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九十章 才出虎穴,又入狼窝

第九百九十章 才出虎穴,又入狼窝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黄昏时分,海防港西北的大道上,尘雾滚滚遮天,成百上千的大魏铁骑,朝着港口方向狂奔而来。

    那一面“马”字将旗,耀眼如日,飞舞在前。

    马超终于率领着魏军铁骑,一路从龙编追来,终到了这座交趾郡最东端的港口。

    可惜,他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留给马超和他将士们的,乃是一座空空荡荡,人去楼空,连根毛都不剩的一座空港。

    远方的海面上,百余艘太平天国的兵船货船,已抢在了魏军杀到之前,成功的驶离了海港,逃到了海上。

    风尘仆仆的魏军将士,此刻只能立在海边,大骂逃往海上的敌人,望海兴叹了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终究还是奈何不了朕,终究还是奈何不了朕啊,哈哈”

    海面上,那艘龙舟的顶层甲板之上,洪秀全高高的站立在那里,望着岸边的魏军铁骑,忍不住放声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那得意的笑声中,有一种逃出升天,躲过一劫的痛快。

    洪秀全的狂笑之声,回荡在海面之上,甚至相隔了十几条船之外的赵匡胤,都能够隐约的听到。

    站在甲板上的赵匡胤,看着不远处洪秀全的身影,听着他那得意的笑声,剑眉暗凝,眼中迸射出了深深的厌恶。

    “洪秀全,就让你再得意片刻,享受最后的帝王威严吧……”

    赵匡胤嘴角扬起一抹讽刺冷笑,头也不回,低声问道:“马县令,你都安排好了吗?”

    马良一拱手,冷笑道:“将军放心吧,一切都已安排好,那龙舟上都是我的心腹,用不了多久,咱们的天王就会安然睡去,在睡梦中尸沉大海了。”

    赵匡胤微微点头,眉宇间浮现出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就是司马徽的给他献上的妙计。

    表面上仍奉洪秀全为主,带着他一同退往海上,暗中却在龙舟上全安排好自己的人,在洪秀全的食物中下药,让他就此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然后,那些心腹们就按照计划,凿破船底,让整艘龙舟都灌入海水,最后沉入大海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洪秀全这位天王,还有于吉这位天师,却处于沉睡之中,被反锁在船舱之中,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将被溺死在海底。

    说明白了,司马徽的计策,就是自导自演一出沉船事故,让所有人看起来,都以为只是一次的事故,而他们的天王也仅仅只是这次事故的受害者之一而已。

    如此,天王一死,将士们也无法怀疑到赵匡胤的头上,他就可以不用背负上一个篡位之名,名正言顺的被司马徽等人拥立为新主了。

    赵匡胤也不再说话,只负手立于船边,目不转睛的盯着龙舟方向,只等着看沉船的这出好戏。

    司马徽,徐庶和马良,也站立在他的身后,兴致勃勃的等着看这出好戏。

    等着看那个令他们厌恶的旧主,如何被溺死在茫茫大海中喂鱼。

    “海贼突袭,有海贼突袭”

    突然间,桅杆上的哨望兵,指着东北方向,发出了惊声尖叫。

    赵匡胤一众身形一震,陡然间从神思中醒来,急是举目向着东北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海面之上,三十余艘扬着黑帆的战船,如神兵天降一般,突然间出现在了东北海面之上,以极快的速度,拦腰向着己军船队狂袭而来。

    黑帆!

    海贼!

    赵匡胤脸色一变,怒喝道:“这队海贼是从哪里冒出来的,我们怎么事先一点都没有察觉,哨兵都是干什么吃的?”

    司马徽却已按定了心神,目光向着远处的海面瞟了几眼,蓦然省悟,指着远方道:“将军可看到了那几座小岛没有,老朽猜想这些海贼八成是早就藏在海岛的背面,就等着突袭我军,所以我们才一直没能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海岛的背面?”赵匡胤目光扫望数眼,蓦然省悟,沉眉道:“这么说,这队海贼已经在那里潜藏了很久,就等着这个时机来截击我们?”

    司马徽微微点头,叹道:“恐怕正是如此,这个海贼突袭的时机抓的极好,显然是个精通水战之人,只是不知是哪路高人,没想到这大海这中,竟然也卧虎藏龙。”

    赵匡胤可顾不得感慨,长剑奋然拔出,大喝道:“海贼来袭,各舰掉转船头,准备迎敌!”

    就在信号兵准备摇动信旗,将号令传出之时,司马徽苍老的眼珠子那么一转,却突然间喝了一声“且慢”。

    “水镜先生,这海战变化极快,慢不得,稍慢半拍子,不及布阵转向,就要给敌船直接破阵而入,撕乱了我们的阵形了。”赵匡胤虽精于陆战,
混在古代搞工业吧
但到底也是游历过南洋之人,对这海战战法也算粗通皮毛了。

    司马徽苍老的脸上,却掠起了意味深长的冷笑,抬手指向龙舟方向,“将军请看,如果老朽没有看错的话,估测海贼的截击范围,应该在我们船队的中后侧,大部分的船只都不在被突击的范围,只有一部分船,还有咱们天王的座舰正好在贼船的攻击范围,这样的话,咱们何不顺水推舟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徽话未言尽,意思却已经很了。

    顺水推舟,置洪秀全于不顾,借海贼之手除掉之!

    赵匡胤何其聪明,立时会意,嘴角抹过一丝冷笑,便又挥剑大喝道:“现在本将重新下令,舰队停止转向,满帆向南急速前进,甩掉海贼。”

    信旗摇动,号令传下,各艘本等激战的船只,只能挂起了满帆,加速向南驶去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这支舰队的侧翼,就等于完全暴露给了海贼。

    太平军船行飞快,海贼那三十余艘战船的速度更快,转眼之间就飞驰而近,无可阻挡的就撞入了太平军舰队当中。

    准确来说,应该是撞入了龙舟所在,那不幸的二十几艘船队当中。

    悬挂黑帆的海贼船,如同鲨鱼闯入了鱼群之中,一场血腥的杀戮就此开始。

    箭如雨下,惨叫声一时大作,数不清的士卒坠落海,飞溅的鲜血染红了半边海面。

    这完全是一场不对等,一边倒的杀戮。

    由于赵匡胤把可战的战舰都放在了舰队前队开路,后队多是运输船,可见之舰很少,又没有配备多少弓弩,根本无法抵挡海贼船的箭雨,顷刻之间就丧失了战斗力。

    接下来,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的各船,只能眼睁睁的任由大大小小的海贼围上前来,凶悍的海贼们纷纷登船,肆意的狂杀。

    龙舟上的洪秀全,此刻已是慌到脸色惨白如纸,先前那股子狂妄劲早就瓦解一空,心中是叫苦连连。

    显然,他完全没料到,自己的运气怎么这般差,才以为自己逃出虎口,谁知道转脸就撞上了一群恶狼。

    “快,快发信号,叫赵匡胤率前队掉头来救朕啊!”惊慌失措的洪秀全,歇厮底里的叫道。

    而前方的赵匡胤主力舰队,却对他的求救视而不见,只能夺路狂驰,眼见那一艘艘己军战船是越驶越远,直至完全将他抛弃。

    “天王啊,赵匡胤那狗东西他也想造反,他抛弃了咱们啊!”于吉惊恐的大骂,声音都已哽咽。

    洪秀全蓦然惊醒,身形剧烈一震,脚下跌跌撞撞的倒退几步,险些双腿一软坐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你们为什么一个个都背弃朕,为什么啊?”惊魂落魄的洪秀全,悲愤的仰天大叫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沉闷的撞击声,打断了洪秀全的怒啸声,是一艘海贼小船撞上他的龙舟,数十名海贼蜂拥登船,一路狂杀。

    当先那一名英气十足的海贼,像是这伙海贼的头领,武道着实了得,一杆大枪锋刃所向,无人能敌,己军士卒就同草芥一般,统统被他斩碎。

    顷刻间,一众海贼便将船上太平军杀了个干净,一直杀上了最高层的甲板。

    此刻,整个甲板上,就只剩下了洪秀全和于吉二人,他二人是一身的恐慌,紧紧的靠在一起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海贼们停止了杀戮,将他二人围了起来,分开一条道,那年轻的海贼头目手提血枪,昂首而入。

    洪秀全自知被逼入了绝境,不甘心就这么死于海贼之手,眼珠子转了一转,心中便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他便深吸一口气,强压下了惊慌的情绪,极立装出一副威严淡定的样子,上前一步,傲然道:“朕乃太平天国之天王,黄天大神下凡,尔等小小海贼,竟敢冒犯朕之天威,当真是好大的胆子,朕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,即刻伏地请罪,归顺于朕,为朕效命,朕不但会恕你们死罪,还会给你们封官许爵,给你们一个重新做人,为天国,为朕效力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一番傲然的招降之言出口,洪秀全以为可以唬到这些海贼,谁想却招至了一阵哄笑声。

    一时间,洪秀全神色尴尬,接下来就不知该怎么演了。

    这时,那海贼头目才缓缓上前,如看小丑的眼神瞟向他,冷冷问道:“你就是那个洪秀全?”

    “竟敢真呼朕之名,你好大的胆子!”洪秀全立刻挤出一脸怒容,硬着头破装腔作势。

    海贼头目英武的脸上,陡然间涌起熊熊怒焰,大喝道:“老子终于逮到你了,洪老狗,老子打的就是你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海贼头目抬起一脚,狠狠的就踢在了洪秀全脸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