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百八十九章 失意者的图谋

第九百八十九章 失意者的图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天京城怎么会这么快就陷落,不是说至少还能坚持三五个月么?”马良惊呼道。Δ

    赵匡胤,司马徽和徐庶三人,同样是震惊无比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

    他们虽然认定李秀成的实力一般,认定留守的士卒兵微将寡,再加上天京事变对人心的打击,可以说是军心士气低落,劣势再明显不过。

    他们却又同样清楚,虽有种种劣势,但天京城何等之坚,就算最后终究难免被攻破,至少也还能撑几个月。

    他们却万万没有料到,魏军仅仅用了不到一个月,就攻破了天京。

    这也太不可思议了!

    “魏军是怎么攻破的天京的?是用了什么计策?还是那陶商又明了什么攻城利器?”司马徽声音沙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魏军并没有用什么攻城利器,也没有用什么计谋,天京城的城墙,是被……是被突然的一个地震给震塌的!”斥侯声音颤抖之极,瞧那副表情,似乎连他自己都不太相信自己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地震!

    又是一道晴天霹雳,当头轰落而到,轰到在场的这些人杰们,个个都错愕惊怖,一张张嘴巴张到老大,一副懵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们就算是想破了脑袋,想出了一千种天京城破的可能性,也绝计是想不到,天京城竟是被地震给震破的。

    这也太巧,太不可思议了吧!

    “难道说,那陶贼当真是天命所在,竟有上天相助不成?”率先清醒过来的司马徽,仰天长叹,喃喃自问。

    其余赵匡胤等众人,也个个都惊异相望,沉浸在惊愕当中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震动时,西面的营门已然大开,一队败兵风急火燎的就闯入了海港中,无人敢挡。

    赵匡胤一众这才反应过来,匆忙赶到营门时,才现洪秀全已带着几百败兵,进入了海营。

    赵匡胤几人立时对视一眼,眉头暗暗皱起,显然是对于洪秀全的到来,颇为意外,甚至是不太欢迎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这里聚集的赵匡胤这些人,都是不被洪秀全重视的人,是一帮子对太平天国,对洪秀全都已失去了信心,打算由海上逃往南洋避难的失意人士。

    他们这样子一帮人,对于洪秀全的到来,心里边当然是一百个不欢迎了。

    只是洪秀全名义上乃是他们的主公,而且他们也并未直白的告知营中士卒,他们此去南洋是为了背弃洪秀全,而是打着前往南洋开通贸易,为天国购买粮草为名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之下,若就此对洪秀全翻脸,显然不利于稳定人心,还有可能造成此次南洋之行的计划泡汤。

    赵匡胤的手已悄然的按住了腰间剑柄,准备随时难。

    司马徽却是最先权衡出了利弊,急是向他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休要冲动。

    赵匡胤何其聪明,立时便已会意,便忙松开了剑柄,上前拱手道:“臣拜见天王。”

    赵匡胤这么一带头,其余人也纷纷跟着上前见礼。

    “平身,都快快平身吧。”洪秀全忙是一拂手,笑呵呵的将赵匡胤等人扶了起来,他显然也很清楚,自己到了这步落魄的田地,可不是摆天王谱的时候。

    赵匡胤和司马徽等人,便将洪秀全请入了营中,酒肉奉上,好生的款待,又明知故问的询问了一番天京战事。

    “都是杨秀清那厮,枉朕当初那么信任他,把修筑天京城墙的重担交给了他,谁料到他竟然是暗中偷工减料,致使魏军轰塌了城墙,天京失陷,这个杨秀清,真是天国最大的罪人啊!”

    洪秀全选择了撒谎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天京城有多么的坚固,也很清楚李秀成有多么的卖力,天京城根本不是被魏军轰破,而是被一场从天而降的地震,奇迹般的给震塌。

    他却不能说实话。

    难道要他说出实情,让赵匡胤这些臣子们,统统都视为这是上天在相助陶商,降下天罚,轰破了他的城墙。

    那不是在抽他这个所谓黄天大神的脸吗。

    所以,为了维护自己的威名,他必须说谎,哪怕他已猜到赵匡胤他们知道了实情,他也必须硬着头皮说谎。

    听过了他这番解释,赵匡胤和司马徽二人对视了一眼,他二人的眼神中,不约而同的掠过一丝鄙夷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要说这杨秀清,还真是天国的罪人啊。”司马徽只好假装感慨。

    赵匡胤等人,也跟着一起装糊涂,骂起了杨秀清。

    洪秀全这才松了口气,忙拉起司马徽的手,急切道:“水镜先生,如今天京已陷落,忠王和御妹也都战死,朕现在是彻底乱了心神,你足智多谋,你告诉朕,朕该怎么才好。”

    司马徽苍老的眼眸转了几转,心中已有了谋划,便安慰道:“天王莫要太过灰心,天京虽失,但咱
界灵之斗灵大陆全文阅读
们尚有日南和九真二郡,此二郡丛林密布,魏军难有作为,为今之计应当由海上退往那二郡,然后再图东山再起不迟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帐外斥侯又飞奔而入,报称西北十余里外,已出现了魏军大股骑兵的踪迹,正向着海营这边奔袭而来。

    而且,还打的是“马”字战旗。

    是马所率的魏军铁骑!

    洪秀全就像是受了惊的鸟雀般,腾的一下就跳了起来,惊慌叫道:“没想到这马这么快就追到了,快,上船从海上撤离,晚了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洪秀全二话不说,匆匆忙忙的就奔出了大帐,直奔码头而去,那于吉也紧随其后,二人急迫的样子,生恐是慢了一步就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大帐中,再无外人,又剩下了赵匡胤四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现在咱们该怎么办,没想到天京失陷的这么快,魏军这么快就杀了过来,打乱了咱们的全盘布局。”马良一脸焦虑。

    徐庶却道:“虽说天京城失陷的有些出乎意料,但我们该准备的物质都准备的差不多了,现在出海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司马徽也微微点头,赞成即刻就出海。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赵匡胤,脸色却越来越阴沉,沉吟许久后,方沉声道:“诸位,你们难道到现在还没有看出来么,现在对我们来说,威胁并非来自于陶商,而是来自于洪秀全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大帐中,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众人看向赵匡胤的目光中,流转着几分会意之色,显然,他们已从赵匡胤的语气,还有直呼洪秀全的名字的举动中,看出了赵匡胤的态度。

    这海防城的五千兵马,都是他赵匡胤的纠结起来的,避难南洋的计策,也是赵匡胤提出来的,他当这些人当中,最能打仗的也就剩下他赵匡胤一人,而此时的赵匡胤,显然不打算再为洪秀全卖命。

    沉默中,司马徽深吸一口气,向着赵匡胤一拱手,正色道:“洪秀全荒淫无道,将我等苦心建立的太平天国一手葬送,此等昏君,根本不值得我等去追随,从今往后,我等就追随将军左右,一切仰仗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徽终于捅破了那层窗户纸,站出正式表明自己的态度,他要改换门庭,拥立赵匡胤为新主。

    水镜先生的识人之能,可并非是浪得虚名,他既然能慧眼看出卧龙凤雏这等王佐之才,又岂看不出赵匡胤这不世出的物。

    想当初早在太平天国未衰败之时,他就看出赵匡胤的不同寻常,布山一役,赵匡胤用他两败马的精彩表演,更加令司马徽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而今,当此天国覆灭之际,赵匡胤又不动声色的纠集起了这五千兵马,拉拢了马良,又向他提出避往南洋,另辟一片新天地的宏伟计划。

    诸般种种,已让司马徽终于意识到,赵匡胤才是真正的英主,才是能够保全他们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至于洪秀全,司马徽早就对他失望透顶,若是继续奉他为主,不说赵匡胤不答应,就算答应了,这仅存的丁点家底,也迟早要被洪秀全败光。

    权衡利弊之下,司马徽自然要明智的抛弃洪秀全,抱赵匡胤的大腿。

    司马徽这么一表态,徐庶和马良岂敢迟疑,忙是也纷纷拱手,表明拥立之心。

    赵匡胤的嘴角,悄然扬起一丝满意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立时收了脸上的阴沉之色,忙是把司马徽等人扶起,正色道:“承蒙先生等人看重,我赵匡胤定当尽全力担起这份大梁,有先生等智谋之士相助,我们必能成就一番大业。”

    司马徽捋须欣慰而笑,马良等人也都笑了起来,大帐中的气氛,一时又变的意气风起来。

    一片笑声中,马良忽然收了笑容,提醒道:“大家不要忘了,洪秀全还活着,只怕他不会乖乖的就范,把位子让出来。”

    徐庶却冷哼道:“事情到了这般地步,也由不得他不让,软的不行,咱们就来硬的。”

    徐庶的意思,明显是要动兵变,强行逼迫洪秀全让位。

    “不可。”马良立刻表示反对,“军中尚有不少将士们,都对洪秀全十分迷信,倘若是真来硬的,只怕又会引起军中动乱,到了这步田地,我们是再也经不起任何的自伤元气了。”

    赵匡胤连连点头,语气玩味道:“我们是经不起自相残杀了,必须要把尽可能多的将士们带往南洋,况且洪秀全虽是昏君,但我到底曾奉他为主,我赵匡胤也不想背上一个乱臣贼子,谋国篡位的骂名。”

    大帐中,一时又沉寂了下来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司马徽苍老的脸上,却掠起一抹冷绝的诡笑,捋须道:“其实此事也简单,老朽这里有一计,既可不让将军背负篡位的骂名,又能轻松除掉洪秀全这个累赘,让将士们说不出任何异议来,也让他们没有任何选择,最后只能统统都改奉将军为新主。”