一开始就沿着北岸而行,而是先渡河往南岸,沿着南岸不太平坦的小道而行。

    晨光升起之前,穆桂英带着九千大军,进抵了巨平城南。

    东方发白,隐隐晨光下,巨平城就座落在汶水北岸。

    汶水并非是什么大水,况且眼下正值冬季,水位不高,穆桂英便叫将士们涉水渡河,悄无声息的就摸上了北岸。

    举目望去,巨平城尽收眼底,看情形应该是毫无察觉。

    穆桂英叫大军先按兵不动,派出时迁潜入城中侦察,半个时辰后,时迁去而复返,已将城中敌军兵力布防摸了个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宋江在城中只留下三千兵马,其中只有两千兵马用于夜间值守,大部分的兵马,还分布在了面朝大道的西门一线,南门一线的敌军不足三百余人。

    九千对三百,魏军占据着绝对的优势。

    “邓士载听令!”穆桂英低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臣在。”邓艾拨马近前,拱手应声。

    穆桂英虽为将军,但眼下已为天子之妃,说到底邓艾还是她的臣子,自然不敢以“末将”自称。

    穆桂英枪指南门,厉声道:“邓艾,本将命你率陷城队,给本将一举夺下城门!”

    “请娘娘放心,末将去也!”邓艾慨然一应,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天光尚未大亮,天地间还是一片昏暗,邓艾带着上千陷城精锐,借着夜色掩护,悄悄的摸近了城门,摸到了城墙下方。

    邓艾观察了下城头敌情,毫不犹豫的打出了行动的手势,立时把兵器别在腰间,带领着几百号精锐,用飞钩搭住城垛,蹭蹭的就向上窜了上去。

    另外的百余号弓弩手,各抄着硬弩,瞄准城墙上头,随时准备射杀觉察的敌卒。

    邓艾一马当先,丈许高的城墙,几上就爬了上去,一跃站在了城头上。

    一千章了!兄弟们,一千章了啊!今天六更爆发庆祝一下,大家的支持在哪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