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九十一章 海 贼

第九百九十一章 海 贼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洪秀全“嗷”的一声,直接被踢飞了出去,重重的跌落在了甲板上,脚上赫然已经添了一个泥脚印子。

    “大胆海贼,你竟敢踢朕,你好大的胆子。”落地的洪秀全,边是从地上爬,口中边愤怒的咆哮。

    想他堂堂太平天国天王,何等的尊贵无上,今日竟被一个海贼一脚踢在脸上,简直是莫大的羞辱,羞辱之极。

    “老子踢的就是你这个老王八!”

    那海贼却比洪秀全更加愤怒,几步冲上前去,照着洪秀全就是一顿拳打脚踢,转眼把他打了个鼻青脸肿,趴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嗷嗷痛叫。

    这一幕,直接就把旁边的于吉给看傻了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想不到,他的这位天王竟然被一个小小海贼,这等的羞辱,这等的践踏,跟狗一般,没有半点尊严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于吉忽然有种兔死狐悲的悲凉之意,就感觉到自己跟洪秀全一样,沦落到了这等不堪的境地,当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英雄,手下留情,手下留情啊。”于吉实在是看不下去,只好凑上前去,想要为洪秀全求情。

    “老神棍,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给老子滚!”那海贼头目反手就是一巴掌,狠狠的抽了出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那一巴掌不偏不倚,狠狠的抽在了于吉的老脸上,直接就把他抽翻在了地上,整个人被抽到晕头转向向,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,脸上已赫然浸出了一道鲜红的巴掌血印子。

    于吉晕了半晌才回过神来,是又气又羞,脸都快要憋炸了,这会总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作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他心中虽有万般的羞恼,却再也不敢替洪秀全球情,只能尴尬的坐在那里,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天王,继续被那个卑微的海贼头目痛揍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拳头声回荡在战船之上,片刻间,洪秀全被打到脸肿了一倍,连他自己对着镜子也认不出自己来。

    “好汉饶命,好汉饶命啊——”

    洪秀全现在终于是忍受不住,只得趴跪在地上,放弃了最后的一丝尊严,巴巴的求起了饶。

    海贼头目最后又踢他一脚,这才解气的收了手,目光转向海防港那边,拂手喝道:“传令给弟兄们,掉转船头驶往海防港,把洪秀全这狗贼献给大魏皇帝,做咱们的投奔之礼。”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大海之上,响起了海贼们的海螺号声,三十余艘海贼船,掉下了一片狼藉,向着海防港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而在东南方向,赵匡胤率领的主力舰队,已经甩开了两三里的范围,正在加航行。

    赵匡胤,司马徽,徐庶还有马良四人,立于甲板之上,以一暗自得意的表情,闲看着洪秀全的坐舰被攻陷,那一面象征着“天王”的圣旗,被一刀斩断,跌落入了茫茫大海之中。

    他们又坐看着得胜的海贼,并没有追击他们,而是向着海防港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笑了,彼此相望一眼,不约而同的浮现出了释然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班海贼是打算前去投奔魏国,这下我们可以高枕无忧了。”司马徽笑呵呵道。

    马良却担忧道:“也不知那洪秀全是死是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死与不死,已经不重要了。”徐庶却一声冷笑,“海贼即使没当场杀了他,也会挟持着他去投奔魏国,落在陶商那种残暴的君主手上,你们觉的他还会有活命的希望吗?”

    船上,出了一阵轻松的笑声,马良遂也不再担忧。

    而此时,司马徽则转过身来,苍老的身躯朝着赵匡胤一拜,正色道:“今天王已被海贼所害,我等数千将士群龙无,愿奉将军为主,还望将军率领我等杀出一片天地。”

    司马徽这么一带头,其余徐庶和马良,乃至于船上的其他文武将士,纷纷朝着赵匡胤拜了下去,齐呼“拜见主公”。

    赵匡胤立于甲板的中心位置,昂然而立,环扫着伏跪的众人,耳听着他们的拥戴之声,英武的脸上,渐渐浮现起了雄心壮志的豪情。

    他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防港,岸边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五千大魏铁骑之士,已经扫荡了整个海营,大魏的战旗和“马”字的将旗,在海风中耀然飞舞。

    只是,接下来,五千将士们却只能勒马于岸边,望海兴叹。

    “该死,洪秀全这条老狗,竟然比兔子逃的还快,我紧赶慢赶,还是来晚了一步,让这龟孙子溜了!”

    勒马岸边的马,望着那渐渐远去的一艘艘敌舰,心中是又气又恼,却也只能咬牙切齿的暗骂而已。

    当日他奉了陶商之命,攻破天京当日就率轻骑南下,一路直奔海防,追击从地道逃出天京城的洪秀全。

    他是昼夜狂奔,自问已经够快的了,却没有想到洪
天神诀小说5200
秀全在求生意志的催动之下,逃的比他这西凉铁骑还快,竟是早于自己半日就逃至了海防。

    他更是没有想到,海防港口早就聚集了赵匡胤一干打算逃离大陆之徒,事先早就准备好出海,洪秀全前脚刚逃至,后脚他们就扬帆出海。

    那可是洪秀全啊,太平天国叛贼之,若能活捉,他马就将夺得此次平叛战争的最大功劳!

    可惜,这眼看着到手的功劳,这么从眼皮子底下,从指缝间溜走,这让马焉能不痛苦懊恼。

    “将军快看,海上好像是突然间杀出了另一队船,好像跟太平贼的船打起来啦。”耳边突然间响起眼尖士卒的叫声。

    马本是失望的神情,陡然间一震,急是举目望去,果然见海面上,神奇的冒出了数十艘扬着黑帆的战船,迅如疾风一般的撞入了敌舰队的尾部,一时间是激战大作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是从哪里又冒出了另外一队人马,还跟太平贼打起来了,这倒是新鲜。”

    马的眼中重新又涌起了希望,怀着激动好奇的心情,远望着海上那出意外的交锋。

    黑帆船来去如风,攻势极猛,片刻间便杀到太平贼望风而溃,在丢弃了近十几条艘之外,夺路而逃。

    正当马对那些黑帆船的来历不解之时,却惊奇的现,那得胜的三十余艘黑帆船,竟然朝着海防港这边杀奔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情况,这帮家伙竟然还想攻海防港不成?”

    马心中是愈加惊奇,同时警惕心也顿生,立刻下令五千铁骑之士下马,准备迎击敌军的进攻。

    他没能活捉洪秀全也就罢了,好歹还攻陷了海防港,也算多多少少的捞了点功劳,这若是连海防港也被一班来历不明,看样子像是海贼的家伙给攻陷,他马的脸还往哪里去,还哪有脸回去见天子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五千铁骑之士立刻下马,于岸边一线列阵,举盾的举盾,执弓的执弓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好在马所率领的骑兵,乃是最强悍的西凉盾骑兵,精于各种形式的作战,下马步战虽非他们的强项,却也不弱。

    马就不相信了,区区一帮海贼,还能攻破自己五千精锐把守的海营。

    片刻之间,那三十余艘黑帆船,已驶近了海营,却出人意料的放慢了度,并没有动冲击。

    紧接着,马就看到大部分的海船都泊于了海上,而其中一艘看样子像是旗舰的敌船,竟然单独出阵,高悬着降旗向着海营驶来。

    “降旗,这帮海贼竟然挂起了降旗,还单船前来,莫非真想投降不成?”马脸上的好奇心愈盛。

    当下他便心怀着警惕,下令弓弩手暂不放箭,容许那艘黑帆船入港,看他在搞什么名堂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那艘黑帆船在千余支利箭的瞄准之下,从容的驶入了港口,停在了栈桥边。

    哐铛一声,船板放下,一名身形健硕,英气不凡的年轻汉子,从容不迫的从船上走了下来,单枪匹马的向着岸上走来。

    而且,那年轻汉子的双手中,还各提了一个被五花大绑之人。

    马眼中精光闪烁,蓦然间猜到了七八分,心情立刻兴奋起来,一挥手下令弓弩手放下利箭。

    那年轻汉子,正是那海贼头目。

    海贼头目走到栈桥尽头,停下脚步,深吸一口气,高声道:“敢问领军之将,可是传说中的西凉锦马,马孟起将军。”

    海贼头目虽然年轻,但显然是极有见识,从“马”字将旗,再从魏军以骑兵为主的规模,就判断出了统兵之将乃是马。

    对方都无所忌惮,马当然更不会有什么好怕的,当即拨马出阵,登上了栈桥,高声道:“本将就是马,你又是何人,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那海贼头目把手中所拎二人,扔在了马跟前,高声道:“这二人一个是洪秀全,一个是于吉,刚刚被我活捉,我是专程把他们献于大魏天子,以作为我和弟兄们的归顺朝廷献礼。”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马的眼中陡然间掠起惊喜,却又先不动声色,便令左右识得洪秀全和于吉的部下,前去认人。

    “回将军,这两个人确实是那洪贼和于吉,没错的!”部下激动的叫道。

    马瞬间是大喜过望,激动的就差点当场狂笑出来。

    他刚刚还在为走脱了洪秀全,错失了大功一件而懊恼,却万没有想到,自己的运气竟然这么好,洪秀全转眼又被一帮海贼所劫,而这帮海贼竟然还带着洪秀全前来归顺。

    他的运气,当真不是一般的好!

    惊喜之下,马不由哈哈大笑,向那年轻海贼问道:“小兄弟,你立下这等奇功,天子必会重重有赏,告诉本将,你叫什么名字,本将也好向天子引荐你,为你表功。”

    年轻海贼却一拱手,淡淡道:“多谢马将军,在下名叫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