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九十三章 神棍们,颤抖吧!

第九百九十三章 神棍们,颤抖吧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海军副都督!

    陶商的这道封赏任命旨意一出,不光是郑成功大吃一惊,就连马超这个旁观者,也是大为震动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就在不久这前,陶商才下旨,正式将青徐水军,改为了大魏海军。

    其中,伍子胥因为他的功劳能力和资历,当仁不让的被封为了海军都督,至于其余陆逊,甘宁,徐盛,丁奉等众将,皆也只是被封为了海军大将军而已。

    而郑成功,这么一个海贼出身的年轻人,才刚刚投奔大魏,竟然就被天子一跃提拔为了海军副都督,位在伍子胥之下,在甘宁等宿将之上。

    这等火箭般的提升速度,已经不能用平步青云来形容,简直就是白日飞升。

    “臣……臣……”郑成功一时是吃惊震动,一副受宠若惊之极的样子,声音竟沙哑颤抖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他是有颗雄心壮志,挟此大功前来投奔朝廷,也确实是想借此来洗白自己,作为晋身之阶,将来好建功立业,成就一番威名。

    他却万万没有料到,眼前这位大魏之皇,对他的欣赏,对他的重用能够达到这种程度,第一句话开口,竟然就封了他做海军副都督!

    这是对他何等的器重!

    这是何等超凡入圣的用人气魄!

    郑成功焉能不受宠若惊,焉能不被震惊到手足无措,不知该如何以应。

    “陛下,郑成功他活捉洪秀全,确实是立下了大功,陛下赏罚分明,自然是可以重赏于他,但直接就封他为海军副都督,臣觉的给他的担子会不会更重了,臣只怕他难当重任啊。”

    马超这位郑成功的推荐人,也不得不站了出来,想要替郑成功“减功”。

    他的出发点自然也是好的,怕郑成功能力有限,一下子爬到这么好,到时候难负重担,出了什么差池,反而还可能害了自己,毁了前程。

    马超这么做,其实反倒是为了郑成功好。

    郑成功岂能体会不出马超的好意,蓦然也清醒过来,忙拱手道:“陛下如此器重臣,实在是叫臣感激不已,叫臣受宠若惊,只是臣不过一渔夫出身,才疏学浅,能力有限,只恐难当此大任,还望陛下收回成命。”

    “君无戏言,朕封赏已出,岂能收回!”

    陶商一拂手,断然驳回了他二人的请求,却将手一拍郑成功的肩膀,正色道:“郑成功,朕对自己的识人之能,从来就没有怀疑过,朕相信你是一个海战的天才,朕这样重用你,不光是要奖励你活捉洪秀全的大功,朕更是要用你的能力,来为朕扭转青徐沿海不利于我军的战事,朕对你有信心,朕希望你也对自己有信心,你明白吗!”

    陶商这番话说出后,郑成功整个人都怔在了原地,眼眸中涌动着前所未有的震撼,还有那深深的感激之情。

    甚至,他的眼神之中,还燃烧起了不可思议的神色。

    显然,郑成功作梦也没有想到,天子竟会看重他到这种程度,把他区区一介渔夫,区区一名海贼,视为了可以为大魏力挽狂澜的栋梁。

    这份信任,这份器重,这份魄力,已经完全超出了郑成功的理解能力,让他陷入了精神恍惚震撼中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此刻,眼前的大魏之皇,在郑成功的眼中,俨然已如神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以他区区凡人之躯,又怎么可能理解到神在想什么!

    “怎么样,郑成功,你敢不敢挑此大梁?”陶商最后重重一拍郑成功的肩膀,眼神语气中充斥着期许。

    连着深吸过了几口气后,郑成功才从失神中清醒过来,意识到自己不是身在梦中,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,虽然不可思议,但却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。

    长长吐了一口气后,郑成功脸上燃起了深深的决毅,向着陶商一拜,慷慨道:“陛下既是如此信任臣,臣还有什么话可说,臣自当全力以赴,为陛下赴汤蹈火,再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赴汤蹈火,再所不惜!

    陶商从他刚铁般的眼神中,从他那慷慨豪烈的豪言中,听出了必胜的勇气,看出了赤诚的忠心。

    这份气势,这般胆色,才不愧是那个英雄郑成功,才不愧是“水神”天赋的拥有者。

    陶商这时才满意,嘴角扬起一丝冷笑,心中暗忖:“孙策,你不是有李舜臣的这个水神么,朕现在也有了郑成功,朕倒要看看,是你的外夷水神厉害,还是朕的华夏水神更强!”

    迎接完了马超,封赏完了郑成功,陶商径归龙编。

    登上金殿,坐上龙座,陶商一拂手,喝道:“来人啊,把洪秀全和于吉那两个狗贼,给朕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片刻后,灰头土脸的于吉,和鼻青脸肿的洪秀全,便被从殿外拖了进来,扔在了大殿上。

    洪秀全也顾不得身上的伤,从地上吃力的爬了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把鼻孔朝天一扬,背手而立,一副昂然自恃的德性。

    那于吉也沉着洪秀全的样子,站立不跪,虽然没有表现出昂然自恃的样子,却双闭微闭,也不屑于看陶商一眼。

    两个自讨苦吃的家伙……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
重生之眸最新章节
一抹冷笑,二话不说就从龙座上跳了起来,几步流星的就冲着于吉而去。

    那于吉听到脚步声,微微睁开眼来,还没来得反应过来时,陶商已飞起一脚,就朝着他狠狠的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老子让你不跪!”

    怒骂声中,陶商诺大的身形已腾空而来,黑漆漆的脚底板,“砰”的一声就重重的踹在了于吉那张老脸上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惨叫声,于吉身形腾空而起,直接被踢出五步之外,摔了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旁边的洪秀全直接就看傻了,吓的浑身一哆嗦,背抄的双手也吓的挡在身前,下意识的防着陶商也给他来这么一脚。

    他那惊骇的表情,显然是没有想到,陶商把他们召来,一句话也不说,竟然直接就动了粗。

    这也太暴力了吧!

    “陶商,你……你竟敢如此……如此对老夫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趴在地上的于吉,门牙也飞到不知哪里去,嘴里边漏着气,嘴里喷着鲜血,一脸的惊怒。

    这位太平道的天师,同样是没有料到,陶商一上来就对自己下此狠手。

    而且,你要揍也该先对洪秀全动手啊,干嘛要冲着他这个老头子来?

    “老神棍,老子叫你装神弄鬼,祸害老子的交州,老子今天不把你打残,老子这皇帝也不用做了!”

    陶商不给他狗叫的机会,跟着大步上前,拳脚相交,如雨点般就朝着于吉那把老骨头轰了上去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拳头击打在皮肉上,那沉闷的撞击声,回荡在大殿之中,不时伴随着几声“咔嚓”的骨头断折碎裂声,跟于吉那杀猪似的嚎叫声混在一起,那恐怖的声音,听到旁边的洪秀全是感同身受,背后直发毛。

    陶商打的那个解气啊。

    若非于吉这个黄巾余孽,悄悄的潜伏在交州传播太平道这等在毒教,也不会给洪秀全创造出造反的土壤,若是纯论前因后果的话,于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还算得上是首罪。

    陶商一拳拳砸在这个老杂毛的身上,怎么能不痛快,怎么能不解气。

    一顿老拳砸完之后,于吉已经是彻底的没了声,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,只余下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再看他那苍老的身躯,更是被陶商打到皮开肉绽,血肉模糊,身上的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,就算是他全家老小都站在跟前,恐怕也没一个人能认出来他是谁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对于吉实施残暴,获得残暴点5,宿主现有残暴点5。”

    脑海里响起了系统提示音,这应该是他触发泪崩天赋,消耗了所有点值之后,所挣到的第一笔点值了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算解气,拍着手喝道:“把这个神棍老腊肉给朕拖下去,叫扁鹊给他把伤治好了,可别让他给死了,今天别忘了提醒朕,每个月要暴揍他一顿。”

    左右武卫们一拥而上,将瘫死在地的于吉,如拖死狗一般的拖了出去,地面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于吉完了,该你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鹰目一转,射向了洪秀全,缓缓走上前来,眼中燃烧着冷绝的杀机。

    那眼神,只看了一眼,便足以让洪秀全浑身剧烈一颤,狠狠的打了个冷战,从脚底板升起了一股透心凉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这个陶商,实在是太残暴,太残暴了……”

    洪秀全是额上斗大的汗珠,刷刷的往下直滚,身上再无丁点自恃之意,只剩下了无尽的恐畏。

    方才陶商暴揍于吉那一幕,等于是给了他一个狠狠下马威,吓破了洪秀全的贼胆。

    这会功夫,陶商又逼向了他,那神情,那气势,分明也是要揍到他半死不活。

    洪秀全残存的自尊,随着陶商的逼近,随着恐惧在内心中的滋生,终于是崩溃了。

    扑嗵!

    洪秀全双腿一软,重重的朝着陶商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堂堂太平天国天王,所谓黄天大神下凡,何等的尊贵无上,何等的神圣不可侵犯,自恃为天神一般的存!

    今日,那对膝盖却生平头一次屈下,把自己的处女跪,献给了陶商。

    献给了他的宿敌,献给了他狂妄号称要诛灭的魏国妖皇。

    这一幕,在场的大魏将士们看到了,无不是长出了一口恶气,大呼痛快,同时那一双双的眼睛中,也瞬间迸发出了极尽的鄙夷。

    “洪秀全,朕还没有对你怎样,你这么快就跪了,看来你应该算是朕所有的敌人当中,最软的那个软蛋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停下了脚步,俯视着眼前伏跪的这个外强中干的神棍,英武的脸上燃烧着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罪臣确实是软蛋,罪臣其实不过是个乡野农夫而已,是受了那于吉的蛊惑指使,才被迫犯下了这滔天大错,罪臣其实只是个傀儡,都是被于吉背后操控,罪臣是无辜的啊,请陛下开恩……”

    洪秀全就像条狗一样,头紧紧的叩在地上,屁股蹶起老高,是声泪俱下,万分卑微的向陶商哭诉求饶起来,还把所有造反的罪责,统统都推在了于吉那个半死不活的老神棍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